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人间有个老秀才(中)

时间:2018-04-04作者:烽火戏诸侯

    ,

    (很喜欢现在的书评和讨论氛围,是真心喜欢啊,不是客气话,但是希望相互之间,各说各的道理,就事论事,当然了,顺带着骂骂作者也是可以的。再就是那个催催催的段子,真是无心之举,大家调侃可以,可别当真,这一点,我是很严肃的,欢迎大家每天催更,有压力才有动力。最后,某人提议建一个猛字楼,我觉得很赞,群号是22221655。最后的最后,今天还有一章,就是有点后悔取了这个章节名了……)

    栾巨子瞥了眼隔着一位大骊皇帝的高冠老人,后者立即站起身,开始施展陆家的阴阳术神通,遮掩天地,让此处更不易被人以心神或是术法远观查探。

    栾巨子这才语不惊人死不休,“这桩泼天祸事,极有可能是‘别家’暗中下绊子,最少也在推波助澜,说不定阿良出现得这么巧合,都是有人暗中传递了消息,刚好在齐静春去世没多久,阿良就杀到了大骊,诸子百家当中,肯定有人不希望我栾长野身后的这一支墨家,和陆家代表的这一脉阴阳家,顺风顺水地帮助大骊吞并整座东宝瓶洲!”

    大骊皇帝松开拳头,揉了揉脸颊,脸色冰冷,冷笑道:“好一个千年未有的大争之势,乱世格局!”

    栾巨子轻声提醒道:“事已至此,更加不可泄气啊。”

    衮服男子闻言一笑,摇头道:“不会,我不会的!十年也好,十五年也罢,可以做的事情,不少了!回想一下我大骊历代皇帝,在这宝瓶洲所遭受的屈辱白眼,我这点内伤,不算什么。”

    嘴上说得轻描淡写,男人强行咽下一口涌至喉咙的鲜血,低下头从手指揉了揉脖子,流露出一丝狰狞和悔恨之色,只是脸上的狰狞神色久久不散,悔恨很快就消散殆尽。到最后,仍是只留下一份无奈。

    原来那个男人在飞升之前,用了一手无上秘术,悄然打断了大骊皇帝的心脉,使得他的长生桥彻底崩碎,原本一位生机盎然的隐蔽十楼修士,如今生机孱弱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不但如此,白玉京犹存,可是十二柄飞剑毁去半数不说,其余六把也不知所踪了。

    简单说来,就是杀力无穷的白玉京,只剩下一个空壳,沦为了绣花枕头,吓唬人可以,想要斩杀上五境的修士,则是痴人说梦。

    之前仓皇失态的宋集薪来到三人身前,已经恢复平静,但仍是刨根问底问道:“栾巨子,陆先生,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为何我感知不到任何一把飞剑了?”

    白玉京十二楼,十二柄飞剑。

    香火,砥柱,镇嶽,山海,桃枝,雷霄,紫电,经书,梵音,浩然气,红妆,云纹。

    十二柄倾尽半国之力打造出来的飞剑,皆是大骊王朝名副其实的镇国重器。

    其中香火在内六把飞剑,已经与那六位大骊正神的金身法相一同毁掉。

    但是照理说,其余让出道路的六尊山河正神,根本就没有参与拒敌一事,飞剑此时哪怕没有返回京城这座白玉京,也绝无可能杳无音信,如同断线的风筝,让身为十二剑共主的皇子宋集薪,失去了心神牵连。

    栾巨子回头看了眼孤零零的白玉京高楼,重新转头,重重叹息一声,一语道破天机:“六把飞剑,已经被飞升途中的那个家伙,全部抢走了,虽然没被带去天上,可应该被他丢在了某些不为人知的地方。暂时是肯定找不回来了,就算找得到,能否再拿来为我们所用,还是不好说。”

    宋集薪终究只是个少年,一夜之间突然就从泥瓶巷私生子,变成了东宝瓶洲数一数二王朝的皇子,浑浑噩噩到了京城又莫名其妙带来这里,再吃尽苦头得到十二柄飞剑的点头认可,好不容易觉得可以扬眉吐气了,在那个王八蛋男人面前也能挺直腰杆说话,不曾想到最后,就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所以听闻噩耗后,少年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死死咬住嘴唇,脸上还有些擦拭不干净的血迹。

    栾巨子也不知如何劝说安抚少年。

    其实这位身世坎坷的老人,亦是有些恍若隔世,不敢置信。

    墨家连同游侠这一脉在内,一直恪守首任圣人巨子的祖训,其中就有扶持弱者弱国,不受强者欺凌。

    但是到了栾长野这里,他翻阅各朝各代的正史野史,走过无数山河国家,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最终得到一个结论,一味扶持弱小,缝缝补补,无济于事。百年乱世,群雄逐鹿,扶持弱国对抗霸主之姿的强大王朝,最终死的人,要远远多于强势王朝一统江山的伤亡。

    所以栾长野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王朝,一个合适的君主,来施展自己的抱负。

    最后他找到了大骊皇帝宋正醇,而且没有失望,哪怕是围剿阿良一事,害得大骊如日中天的强盛国势,遭受重创,但是栾长野从没有觉得这件事情本身是错的,错就错在人算不如“天算”而已。跟某些幕后大佬比拼算计,哪怕栾长野也要自认不如,但是他偏偏要赌,孤注一掷,赌赢一个不可阻挡的天下大势!

    大骊皇帝开口笑道:“你们两位,能不能去看看白玉京有没有出现纰漏,万一那家伙还留有后手,那我就真要一头撞死算数了。刚好让我和宋睦单独相处一会儿,不过事先说好,两位要保证不偷听啊,我们父子接下来要说些自家话,你们体谅一下。”

    两位老人赶紧起身,一人笑着说不会,一人说不敢。

    大骊皇帝抬头望向那个满脸倔强的少年,拍了拍身边的台阶,然后悄悄捏碎腰间悬挂的那枚玉佩,沉声道:“坐下说,现在起我是你爹宋正醇,你是我儿子宋睦……还是叫你宋集薪好了。薪火相传,点滴收集,很好的兆头,宋煜章取名字俗气归俗气,还是花了心思的。”

    少年老老实实坐在男人身边。

    大骊皇帝先是感慨了一句,“不得不说,大隋高氏的运气,实在太好。再就是你小子的乌鸦嘴,实在太臭了。”

    当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少年有些惴惴不安。

    哪怕表面再不怕这个男人,可是宋集薪从叔叔宋长镜、婢女稚圭,以及两位老先生的态度当中,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这个男人对大骊王朝的掌控力。那种只是看上去而已的大度和散漫,实则骨子里充斥着近乎自负的自信,有点像是,那个名叫阿良的刀客,对这座东宝瓶洲、对整座天下的态度。

    男人微笑道:“剩余那六把出楼离城的飞剑,既然没有返回,全部没了。没了就没了,天塌不下来。”

    宋集薪冒出一股无名之火,“没了就没了?!你怎么可以说得这么轻巧!栾巨子和陆先生都跟我交代过,这十二把飞剑,意味着大骊对于整个宝瓶洲格局的走向,有着不言而喻的……”

    只是少年很快就不敢继续说下去。

    而且宋集薪很快就回过神,白玉京和飞剑的缔造者,不是自己,而是身边这个“认命”的男人。

    男人望着远处一座大殿的屋脊,上有蹲兽依次排开,他轻声道:“对于一国君主而言,不要怕天大的麻烦,出现麻烦之后,只要能够解决,就意味着你和王朝变得更强了。如果无法解决,就说明你治理江山的本事还不够。”

    “眼下这么个让人措手不及的大门槛,我和大骊,都没能有惊无险地跨过去,很遗憾。但是我不后悔。这句话是真的,不骗你。”

    宋集薪打死都想不明白,问道:“为什么?”

    衮服男人眼神锐利,再无半点先前的无奈和灰心,伸手指向那座大殿的屋脊,“因为这愈发证明我一手订立的大骊国策,是对的!”

    “山上之人,练气修道,无论善恶,都需要被关进一座笼子!他们做神仙求长生,大骊绝不干涉,甚至乐得帮点一二,乐见其成。可一座王朝必须有其底线,最少要让那些人上人,在某种规矩之内行事,不能随心所欲,不能仅凭个人喜好,就动辄在世俗王朝搬山掀水,随随便便的一场仙人争斗,最后伤亡最惨重的,竟然是那些手无寸铁的王朝百姓,要让我大骊辖境内的所有世俗百姓,之所以愿意礼敬神仙,不单单是出于畏惧害怕。哪怕是一个活在最底层的市井百姓,若是因为神仙打架而无辜死去,那个时候,我大骊就得有底气和本事,为神仙眼中蝼蚁一般的那个百姓,讨回一个该有的公道!”

    宋集薪被震惊得无以复加,张大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男人伸出两根手指,几乎贴在一起,笑道:“现在我大骊能够讨回来的公道,很小,就这么点大。可是比起东宝瓶洲其它王朝,那些个给山上神仙们为奴做婢的王朝国家,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男人随意甩了甩手腕,最后握紧拳头,对着那座屋脊高高举起,像是在跟谁示威,“我由衷希望以后的大骊,可以讨还回来的公道,可以这么大,甚至更大!”

    宋集薪已经有些麻木了。

    只是少年第一次觉得自己身边的男人,变得有血有肉,不再是跟那张龙椅那件龙袍差不多的死板存在。

    衮服男子转头问道:“知道那个阿良,哪句话让我最生气吗?”

    宋集薪壮起胆子说道:“是那人放话要你磕头认错?”

    男人大笑起来,摇头道:“我身为大骊江山的主人,可以站着死,绝不跪着活,如果这一点都做不到,大骊还想马蹄南下,吞下这个宝瓶洲?人自欺则天欺之,人自强则天予之。你最好记住这句话。再就是那些个神仙嘴里,口口声声说咱们宝瓶洲是天下最小的洲,但是你真的知道一洲之地,到底有多大吗?你去随便翻阅这座天下的任何一本史书,有谁成为完完整整的一洲共主?”

    宋集薪脸色坚毅,点头道:“人自强则天予之,我记住了。”

    男人有些伤感道:“真正让我生气的话,是他说大骊就没一个能打的。一个都没有啊。我偷偷摸摸,一步一步走到练气士十境的位置,在这座东宝瓶洲,已经算很了不起了。你叔叔宋长镜,更是夸张的十境武人了,结果又如何?在人家眼中,还是属于‘不能打’的那一类。不过福祸相依,这正是我能活下来的理由……之一。”

    “如果我今天有十二境,让那个家伙觉得有一战之力的话,恐怕就是一刀毙命了吧。”

    男人没来由放声大笑,却给人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

    宋集薪哪壶不开提哪壶,“一刀?”

    男人点头道:“可以确定,就是一刀的事情。那个家伙,是十三境巅峰的剑修,剑修。所以才这么不讲道理啊。”

    宋集薪满脸纠结,几次张嘴都咽回去,好像有一个挠心挠肺的问题,却又不方便一吐为快。

    男人身体后仰,双肘撑地,就这么姿态闲散地望着天空,“是不是想问为何不杀了我们,再飞升去世人不知何处的那个别处?”

    宋集薪用手背狠狠擦了一下脸颊,嗯了一声。

    男人坦然道:“告诉你答案之前,先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传闻破除十三境之后的大人物,是可以重新下来,回到我们这天下人间的。虽然次数极少极少,可毕竟有过先例,诸子百家,千年豪门,出于某种目的,都故意选择秘不示人而已。”

    宋集薪心思敏捷,脸色骇然。

    男人唏嘘道:“所以说我们大骊选择的这条路,还很长,任重道远嘛。你别气馁。”

    男人最后伸手指向宫城某个地方,笑道:“有个被他娘亲一手调教出来的少年,早年死活不愿意去山崖书院求学,我呢,也懒得计较。这个小家伙,他的性子很有趣,如果路边有条狗作势要咬,不管最后有没有受伤,少年肯定要杀了那条狗炖肉吃,说不定还要把那条狗的七大姑八大姨,一并找出来,全部杀了才痛快,那么你呢?宋集薪?”

    宋集薪毫不犹豫道:“也是如此!”

    男人点点头,“我小的时候曾经也是这样,坐了龙椅之后,脾气稍稍改了一些。因为突然有一天,觉得有点无聊。”

    男人转头笑道:“但是少年时候,有这样的脾气个性,是好事,锐意进取,锋芒毕露。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欺我一时,我欺人一世,大丈夫当如此!”

    宋集薪轻声道:“我还以为你会觉得很失望。”

    男人拍了拍他的肩头,“不失望,如果你小小年纪,没学到什么真本事,就已经学会了对我察言观色,拿出庙堂群臣那套揣摩帝心的东西来,还美其名曰屠龙之术,我才会真的失望。”

    宋集薪身体前倾,双手搁在膝盖上,下巴又搁在手背上,“但是我认识一个人,可能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男人坐直身体,伸手按在少年的脑袋上,“相信我的眼光,那个家伙比谁都能记仇,他只是从小吃过的苦头太多了,小小年纪就懂得隐忍,这种人成为了敌人,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所以我才会对绿波亭的截杀一事,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你放心,他从来没有把你当做敌人。尤其是在你凭借本心,做了那两件看似无聊的小事之后,他就更不会了。”

    宋集薪满脸涨红。

    衮服男人又说道:“但是当你有一天成为大骊的皇帝,就不好说了。”

    “趁着那人才飞升,暂时肯定不会返回人间,我们一鼓作气斩草除根便是,把这个‘万一’早早除掉。”

    宋集薪冒出这个念头后,刚说出口就有些懊恼,自己否定了自己,喃喃道:“不行,万一那人以后回来,大骊就真的亡国了。”

    男人乐了,欣慰道:“是不是觉得这个问题是无解的?没关系,那是因为你宋集薪的位置还不够高而已。”

    宋集薪有些泄气,只得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人自强天予之。

    男人笑道:“人这辈子,需要一两个亦敌亦友的存在,才有趣。我很小就有了,你也一样。”

    沉默片刻,宋集薪疑惑道:“答案你还没说。”

    “自己慢慢想去,我还没脾气好到被人打了个半死、还喜欢自揭伤疤的地步。对了,成为白玉京的主人,只有裨益,没有坏处,这件事,我骗了你娘。相信你在失去飞剑的控制之后,知道我没有骗你。至于这其中的意义,你自己好好琢磨,凡事多想,总归是好的。”

    泄露天机的男人刚抬起屁股,打算起身离去,突然又坐回去,拿起少年的手掌,笑呵呵道:“来给你看看手相,我会一些皮毛,以前是没机会用,今天拿你来试试手。”

    少年懵懵懂懂递过去。

    男人一边观察少年的手心掌纹,一边随口说道:“在十年或者十五年之后,你可以依旧亲近你的叔叔宋长镜,但是绝对不要心生依赖。至于说招徕什么的,让这位武道天才对你一个晚辈心悦诚服,还是算了吧。我这个弟弟啊,对他的野心都懒得掩饰,哪怕是我这个从小就压他一头的哥哥,也从不敢摆出半点驯服猛兽的姿态。”

    “不管是怨恨谁,在你真正生长起来之前,可以在心里想着报仇,但绝对不要轻易出手。”

    “但也别因为我的只言片语,就对你叔叔心怀芥蒂,他啊,的确是一个真豪杰,否则也说不出‘世间岂是我大骊独有英雄’的真心话。所以你将来只要有比他更强的地方,他说不定就会认可你。”

    片刻之后,大骊皇帝笑着起身离去。

    少年攥紧拳头,继续趴在膝盖上。

    那个男人说了一些似懂非懂的客套话,但是在这期间,男人不动声色地在他手心,写下了四个字。

    寿。三。

    小心。

    宋集薪猛然间抬起头,对着那个大步离去的背影喊道:“爹!”

    男人转过身,笑望向少年,神情根本不像是一位帝王,就那么看着少年。

    而这个男人,真正的志向,是与整个天下的山上神仙,来讲一讲山下规矩的家伙,毕生心血,似乎全已付诸流水,且无声无息。

    宋集薪站起身,眼眶湿润,嘴唇被咬出血丝,少年正要开口说话。

    男人已经转身,嗓音温醇,撂下两句不搭边的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以后三餐要准时吃。”

    ————

    有个风尘仆仆走出棋墩山的老秀才,总算到了山脚后,扶了扶身后的行囊,扶着腰哀叹道:“我这老腰老骨头呦,遭罪,真是遭罪。”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