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一百五十八章 吃掉

时间:2018-04-04作者:烽火戏诸侯

    姑娘已经开始憧憬着那一的到来,非但没有畏惧,反而充满了稚气的期待,等着师叔踩着飞剑,咻一下从涯海角那么远的地方,落在她身边,告诉所有人,他是自己的师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至于那一蕴藏的杀机和危险,李宝瓶想得不多,毕竟姑娘再早慧,也想不到那些书上不曾描绘的人心险恶,她就算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那些暗流涌动,藏在高冠博带之后的冷酷杀机。涉世未深的姑娘,只是单纯地选择全心全意信赖一个人。趴在少年后背上酣畅大睡的老秀才,之所以选择泄露机,恐怕正是珍惜这份殊为不易的娇憨。李宝瓶轻声提醒道:“师叔,如果到时候你吵不过别人,你又打不过别人,咱们可以跑路的。”陈平安笑道:“那当然,只要你别嫌弃丢人就行。”之后陈平安带着李宝瓶逛了几家杂货铺子,给三个孩子都买了崭新靴子,陈平安自己没买,倒不是抠门到这份上,实在是穿不习惯,试穿的时候,浑身不自在,简直连走路都不会了。除此之外还给三人各自买了两套新衣服,花钱如流水,陈平安不心疼肯定是假,可钱该花总得花。李宝瓶还是挑选大红色的衣裳,不单单是瞧着喜气的缘故,陈平安很早就听姑娘抱怨过,好像是时候有一位云游道人经过福禄街,给李家三兄妹测过命数,其中给李宝瓶算八字的时候,提到了姑娘以后最好身穿红色衣衫,可避邪祟,李家这些年不管如何宠溺这个闺女,在这件事上没得商量,李宝瓶虽然越长大越郁闷,可还是照做,上次在红烛镇驿站收到家里人的三封书信,无一例外,从父亲到李希圣、李宝箴两个哥哥,全部提醒过姑娘,千万别图新鲜就换了其它颜色的衣衫。姑娘经常私下跟陈平安,以后见着了那个臭道士,一定要揍他一顿。逛铺子的时候,老秀才还在酩酊大睡,陈平安就只能始终背着,好在不沉,估摸着还不到一百斤,陈平安真不知道这么个老先生,怎么肚子里就装得下那么多的学问?回去秋芦客栈的路上,李宝瓶的书箱装得满满当当,不过这一路数千里走下来,姑娘看着愈发黝黑消瘦,可长得结结实实,气力和精气神都很好,陈平安倒是不担心这点重量会伤了李宝瓶的身子骨。到了那条行云流水巷,依旧是云雾蒸腾的玄妙场景,陈平安看了多次,仍是觉得匪夷所思,目盲老道临别赠送的那幅《搜山图》,虽然上头绘画的神神怪怪,也很惊奇怪异,可还不是不如当下置身其中来得震撼人心。到了刻有两尊高大彩绘门神的客栈门口,老人突然醒来,双脚落地的瞬间,背后就多出了那只行囊,手里握着一块银锭,老秀才看着两个满脸茫然的家伙,笑道:“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还要去很多地方,需要一直往西边去,不能再在这里耽搁下去了。”老秀才缓缓道:“陈平安,那半个崔瀺呢,善恶已分,虽然不彻底,但是大致分明,以后就交给你了,言传身教,其中身教重于言传,这也是我把他放在你身边的原因。”李宝瓶皱眉道:“那个叫崔瀺的家伙,是个大坏蛋唉,文圣老爷你怎么总护着他啊?”“没有办法啊。”老秀才有些无奈,笑着耐心解释道:“我已经撤去他身上的禁制,如果下一次你觉得他还是该杀,那就不用管我这个糟透老子怎么想的,该如何就如何,我之所以如此偏袒护短于他,一是他的走错道路,大半在于我当年的教导有误,不该那么斩钉截铁全盘否定,给崔瀺造成一种我很武断下了结论的误会。”老人神情疲惫,语气低沉,“何况我当时委实是分不开心,有一场架必须要赢的,所以根本来不及跟他好好讲解缘由,帮他一点一点向后推演,所以后边的事情就是那样了,这子一气之下,干脆就叛出师门,留下好大一个烂摊子,马瞻就是其中之一。再则,他挑选的那条新路,如果每一步都能够走得踏实,确实有望恩泽世道百年千年,不定能够为我们儒家道统再添上一炷香火……这些既千秋大业又狗屁倒灶的糊涂账,当你们以后有机会登高望远,不得也会碰上的,到时候别学我,多想一想,不要急着做决定,要有耐心,尤其是对身边人,莫要灯下黑,要不然会很伤心的。”到这里,老人干枯消瘦的手掌,摸了摸陈平安的脑袋,又揉了揉李宝瓶的脑袋,“你们啊,不要总想着快点长大。真要是长大了,身不由己的事情,会越来越多,而朋友很少有一直陪在身边的,衣服靴子这些是越新越好,朋友却是越老越好,可老了老了,就会有老死的那啊。”李宝瓶问道:“林守一练气士那样的山上神仙,若是修道有成,能活一百年甚至是一千年呢!”老人笑问道:“那一百年后,一千年后呢?”李宝瓶试探性问道:“那我先走?”老人被姑娘的童真童趣给逗乐,哑然失笑道:“那么反过来,宝瓶你这样顶呱呱的好姑娘,若是有你不在人间了,那你的朋友得多伤心啊。反正我这个老头子会伤心得哇哇大哭,到时候一定连酒都喝不下嘴。”李宝瓶恍然大悟,鸡啄米点头道:“对对对,谁都不能死!”老秀才伸手递出那颗银锭,陈平安看着它,问道:“不会是虫银?崔瀺就有一颗。”老秀才摇头笑道:“那玩意儿,也就时候的崔瀺会稀罕,觉得有趣,换成老的崔瀺,懒得多看一眼。这颗看着像是银锭的东西,是一块没了主人的剑胚,比起崔瀺藏在方寸物里头的那一块,品秩要高出许多,关键是渊源很深,以后你要是有机会去往中土神洲,一定要带着它去趟穗山,不定还能喝上某个家伙的一顿美酒,穗山的花果酿,世间一绝!”老秀才伸出大拇指,“神仙也要醉倒。”陈平安接过银锭。老人打趣道:“呦,之前不乐意做我的弟子,我磨破嘴皮子都不肯点头答应,现在怎么收下了。”陈平安尴尬道:“觉得要是再拒绝好意,就伤感情了。”李宝瓶声道:“文圣老爷,是因为这东西像银子啊,师叔能不喜欢?”陈平安一个板栗敲过去。李宝瓶抱着脑袋,不敢再什么。老人哈哈笑道:“宝瓶,下次见面,可别喊我什么文圣老爷了,你是齐静春的弟子,我是齐静春的先生,你该喊我什么?”李宝瓶愣了愣,“师祖?师公?”老人笑眯眯点头道:“这才对嘛,两个称呼都行,随你喜欢。”姑娘连忙作揖行礼,弯了一个大腰,只是忘了自己还背着一只略显沉重书箱,身体重心不稳,李宝瓶差点摔了个狗吃屎,陈平安赶紧帮忙提了提书箱。老人挺直腰杆,一动不动,坦然接受这份拜礼。老秀才颠了颠身后行囊,叹了口气,“剑胚名为‘酆都’,只管放心收下,剑胚上头的因果缘分,早已被切断得一干二净,至于怎么驾驭使用,很简单,只要用心,船到桥头自然直,它就会自动认主,如果不用心,你就算捧着它一万年,它都不会醒过来,比一块破铜烂铁还不如。”陈平安将它心收起。老秀才点头道:“走喽。”老人转身离去。李宝瓶疑惑出声道:“师公?”老人转头笑问道:“咋了?”姑娘指了指上,“师公,你不是要走远路吗?怎么不咻一下,然后就消失啦?”老秀才忍俊不禁,点头笑了笑,果真嗖一下就不见了身影。陈平安和李宝瓶不约而同地抬起脑袋,望向空,早已没了老人的身影。但其实在靠近街道那头的行云流水巷,有个老秀才,转头望向秋芦客栈门口那边,缓缓离去。————回到院子,高大女子坐在石凳上,正在仰头望向幕,嘴角噙着柔和笑意。同一座院子,近在咫尺,于禄和谢谢却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这位剑灵的存在,每当她出现的时候,就会在双方之间隔绝气机,使得少年少女看不见听不着,完全无法感知到她。李宝瓶打过招呼就去屋内放东西,陈平安坐在剑灵身边。高大女子伸手横抹,手中多出那根悬挂桥底无数年的老剑条,开门见山道:“事情既然有了变化,我就也适当做出改变好了。原本我们订了一个百年之约,现在仍是不变,但是我接下来会加快磨砺剑条的步伐,争取在一甲子之内,将其打磨得恢复最初相貌的七七八八,这就意味着你那块斩龙台会不够,很不够。”陈平安一头雾水,自己那块突然出现在自家院子里的斩龙台,被自己背去铁匠铺子那边了才对。她微笑道:“还记不记得自己有次坐在桥上做梦,连人带背篓一起跌入溪水?那一次,其实我就拿走了那块斩龙台,之后你以为是斩龙台的石头,不过是我用了障眼法的普通石头,嗯,是普通也不太准确,应该是一块质地最好的蛇胆石,足够让一条爬虫变成一条……大爬虫?为了从一百年变成六十年左右,付出的代价,就是我需要最少用掉深山里头的那座大型斩龙台,也许用不掉整片石崖,但是大半肯定跑不掉,不过你不用担心,我自有法子来瞒过海,实在不行,丢给那什么风雪庙真武山的兵家修士们,几本秘籍就是了,他们非但不会觉得这笔买卖不划算,不定还会喜极而泣的,一个个在那里抱头痛哭。”陈平安听书一般,怔怔无言,无话可。她向空伸出手,手心多出那株亭亭玉立的雪白荷叶,“因为酸秀才的缘故,加上你那一剑有些不同寻常,所以荷叶支撑不了太多时间了,这也是我着急赶回去的原因之一,再就是秀才答应我,不会因为崔瀺的事情牵连到主人,他会先去一趟颍阴陈氏那边,跟人完道理再去西边,所以接下来,如他所,安安心心带着那帮孩子求学便是,有崔瀺这么个坏蛋,还有那个武夫第六境的于禄一旁护驾,我相信哪怕主人没了剑气,便是有些坎坷,也一样能够逢凶化吉。”她眉宇之间有些愁绪,“但是到了大隋书院之后,接下来的这六十年内,我需要画地为牢,不可轻易离开,否则就有可能功亏一篑,你既要保证自己别死,又要保证境界持续增长,会有点麻烦啊。”陈平安道:“阿良曾经无意间过,不管是武夫境界还是练气士,到了三境修为,就可以试着独自游历一国,只要自己不找死,多半没有太大问题,五六境的话,就可以把半洲版图走下来,前提是不要胡乱凑热闹,不要往那些出了名的湖泽险地走,再就是别热血上头,遇上什么事情都觉得可以行侠仗义,或是斩妖除魔,那么就可以大体上安然无恙了,如果遇上飞来横祸,因此死翘翘,那就只能怪命不好,这么糟糕的命数,待在家里一样不安稳,所以出门不出门,结果大致是一样的。”她点头欣慰道:“你能这么想是最好,是该如此,畏手畏脚,缩头缩脑,一辈子都别想修行出结果。”她突然眯眼玩味问道:“为什么到现在,我快要离开了,你还是不问我,怎么帮你续命,解决后患?既然我们休戚与共,你就不好奇我为何不帮你修复长生桥,让你顺利走上修行之路?于情于理,这都不是什么非分请求?”陈平安坦诚道:“昨晚睡觉前我就想起床问这些问题,但是后来忍住了。”剑灵问道:“为何?”陈平安满脸认真道:“不是我不好意思开口,为了活命这么大的事情,我脸皮再薄,也不会难为情。而是我一直很信姚老头,也就是我当时烧瓷的半个师父,相信他过的一句话……”剑灵打断少年的言语,点头道:“我知道,在那抔光阴流水展现出来的景象之中,我看到也听到了。很有意思的一句话。”她随即有些恼火,撑着荷叶伞站起身,“知道为何你们人间有个‘破相’的法吗?确实是真事,但是凡夫俗子的破相一事,本就是在命理之中,哪怕是改名字,都在大的规矩之内,所以不碍事。但如果涉及到长生桥,体内诸多气府窍穴的改变,就是一桩大事了。”“修行本就是逆流而上的举动,难听点,就是悖逆道,练气士所谓的证道,实则是证明自己的大道,能够让道低头,老要我生老病死,我偏要修成无垢金身、福寿绵延、永享自由,要老爷捏着鼻子承认自己的长生久视,你想想看,何其艰难。”“若是能够轻而易举搭建长生桥,那些山上的仙家门阀,只要老祖宗动动手,岂不是轻轻松松就满门子孙皆神仙了?因为人之经脉、气府和血统,本就是底下最玄之又玄的存在,要知道道家推崇的‘内外大两地’,这座地,的就是人之身躯体魄,除了寓意自身是然的洞福地,而长生桥的意义,就是勾连两座地的桥梁,故而此事当真是难如登,不是没有人能做到,但是付出的代价会很大,对于修路建桥之人的境界,要求极高,而且仅限于阴阳家、医家这些流派的大练气士,这也是这些学流派之所以不擅杀伐,却依然屹立不倒的缘由之一。”看到少年虽然眼底有些失落,可并不沮丧,剑灵便放下心来,促狭笑道:“现在不管如何,平安你先淬炼体魄,打好基础,肯定是好事。要不然以后,等我磨砺好了剑条,你要是连提剑都提不起来,那就太丢人了。可别以为提剑一事很简单,在酸秀才的山河画卷里头,那是他给了你十境修士的‘假象’,寻常九境修士的体魄,可能比不得五六境纯粹武夫,可是志在打破门槛的十境修士,就没有一个敢觑淬体一事的蠢货,绝大多数都会在这一层境界里,靠着实打实的水磨功夫,变得比纯粹武夫还勤恳,一点一滴打磨身躯和神魂,容不得有半点瑕疵漏洞,所以这才造就了世间十境练气士,全是水底老王八的有趣格局。”陈平安把这些话全部牢牢记在心头。白衣女子站在院子里,笑道:“平安,一定要等我六十年啊,还有,到时候可别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实在是大煞风景,心我不认你这个主人。”陈平安站起身,刚要话。她已经向他走来,伸出手掌,做出要击掌为誓的姿势。陈平安连忙高高抬起手。只是两人的手掌,最终在空中交错而过。原来白衣女子已经消散不见,就此离去。陈平安坐回原位,突然一拍脑袋,想起那把槐木剑,忘了询问她和文圣老先生,那个躲在木剑中的金衣女童到底是什么了!————崔瀺在秋芦客栈的一间密室喝着茶,客栈的二当家,刘嘉卉,在郡城高层大名鼎鼎的刘夫人,就像一名卑微婢女,心翼翼察言观色,谨慎打量着这名表露身份的大骊国师。她所在的紫阳府,本就是被大骊拉拢过去的黄庭国棋子,这桩盟约,是极少露面的开山祖师,亲自点头许可的,紫阳府上上下下,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尤其是像刘嘉卉这种自认大道无望的外派子弟,对于朝廷官府这类世俗权势的象征,会格外上心。虽黄庭国洪氏皇帝,历来奉行祖制优待仙家,只可惜一个的黄庭国,能够让牵连极深的灵韵派死心塌地,却没办法让紫阳府这类门派势力效忠,因为池塘太了,水底下的蛟龙希望拥有更加宽广的地盘。紫阳府比起那个只想要一个“宫”字的伏龙观,野心更大。刘嘉卉没有傻到眉心有痣的俊秀少年自报家门,就愿意相信,理由只有一个,是站在少年身边的那个青袍男子,表现得比她更像一个下人。刘嘉卉想不出黄庭国有谁,能够让这位心狠手辣的寒食江水神,心甘情愿地担任奴仆。崔瀺随口问过了紫阳府内部的情况后,突然笑问道:“魏礼这个郡守大人,是刘夫人的情郎,以后多半会成为大骊的拦路石,如果我要你今亲手杀了他,夫人舍不舍得动手啊?”刘嘉卉头脑一片空白,身体紧绷。崔瀺乐呵呵道:“瞧把你吓的,我是那种棒打鸳鸯的人嘛。”刘嘉卉微微抬起视线。只见那位白衣少年自顾自点头笑道:“对啊,我就是这种人。”刘嘉卉欲哭无泪,脸色惨白。少年摆摆手,“善解人意”道:“但是要你亲手杀人,太残忍了,况且紫阳府如今跟大骊结盟,我不会让兢兢业业操持这份家业的刘夫人为难,我身后这位水神老爷,本就跟那魏大人关系一般,由他来杀好了。”刘嘉卉竭力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低下头,颤声道:“国师大人,魏礼如果真的要死,我来杀便是!无需水神老爷动手。”崔瀺好似悲悯人地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这样的话,刘夫人一定对我和大骊怀恨在心,不如这样,你杀了情郎之后,我再让水神老爷宰掉你,你们最少可以做一对亡命鸳鸯……”风情万种的妇人抬起头,那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眸子,充满了想要玉石俱焚的浓重杀机。青袍男子轻轻向前踏出一步,轻轻发出一声嗤笑。刘嘉卉之流,在他眼中无异于自不量力的蝼蚁。妇人猛然惊醒,后退数步。盘腿坐在椅子上的崔瀺捻住杯盖,轻轻扇动茶水雾气,清香扑鼻,有些陶醉地闭上眼睛嗅了嗅,然后缓缓睁开眼睛,盯着正在心中人交战的妇人,崔瀺展颜一笑,啧啧道:“众生皆苦,有情为最。看在这杯好茶的份上,我就放过魏礼好了,真的,不骗你。”妇人身子一软,差点摔倒,鼓起最后仅剩的胆气,怯生生哽咽问道:“国师大人,真的不骗奴婢?”崔瀺忍俊不禁道:“骗你有多大意思啊?”刘嘉卉当然不敢信以为真,原本极为精明的一个妇人,顿时失魂落魄。崔瀺没好气道:“行了,出去,以后记得盯紧魏礼,别让他做出什么不可救药的蠢事,将来你能不能当大骊的诰命夫人,魏礼能不能在大骊官场飞黄腾达,全看你刘嘉卉的本事了。”这么,刘嘉卉就听得明白了,要不然大骊国师那种马行空的想法,她是真的追不上,畏惧的感觉,已经渗透到了她的骨子里。不单单是怕一个心思难测、貌似孱弱的少年,而是怕那所向披靡的大骊大军,怕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骊国师。一想到和和睦睦的初次见面,妇人只觉得是一个大的笑话,还心安理得地收了他两千两银子。那恐怕是底下最烫手的银子了。崔瀺见她还愣在当场,冷声道:“滚出去。”妇人连忙告辞离去。等到妇人离开密室,青袍男子问道:“国师大人,当真不杀魏礼?”崔瀺一脸坏笑,“你猜?”青袍男子有些头大,苦笑道:“实在猜不出国师大人的想法,反正我只管听命行事。”崔瀺呲溜一下喝了大口茶水,然后盖上茶杯,一起放在桌上,缓缓给出真相,“不杀,魏礼跟你手底下的那个河伯,是我大骊以后愿意大用的人才。”青袍男子这次是真的有点措手不及。重用魏礼?这是为何?一个没有家世的黄庭国四品地方官,能入得了大骊国师的法眼?崔瀺不理会寒食江水神的疑惑,一根手指轻轻敲击桌面,道:“接下来,不是快要秋收了吗,你们大水府邸按照熟能生巧的那些老法子,让这个郡冒出一些事故,来点民不聊生的惨事,在快要民怨沸腾的时候,给刘嘉卉一个机会,捎话给魏礼,就你这位水神老爷答应帮他摆平那些状况,嗯,魏礼肯定会生出疑心,没关系,你就假装跟他要钱嘛,要他去跟礼部讨要匾额嘛,这么一来,他哪怕依旧心存疑虑,为了辖境内的老百姓,一样会战战兢兢地点头答应,之后一直到大骊大军快要南下,你就始终这么逗弄魏礼,等到大骊兵临城下,在魏礼心存死志,要死守郡城的关键时刻,你就可以放出风声,就魏礼勾结你们大水府邸,故意为了名望口碑,才一步步走到今这个高位。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一座郡城二十万百姓,有几个不大骂他魏礼猪狗不如,身边有几个亲近人还敢相信他。”青袍男子心问道:“这是?”崔瀺白眼道:“这还看不出来?我是要魏礼生不如死啊。不是我你啊,你比刘嘉卉真聪明不到哪里去。”堂堂寒食江水神,如同蒙学稚童,虚心求教道:“恳请国师大人指点。”崔瀺懒洋洋缩在椅子里,“真正的读书人,知道他们最受不了什么吗?不是当了官,却碰到一个王八蛋昏君,不得不为社稷苍生仗义执言,不惜死谏君王,然后被咔嚓一下砍了头,因为这样是无愧良知的,不得还会青史留名。甚至不是山河破碎,却没办法力挽狂澜,眼睁睁看着家国皆无,因为哪怕这样,也可以逃禅出世,或者可以国家不幸诗家幸,写点悲愤诗来着。真正无法接受的事情,是……”这位白衣少年晃了晃脑袋,“是魏礼这些个真正的读书人,身为儒家门生,为了一个所谓的下太平,毅然入世,在官场摸爬滚打,满身伤痕,但是到最后,他对这个世界付出了最大的心血,最多的善意,可是得到的却不是同等的善意,甚至反而会是扑面而来的恶意,他真正想要的,一点,一丁点儿,都没有得到,众叛亲离不,看似他辜负了国家百姓不,事实上所有人也都辜负了他。嗯,我就是想要让魏礼尝一尝这个滋味。”青袍男子感慨道:“设身处地想一想,确实生不如死。”他很快记起那个用情颇深的妇人,唏嘘道:“假使魏礼知道有今密室的内幕,他一定希望刘嘉卉今答应亲手杀了他。”崔瀺伸手覆盖住茶杯,面无表情道:“在魏礼彻底绝望之后,在一个适当的时机,我会让他会知道的,因为那个时候刘嘉卉会选择‘自杀’,写下一封遗书,原原本本告诉他所有的真相,她其实是大水府的座上宾,是大骊的谍子,她很愧疚,她对不起他魏礼,最后……大概还会她很爱他魏礼。”青袍男子在这一刻,身为山水正神,竟然几乎汗毛倒竖,心头寒气直冒。“魏礼是棵好苗子,不定将来就是我的得意门生之一,所以你可别光顾着看笑话,到时候他如果真铁了心自杀,你一定要拦下来。”崔瀺笑着站起身,转头望向脸色僵硬的寒食江水神,打趣道:“再就是你怕个什么,你有个好爹。”听到这句话后,青袍男子心情复杂至极。崔瀺踮起脚跟,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安慰”道:“你内心深处,是有杀机的,你可能自己都不晓得,不过没关系,你和你爹对我崔瀺而言,就是大只一些的蝼蚁,你们的悲欢离合,仇恨敬意,我心情好的时候,会照顾照顾,帮着安抚一下,心情不好的时候,要知道上古蜀国,有一种罕见蛟龙,生性喜好同类相食,我就……”俊美少年的眼眸,毫无征兆地出现一抹诡谲金色,竖立在瞳孔内,他用极其轻微低声的嗓音,满脸真无邪地补充下文道:“吃掉你们。”青袍男子纹丝不动,但是喉结微动,这次是真的汗流浃背了。崔瀺踮起的脚跟重新落回地面,笑道:“看把你吓的。回你的大水府,以后你跟魏礼一样,都是咱们大骊的座上宾,头等新贵,别怕啊。”青袍男子打死都没挪步,也不话,就是打定主意站在原地。先前刘嘉卉被这个家伙打赏了一句“瞧把你吓的”,看似有惊无险的结果,其实呢?那自己现在听到这么一句,“看把你吓的”,不过是一字之差而已,有什么不同?崔瀺故作恍然,歉意道:“你这次是真的想多了。”青袍男子只是抬起手臂,擦去额头的冷汗。崔瀺想了想,转身去拿起茶杯,喝完最后一点茶水,思索片刻,放下茶杯,轻声道:“你以后要是在我和你爹的帮助下,如果将来可以成功吃掉‘那半个’,与大骊国祚紧密捆绑在一起,相信你就可以彻底放宽心了。你应该也清楚,在这件几乎比大道还要大的事情上,你爹反而不如你有然优势,我也一样,到时候你才有资格,真正跟我平起平坐。”青袍男子愣在当场,之后低头抱拳,眼神炙热,一言不发,因为一切尽在不言中。崔瀺挥手赶人,“滚。”青袍男子如获大赦,还有些喜出望外,整个人化身一团淡青色水雾,呼啸离去。崔瀺双手负后,闭上眼睛,在宽敞豪奢的密室内,一圈圈重复踱步。最后崔瀺抬起头,视线直勾勾望向一堵墙壁,仿佛要看到很远的地方,“老家伙,总算走了啊。”崔瀺眯眼笑了起来,大步走出密室。————当崔瀺蹑手蹑脚走回院子的时候,眉宇之间,还有些志得意满。没了修为又如何?不一样将那些蠢货玩弄于鼓掌之中?院内,陈平安正在跟李宝瓶请教富贵人家的坟墓建造情况,到底有哪些讲究。因为陈平安一直就想以后自己有钱了,要将连块墓碑都没有的坟头,修建得尽可能好一些。既然如今距离大隋不远了,这就意味着很快就要踏上归程,回到家乡之后,肯定第一件事就是这个。虽陈平安每次进山出山,都会携带一捧土壤,做那为爹娘坟头添土的“厚土”之事,可这个老一辈烧瓷人传下来的老规矩,终究不如修建一座好一些的坟墓,来得更加让人安心。这趟出门远游,陈平安知道了许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比如“事死如生”这个法,这愈发让陈平安愧疚。李宝瓶知道的不多,大略了些,然后就回头寄信给大哥问问看。陈平安也就点到为止,反正只要兜里有了钱,其实都好,以前的大问题,就不算什么了。陈平安无意间记起一事,就问姑娘崔瀺的那个瀺字,到底怎么写来着。李宝瓶知道啊,就在石桌上用手指一笔一画写了出来。陈平安就随便感叹了一句,“这么难写的字啊。”身后不远处那边,这次轮到崔瀺汗如雨下了,只觉得自己才刚刚做了点坏事,报应是不是来得太快了点?老秀才不才刚刚滚蛋吗?陈平安这个比自己更心狠手辣的王八蛋,就要开始着手准备给自己花钱造坟,写墓碑啦?陈平安转过头,看到呆若木鸡的白衣少年杵在那边。崔瀺吓得转身就跑,火急火燎找到了胆战心惊的刘嘉卉,拉着她到了一个僻静地方,尽量和颜悦色道:“刘夫人啊,我刚才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要与人为善啊,只要你对我大骊忠心耿耿,以后保证你和魏礼和和美美,子孙满堂!”崔瀺这才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去,伸出手挥了挥,不去看那个吓得扑通跪下的妇人,骂骂咧咧道:“信不信由你!他娘的假话听得欢喜地,真话反而不信了,反正你和魏礼这次算是撞了大运,以后可劲儿恩爱缠绵去!老子祝你们俩白头偕老啊!”崔瀺鬼鬼祟祟回到院子,看到陈平安这个心肠歹毒的家伙独自坐在石凳上,正在用斩龙台磨砺那柄祥符的刀锋。崔瀺脸色发白,怔怔道:“怎么,还要我饶过大水府才罢休?不至于,不行,这种事情打死不能更改,随手为之的事情,可以看心情,涉及大骊霸业的事情,怎么可能改变初衷和布局……”陈平安转头皱眉问道:“你已经两次在外边偷偷摸摸,做什么?”崔瀺指了指陈平安手里的狭刀,“这是做什么啊?磨刀霍霍的,多渗人。”陈平安没好气道:“接下来你只要安分守己,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若是这种话,是自己这种人出口,崔瀺打死不信,可要是陈平安嘴里出来的,崔瀺当然深信不疑,只是起先脚步还是有些飘忽,不过越走越快,越来越轻松,最后跑到石桌旁,趴在桌面上,压低嗓音道:“先生,我刚才做了件成人之美的好事,千真万确!你信不信?”陈平安抬起头,认真看着这家伙的眼睛,最后点了点头。崔瀺在这一刻,竟然差点感动得热泪盈眶。可想而知,这趟出关之行,对于少年崔瀺而言,是如何得多灾多难。崔瀺谄媚笑道:“先生,不然我帮你磨刀?做弟子的,总是这么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寝食难安啊。”陈平安瞥了他一眼,“滚。”崔瀺装模作样地重重叹了口气,直腰起身,毕恭毕敬作揖行礼后,这才告辞转身,大摇大摆走回自己屋子,吹着口哨,心情大好。陈平安看着那家伙的潇洒背影,有些莫名其妙,是不是之前在水井底下待久了,脑子也进水了?(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