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一百六十二章 被大隋欺负的孩子们

时间:2018-04-04作者:烽火戏诸侯

    陈平安走出城门外,在行人络绎不绝的官道旁,站着休息,不远处就是一个茶水摊。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去买了一碗茶水,坐着喝茶。

    几乎从未后悔什么的少年,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离开大隋京城太快了。

    就像崔瀺所说,万一宝瓶他们给人欺负了,他又不在身边,怎么办?

    陈平安可能眼界不宽,可是对于人心的好坏,并不是没有认知。因为自幼就活得不算轻松,曾经真的单纯只是为了活下去,小小年纪就使出了浑身解数,所以陈平安反而比李宝瓶、李槐和林守一三个,要更了解人生的不如意,以及人心丑陋的那一面。

    尤其是跟着崔瀺同行这一路,通过这个便宜学生的闲聊胡扯,陈平安越发明白一件事,不是官帽子大,人就聪明,也不是学问大,人就会好。

    陈平安喝着茶,望向城头,默默下定决心。

    ————

    东华山,山崖书院,一座悬挂“松涛”匾额的大堂,世俗喜欢称之为夫子院或是先生宅。

    当下名义上的山主,大隋礼部尚书大人正在喝茶,难得偷闲,神色轻松,在座七八人俱是书院教书先生,年纪大多都不小了,三位副山主都在场,其中一位国字脸的儒衫老者忍了忍,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抱怨道:“这几个孩子也太胡闹了!”

    似乎胡闹二字评语出口后,老夫子犹不解气,再加上一句,“顽劣不堪!”

    要知道这位副山主,不但是新书院专职负责大型讲会的大儒,还是正儿八经的“君子”身份,老人的名字,早就在儒家一座学宫记录在档,所以他说出来的话,比起寻常所谓的文坛名宿、士林宗主,要更有分量。

    礼部尚书是位身材矮小的和蔼老人,貌不惊人,若非那一身来不及脱去的公服,实在无法想象是一个位列中枢的正二品高官,而且大隋崇文,比如大骊的天官头衔,划给吏部尚书,大隋则是礼部。

    矮小老人不觉得副山主的言语坏了心情,笑呵呵道:“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个顽劣。”

    副山主气呼呼道:“林守一天资极好,经义底子也打得不错,挺厚实,可就是那性格,唉,经常逃课,去书楼翻看杂书,看就看了,竟然半本儒家经典也没有,反而诸多旁门左道的道家秘籍,这么点时日,就给他借阅了二三十本,这成何体统,并非儒家门生便看不得道家书了,只是小小年纪,哪里有资格谈什么触类旁通,若是误入歧途,如何跟……原山主交待?”

    矮小老人微微点头,喝茶速度明显放慢。

    副山主越说越气,“还有那小丫头李宝瓶,更是无法无天,上课的时候,经常神游万里,完全不知道尊师重道,不是看那本翻烂了的山水游记,就是在书上画小人儿,嘿,好嘛,还是那武夫蛮子的技击架势!”

    矮小老人忍住笑,不置可否,低下头喝了口茶水。

    副山主继续道:“年纪最小的李槐……倒是老实本分,不逃课,不捣蛋,先生交代下去的课业,次次都做,可这悟性实在是……怎么感觉像是个不开窍的榆木疙瘩?上课的时候就在那儿打瞌睡,迷迷糊糊,满桌子口水,哪里有半点像是原山主的亲传弟子,唉,愁煞老夫了。”

    一位年纪相对年轻的副山主,打趣道:“尚书大人,咱们刘山主的胡须,可都揪断好多根了。”

    国字脸老人一本正经反驳道:“只是副山主!”

    矮小老人爽朗大笑,侧身放下茶杯后,问道:“就没有点好消息?再这样,下次我可不敢来了。”

    国字脸老人心情略微好转,点头道:“有,奇了怪了,倒是于禄和谢谢这两个少年少女,出类拔萃,更像是咱们儒家纯粹的读书种子,待人接物,都很正常,平时还算尊师重道,尤其是于禄这少年,温良恭俭,简直就是咱们大隋顶尖豪阀里的俊彦子弟,似乎更值得重点栽培。”

    矮小老人依然不急着下定论,笑眯眯望向某个一直偷偷打盹的高大老人,“茅老,怎么说?”

    腰间别有一块长条红木的高大老人,被点名后,打了个激灵,睁眼迷糊道:“啥?尚书大人这就要走啦?不多待会儿?”

    礼部尚书仍是笑眯眯,“既然茅老盛情挽留,要求我多待会儿,那我就多待会儿?”

    夫子院内顿时充满笑声。

    矮小老人耐着性子将刚才副山主的抱怨,给简明扼要说了一通,姓茅的高大老人听完之后,一脸恍然,“原来如此,那我倒是真有几句话要说。”

    矮小老人玩笑道:“我等洗耳恭听。”

    高大老人坐直身体,问道:“是齐静春学问大,还是在座各位大?”

    鸦雀无声。

    这不是废话吗?

    高大老人又问:“那么是齐静春眼光好,还是诸位先生好?”

    得嘞,还是废话。

    那位国字脸副山主思量片刻,没有直接反驳什么,而是微微放低嗓音,问道:“茅老,那骊珠洞天,如今大骊龙泉县的县城,就那么大的地方,据说总共才五六千人,适合蒙学的孩子,肯定不多。齐先生会不会是在那里,实在没有选择的机会?”

    高大老人正是书院的茅小冬,当初大骊山崖书院的创建,正是此人帮着圣人齐静春一点一点办起来的,无论是修为、资历辈分、还是道德学问,都是当之无愧的书院第一人,所以连同礼部尚书在内,任何人都愿意尊称一声茅老。

    茅小冬听到刘副山主的询问后,笑道:“当然有可能,而且这不是什么‘可能’,就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一群人全部傻眼。

    茅小冬环顾四周,“是你们大隋需要这些个孩子,最好个个是天才,大放异彩,还会争取他们长大后,主动选择留在大隋庙堂,好为你们长脸,顺便帮你们打一打大骊的脸。我又没这些无聊想法……”

    礼部尚书赶紧轻轻咳嗽两声,然后水到渠成地去拿起茶杯,低头喝茶。

    高大老人可不在乎这些,依旧言谈无忌,“换成是我啊,那帮齐静春亲手教出来的小家伙们,该吃吃该喝喝,他们要是愿意学就学,愿意偷懒就偷懒,他们以后有出息没出息,我才懒得计较,我身为书院具体管事的副山主,手底下这么多学生,以后每年只会更多,哪里有时间和精力,来听你们牢骚这些个孩子的爬树、逃课、画小人儿?”

    堂下诸位面面相觑。

    坐在主位上的矮小老人继续安稳喝茶,其实茶杯里已经没茶水了。

    高大老人笑着起身,“我去看看崇文坊的刻书事宜,这事儿顶天大,得好生盯着才行,就不陪尚书大人喝茶啦。”

    矮小老人顺势起身,和颜悦色道:“那我也就不耽误各位先生们传道授业的功夫了。”

    茅小冬埋怨道:“尚书大人,茶喝完再走不迟嘛……”

    高大老人微微踮起脚,瞥了眼茶杯,“哎呀,喝完了啊,大人你真是的,再喝一杯再喝一杯,给咱们书院一点面子,中不中?传出去还以为咱们不待见大人呢,那多不好,万一户部为了天官大人打抱不平,故意克扣书院崇文坊刻书所需的银两,我跟谁喊冤去?”

    几乎要比茅小冬矮一个脑袋的尚书大人,苦着脸拱手道:“茅老,就饶过我吧,就当你是山主我是副山主行不行?”

    “不中!”茅小冬大笑着转身离去。

    等到高大老人离去,矮小老人一脸无可奈何,气哼哼道:“原本是躲清静来着,好嘛,到头来还要挨训,咱们可还是自家人,以后可不敢再来喽。”

    夫子院内响起一阵大笑,就连那国字脸副山主亦是忍俊不禁。

    气氛融洽。

    ————

    大隋京城内的东华山,相比那些五岳,其实半点不算巍峨,只是矮个子里拔高个,才显得格外挺拔秀气。

    山顶有一株千年银杏树,有个红棉袄小姑娘发完呆后,熟门熟路地抱着树干,一下子就滑了下来。

    结果她看到一个守株待兔的老学究,身材真是高大,正眯眼贼笑着,老头儿看着不像是个好人。

    高大老人问道:“这个点,是又逃课啦?”

    小姑娘倒是个实诚的,“嗯。我知道书院有规矩,我认罚。”

    老人笑问道:“怎么,齐静春以前教你们的时候,翘课就要打板子?”

    小姑娘摇头道:“翘课可不打,先生从不管这些,但是如果先生在学塾课堂教过的东西,我们记错了,第一次会提醒,第二次就会打。”

    老人哦了一声,好奇问道:“在上边看什么呢?”

    小姑娘愣了愣,看在老人年纪大的份上,回答道:“风景啊。”

    老人愈发感兴趣,“什么风景这么好看,我怎么不知道。”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老先生你自己爬上去看呗。”

    “读书人爬树,有辱斯文。”

    老人先是连忙摆手,随即很快恍然,“呦,是想着咱们一起不守规矩,然后好让我不告发你吧?小丫头,挺机灵啊。”

    小姑娘呵呵笑了笑,然后又摇头。

    老人看懂了小姑娘的心思,问道:“咋了,我说有辱斯文,难道不对吗?”

    小姑娘拍了拍衣服,解释道:“以前我把风筝挂到树枝上,还是先生爬树帮我拿下来的呢,还有一次,我把李槐的裤衩丢了上去,然后我自己跑回家,后来听说还是先生帮着拿下来的,你们书院这儿的读书人,怎么总是在这种事情上瞎讲究……”

    老人帮忙纠正,“不是‘你们书院’,是‘我们书院’。”

    老人弯着腰,双手负后,笑望向小姑娘问道:“是不是觉得你的先生,那个叫齐静春的家伙,比我们这儿的教书匠都要好啊?”

    小姑娘叹了口气。

    心想这老先生个子是高,可怎么总问一些这样不高明的问题呢?

    老人苦口婆心道:“小姑娘我跟你说啊,咱们规矩多,除了学问没有你先生那么多之外,也不是一无是处,是有苦衷的,‘随心所欲,不逾矩’,这句话听说过吧?前边是什么,知道吗?”

    小姑娘点头道:“是‘而十七’,更前边是‘顺耳而十六’。”

    高大老人硬是愣了半天,说不出话。

    老人学问之高,超乎想象,倒不是没听明白意思,只是想不通,小姑娘那颗小脑袋里,怎么就会蹦出这么个古怪答案。

    小姑娘挥挥手,准备闪人,“老先生,我叫李宝瓶,是刚入学没多久的学生,我可不会逃避惩罚,我已经先把所有规矩都了解了一遍啦,知道三日之内要抄录一篇文章,今晚我就去写完,回头自己交给洪先生。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去问洪先生。”

    李宝瓶拍拍胸脯,“放心,我写字比跑步还快!”

    老人哭笑不得,赶紧喊住一身英雄气概的小姑娘,“道理还没讲完呢,你别急,听过了我的道理,就当你已经受罚了。”

    李宝瓶双手已经开始做出奔跑冲刺姿态,闻言后只得停下身形,瞪大眼睛道:“老先生你说,但是如果道理讲得不好,我还是回去抄书算了。”

    老人被这丫头的话语噎得不行,“你想啊,至圣先师到了这个岁数,才敢这么做,如果一般人光顾着自己开心,什么都不讲规矩,是不会不太好?”

    小姑娘点头道:“当然不好。”

    老人开怀大笑,“行吧,我道理讲完了,你也不用抄书了。”

    这次轮到李宝瓶愣住,“这就完啦?”

    小姑娘重重叹了口气,看了眼这位老先生,欲言又止,最后作揖,开始准备飞奔下山。

    老人给气笑了,“小姑娘,你刚才那眼神是啥意思,是觉得我年纪比你家先生齐静春更大,反而懂得道理还不如他多,对不对?”

    李宝瓶缓缓点头,坚决不骗人,既然老先生看穿了,她当然不会否认。

    老人笑道:“那你知不知道,我只是显老,齐静春是显年轻,其实他年纪比我还大!所以他学问比我更大一点点,不稀奇。”

    李宝瓶满脸怀疑。

    老人像是有些恼羞成怒,“骗你一个小姑娘作甚!”

    李宝瓶不急着下山了,双臂环胸,向左走了几步,再向右移动几步,扬起脑袋看着高大老人,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就算你年纪比我先生小,所以学问小,那为什么我的小师叔,年纪比你更小,学问还是比你大呢?”

    老人啧啧道:“学问比我大?那我可真不信。”

    李宝瓶有些急,认真想了想,小心翼翼环顾四周后,伸出一只小手掌放在嘴边,低声道:“我跟你讲,你别告诉别人。”

    然后她伸手在自己脑袋比划了一下,“如果我先生的学问,有这么高的话,那我的小师叔,学问至少有这么高。”

    李宝瓶再伸手在自己肩头比划了一下,最后移到自己耳边,“等到小师叔在回家的路上,多认识一些字,学问很快就有这么高!”

    老人目瞪口呆,最后只能附和道:“那你小师叔可了不得,了不得!”

    李宝瓶使劲点头,“可不是!我的小师叔厉害得不得了!”

    老人突然感慨道:“厉害好,厉害好啊,厉害了,将来就能保护好我们的小宝瓶。”

    李宝瓶有些神色黯然,挤出笑脸,咻一下就冲出去老远,一边跑一边转头挥手告别,“我走了啊,我觉得老先生你学问其实也不错,有这么高……”

    小姑娘想要伸手比划一下,跑的太急,一个不稳,就那么结结实实摔在地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起身,以更快的速度跑下山。

    高大老人拍了拍腰间,“规矩”戒尺随之现出原形,遥望着越来小的那抹红色身影,老人叹了口气,“静春,早知道应该见一见那少年的。”

    ————

    东华山有一座小湖,湖水清澈见底,种植有满满的荷花,只是入冬时节,皆已是枯叶,显得尤为萧索。

    有个高大少年手持一杆绿竹鱼竿,坐在岸边垂钓,不时有人指指点点,但就是没人靠近搭讪。

    终于有一个其貌不扬的黝黑少女,来到少年身边站定,“钓鱼有意思?”

    于禄点头笑道:“有意思啊。”

    谢谢问道:“有趣在什么地方?”

    于禄笑着给出答案,“鱼上钩了会开心,哪怕最后鱼跑了,还是会开心。”

    谢谢隐约有些怒气。

    于禄凝视着湖面,忍住笑,一语道破天机,“好好好,我说实话,我是在习武呢。”

    于禄缓缓解释道:“且不说持竿,只说我这坐姿,是有讲究的。要做静如山岳,动如江河。之后鱼儿真正咬钩的那一刻,我整个人的动静转换,只在一瞬间,契合道家阴阳颠倒一线间的玄机。有本武学秘籍上,说一静则无有不静,一动百骸皆相随。所以我这么钓鱼,能够濡筋骨、充元气。”

    谢谢将信将疑。

    于禄从头到尾都没有去看少女,“你要说我从不曾练武,没有错,我从来没有练习过拳桩架势,但你要说我一直在习武,也没有错,我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走路的时候,还有现在钓鱼的时候,都在想那些武术秘籍里的东西。出身好,有个好处就在于家里的秘笈,哪怕品秩不会太高,可错误的地方,绝对不多,而且许多拳法剑经里,许多看似自相矛盾的地方,其实学问最大,格外让人痴迷。”

    谢谢坐在地上,抱住膝盖,望向那根纤细修长的鱼竿,“你不去山上修行,太可惜了。”

    于禄委屈道:“喂喂喂,谢姑娘,没你这么揭人伤疤的啊。”

    谢谢沉默片刻,说道:“终于过上了太平日子,心里头反而不安稳了。你呢?”

    少女自问自答,“你于禄肯定在哪里都无所谓,这一点,我的确远不如你。”

    于禄毫无征兆地转过头,摇头道:“我喜欢一个人对着火堆守夜的时候。”

    谢谢疑惑道:“为什么?”

    于禄重新转回头,盯着湖面,“不知道啊,就是喜欢。”

    谢谢笑道:“那你喜不喜欢她,那个差点成为太子妃的女子?”

    于禄先是面无表情,很快展颜一笑,答非所问道:“谢姑娘,在这里,我们要慎言,慎行。”

    谢谢皮笑肉不笑道:“李槐之前找过我,显摆他的那根玉簪子,你竟然没有?”

    于禄微笑道:“你不也没有,我没有不奇怪啊,可你没有就不对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大姑娘唉。”

    谢谢黑着脸道:“请慎言!”

    于禄猛然一抖手腕,鱼竿弯出一个漂亮至极的弧度,高大少年哈哈笑道:“上钩!”

    少女起身离去,“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于禄一边小心翼翼遛鱼,一边望向少女背影,“我是不是好东西,不好说,可某人是真的很好,嗯,就是稍稍有点偏心,书箱没有,簪子没有,就只有谁都有的草鞋,唉,着实让人有些失落。”

    谢谢转过身,大踏步走向于禄。

    于禄赶紧亡羊补牢,“我没别的意思,咱们都一样,不患寡而患不均而已,你别误会……”

    少女没有停步的意思,于禄丢了鱼竿,连上钩的鱼都顾不上了,撒腿就跑。

    谢谢拿起岸边那根尚未被鱼拖远的鱼竿,使劲丢向湖中央,这才拍拍手离去。

    于禄目瞪口呆,这次是真的有些火冒三丈,低声愤愤道:“换成是陈平安的鱼竿,你试试看,你要是还敢这么泼辣?我跟你姓!”

    ————

    林守一,发髻上别着一支质地平平的黄玉簪子,少年肤色微黑,但是难掩俊朗面容,虽然在山崖书院给人印象是性情冷峻,不苟言笑,可是林守一仍然很受女子的欢迎,大隋女子虽然无法考取功名,但是不耽误她们可以正大光明地求学,嫁人之前,都可以待在各大书院。

    林守一依旧像往常那样,遇到不喜欢的课程,就去藏书楼看书。

    一路行去,极为醒目。

    新山崖书院的第一拨学生中,土生土长的大隋学子,非富即贵,要么来自京城有头有脸的家族,或是地方上根深蒂固的豪门,无一不是钟鸣鼎食、世代簪缨的富贵子女。

    林守一的出现,仿佛一股来自山涧的泉水清流,让很多女子痴迷不已。

    林守一的拒人千里之外,愈发激起了那些世族女子的斗志,看林守一做什么都觉得特立独行,比如少年穿着朴素,衣食起居简单至极,与寻常身边的权贵王孙,天壤之别,那么这就是林守一的醇儒风采。

    如果说只是这些缘由而亲近林守一,只是肤浅的认知,那么有些看似无人注意的细节,则是夯实这种好感的巨大动力,

    例如林守一深受大儒董静的器重,这位享誉大隋朝野的老者,公认兼通儒道两门学问。董静经常喊林守一去他的简陋茅舍,单独传授学问。

    每逢雷雨天气,就会亲自带着林守一,去往大隋京城内最高的铁树山,至于其中缘由,书院外人除了看热闹,也试图看到门道。天底下没有不漏风的墙,董静也有自己的至交好友,又是出了名的酒疯子,很快几顿好酒下去,就吐露出一些蛛丝马迹,那林守一是百年难遇的修行天才,一旦养育出浩然气,辅以五雷正法,必然是中五境起步的神仙人物,而且有望在二十五岁之前跻身第六境。

    说简单一点,这意味着林守一这个修道天才,有资格冲刺一下第十境,这已经大大超出寻常天才的范畴。

    突然一个气喘吁吁的孩子,一路跑到林守一面前,是李槐,看到林守一后,立即哭得伤心欲绝,哽咽道:“林守一,我的彩绘木偶不见了,有人偷走它了!”

    林守一问道:“不是丢了?”

    李槐死命摇头,“不可能!”

    “你学舍那边住着几个人?”

    “加我一起四个。”

    “有没有怀疑对象?”

    李槐还是摇头。

    林守一皱紧眉头,最后他带着李槐返回自己学舍,从书箱底下拿出几张银票,递给李槐,这些钱,他家族当初寄到了红烛镇枕头驿,那天林守一收到家书后的脸色,可谓难看至极。

    李槐慌张道:“干啥?我只要彩绘木偶,我又不要钱!”

    林守一说道:“你回到学舍后,就跟舍友说,你把彩绘木偶丢在了……总之你随便说个地方,谁能帮你捡回来,你就给他这些钱。”

    李槐茫然道:“这都能行?”

    林守一无奈道:“先这么试试看。”

    第二天,李槐欢天喜地找到了林守一,“那法子还真行!”

    林守一没好气道:“以后锁好箱子,别总显摆你的那些小破烂。”

    李槐怒道:“感谢归感谢,以后我肯定会还你钱,但是不许你这么说它们!”

    林守一伸手一巴掌拍在这兔崽子脑袋上,“少烦我,我要去书楼。”

    “小心变成书呆子!”李槐朝林守一做了个鬼脸,一溜烟跑了。

    过不了几天,李槐又哭丧着脸找到林守一,耷拉着脑袋,怯生生不敢开口说话。

    被堵在书楼门口的林守一叹了口气,“怎么回事?彩绘木偶又被偷了?”

    孩子病恹恹道:“没,这次是那套小泥人儿……”

    “箱子锁好了?”

    “锁好了,我保证!两把锁呢!钥匙我随时随地揣在怀里的。”

    林守一有些头疼,伸手揉了揉眉心,“我去找董先生,看他有没有办法。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

    李槐突然抬起头,牵强笑道:“算了,我自己再找找看,说不定它们自己就跑回来啦。”

    不等林守一挽留,李槐已经跑出去,喊了孩子也不听。

    ————

    李槐跟李宝瓶今天刚好一起上课,下课后李宝瓶找到故意躲着自己的李槐,发现他嘴角红肿忍不住问道:“咋了?”

    李槐缩了缩脖子,“摔了一跤。”

    李宝瓶瞪眼:“说!”

    李槐撅起嘴,就要哭出声,竭力忍住,愈发可怜,“跟人吵架,打不过人家。”

    “谁!”

    “是我舍友……不过我是一个人打三个,没给你们丢人!”

    “走!”

    小姑娘那叫一个干脆利落,一句话最多两个字。

    她对李槐发号施令,“你去自己学舍等着我,赶紧的!我随后就到!”

    李槐忐忑不安地回到学舍,那三个年龄只比他稍大的舍友,正在抱团聊天,完全不理睬他,只是瞥向李槐的视线之中,充满了讥讽鄙夷,这个来自大骊的小土鳖,读书不行,谈吐粗俗,浑身上下都透着股土气,破书箱还当个宝,关键是书箱里头竟然还藏着草鞋,不止一双!

    李槐默默走到学舍门槛外头,蹲在那里画圈圈,没过多久,李槐就看着气势汹汹赶来的李宝瓶,手里拎着那把名叫祥符的狭刀……

    李槐吓得差点没能站起身,好不容易站起,有些腿软,咽了口唾沫,低声道:“宝瓶,咱们打架需要带刀吗?”

    李宝瓶怒目相向,一把推开李槐,独自大步闯入学舍,“打架不需要,难道挨揍需要?让开!”

    李槐虽然吓得直冒汗,仍是一咬牙,快步跟上她,喊道:“李宝瓶,你等等我啊!”

    李宝瓶看着那三个家伙,举起在鞘的狭刀,冷声道:“谁偷了李槐的泥人儿,拿出来!”

    三人起先有些傻眼,然后哄然大笑。

    李宝瓶怒气更盛,“谁打了李槐,站出来!”

    三人相视一笑,然后猛翻白眼。

    李宝瓶拎着狭刀,对那三个小王八蛋就是一顿饱揍。

    别看李宝瓶个子不算高,可气力那是从小实打实熬出来的,加上好歹跟着陈平安一路练拳,一起跋山涉水,对付几个绣花枕头都不如的同龄人,手到擒来,加上两军对垒,气势很重要,李宝瓶第一招就足够惊世骇俗,出手极快,刀鞘横扫,狠狠拍中一个约莫十岁大男孩的脸颊,直接把他扇得原地打转,然后一刀鞘当头劈下,砸得第二个可怜虫哇哇大哭,第三个哪里敢还手,赶紧跑,被李宝瓶追上,飞起身来,一脚踹在后心,整个人撞向床铺,又痛又怕,干脆趴在那里装死了。

    李宝瓶视线扫去,用刀鞘尾端指向他们,“今天就乖乖把那套泥人儿拿回来,交给李槐!以后谁还敢欺负李槐,我打得你们爹娘都不认识!我李宝瓶说到做到!”

    李宝瓶看到一个悄悄抬头望向自己的家伙,她扬起手臂就要一刀鞘砸过去,吓得那家伙赶紧后退。

    李宝瓶冷笑连连,愤而转身,结果看到站在门槛内的李槐,气不打一处来,“李槐!就你这怂样!以后别跟我一起喊小师叔,敢喊一次我打一次!”

    好似被戳中了伤心处,李槐蹲在地上,抱着脑袋呜咽起来。

    斜瞥一眼李槐,李宝瓶像是比来的时候更加生气,手持狭刀,就这么气呼呼离去。

    屋内,一个脑袋肿起一个大包的男孩气急败坏道:“这事情没完!我要你这个小泼妇知道你打了谁!”

    ————

    两天过后。

    夫子院内,国字脸副山主一拍椅把手,“无法无天!岂有此理!大庭广众之下,从小的,到大的,竟敢公然斗殴!一个都没落下!这件事情,谁都不要插手,我倒要看看我们堂堂山崖书院,这些个大隋希望所在的读书种子,到底能够糟糕到何种地步!”

    其余人都望向破天荒没眯眼打盹的高大老人,老人想了想,点头道:“那就这样。”

    有人壮起胆子小声问道:“茅老,是哪样啊?”

    高大老人脸色淡漠,仿佛在打哑谜:“就是这样啊。”

    他如此表态,便是那位拥有君子身份的国字脸大儒,都有些脖子里冒寒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