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一百九十章 我是一名剑客

时间:2018-04-04作者:烽火戏诸侯

    魏檗又点到即止地聊了一些,就不愿泄露更多,字画有留白,说话聊天是一样的。

    一袭白衣御风凌空,在云海山风之中飘然而行。

    魏檗离开落魄山后,放缓速度,随手捻起一团团云气,捏雪球似的,不断加大重量,最后双手抱在一起,狠狠挤压,最后魏檗手心多出一颗鹅卵石大小的白球,他在空中找到小镇龙须河的源头之一,对着山中溪涧轻轻一抛,白球坠入其中,很快就有一尾青鱼将其吞入腹中,然后顺流向下,出山,青牛背,石拱桥,铁匠铺子,再从龙须河和铁符江交界处的瀑布,随着迅猛水流一起跌下。

    河水滔滔,光阴流逝,四下无人的铁符江畔,那棵主干横出水面的老柳树上,名为杨花的铁符江水神正坐在杨柳树上,闭目凝神,覆甲遮掩容颜的女子江神,突然睁开眼眸,伸手一招,一尾活蹦乱跳的青鱼被她抓取到手中,她以一根手指到刀刃,剖开青鱼腹部,然后发现了那颗灵气充沛的白球,她拇指轻柔一抹,先将那条“寄信”的青鱼腹部重新缝合,从她手心滑入江水,青鱼入水之后,欢快异常,一身鱼鳞似乎多出些神润光泽。

    杨花低头凝视着手心白球,其中夹杂有丝丝缕缕的云根气息,珍贵异常,对于任何江河正神,这都是大补之物,山水神灵眼中,也有自己的山珍海味,水精云根等,皆由虚无缥缈的山水气数凝聚成实质,去芜存菁,这就像斩龙台之于神兵利器,蛇胆石之于蛟龙之属的孽种遗种,意义非凡。

    杨花抬起头望去,云雾之中,隐隐约约,有一位白衣男子站在群山之巅,一侧耳朵垂挂着一只金色圆环。

    她之前就在这里,亲眼见过此人与大骊守门人之一的墨家豪侠许弱,一同骑乘着那条道行平平的黑蛇,沿着江水逆行,去往大山之中。但是杨花没有想到,这个魏檗竟然会一跃成为大骊北岳正神,品秩远远在她之上。

    杨花不知为何魏檗要向自己表现出善意,地位不稳,所以需要拉拢人心?

    杨花冷笑不已,攥紧拳头,毫不犹豫地将手心白球捏爆,灵气全部流淌进入她体内,发丝飞扬,脚下的江水起浪,似乎在为主人的修为递增而感到喜悦。

    魏檗收回远眺铁符江的视线,返回他的老巢披云山。

    御风路过各座山头,脚下偶有练气士朗声问好,魏檗以往都笑着会应答,今天却没有这个心情。

    他只是来到一道悬挂于两座山峰之巅的铁锁索桥,尚未完工,宽度足够两辆马车通行,山峡罡风再大,也只会微微摇晃索桥,风有多大,索桥随之晃动的幅度大小,负责建造桥梁的墨家练气士匠人、机关师,都会有一个硬性要求,绝不会偷工减料。铺设桥面的青乌木,极为坚韧,下五境的剑修倾力一击,最多在桥面刺出一个孔洞,铁锁更是上品精铁铸就。

    毕竟在山下,百年老字号店铺,就是一块金字招牌,而在长生漫漫的山上,五百年以上,才敢谈老字号。

    当这位白衣山神行走在乌黑色桥梁上,对比鲜明,愈发让人生出“巍巍乎高哉”的感慨。

    魏檗停下脚步,一手扶住桥栏,仰头望去。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跻身为大骊北岳正神,最少有一半缘故,是因为那个戴斗笠佩竹刀的汉子。

    因为大骊发现自己是在跟那人相逢之后,才莫名其妙地打破禁制,从处境凄凉的土地爷重返棋墩山的山神。

    是那一记竹刀的功劳,魏檗自己都是事后很久才明白。随着时间的推移,魏檗逐渐领略到了自己这副金身的不同寻常。

    一只碗碟,能装得下一缸水?当然不行。哪怕他曾经是神水国的北岳正神,本就是一位能够容纳不少香火的上等神祇,只是后来被下棋仙人以无上神通禁锢而已,但是要想接纳一个大骊北岳地界的全部香火和灵气,魏檗刚刚离开棋墩山那会儿,自己都觉得不可能,太不自量力了,不好说蚍蜉撼树,但绝对是稚童抡锤打铁,迟早会损伤筋骨、坏了元气根本。

    但是如今,魏檗对于三十余座山头的统辖驾驭,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所以魏檗愿意对陈平安给予自己最大的善意,愿意带着他行走山水,类似在少年身上贴上大骊北岳的签文。

    一是陈平安不讨人厌,二是为了报恩阿良,三是阿良有可能重返人间。

    第三点原因,最大。

    魏檗很怕阿良万一真的回到这座天下,一旦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妥当,那么棋墩山一记竹刀能够让自己境界千万里攀升,恐怕披云山下一记竹刀,就要将自己打回原形了。如果是在棋墩山的魏檗,可以没那么在意,可是如今的魏檗,做不到了。

    因为那个在大骊长春宫修行的少女。

    魏檗转头北望,望向遥远的大骊北方,眯起眼眸,小声呢喃道:“一定要过得好啊,这辈子莫要再喜欢读书人了,读书人最负痴心人。”

    ————

    落魄山上的竹楼外,听说过了远在天边的故事,青衣小童就想着吃颗普通的蛇胆石,用来压压惊。

    青衣小童一边嚼着蛇胆石,联想到之前陈平安转头望向竹楼的凄凄模样,忍不住啧啧道:“没想到我们老爷还会落泪,真是性情中人啊,只是听一个事不关己的故事就如此动容,相信老爷以后混江湖,一定会很精彩。路见不平就一声吼啊,救了小娘子她就以身相许啊,老爷摇身一变成了浪里小白条啊……”

    青衣小童已经将陈平安的江湖,想象的无比香艳旖旎,越想越开心,一想到陈平安这么犟而无趣的家伙,某天被江湖女侠主动投怀送抱的场景,真是有趣极了。

    粉裙女童还沉浸在先前是震撼当中,她神色复杂,内心惴惴不安,对青衣小童轻声问道:“你说那座天下的妖族如此残忍暴虐,为何我们在浩然天下这边,还能够与山上神仙相安无事?练气士为什么不干脆把我们赶尽杀绝?”

    青衣小童想了想,随口回答道:“大概是觉得咱们就是路边的一坨狗屎,踩了嫌弃脏鞋子吧。”

    粉裙女童将信将疑,她又想不出能够说服自己的独到见解,只好暂时将这份忧虑和不安放在心中。

    魏檗已经离去,陈平安没有急着起身返回竹楼,独自安静坐在小竹椅上,初春的山风依旧凛冽,吹拂得少年鬓角发丝肆意飞扬。

    魏檗走之前笑言,“传言阿良在找一把剑,一把配得上他实力的剑。”

    陈平安清清楚楚记得初次见面于铁符江边,有人一手持斗笠,一手轻拍竹刀柄,很有吹牛皮嫌疑地说了一句,“暂时找不到配得上我的剑,用来羞辱天下用刀之人。”

    魏檗又说,“有人说他是十三境巅峰的剑修,当时与大妖一战,所用之剑,算不得最好,只是他用惯了,一直不舍得换。粉碎之后,他自然就需要换一把,更好的剑!”

    “试想一下,若是能够找到一把让阿良都觉得趁手的兵器,甚至是找到某把剑,能够帮助主人提升一个境界的战力,一个就够了,就只需要增长一个境界。那么他就是十四境巅峰的战力!作为一名剑修,到时候说不定面对那三教祖师爷,道祖佛祖,至圣先师,也可一战!”

    “无法想象,找到了那把剑之后,那个时候的阿良,会是怎样的阿良?”

    魏檗说完最后这句话,就走了,充满了期待和仰慕,如小山包仰视一座巍峨大岳。

    走入过文圣老爷的那幅山水画卷,陈平安劈出过那一剑。

    陈平安现在才知道,阿良舍弃了什么。

    那天雨夜跟阿良一起走下山头。

    “你拿走了我一样以为是囊中之物的东西。”

    “你要是以后没本事在那里刻下两三个字,看我不削你。”

    陈平安当时没有想明白,这些被斗笠汉子云淡风轻说出口的话语,意味着什么。因为阿良说得无比轻巧,所以少年完全不知道真正的分量。

    少年当时根本不知道那把剑,到底有多好。

    根本不知道阿良,当时到底有多强。

    如果在离别之前,被陈平安早早知道这些,那他在阿良走前,一定会先去问那位剑灵化身的神仙姐姐,问她可以不可以,换一位主人,那个男人叫阿良,是一名剑客,人很好。

    阿良不说,少年不知道。

    阿良走了,少年才知道。

    这样的阿良。

    多傻啊。

    他凭什么骂自己是烂好人?

    陈平安怔怔出神很长时间,才站起身,走向竹楼,青衣小童小声问道:“老爷,你没事吧?被魏檗说的故事给吓到啦?真不用怕那些,什么倒悬山剑气长城,什么阿良啊大妖剑仙啊,跟咱们离着一百一千个十万八千里呢,天塌下都不怕,儒家圣人们可不是嘴皮子厉害而已,打架本事也不差的。再说了,那个名字稀奇古怪的剑客,再厉害跟咱们没半颗铜钱的关系嘛,这种人,一定是三头六臂的,凶神恶煞,见神杀神,见仙斩仙,哪怕有机会跟这种人见面,我也不要见,太可怕了,估计随便打个喷嚏,就能一口罡风吹得我形销骨立吧……”

    陈平安拍了拍絮絮叨叨青衣小童的脑袋,笑道:“我没事。”

    他来到二楼,握住那柄槐木剑,走到檐下廊道,向着天幕穹顶高高举起,在心中说了两句话。

    “我是一名剑客。”

    “就这么说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