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一百九十一章 做买卖也是修行1

时间:2018-04-04作者:烽火戏诸侯

    陈平安虽然长生桥已断,暂时肯定无法修行,但是江湖上多的是剑客,更有号称剑术通神的大宗师,就是对上搬山倒海的练气士,一样可以掰掰手腕。

    世间的纯粹武夫,最潇洒飘逸的,永远是剑客。实力身份、容貌气度都相当的两名武道高手,一个用拳头,一个用长剑,总归是后者更讨喜。

    用拳头,要么拳拳到肉,打得对手皮开肉绽,甚至是直接一拳打得别人头颅爆裂、肚肠开花,哪里比得上用剑?

    由来万夫勇,挟此生雄风。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

    剑术已成君把去,有蛟龙处斩蛟龙。

    潇洒不潇洒?风流不风流?当然!

    就连陈平安这般无趣古板的人,听到崔东山在大崖大水之畔吟诵此诗,都忍不住心神往之。

    之前陈平安练拳,好歹还有一部撼山谱,哪怕宁姑娘看不上,总归给陈平安指明了一条习武道路。

    那么练剑,也该有剑经之类的东西,要不然陈平安觉得就自己这点天赋悟性,估计练到天荒地老,都没练出花头来。

    这让陈平安有些发愁。

    竹楼外,有人远远走来,手持竹杖,腰悬桃符,他高声喊道:“陈平安。”

    在二楼发愁的陈平安转头望去,大声回复:“李大哥,你怎么来了?”

    陈平安一路飞奔下楼。

    李希圣带着算是半个弟子的少年崔赐,特意登上落魄山寻访山主陈平安。

    李希圣摘下腰间桃符,开门见山道:“我有可能要离开小镇,所以赶紧过来,送你一样东西,省得到时候匆匆忙忙,话都说不清楚。”

    陈平安没有伸手去接,倒不是担心眼前男子包藏祸心,而是习惯了无功不受禄,实在是没有白拿东西的脸皮。

    李希圣说道:“我弟弟李宝箴,你知道吧?”

    陈平安点了点头。

    李希圣说道:“朱鹿在枕头驿试图行凶一事,是他暗中指使,他当然是错的,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拦。李宝箴从小就不是愿意认错的人,但是没办法,他是宝瓶二哥,我是他大哥,一家人就是一家人,既然他做错了事情又不愿意悔改,就只好我来代为弥补。”

    李希圣看到依旧沉默的黝黑少年,笑道:“你放心,就事论事,这块桃符,只跟刺杀一事有关,之后我离开小镇,你要自己小心李宝箴,如果是你稳稳占据上风,陈平安,我恳请你能够给他一次活命的机会,给他洗心革面的机会,一次,就一次。”

    “当然,若是势均力敌、你死我亡的险峻形势,你不用手下留情,万事以自保为上。”

    陈平安仔细思考片刻,缓缓道:“好的!”

    李希圣递出桃符,笑容温暖,“既然如此,就安心收下。小东西而已,不值一提。”

    “李大哥,你不用送我东西,而且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陈平安摆摆手,笑道:“能让李大哥赶这么远的路,专程来送的东西,肯定很珍贵。而且……”

    说到这里陈平安就不再多说什么。

    事实上,阿良曾经提过一嘴,说骊珠洞天真正的大机缘,还留在福禄街和桃叶巷。

    直觉告诉陈平安,可能跟李希圣的这块桃符有关。

    李希圣见到少年异常坚持,犹豫了一下,“能否单独聊?”

    ————

    龙泉由县升郡之后,原本龙泉县这个沾着龙气的特殊县名,就修改为了相对普通的槐黄县,郡府设置在大山以北地带,县衙依旧位于小镇之上,县令是一位姓袁的年轻官员,不同于亲力亲为的前任父母官吴鸢,袁县令极少露面,但奇怪的是吴鸢吴郡守在升官之前,许多停滞不前的诸多事宜,例如选址为老瓷山和神仙坟的文武两庙建造,已经有条不紊地展开,所以许多人都觉得吴鸢这只绣花枕头的跳级升官,很没道理。

    新任窑务督造官,是一位与曹县令岁数相对的年轻人,姓曹,同样是一个上柱国姓氏,比如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袁县令,曹督造更加愿意抛头露面,不但主动登门拜访福禄街桃叶巷的富贵门庭,龙尾郡陈氏创办的学塾,也经常能够看到此人的身影,尤其是学塾助教李希圣的授课,曹督造只要一得闲就会去旁听,脱下官服,换上儒衫,堂而皇之坐在学堂最后,跟一大堆蒙童稚子同处一室,从不觉得丢人现眼。

    槐黄县的东边驿路,最靠近县城小镇的驿站,名为槐宅驿站,规模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五匹驿马俱是乙等战马,这对于其它郡县的小驿站而言,简直就是做梦都别想。

    今天槐宅驿站来了一拨拨贵客,清晨时分,郡守吴鸢就从西边郡府移驾而来,只带了两名心腹的文武秘书郎,然后是袁县令乘车赶到,见着了等候在驿路旁边的上官吴鸢,竟是连打个招呼都不乐意,径直走入驿站,要了一壶茶水,坐在那边自饮自酌。

    之后是曹督造独自策马而来,满身酒气,摇摇晃晃翻身下马,打着酒嗝,牵马而行,多半是昨夜酗酒、今早又借酒醒酒了。见到吴鸢后,赶紧此地无银三百两地使劲拍了拍衣衫,驱散酒味儿,牵马走到郡守大人身前,笑呵呵作揖行礼,“下官曹茂拜见郡守大人。”

    吴鸢升了高官,却没有任何春风得意的姿态,彬彬有礼道:“曹督造是礼部衙门的直辖官,见到本官其实不用行拜礼。”

    窑务督造官曹茂一脸笑意,面如冠玉,身材修长,不愧是风姿潇洒的“曹家玉树”,言谈举止让人如沐春风,“这怎么行,官帽子小的见着帽子大的,就得恭敬些,再说了,吴大人以后若是成了袁家的乘龙快婿,那就是一遇风云变化龙,在官场上更加势如破竹,我可不敢有半点怠慢。”

    曹茂姿态摆放得很低,但是言谈无忌,这些话说得很不合官场规矩,对于吴鸢这位管着一个大郡的封疆大吏,其实也没有太多尊敬。

    这并不奇怪,曹茂作为曹家寄予厚望的长房嫡子,对于吴鸢这位袁氏女婿,有足够的理由喜欢不起来。

    京城袁曹两大上柱国姓氏,本是关系莫逆的姻亲世交,近百年以来却变得水火不容,帮着两个家族光耀门楣的各自祖辈,曾是一辈子并肩作战的坚定盟友,更是大骊崛起的关键砥柱,加上曹沆、袁瀣两位上柱国是同乡人氏,所以被史书誉为“沆瀣一气、文武双璧”,大骊乡野市井之间,至今还有诸多传奇事迹,广为流传。

    如今龙泉郡辖内所有门神,一律统一规制,悬挂那对文武门神,其实就是袁曹两家祖辈曹沆、袁瀣的画像。

    至于两家各自让嫡系子弟来此为官,是否有山上高人指点,或是心存接纳某些祖荫的念头,就不得而知了。毕竟那棵老槐树已经倒塌,枝干尽毁,槐叶散尽,这座袁曹两姓的“龙兴之地”,还能不能剩下点祖宗槐荫,真不好说。

    很快又有数人联袂而至,全是上了岁数的老者。

    有手持拐杖的赵家老妪,她的孙子赵繇,作为齐静春的书童,在小镇变故之前,就已经乘坐牛车,远离家乡。

    还有神意内敛的李家老祖宗,在骊珠洞天的禁制消散后,老人成功跻身十境,为家族挣得两个恩荫官身,但是嫡长孙李希圣拒绝,李宝箴则选择接受,在大骊京城顺势跻身清流官员之列。

    剩下一个名额就只好“余着”,反正可以留给有出息的李氏后人。

    还有住在桃叶巷街角一栋宅子的矮小老人,慈眉善目,当初陈平安帮着发送家书,老人还想请少年去家里喝水,只是出身于泥瓶巷的泥腿子没敢答应而已。

    其余几位老者,同样是小镇四姓十族的家主,手握数目不等的龙窑、大量良田和寻常山头,是真正的小镇土财主。

    一位头顶高冠的儒衫老人,轻轻掀起车帘子,走下马车,老人眯眼环顾四周,顿时就让所有人感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窒息威势。

    人的名树的影。

    这位老人,拥有无数个蕴含着巨大力量的头衔,文圣首徒,齐静春的大师兄,大骊国师,儒家圣人,与白帝城城主于彩云间手谈的围棋国手……

    东宝瓶洲是天下九大洲中最小的一个,但是国师崔瀺的出现,帮助这个小洲吸引了很多幕后大人物的视线。

    崔瀺下车站定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作揖行礼。

    等到众人缓缓起身抬头,才惊讶发现位高权重的老人身后,跟着走出了一位宫女装束的美丽少女,这让一些知情人措手不及。

    崔瀺语气淡然道:“所有人都回去。”

    没有任何人胆敢提出异议,甚至不敢流露出丝毫的愤懑。

    崔瀺双指摩挲着腰间一枚玉佩,走向槐宅驿站,少女脸色漠然地紧随其后。

    崔瀺在一张桌子旁坐下,让驿站拿三坛酒来,驿丞跟手下捧着酒坛往这边走的时候,一个个口干舌燥。

    崔瀺挥挥手,不让那些人在旁伺候,自己揭开了酒封,同时手掌下按,示意肃立于桌旁的少女坐下便是,笑道:“不用太过拘谨,这趟出行,我只是给你保驾护航而已,你才是这座小天地的主人。”

    崔瀺提起大白碗,喝了口滋味平平的乡野劣酒,对此不以为意,当年叛出师门,一人一剑行走天地四方,什么苦头没吃过,崔瀺一直自认吃得住苦,也享得了福,所以才能活到今天。

    崔瀺望向局促不安的少女,笑问道:“稚圭,你跟钦天监说的那些内容,记录在案,每个字我都仔细看过了,那么还有没有你没有说过的小故事?鸡毛蒜皮的都行,比如谢实曹曦两人在年少时代,他们身边有没有差不多有趣的同龄人?又比如有谁遭殃了却大难不死,有谁从小就特别孤立?”

    原来少女是大骊皇子宋集薪的婢女,稚圭,本命王朱,真身古怪,竟然是世间最后一条真龙魂魄凝聚而成的珠子。

    稚圭想了想,摇头道:“没有。”

    崔瀺哑然失笑,倒是没有恼火,继续独自喝酒。

    没过多久,就有三人走入驿站,富家翁曹曦,木讷汉子谢实,墨家游侠许弱。

    两位从骊珠洞天走出去的大人物,见到少女之后,确定了她身上的那股气息,曹曦微微发愣,然后捧腹大笑,伸手指向少女,“他娘的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当年吓得老子半死的家伙,原来是这么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啊。”

    谢实双手抱拳,向少女弯腰道:“桃叶巷谢实,感谢姑娘的两次救命之恩!”

    稚圭冷着脸,只是对谢实点点头而已,至于曹曦,她根本就没看一眼。

    许弱双手环胸,斜靠在门口,开始闭目养神。

    今天的事情,如果谈拢了,就跟他没关系,如果谈崩了,估计就关系大了。

    曹曦笑声不断,一屁股坐在少女对面,一副见着了宝贝的欠揍表情,嘿嘿道:“当初我站在铁锁井口子上,往下边撒尿,结果才半泡尿下去,铁锁哗啦啦作响不说,整个井水一下子就漫到了脚边,吓得我半泡尿都不敢撒完,裤子也不提,当时的情景,真是名副其实的屁滚尿流啊,我曹曦这辈子闹出的糗事很多很多,但是这一件,肯定可以跻身前三甲!”

    稚圭终于板不住脸,怒目相视,“要不是你逃得快,让你喝井水喝到撑破肚子!”

    曹曦伸出一根手指抹过胡须,幸灾乐祸道:“我记得后边整整一个月,我都站在离着铁锁井两丈远的地方,使劲往里头丢石头,有没有砸到过你啊?一次总该有的吧?”

    稚圭瞪眼,嗤笑道:“天生坏种,后悔没有把你淹死在溪里!”

    曹曦不怒反笑,“小时候确实有那么点顽劣,哈哈,孩子心性嘛,不过就是跟同龄人下水游水的时候,经常放屁而已,没办法,我打小就喜欢看着一个个水泡从背后浮出水面。不过我算厚道的了,往水井撒尿那次,我真是给被吓得魂飞魄散,害得家里长辈还请人跟我招魂来着,丢死个人,从泥瓶巷一直敲锣打鼓到铁锁井,喊一声曹曦,我就得答应一声,你是不知道,事后我在学塾给同窗笑话了好几年……”

    说到这里,曹曦呵呵一笑,给自己倒了一碗酒,叹息道:“那些同窗,如今地底下的骨头都烂没了吧,不过那些家伙的名字,我都还记得。”

    稚圭冷笑道:“是谁大半夜偷偷往铁锁井里倒了大半桶黑狗血?”

    曹曦干笑道:“我不是听老人说黑狗血能够驱邪嘛。”

    稚圭看到这个家伙就烦,曹曦小时候是如此,老了之后更是如此。

    谢实一直沉默不语。

    稚圭犹豫了一下,“你们到底谁当上了真君?谁成为了剑仙?”

    曹曦抬起白碗,指向坐在大骊国师对面的谢实,“他是俱芦洲的真君,马上就要成为道家天君,好几个王朝的五岳都有他那一脉的宗门府邸,整个俱芦洲,道教派系,就属他一家独大,其余都是不成气候的旁门左道,那些所谓的掌门真人,一国真君,给咱们谢真君提鞋都不配。在咱们这位老乡谢实面前,全部都是孙子,一个都不例外。”

    谢实脸色阴沉,“闭嘴。”

    曹曦告饶道:“好好好,不说就不说,谁让你是道门天君,而我只是一介野修,惹不起啊。”

    王朝之内,道教一国真君的任命,除了需要皇帝君主的提名举荐,更需要一洲道统道主的承认,例如东宝瓶洲的神诰宗宗主祁真,就是道主。之后就需要一洲之内半数以上天君的点头,最后再讨要来中土神洲某个宗门的一纸敕令,才算名正言顺。

    而俱芦洲的道主正是谢实,所在宗门即是居中主香,加上俱芦洲剑修昌盛,佛家香火远远压过道家,使得一位天君都没有出现,只算有半个,那就是谢实本人。

    当然宝瓶洲好不到哪里去,作为九大洲当中版图最小的一个,哪怕道家势力远远超过佛门,宝瓶洲的天君仍然只有一人,而且还是刚刚破境跻身十二境的新天君,正是南涧国神诰宗的祁真,与谢实一样,所有的真君人选,纯粹是一个洲一个人一言决之。

    但是在别的大洲,中土神洲不用多说,例如疆域广袤的南婆娑洲,道家天君就有一双手之数。

    “长话短说。”

    谢实直截了当说道:“那件被打碎的本命瓷,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但是我要跟你们大骊讨要三个人。”

    崔瀺放下手中酒碗,微笑道:“稍等,什么叫既往不咎?陈平安的本命瓷破碎一事,虽是我们大骊窑务督造衙署的失责在先,可是,首先,当初陈平安的资质勘验,买瓷人是早早确认过的,并无特殊之处,属下中下之资,此事确认无误。二,本命瓷被人打破,我大骊当时就该追责的追责,该赔偿的赔偿,买瓷人同样点头认可了,赔偿也痛快收下了。谢实,你所谓的既往不咎,根本就站不住脚。”

    谢实淡然道:“买瓷人当然没资格胡搅蛮缠,可是买瓷人之后的势力,就有资格跟你们大骊不讲道理了。”

    崔瀺哈哈大笑,竟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重新端起酒碗,小酌了一口,啧啧道:“世事多无奈啊。”

    曹曦呲牙。

    稚圭眼神闪烁,似乎听到了感兴趣的事情。

    崔瀺问道:“那么如果大骊不答应?”

    谢实毫无身陷重围的觉悟,继续说道:“大骊南下,已成定居。如果你们不答应,就要担心后院起火。”

    后顾之忧?大骊的北部版图,已经抵达北边的大海之滨,

    曹曦神色玩味,看来这三个人,俱芦洲的某些大人物们,认为是势在必得。否则不会如此咄咄逼人。

    显而易见,谢实的言下之意,是俱芦洲的修士,会趁着大骊铁骑南下征伐的时候,公然跨海南下,袭扰大骊北方国境。

    那个名叫陈平安的少年,他的本命瓷被打破,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一桩已经盖棺定论的芝麻小事,只是某些人一个蹩脚的借口。

    因为当大人物们开始登台谋划天下大势的时候,小事就不小了。

    崔瀺轻轻叹息,山上人不讲道理的时候,就是这样,跟小孩子过家家打闹差不多,脾气一上头,就要用尽气力打生打死,很吓唬人,但又不是在吓唬人。

    不是崔瀺感到陌生,恰恰相反,崔瀺亲身经历过很多次,所以显得格外淡然。

    崔瀺只得率先退让一步,转为询问道:“你想要带走哪三个人?”

    谢实喝了坐下来后的第一口酒,“贺小凉,马苦玄,李希圣。重要次序,就是排名。你们大骊能交出几个人,就可以拿到相对应的不同回报。”

    崔瀺哈哈笑道:“回报?是雷霆震怒才对吧?”

    谢实默不作声。

    李希圣是大骊龙泉人氏,属于最好商量的一个。

    马苦玄已经是真武山弟子,短短一年时间,就已经名声鹊起,杀性极大,天赋极高,一日千里。

    贺小凉更是神诰宗的得意门生,天资惊人,福缘更是吓人。除了名声不显的儒生李希圣,其余两人俱是师门希望所在,一个兵家祖庭之一,一个道家圣地,大骊哪怕已经占据半壁江山,都未必愿意跟其中一方交恶,更何况如今连大隋都没有覆灭。

    一旦神诰宗和真武山振臂一呼,大骊就需要面对宝瓶洲半数兵家修士、以及大半道士的敌意,

    这笔买卖怎么都是亏的。

    崔瀺觉得这桩买卖没得谈了。

    估计回去大骊京城之后,白玉京添补飞剑一事,需要作出最坏的那个打算。

    但是谢实突然说道:“只要你们答应此事,我就会带人去往靠近观湖书院的避暑山,帮你们震慑书院以及整个南方势力,放心,绝不是做做样子。就像你们不答应,我们俱芦洲修士南下攻打大骊北境,绝不是开玩笑,那么你们大骊只要点头,同样不会让你们吃半点亏。这是俱芦洲几位顶尖修士的承诺,也包括我谢实在内。”

    曹曦愕然。

    有点意思了。

    如果谢实真愿意带人死守避暑山,而不是故弄玄虚,那么这一断,就让大隋尚未跟大骊开战,就砍掉了半条命。

    甚至可以说,东宝瓶洲的半壁江山,已经大半可能性落入大骊宋氏之手。

    崔瀺感慨道:“原来是这么大一个赌局,真的有点出乎意料,我得跟我们陛下打声招呼才行。”

    谢实点头道:“情理之中,我可以等,最多半个月时间,你们大骊皇帝必须给我答复。”

    崔瀺突然指了指稚圭,“她的两次救命之恩,你谢实就没有一点表示?”

    谢实爽朗笑道:“当然,你们不答应此事,南下袭扰一事,我谢实不会参与其中。若是答应此事,我会收取两到三名大骊出身的嫡传弟子,重点栽培,绝不含糊。你们应该清楚,不妨先说一句,我谢实很快就会晋升天君,以我的年龄,在所有九洲的道家天君当中,只能算是青壮,说一句不要脸的话,就是真正的大道可期,而且我谢实在开宗立派的千年岁月当中,只有三名嫡传弟子!”

    崔瀺指了指稚圭,“她算一个?”

    谢实摇头道:“她不算。但是只要她愿意,名额不在那两三个之中。”

    崔瀺沉吟不语。

    稚圭有些心不在焉。

    她有些着急,想着早点回去泥瓶巷的院子看一眼,哪怕那笼毛茸茸的鸡崽儿已经饿死,她也要亲眼看到它们的尸体才死心。

    万一它们还活着的话,那么这次见着了一定要亲手捏死它们,作为她饲养出来的小东西,将来死在野猫野狗嘴里,多不像话?

    101/101162/480802074.br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