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辈武夫

时间:2018-04-04作者:烽火戏诸侯

    掌心所托的碧绿剑,名十五。

    陈平安怎么觉得取名字比自己还马虎。

    陈平安清晰感受到一股微凉的气息,沁入肌肤,但是之后反而让人觉得温暖,浑身暖洋洋的,像是晒着冬日的太阳。陈平安察

    觉到那股玄妙气息沿着体内经脉,缓缓流过一座座气府窍穴,最终在先前隐藏一缕剑气的地方,选择停歇,掠入其中,在空旷

    的“宅邸”中悠悠然打转,与银色剑胚栖息的另外一座窍穴,遥相呼应。

    杨老头吐着烟圈,点头道:“出乎我的意料,这把剑跟你还算有缘,本来不该这么顺畅的,我还想着送佛送到西,帮你一次,把

    这柄飞剑先降伏在你某处窍穴内,之后靠你的毅力熬得它听命行事。”

    老人运用神通,看到陈平安气府内那柄异常温驯安详的飞剑,犹豫了一下,问道:“我实在有些好奇,问你两个问题,愿不愿意

    回答,你看着办。陈平安你练拳这么长时间,才一只脚踩在三境门槛上,着急不着急?再就是你练拳,是不是冒出过什么念头

    ,支撑着你走到今天?”

    陈平安老老实实回答道:“会着急的,但是知道着急没用,因为跟烧瓷拉坯一样,越着急越出错,所以就不去多想,有些时候实

    在止不住念头,就让自己脑袋放空,凭借本能去走桩,要么就是挑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练习剑炉,如果还是不行,我就会读

    书练字,再不行的话,我就没辙了,干脆就胡思乱想,比如想一想自己当下有多少钱……”

    到这里,陈平安有些赧颜。

    杨老头脸色如常,“继续第二个问题。”

    陈平安下意识挺直腰杆,没想着隐瞒,根本就不愿藏藏掖掖,就像是一个家徒四壁的穷光蛋,在炫耀家里最值钱的物件,充满

    了不讲道理的自信,“我在绣花江上跟人打了一架,愈发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当我觉得自己是对的,不管对手是谁,每次出拳,

    我都可以很快!每一个下一次,只会更快!”

    杨老头问道:“很快?给你打一万拳十万拳,你打得到我的衣角吗?”

    陈平安没有丝毫气馁,自然而然脱口而出道:“我先跟自己比,自己觉得问心无愧了,再跟其他人比!”

    杨老头嗯了一声,“这么想,对你来没错。”

    同样是镇出身的马苦玄,则是另外一条道路上的极致,追求的是真真正正的万人之上,领袖同辈。这不是马苦玄太过自负,

    而是他的天资根骨实在太好,不敢这么想,才是暴殄天物。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至于眼前这个刚刚摘掉玉簪子的陋巷少年,应该是在另外一条道路上,初看不起眼,再看还是不显眼,不管看多少次,最多就

    是觉得还不错,其实没那么蠢笨不堪,还是有点花头的,然后大多数人就会不再留心了。

    杨老头正色道:“我教你两套驾驭‘十五’的口诀,一套用作温养剑元,一套用来开锁和关门方寸物。”

    陈平安提前问道:“同时有两把飞剑在体内温养,不会有冲突吗?”

    杨老头嗤笑道:“阮邛不就有两把本命剑,这还是他为了铸剑求道,必须消耗大量天材地宝,以及一些私事而分心,否则以他的

    资质和家底,再养两把都没事。本命飞剑,得看机缘,时候不到,一百年都苦求不得,时辰已到,拦都拦不住。只是本命剑此

    物,不是沙场点兵,多多益善,剑修梦寐以求的境界,号称一剑破万法,为何不‘两剑三剑’?就在于真正得道的巅峰剑修,拥

    有一把符合心意的飞剑,就足够了,再多反而是累赘。至于你陈平安,练拳是吊命,练剑为何,我懒得猜,但是之外的山头、

    法宝之流,你就跟攒铜钱似的,嫌钱多,装在兜里太累人?你会吗?”

    陈平安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道:“‘十五’的方寸之地,到底有多大,能装多少东西?”

    杨老头笑道:“跟你那把槐木剑,差不多等长等宽等高,还行,比起寻常方寸物,已经好上一些。一座金山银山是装不下,但是

    最少不用你背着大竹篓走江湖。记住,活的东西,别放入方寸物,比如那块剑胚初一,一旦被你强行摄入其中,就会坏了‘洞天

    福地’的某些规矩,便要玉石俱焚了,到时候你就心疼去吧。”

    之后杨老头传授给陈平安两套口诀,重复了两遍,在陈平安铭记在心后,老人就继续抽着旱烟,烟雾升腾,袅袅升起。

    冥冥之中,陈平安像是与那座气府内的碧玉剑,搭建起了一座独木桥,能够与之对话,那种感觉,妙不可言。

    陈平安心念一动,神魂微颤,飞剑毫无阻滞地透体而出,但是一个刹不住,竟是直奔杨老头而去,杨老头眼都不眨一下,碧绿

    莹莹的袖珍飞剑就像是撞到了一堵高墙,晕晕乎乎反弹回陈平安,一闪而逝,迅速溜回气府,像是一位生闷气的稚童,死活不

    愿意搭理陈平安的心意呼唤了。

    陈平安有些惊慌失措。

    杨老头觉得有些好笑,缓缓道:“十五之前的历任主人,哪个不是名气挺大的人物,从没碰到过你这么憨笨的主人,御剑如此糟

    糕,自然让它觉得丢人现眼,就不愿出来抛头露面了。没事,只要勤加练习,以后等你们之间联系,就会更加紧密,等到赢得

    它的真正认可,你这个主人就会掌握更多的主导权,哪怕要它自行粉碎,消散于天地间,也不是难事。”

    陈平安点点头,松了口气,只要可以靠着埋头做事,就能够做得更好,陈平安就都不怕。

    他怕的是那些不管自己如何努力,都做不好的事情,比如烧瓷。

    杨老头突然道:“知道为何十五明知你的资质一般,还愿意选择与你荣辱与共吗?因为你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快’字。这与

    十五的剑意根本,是天然相通的。十五这把飞剑,就是快,要快到让所有对手措手不及,占尽先机,先手无敌。”

    陈平安恍然大悟,同时想到那把本名“酆都”的剑胚,之所以跟自己犯冲,估计是自己尚未悟出它的剑意。

    杨老头挥挥手,“最近少走动,安静等着阮邛的消息便是。”

    陈平安欲言又止。

    老人没好气道:“拜年礼?且不我愿不愿意破例收,你子拿得出让我看上眼的东西?退一步讲,就算有我看得上眼的,你愿

    意给?去去去,完了正事,就赶紧回落魄山待着。至于你放在铁匠铺子那边的家当,我会让人给你带过去,你如今现身剑炉

    附近,太扎眼,不合适。”

    陈平安晓得老人的脾气,没有拖泥带水,起身离开这间杨家药铺子。

    只是刚跨出药铺大门,陈平安忍不住又转身回去,过了侧房,看到那个坐在原地吞云吐雾的老人,陈平安向老人鞠了一躬。

    杨老头坦然受之。

    在陈平安再次离去后,老人敲了敲那支色泽泛黄的竹竿旱烟,思绪翩翩。

    在漫长的岁月里,老人暗中做了无数桩买卖的,哪怕是时至今日,他依然不是太看好那个少年。有人真的命好,好到可以形容

    为洪福齐天,往往就会一直好下去,直到某一次命不好的到来,山崩地裂,可歌可泣。但是命硬,依旧很难冒头,起起落落,

    落落起起,真想要往上走多高,难,很容易就被那些天之骄子们拉开距离,只能跟在别人屁股后头吃灰尘。

    陈平安就像是老人眼皮子底下,那块庄稼地旁边的一棵野草,风雨里一次次被压趴下,苟延残喘,可能一条土狗撒尿都不爱靠

    边,只是每当春风一吹,次次新年新气象。

    所以杨老头愿意顺势而为,不妨押上一注,押在这个原本最不看好的少年身上,赌怡情,输了不伤筋动骨,赢了是额外的惊

    喜。

    命好,就要一鼓作气。

    命硬,有更多的后劲。

    但是杨老头知道大势走向,大争之世,百家争鸣,群雄并起,会是一个天才涌现的“大年份”,千年不遇。

    修行路上,一步慢步步慢,你陈平安真的很难脱颖而出啊。

    ————

    陈平安走在街上,自言自语道:“十五,不好意思啊,让你丢面子了。以后我一定努力练习御剑口诀,争取不会再像今天这样

    出丑。”

    陈平安确实有些愧疚。

    当别人对自己给予善意的时候,如果他无法做点什么,陈平安就会良心难安。

    那座气府内的碧绿飞剑微微一跳,似乎瞬间心情好转,原谅了陈平安先前贻笑大方的蹩脚驭剑。

    陈平安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心想比起脾气暴躁的初一,同样是本命飞剑,十五实在是温柔多了。

    结果陈平安刚刚冒出这么个念头,剑胚初一就开始离开老巢,翻江倒海,疼得陈平安佝偻起来,站在原地,一步都跨不出去。

    十五察觉到异样,嗖一下掠出气府,一路游曳,飞快穿过重重关隘,最终来到初一的“家门口”,悬在空中,轻轻打转,似乎在

    犹豫要不要登门拜访。

    陈平安实在无法正常前行,只好艰难挪步,在街巷岔口的台阶上坐着。

    大概是被飞剑十五吸引了注意力,剑胚初一放过了陈平安。

    两柄“遇人不淑”的本命飞剑,各自悬停在气府门内门外,既像是气势汹汹的对峙,又像是犹豫不决的相逢。

    陈平安趁着这个间隙,赶紧大口喘息,略作休整,就跑向骑龙巷,喊上青衣童和粉裙女童,重返落魄山。

    初一不见十五。

    不欢而散。

    临近真珠山,期间初一又折腾敲打了陈平安一次,让陈平安差点满地打滚,只得咬紧牙关蹲在地上,汗流浃背,几乎就要两眼

    一黑晕厥过去。陈平安只能拼命运转十八停的呼吸之法,由于如今打破了六七之间的大瓶颈,让陈平安在跟剑胚的拔河过程当

    中,可以依稀保持住那一点灵犀清明,但是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清清楚楚感知到所有神魂震荡带来的巨大痛苦,这份折磨,

    丝毫不亚于剥皮之苦,凌迟之痛。

    十五对此蠢蠢欲动,不过仍是没有离开栖息之地,像是在下定决心之前,暂时还是打算隔岸观火。

    等到初一心满意足地恢复平静,陈平安整个人刚从水里捞出来差不多,步履蹒跚地继续赶路,走桩走得踉踉跄跄,摇摇晃晃,

    但是就连陈平安都没有意识到,无形之中在他身上流淌的那份拳意,愈发夯实浑厚。

    大山之中,有一位衣衫褴褛的光脚老人,视线浑浊不堪,如同一只无头苍蝇四处乱跑,跌跌撞撞,不断重复着“瀺巉的先生呢,

    我家瀺巉的先生呢……”

    刹那之间,疯癫老人蓦然眼神明亮几分,环顾四周后,并没有拔地而起,更没有御风飞掠,而是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仔

    细查探了山脉走势,然后一步跨出,就直接走到了一行三人之前,老人望向那个大汗淋漓的走桩少年,问道:“你是不是叫陈平

    安?”

    陈平安身体紧绷,点头道:“是的,老先生找我有事吗?”

    青衣童眼神呆滞,心死如灰。

    怎么,离开了镇,本以为是天高任鸟飞了,然后走在大山里头的荒僻路上,都开始有一拳打死自己的神仙妖怪了?

    老人神色显得火急火燎,匆忙问道:“我是崔瀺巉……我是崔瀺的爷爷,你如今可是他的先生?”

    陈平安愣了一下,愈发心谨慎,“算是的。”

    老人语速极快,“他如今过得怎么样?是否会被人欺负?”

    陈平安想了想,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少年国师崔瀺,或者去往山崖书院的崔东山,那趟远游,日子过得真不怎么样。陈

    平安不愿欺骗这个自称崔瀺爷爷的落魄老人,可又不敢实话实,潜意识当中,陈平安觉得眼前老人,跟之前正阳山的搬山猿

    ,气势很像,但是不同之处,只在于两者修为有高低,至于是那头搬山猿更高,但是眼前老人更高,陈平安道行太低,完全看

    不出深浅。

    老人只是一个皱眉,就让陈平安和两个家伙感到一阵窒息的压迫感,老人冷哼道:“虽然你是我孙儿的先生,我应当敬你,可

    是连三境都不到的纯粹武夫,如何做我孙儿的授业恩师?!以后我孙儿遇到了麻烦,你这个做先生的,难道就只能束手无策,

    在远处看戏吗?!不行,绝对不行!”

    邋遢老人眼神锐利如刀,死死盯住陈平安,“带我去一个你认为安全的地方,我要帮你一把!”

    不等陈平安点头摇头,老人就站在了陈平安身侧,五指如钩抓住陈平安的肩头,“快!时不待我,我最多清醒一炷香功夫,别

    浪费时间!”

    陈平安一头雾水。

    但是老人随随便便一握肩头,不但陈平安痛彻心扉,就连初一和十五两柄飞剑都嗡嗡作响,哀鸣不已。毕竟它们能够发挥出的

    威势,与陈平安的境界修为戚戚相关,所以当下根本就无法出去阻拦老人的咄咄逼人。

    青衣童和粉裙女童不敢动弹,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相传世间登顶的纯粹武夫,例如那第九境的山巅境,气势凝聚,外放如剑气倾泻,势不可挡,只是一声怒喝,就能够震碎敌人

    胆魄的壮举,无论是在江湖还是在沙场,并不罕见。

    老人怒喝道:“快!再磨磨唧唧,老夫管你是不是自家孙儿的先生,一拳打断你手脚!”

    陈平安眼神坚毅,咬牙运气,准备拼死一搏,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

    老人与之对视,哈哈大笑,松开少年肩头,后退一步,朗声大笑道:“娃儿,有点门道,不错不错,是块好料!落在别的狗屁

    武道宗师手里,再花心思去雕琢你,你都成不了大气候,但是我不一样!”

    魏檗一袭白衣,飘然欲仙地出现在山路上,沉默片刻后,对陈平安开口笑道:“不妨带着这位老先生去竹楼。如果你答应,我来

    带路。”

    老人望向魏檗,“呦呵,好久没见着这么人模狗样的山神了,有趣有趣,等老夫恢复一些气力,有机会一定要找你切磋切磋。”

    魏檗笑道:“老先生就别找我切磋了,好好打磨你那孙子的先生的武道境界,估计就够忙活的了。”

    老人满脸讥讽笑意,“废话少,带我去陈平安的地盘,是叫什么落魄山来着,我知道那边有一处适宜磨刀的地方,带路!”

    魏檗对于老人的气势凌人,根本不恼火,笑眯眯点头,打了个响指,山水倒转,一行人瞬间出现在落魄山竹楼外。

    陈平安望向魏檗,后者轻轻点头。

    老人一把抓住他的肩头,轻轻一跃就来到二楼,带着陈平安推门而入,老人挑了一下眉头,快意大笑道:“好地方,真是好地方

    !一天最少能够清醒个把时辰,真是半点不输给洞天福地了。总算有点我家巉瀺的先生气度了。”

    老人后退数步,“陈平安,能不能吃苦?”

    从头到尾都莫名其妙的陈平安,下意识点头道:“能吃。”

    老人又问:“吃不吃得下大苦头?”

    陈平安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老人有些不高兴,骂骂咧咧道:“像个娘们似的,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多大的事!太不爽利了,换作别人,老夫真不乐意伺

    候!”

    陈平安默默告诉自己,眼前这位老人的脑子不太灵光,不用放在心上,由着他就是了。

    老人向前踏出一只脚,摆出一个一拳向前悬空、一拳收敛贴胸的古朴拳架,简简单单,但是一瞬间就变得气势惊人。

    老人沉声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辈武人,想要往上走,在登顶之前,就要去当一条路边刨食求活的野狗!要告诉自己

    ,要想痛痛快快活着,就必须跟天地大道争!跟狗屁神仙争!跟同辈武夫争!最后还要跟自己争!争那一口气!”

    “这一口气吐出之时,要叫天地变色!要叫神仙跪地磕头,要叫世间所有武夫,觉得你是苍天在上!”

    这一刻,形象分明比乞丐还不如的白发老人,气势之雄壮,精神之鼎盛,无与伦比!

    老人仿佛在明明白白告诉少年一个道理。

    眼前之人,天下无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