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一百九十七章 陈平安喝酒了

时间:2018-04-04作者:烽火戏诸侯

    第一百九十七章 陈平安喝酒了第(1/2)页

    天:

    (最近有个《剑来》百万字活动,可以关注。希望大家踊跃参加。)

    陈平安呼吸顿时为之一滞。

    这是一种本能,就像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遇见稚圭,甚至跟境界高低都关系不大,纯粹就是一种气势上的强大镇压。

    纯粹武夫,大概某种程度上,纯粹二字的精髓就在这里。

    藩王宋长镜曾经在小镇衙署内,同样什么都没有做,就能够让境界不俗的剑修刘灞桥,都觉得全身肌肤在被针扎。

    砰然一声巨响。

    陈平安刚要有所动作,以防不测,结果整个人就已经倒飞出去,狠狠撞在竹楼墙壁上,瘫软在地,挣扎了两下,只能背靠墙根,如何都站不起身,嘴角有鲜血渗出。

    一脚踹中陈平安腹部的老人,双臂环胸,居高临下望着那个凄惨的草鞋少年,冷笑道:“与人对峙,还敢分心!真是找死!”

    陈平安伸手擦拭嘴角,吐出一口浊气,站在墙壁那边,如临大敌。

    老人淡然道:“世间只说武道有九境,不知九境之上还有大风光。你暂时才摸着了三境门槛,其实连二境的基石都打得一般,若是老夫不出现,你为了追求破境速度,一旦跻身三境,恐怕就要坏了未来九境成就的根本,武道一途,绝对容不得半点花俏虚夸,你先前做的还算不错,但是远远不够!因为你在第一境的散气,就做得差了!”

    陈平安呼吸逐渐顺畅起来,到底是淬炼体魄不曾懈怠片刻的少年,底子打得很好,要知道眼前老人嘴里的“一般”,“还算不错”,是何等之高的评价。朱河之流的世俗武夫,若是能够得到这样的评价,恐怕会当场激动得泪流满面。

    陈平安尚未理解这些曲折内幕,只是颤声道:“受教了。”

    老人一步踏出,整栋竹楼随之微微一晃,李希圣那些画符在绿竹之上的无形文字,微微显形,流淌出一阵不易察觉的素洁光辉,如当初那只月光瓶倾泻在溪涧水面上的场景,尤为动人。

    老人心思一动,但是没有理睬这些外物,死死盯住陈平安,道破天机:“泥胚境,在于找到那一口先天之气,搭建武道茅庐的框架,气为栋梁,气为高墙!但是一气呵成之前,却要散气散得彻底,将后天积攒下来的所有污秽之气,甚至是天地灵气,一并摒除!纯粹武夫,何谓纯粹,就是纯纯粹粹,来跟这个天地较上一劲!莫要学那山上练气士,鬼鬼祟祟,到头来只是做了仰人鼻息的看门走狗!”

    陈平安听得一知半解,而且内心深处,并不全部认可老人的说法。

    老人嘴角翘起,冷笑道:“第二境俗称木胎境,我倒是觉得开山境说得更好,山上神仙山上神仙,武夫偏偏就要一拳劈开这座山!此境打熬筋骨,基础打好了,未来成就,根本不会输给佛家的金刚不败之身,或是道家的琉璃无垢之体,我辈武夫同样可以淬炼出稳固极致的体魄。至于兵家,呵呵,不伦不类,所取之法,既像蟊贼又走捷径,可笑至极!”

    兵家确有一条通天捷径,除了能够请神下山,神灵附体,还可以在气府内温养一尊战场英灵,英灵是一种先天强大、死而不散的阴魂,一旦与修士神魂成功交融,自身体魄,如同道教丹鼎熔炉,水火交融,属于另一条道路,是一种极其强大的法门,但是在这个邋遢老人嘴里,兵家的路数,简直就是不值一提,口气之大,真是吓人。

    老人朝陈平安勾了勾手指,“来来来,老夫就将境界压制在三境上,你使劲全部气力,往死里打,能把老夫打得挪动半步,就算你赢!”

    陈平安有些犹豫。

    他根本就没有搞清楚状况,从老人莫名其妙地出现,自称是崔瀺的爷爷,到现在莫名其妙地要开打,陈平安一头雾水,以崔瀺如今的身份地位,需要自己这个名不副实的半吊子先生去保护?而且老人自己都说了,武道一途,没有捷径可走,自己天资又差,这辈子能不能走到崔瀺一半的高度,陈平安都不敢奢望,老人的说法,岂不是自相矛盾?

    老人不悦道:“就你这种心性,真是无趣至极,要你打就打,怎的,还要老夫跪下来求你出拳?”

    陈平安性格倔强死犟的一面,终于展露出来,依旧保持防御姿态,纹丝不动。

    老人眼神深处,晦暗不明,“老夫只问你一句,想不想跻身三境,并且是天底下数一数二的三境?!”

    陈平安点头,毫不犹豫道:“想!”

    老人微微侧过头颅,伸出手指,指向自己脑袋,神色跋扈至极,“那就朝这里打!你小子的性情脾气,很不对老夫的胃口,但是看在巉瀺的份上,再多给你一次机会,如果打得有些气势,我就扶你一把,让你去亲身体会一下真正的三境风采。”

    陈平安缓缓道:“那可真打了?我出拳不会留手的!”

    老人哈哈大笑道:“少废话,小娘们!你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没胆魄的?裤裆里带没带把的?你爹娘一定是胆小鬼吧?”

    陈平安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看似与人为善、心肠柔软之人,必然有一块坚硬如铁的心境土壤,在苦难人生中,死死支撑着那份看似愚蠢的善意。

    泥瓶巷少年就是如此。

    一路远游千万里,练拳日夜不停歇。

    陈平安一步向前,一瞬间就爆发出惊人的速度,来到老人身前,右手一拳就击中老人的额头。

    看似一拳,却最终响起砰砰两声。

    刹那之后,陈平安倒退数步,双臂颓然下垂,然后一退再退。

    原来第一拳砸中老人额头之后,巨大的反弹劲道就让陈平安的左臂剧痛,但是他的狠劲与此同时迸发出来,力气更大的左拳紧随其后,又砸在了老人脑袋上。

    只可惜两拳之后,老人纹丝不动,打着哈欠,一副百无聊赖的可恶模样,看着不远处少年的窘态,老人讥讽道:“你的全力出拳就是挠挠痒啊?老夫是你媳妇,还是你是我媳妇?先前说你是个不带把的小娘们,真是没错。老夫要是你爹娘,非得活活气死。”

    陈平安脸色阴沉。

    “怎么,你爹娘已经死了?”

    老人哦了一声,故作恍然道:“那更好,一定会被你气得活过来的。”

    剧痛之后,陈平安双臂已经彻底麻木失去知觉,但是陈平安依然快步向前,这一次高高跃起,拧转腰身,一记鞭腿轰在老人的左侧头颅,除了沉闷声响,老人仍是毫无异样,陈平安借势在空中转向,第二记鞭腿甩在老人右侧头颅。

    这一次陈平安落地后,双脚疲软,肩头一高一低,数次才稳住身形。

    老人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盯着瘸子少年,问道:“既然左腿已经吃够苦头,为何第二次右腿还要出力更大,你不知道疼吗?”

    陈平安没有说话,脸色雪白,肩头起伏不定,双腿受伤肯定不轻。

    老人点点头,“看来这就是你的瓶颈了,真是让人失望。”

    陈平安第三次前冲,以撼山拳六部走桩向前,虽然速度比前两次都要慢上一拍,但是气势丝毫不减。老人微微一愣,站在原地,好整以暇地安静等待。

    无数次走桩,撼山拳的那股神意早已融入陈平安的神魂,哪怕是手脚受伤,当他开始走桩,依旧气势如虹。

    脸色惨白却坚毅的少年在娴熟走完拳桩之后,脚尖一点,高高跃起,扬起脑袋,猛然向下一锤,重重砸在老人的额头上。

    少年向后仰倒,摔在地上,大口呼吸,眼神中充满了无奈。

    “聪明人,会知难而退,你小子可差远了。但是!不聪明,这就对了。要想当纯粹武夫,就不需要太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为此老夫就……”

    老人这才掠过一抹赞赏神色,步步前行,满脸笑意,嘴上说着:“赏你一脚!”

    一脚闪电踹出,幅度极小,刚好足够踢中地上陈平安的太阳穴一侧。

    陈平安竭尽全力抬起一条胳膊,格挡住那狠辣凶险的一脚。

    最终手臂紧贴头颅,整个人被一脚踹得撞在墙脚根,蜷缩在那里,全身无一处不疼痛。

    老人站在原地,居高临下看着可怜少年,“你的武道底子,我已经彻底摸清楚了,方才是开胃小菜,接下来才是真的苦头。你先去外边打声招呼,近期准备好大水桶,最好的温补药材,最好的金疮药,当然最好也准备好一副棺材,哈哈,老夫怕你一个想不开就上吊自杀了。也好,一家在地底下团圆。”

    陈平安休整了足足一炷香功夫,才能够勉强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出屋子,在屋外廊道,看到面面相觑的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还有那位略显幸灾乐祸的白衣神仙,魏檗看到狼狈不堪的陈平安后,忍住笑道:“我这就去准备上等药缸子,药材膏药灵丹之类的,不用担心,牛角山包袱斋什么都有,至于钱嘛,我先帮你垫着,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不着急,不过朋友归朋友,在商言商嘛,利息还是要收一点的。”

    陈平安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点点头,等到魏檗消失后,一屁股坐在廊道,背靠墙壁。

    青衣小童轻声问道:“老爷,练拳苦不苦?”

    陈平安瘫坐在地上,身躯在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苦涩道:“苦死了。”

    陈平安在风雪之中的走桩立桩,青衣小童全部看在眼里,自认以陈平安的二境武夫体魄,承受那份煎熬,他是如何都做不到的,太煎熬了,不是哗啦一下手臂给人砍断的那种,鲜血淋漓,哇哇大哭。而是另外一种钝刀子割肉,呼吸一口都是喝罡风、吃刀子的感觉。

    可如果连陈平安都觉得吃苦头,青衣小童无法想象那份煎熬。

    粉裙女童转过头,默默哽咽。

    约莫半个时辰后,屋内盘腿打坐的老人站起身,沉声道:“陈平安,开始练拳!”

    陈平安叹了口气,推门而入,青衣小童咽了咽口水,帮着轻轻关上门,连看都不敢看那糟老头子一眼。

    青衣小童关门之后,跳上栏杆坐着,十分惆怅。

    想我在御江叱咤江湖数百年,在整个黄庭国都是响当当的豪杰,呼风唤雨,高朋满座,为什么到了这屁大的一座龙泉郡,就处处碰壁?大爷我最近运气也太背了吧?以后会不会出门撒泡尿,都会不小心溅到哪路神仙,然后给人一拳打死?

    这不符合老子行走江湖就应该大杀四方的预期啊!

    青衣小童哭丧着脸,双手使劲拍打栏杆,恼火死了。

    粉裙女童在一楼,和山神魏檗一起帮着生火,煮了一大缸的药汤,香气扑鼻。

    这一大缸子的药材,不贵,折算成白银,也就耗费魏檗八万两大骊纹银。

    穷学文富学武,古人诚不欺我。

    当然,世间绝大多数武夫,肯定不会像魏檗这么一掷千金,否则再雄厚的家底也要给掏空。

    竹楼二楼屋内,老人瞥了眼精神尚可的少年,“老夫除了帮你彻底散气,还会同时淬炼你的体魄神魂,只要你坚持到最后,二境破三境,水到渠成,运气好的话,跻身四境都不是没可能。”

    运气好的话。

    陈平安听到这句话后,就觉得板上钉钉没戏了。

    老人微笑道:“今天接下来,老夫会注意每次出手的力道,不会让你一开始就觉得难以承受,不过到最后的滋味,呵呵,到时候你自行体会。”

    陈平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老人收敛笑意,心境顿时古井不波,缓缓摆出一个古朴沧桑的拳架,“老夫年纪轻轻的时候,喜欢远游四方,从不携带神兵利器,只靠一双拳头打遍山上山下,曾观天师擂响报春鼓!相传远古时代,雷神驾车擂鼓,震慑天下邪祟,激浊扬清。”

    老人脸色平静,“老夫一次观摩之后,便有所感悟,悟出了这一式,名为神人擂鼓式!”

    陈平安竖耳聆听,一字不敢漏掉。

    理由很简单,苦不能白吃!

    老人厉色道:“小子站稳了,先吃上十拳!”

    竹楼屋内响起一阵爆竹崩裂的清脆响声。

    连绵不绝的十拳,依次砸在了陈平安身上的十个地方,力透气府,使得气机激荡不平,如扫帚过处,灰尘四起。

    收拳之后,老人笑意古怪。

    做好最坏打算的陈平安,起先还有些惊讶,觉得老人出拳并不沉重,打在身上完全可以承受。

    然后一瞬间,陈平安蓦然七窍流血,倒地不起,开始打滚。

    陈平安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痛哭出声。

    练拳之时,除了听朱河说过练武初期,不可喝酒伤身之外,还曾多次听说一口气不可坠,陈平安好不容易知道一点拳理,无比珍惜,直到今天,仍是坚持不懈。哪怕事后听林守一知道阿良那只酒壶内的大福缘,陈平安也从不后悔什么。

    老人眼睁睁看着少年四处打滚,嗤笑道:“如何,滋味不错吧?此拳精髓,在于拳势能够次次翻倍累加,便是被誉为金身不破的大罗金仙,你只要出拳足够快,次数足够多,一样给你摧破得粉碎!”

    老人说完这些,神情有些恍惚。

    当年位于武道巅峰之时,他一直想知道一件事情。

    若是道祖佛陀愿意不还手,那么被自己这一式不断累积,最终能够支撑几百拳?!而自己又能够递出几百拳?!

    老人很快回过神,解释道:“放心,老夫这十拳用了巧劲,不伤身躯皮囊,只捶在了你的魂魄之上。你咬咬牙,多半是能够熬过去的。”

    少年在地上足足滚了半炷香,然后坐在地上靠着杨老头传授的呼吸吐纳,以及阿良教给自己的运气法门,这才在一炷香后缓缓起身,满身汗水,像是刚上岸的落汤鸡。

    老人点头笑道:“看来十拳还行,那就吃下十五拳再说。”

    片刻之后,陈平安继续在地上打滚,这一次撞到了墙脚根,以至于脑袋撞墙而不自知。

    陈平安整整躺在地上两炷香,都没能坐起身,更别谈站起身跟老人撂什么狠话了。

    老人静观少年体内气机的细微变化,继续说道:“武道武道,也是大道!练气士总是瞧不起纯粹武夫,只说武学而不言武道,认为武学永远无法达到‘道’的高度,老夫偏不信邪!”

    “老夫就去遍观百家典籍,某天读至一段内容,书页上还描绘有一位婀娜女子,身姿容貌倾国倾城,文字是说这位女子雨师,心系苍生,不惜僭越,违反天条,擅自降下甘霖,她的金身便被拘押在一座打神台上,日日夜夜承受那,天帝申饬的诏书当中,有那‘自作自受’四字,老夫当时就拍案而起,大骂混账!怒气难平,便走到外边,正值大雨滂沱,老夫一拳就打得雨幕向上退去十数丈!”

    “所以老夫这一拳,名为云蒸大泽式!”

    老人悄无声息地站在少年身旁,一脚踩在陈平安腹部,冷笑道:“起不来,躺着便是!老夫一样能让你知晓这一拳的妙处!”

    陈平安气海之中,轰然一声,仿佛迎来一场天翻地覆的剧变。

    他当时跟随崔东山从大隋返回黄庭国,途径一座大水之地,雾气升腾,十分壮观,从崔东山文绉绉的言语之中,知道了那叫云蒸大泽的魏巍气象。但是美景是美景,承受了老人那一次迅猛踩踏,在自己体内经受这幅画卷带来的跌宕起伏,那真是名副其实“欲仙欲死”,老人一脚踩得陈平安位于下丹田的那座气海,暴涨上浮,陈平安感觉肝肠寸断,下一刻就要把五脏六腑全部都吐出喉咙。

    体内气海每一次水雾升腾,陈平安就像是被人向上拽起一次,身躯从地面上弹起,然后坠落地面,如此反复。

    最后老人似乎觉得身体弹跳的少年,十分碍眼,又是一脚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