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二百二十四章 才子佳人

时间:2018-04-04作者:烽火戏诸侯

    ,!

    湖心高台那边,老神仙又出奇招,以四张黄纸符箓变化出四位美人,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姿容气度,不输先前那位彩衣女子。

    然后让早有准备的宅子杂役,搬上古琴、琴桌,棋墩棋盒,以及大书案和琳琅满目的文房四宝。

    凡夫俗子,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名士风流,当然是琴棋书画,十指不沾阳春水,袖袖清风。

    老神仙指了指娴静坐于棋盘前的女子,抱拳朗声道:“胭脂郡城内可有围棋高手?只要下赢了她,价值千金的棋墩和两盒棋子,就可以拿走。”

    这栋宅子里的物件,可没有便宜货色。

    胆敢当着一郡富豪拿出来的东西,当然绝非凡品。

    彩衣国胭脂郡文风颇盛,热衷于下棋的手谈高手,不乏其人,很快就有一位青衫老人起身,走向湖心高台,当老人露面之后,一些个自视甚高的弈棋能手,便只能乖乖坐下,由此可见,青衫老人必然是公认的胭脂郡棋坛第一人。

    老神仙与青衫老人相互点头致意,后者径直走向棋墩前落座,对弈之前,双方需要猜先,老人不知是自负七品段位,还是同段之间的长者为先,当仁不让地抓起一把白子,黄纸所化的下棋女子笑意淡淡,弯腰捻起两颗黑子,结果是老人先行。

    喝彩声顿时响彻湖边。

    青衫老者作为彩衣国屈指可数的弈林国手,本就是胭脂郡本土的骄傲,看客为他喝彩,也在情理之中,自家人当然帮着自家人。

    然后老神仙指向端坐在书案前的两位女子,指着左手边那位,“听闻郡守大人最近在忧心一事,新建成的寺庙,还缺一幅楹联。她写完之后,用与不用,郡守大人一手灿烂文章,享誉朝野,眼光独到,大可以看过内容再做定夺。”

    郡守大人抚须点头而笑,矜持且欣慰。

    老神仙再望向水榭中坐在刘郡守旁边的武将,大笑道:“马将军,是功勋卓著的沙撤将,曾是彩衣国的边关砥柱之一,百战而还,老夫虽是方外之人,也是敬佩至极,特意让她献丑,为将军画一幅大雪满弓图!”

    武将一口饮尽杯中酒,肆意大笑道:“若是画得好,当真能够画出沙场之苍茫气,老神仙出城之日,我马某人亲自为老神仙送行三十里!”

    老神仙抱拳先行谢过武将,最后走到琴台之前,从袖中滑出一炷香,在空荡荡的黄铜香炉内插上,亲手点燃,香雾袅袅,紫气萦绕。

    对那抚琴女子点了点头,后者嫣然一笑,开始低头酝酿情绪。

    当悠扬空灵的琴声响起之时,数百听众的心神随之舒缓起来。

    蛮荒远古,圣人造琴,以正天下音。正所谓琴以禁制淫邪,正人心也。

    游廊内,大髯汉子嗑着瓜子,啧啧道:“花样挺多啊,只是温吞吞的,差了点意思。”

    他对于琴棋书画没啥讲究,兴致缺缺,还是更愿意看女子舞剑,彩衣美人和白衣少女们那小腰肢儿扭的,那若隐若现的臀型,才是他爱看的美景。

    书生刘高华也是个棋痴,很好奇青衫老人和那位女子的手谈局势,只恨自己是个没出息的宦官子弟,没机会亲眼去湖心高台瞧一瞧。

    道士张山峰是真急了,左等右看,陈平安就是没出现,总不能是真掉进茅坑里了,便顾不得给人白眼,跟两人知会一声,就起身去找陈平安。

    老神仙袖手而立,笑容恬淡,显得高深莫测,他将那湖边景象收入眼底,知道自己这桩谋划,已经成了大半。

    ————

    小街上,马苦玄取出一只瓷瓶,倒出两粒银色丹药,丢入嘴中后,无奈道:“师父,你很阴魂不散唉。”

    看来这趟江湖游历,师父就在暗中盯梢,这让马苦玄很是无奈,身边男子的性情,他大致了解,是臭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认定的事情,就会一条道走到黑。马苦玄倒是不曾心虚什么,真武山一位传授兵家秘法、还赐下法宝重器的老祖,就跟马苦玄解释过宗门规矩,真武山除了山主令,其余都不是真正的规矩,但是真武山宗主闭关百年,所以就愈发松散随意。

    男子一言不发。

    这趟下山,是护送马苦玄去寻找海潮铁骑主帅的麻烦,涉及到马苦玄奶奶之死,而海潮铁骑所在王朝,刚好跟死敌大战一场,双方打得天崩地裂,一方就连百丈金身神灵都动用,另一方也出动了一尊镇国地牛,原来是上古时代,仙人用以镇压大渎水运的水边铁牛。海潮铁骑在这场战事中,折损严重,马苦玄潜入其中,一夜之间,刺杀了三位中层武将,扬长而去。

    之后马苦玄说要闯荡江湖,以江湖磨刀石砥砺体魄,男人没有拒绝,但仍然偷偷尾随,以防不测。

    马苦玄伸手抹去泪水,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双手抱左脑勺,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啊,陈平安有机会杀我,师父你会不会出手杀他?”

    男人终于说话, “我不敢杀他,也不想杀他。”

    不敢,是因为曾经有人去往大骊皇宫,让飞剑白玉楼损失惨重,而那个人,显然跟陈平安关系不浅。如果只是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是会有人蠢蠢欲动,但是没有想到,飞升之后的上五境剑修,竟然这么快就返回人间一趟,虽说是给道祖二弟子,那位“真无敌”一拳打回浩然天下,但是说句难听的,天底下谁几个人,有资格挨上道老二倾力一拳?

    不想,是因为男人对陈平安印象不错,如果不是宗门规矩使然,他觉得早早悟出拳法真意的泥瓶巷少年,其实更适合做自己的弟子。

    只是收取马苦玄作为嫡传弟子,是宗主在至关重要的闭关期间,发出的一道措辞严厉的法旨,要真武山上下郑重对待,不可出现丝毫纰漏,否则他出关之际,就是问责之时。所以真武山才会派遣他去骊珠洞天,跟神诰宗金童玉女争抢马苦玄的过程当中,男人始终半步不退,甚至有些咄咄逼人,显得极为桀骜。

    不过男人被视为马苦玄名义上的师父,其实对也不对,佛家有讲经师,苦行僧,还有传法僧,护法僧等等,而他的真实身份,是护道人,是真武山弟子马苦玄大道之行的看护之人。至于马苦玄的道路,与他是不是一致,不重要。

    男人突然说道:“但是你可以杀陈平安,前提是你能做到。”

    这当然不是男人在怂恿人心,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马苦玄嗤笑道:“做到?我怎么就做不到了!一件咫尺物,里头法宝有多少,别人不清楚,师父你还不清楚?”

    男人笑道:“你有,别人就没有?”

    马苦玄咧嘴,满脸不屑,“就算他也有,能跟我比?一副真武山祖传的金身仙蜕且不提,只说我体内的那两尊英灵坐镇神魂,便是杀力最大的剑修,只要不曾跻身中五境,任他飞剑刺我千百次,能伤我分毫?”

    男人问道:“那你怎么不用,非要给人打得这么惨?”

    “这场打架,比起真武山上的那种小打小闹,有意思太多了,我哪里舍得仗着狗屁法宝,让那个家伙输得死不瞑目。这不对我的脾气,我也不愿意这么欺负他陈平安。所以我要在他自以为最强的地方,彻彻底底击败他。他不是纯粹武夫吗,拥有体魄上的先天优势吗,我就只以兵家淬炼而成的肉身,跟他硬碰硬,师父,你真当我画地为牢,是不知道陈平安那一拳的古怪?”

    马苦玄笑道,“我知道的,否则最早那一次,也不会故意绕开陈平安,避其锋芒。但是回头一想,三境武夫,我都要绕过,以后六境,九境山巅境的大宗师,甚至是宋长镜之流的止境宗师,我哪怕占着境界优势,是不是也要绕一绕?”

    男人问道:“那么你的答案是什么?”

    马苦玄回头望去,师徒二人走出去很远,马上就要到达城门口,早已看不到背匣少年的人影,马苦玄收回视线,眼神坚毅,“将来对阵别的人,可以看情况,决定是否绕过他们的最强手,只要我最后赢了就行。但是那个家伙,不行!我就是要以五境练气士的体魄,跟三境武夫的体魄,狠狠打上一架!”

    男人不置可否。

    马苦玄皱眉问道:“陈平安的三境体魄,为何如此坚韧?我虽然淬炼体魄一事,做得不够好,更多功夫还是用在招徕真武山的祖宗英灵一事上,但是我所谓的不够好,只是相对自己而言,陈平安是怎么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体魄?”

    男人摇头道:“各有机缘,天底下的好事,不可能被你马苦玄一个人占尽。”

    马苦玄嗤笑道:“只要我视野所及,好事情好东西,就该是我马苦玄一人独占!”

    男人一笑置之。

    很多道理不讲,不是马苦玄做得对。很多夸奖不说,也不是马苦玄做的不够好。

    护道人,只需要保证自己护送之人的脚下大道,走得更高更远,绝对不可中途夭折。

    而马苦玄,注定会走得很高很远。

    至于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能跟历史上的哪个人并肩而立,如今宝瓶洲许多幕后大人物,其实都在拭目以待。

    走着走着,黑衣少年伸手一手捂住腹部,一手扶住脸颊,骂骂咧咧道:“他娘的真疼!”

    ————

    陈平安强提一口气,不让自己的精神气松垮下去,然后在四处寻找那个所谓的刺客,街道上并无那具尸体的踪迹,只得掠上墙头,弓腰而奔,蓦然停下脚步,往下飘落而去,就在他和马苦玄对峙的墙头下方,有一摊灰烬,里头安安静静搁着一只小白碗,和一小截焦炭似的乌木,陈平安没有靠近,站在原地定睛望去,小巧白碗外边绘有五岳真形图,乌木这瞧不出端倪。

    这名刺客应该是被那位兵家修士瞬间斩杀,然后被真武山秘法烧成了灰烬,只是那个男人故意留下了刺客随身珍藏的两件宝贝,没有一并销毁,难不成这就是他表达歉意的方式?陈平安犹豫片刻,还是过去蹲下,拿起那截不过尺余长的乌木,极有分量,竟有八九斤重,再拿起小白碗,手指拧转小碗,仔细凝视,白碗所绘五座山岳,看名字,如果陈平安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古榆国的五岳图。

    刺客的身份,陈平安其实不难猜测,多半是古宅楚氏书生的手下,那人言语之中,便是古榆国皇帝都要与他平起平坐,死前身躯又化作朽木,分明是用了替死之法,更撂下狠话,要找他陈平安的麻烦,后来伥鬼杨晃聊起了妻子的雌榆木芯一事,这就很简单明了,楚氏书生的大道根本,一是一截古榆所化身躯,二是古宅女鬼的雌榆木芯,故而那个树妖精魅用了“接连”二字。

    既然是仇家死敌的遗物,陈平安拿得心安理得,不但如此,还有些埋怨这名刺客的家底,也太薄了些,怎么连几十颗雪花钱都不带在身上?

    陈平安将轻巧小碗和沉重乌木一并收入方寸物中,实在是走不动路了,蹒跚着走出十数步,来到一棵墙边的粗壮杏树下,背靠墙壁,缓缓坐下,从飞剑十五当中取出一件洁净衣衫,仔细擦拭血迹。

    总不能跟人说去了趟茅厕,然后跑回去的时候浑身是血,不说大髯汉子和年轻道士会起疑心,恐怕整条游廊都要起哄,今天这么个热闹日子,陈平安不希望自己成为焦点,更不愿意因此给刘高华惹麻烦。

    陈平安能吃苦扛痛,可不意味着这份滋味好受,与马苦玄在圆圈里拼死一战,陈平安内脏受伤不轻,现在就只想这么坐着,什么都不用多想,湖心高台那边,还没有落下帷幕,喝彩声不断,视野被一条游廊和拥挤看客遮挡,陈平安在这边看不到什么,便只好抬头望了眼。

    他身旁这棵老杏树,冠大枝茂,杏花盛放,占尽春风。

    人和人,太不一样了。

    同样是小镇出身,马苦玄不在乎的事情,会格外不在乎,比如别人骂他是傻子,踩脏他的鞋子,但是在他在乎的事情上,马苦玄见不得别人比他好半点。

    刘羡阳会在陈平安做得比他好的事情上,直接选择放弃,比如做竹弓、下套子等等。

    泥瓶巷的鼻涕虫顾粲,则巴不得陈平安做得更好,那么他顾粲就只需要跟在屁股后头沾光了。

    当然,这些除了天生性情之外,也跟远近亲疏有关系。

    陈平安摘下养剑葫芦,灌了口烈酒,这让体内气府的灼烧之感,愈发雪上加霜,但是世事就是如此奇怪,明明疼得不行,龇牙咧嘴的陈平安,反而越想喝酒,不再大口喝酒,就小口小口喝着,囊中羞涩的酒鬼,酒糟都是人间美食,更何况陈平安酒葫芦里的烧酒,味道本来就很好。

    今天小街一战,憋屈有不少,痛快更多。

    虽然马苦玄此次还是托大,两人才勉强打了个平手,但是陈平安对于胜负,一向看的不重,就像阿良说的,千万别死,要先活着,才能好好活着。陈平安觉得阿良这句话,真是话糙理不糙。

    于是陈平安提起酒葫芦,高高举起,高过头顶, 晃了晃,然后愣了一下,哭丧着脸,悻悻然收回酒壶,以至于一些个即将脱口而出的豪言壮语,都给咽回肚子。

    原来是酒没了。

    陈平安低头在腰间别好酒葫芦,突然记起一事,与飞剑十五心意相通,很快手中就多出一只绣花袋子,打开后,里头有三块桃花糕,陈平安低头嗅了嗅,半点没坏,方寸物真是神奇,过了这么久,糕点还是跟落魄山接手时差不多新鲜。

    陈平安一手托住袋子,一手捻起一块糕点,放入嘴中,细细咀嚼,脑袋靠着墙壁,仰头望向满树杏花。

    吃过了一整块糕点,就舍不得再吃,小心包好绣袋。

    陈平安满脸笑意,心想自家铺子的桃花糕,就是好吃!

    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要让宁姑娘尝尝看,想象着下次见面的场景,陈平安自顾自傻乐呵了一会儿,突然给了自己一耳光,“你傻啊。”

    ————

    没有魏檗精心搭配的药桶可以浸泡,当下陈平安身体的痊愈速度,简直就是御剑和步行的差距,不过休息片刻后,正常行走没有任何障碍,就在陈平安准备起身返回游廊座位的时候,远处一阵稀稀疏疏的脚步声响起,一深一浅,多半是男女。

    陈平安想了想,便选择继续坐在墙脚根,有杏树遮掩,只需等到他们离开之后再动身不迟。

    但是让陈平安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男女二人,似乎男子不是彩衣国人氏,双方便以宝瓶洲雅言对话,到了光线昏暗的杏树附近,便开始搂抱在一起,男女踹着粗气,女子娇柔婉拒,欲拒却还迎,男子倒是个脸皮厚的,对着女子的脸庞一顿狂啃,估计两只手也没安分守己。

    陈平安有些坐立不安,这咋办?出声提醒一下那对野鸳鸯?还是盼着他们见好就收,差不多就离开此地?

    这种热闹还是别凑了,万一被人察觉,就真是裤裆里掉黄泥,不是屎也是屎了。

    陈平安稍作犹豫,还是决定起身,咳嗽一声。

    杏树那一边的年轻女子尖叫一声,然后躲在了男子身后。

    男人大踏步绕过杏树,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面容模糊的陈平安,一看是个儿子不高、清清瘦瘦的少年郎,立即胆气十足,“别怕啊,这等觊觎你美色的采花贼,便是他打死我,我也不会舍你远去,总之他想要占你的便宜,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女子泫然欲泣,不知是害怕,还是感动,肩头依偎在男子宽阔温暖的后背上,痴情呢喃道:“柳郎,你真好。”

    陈平安愣在当场,谈不上生气,只是觉得哭笑不得,心想你们两个小时候也被牛尾巴砸过吧?

    就这么僵持不下也不是个事儿,陈平安便找了个借口,故作羞赧道:“公子,小姐,你们可能误会了,我比你们先到此地,因为第一次进入宅子,不知道茅厕在哪里,只好……”

    不曾想那个男子一声暴喝,“登徒子,采花贼,还不把裤腰带系上,你这是要做什么,恶心不恶心,世间竟有你这等色迷心窍之辈!”

    与此同时,他还不忘安慰身后花容失色的女子,“刘姑娘,躲在我身后便是,别被这种家伙脏了眼睛。”

    最后男人偷偷朝陈平安挤眉弄眼,充满了得意神色,一脸欠揍表情,好像写满了“老子今天就要来一回英雄救美,刚好趁热打铁,拿下这个小娘们,有种你小子来打我啊!”

    陈平安看着他。

    挺英俊一年轻男人,身材修长,面如冠玉,典型的文弱书生。难怪大髯汉子经常念叨,读书人没几个好东西,天底下的大家闺秀和小家碧玉,也没几个是不眼瞎的,竟然瞧不上他徐某人,反而个个喜欢那些病秧子似的书生。

    然后陈平安就一步跨出,瞬间走到那书生面前,一巴掌扇过去,打得横着倒地,直挺挺昏死过去。

    年轻女子站在原地,张大嘴巴,眼神呆滞,想要尖叫,又不敢,苦苦压抑,唯恐这个出手行凶的歹人,连自己一并打杀了,到时候自己与刚刚认识没多久的心爱柳郎,岂不是真成了一对亡命鸳鸯?可是才子佳人的书上,不都是应该父母反对,种种坎坷,跌宕起伏,但最终必然是苦尽甘来,良人美眷吗?没有哪本书上写着书生佳人会给匪人活活打死啊。

    陈平安大踏步离开,颠了颠背后剑匣,头也不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