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团乱麻,既见君子

时间:2018-04-04作者:烽火戏诸侯

    大战之后,需要休养,这是常理。因为朝廷大军已经不构成威胁,山庄又有宋凤山坐镇,宋雨烧就不急于赶回去,只等楚濠下次清醒过来,他要询问一些事情。

    一位登堂入室的纯粹武夫,只要不伤及体魄根本、神魂元气,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就可以恢复巅峰,时间长短,因人而异,宋雨烧原本以为的“武神境”,也就是陈平安所谓的金身、羽化和山巅三境,相传新旧两口真气的转换,刹那之间就能够完成,外人根本无法洞悉真相,当然就没有了破绽,青竹剑仙先前在战场上的守株待兔,就不可能出现,故而宝瓶洲中部江湖一直流传个说法,霸气十足,叫“武神战死之前,皆为巅峰”,不过宋雨烧只是道听途说,陈平安只知道境界划分,对于炼神三境的武道山顶风光,依旧云遮雾绕。

    宋雨烧看到陈平安脸色不太好,这有些反常,照理说武夫脱离战场后,一身气象应该趋于稳当才对,陈平安反而显露出一些疲态,停下脚步,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受了暗伤?”

    陈平安先察看了一下楚濠,呼吸缓慢平稳,好像暂时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可陈平安二话不说,仿佛少年时代跟随刘羡阳漫山遍野逛荡,抓住山蛇之后,只要一抖蛇身,就能将其舒筋散骨,又是一抖手腕,将梳水国大将军彻底震晕昏死。

    原本自以为遮掩极佳的楚濠心中哀嚎,两眼一黑,再无知觉。摊上这么个不讲江湖道义的狗屁剑仙,他这回是真没辙了。

    陈平安这才跟宋雨烧解释道:“因为不是山上的剑修,所以我驾驭两把飞剑,需要耗费不少心意,它们虽然离开养剑葫后,能够自行杀敌,但是仍然需要我分出一些神意在飞剑上,类似它们的剑鞘吧,否则它们不会在气府或者养剑葫外滞留太久,而且方寸符用得有点多了,加上两次换气有点仓促,现在有点难受,不过没关系,只要近期没有大战,就能靠呼吸吐纳一点点补回来。”

    宋雨烧如释重负,行走在山林之间,树荫与阳光相得益彰,老人心旷神怡,既有心结打开的缘故,更因为认识了一位能够托付性命的往年小友,而对江湖重新燃起了一抹希望。哪怕人心不古,可江湖还在。

    老人突然笑道:“陈平安,虽说你有了一只养剑葫,就不用像剑仙那般每次出手,事后都要耗费一定天材地宝,来修缮缝补本命飞剑的瑕疵,但是一码归一码,楚濠竟然请出了那位松溪国青竹剑仙压阵,这次没有你出手相助,我肯定要栽在大军围困之中,所以回了山庄,我会拿所有小雪钱,作为馈赠报答,数目不多,这么多年也就攒下不到两千枚,凤山去仙家渡口购买‘沧水’,又用掉半数,所以只能给你八九百枚小雪钱。”

    老人说到这些,有些难为情,自嘲道:“不曾想梳水国剑圣宋雨烧的一条命,才值不到千枚小雪钱。”

    陈平安想了想,点头道:“宋老前辈,我只要三四百枚小雪钱就够了,不用全部给我,宋凤山以后肯定还用得着。”

    虽然在飞剑十五这件方寸物当中,放着青衣小童当初购买普通蛇胆石的一堆雪花钱,还有八枚更加珍贵的小暑钱,不算少了。可是陈平安在魏檗的引荐下,亲眼见识过牛角山包袱斋的景象,担心随后到了那座仙家渡口,一旦遇上心仪的山上物件,会遗憾错过。

    至于宋老前辈和剑水山庄,陈平安相信老人说的那句话,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陈平安选择收下钱,又不全收,在宋雨烧的意料之外,老人忍俊不禁道:“你倒是客气……也不客气!晓不晓得老一辈江湖人,会怎么说吗?会拍着胸脯说一句‘兄弟之间,谈钱伤感情,若是把我当兄弟,就莫要再谈此事,否则兄弟都么得做了。’”

    陈平安摇头道:“欠人情比欠钱,更难受,最少我是这样。”

    宋雨烧对此深有体会,点头道:“确实如此。”

    老人最后补充了一句,“理该如此。”

    山林间山风吹拂,绿悠然返回州城,突然转头望向远处的路旁山林,他站定后,伸手握住挂在腰侧的那截青竹。从山林中缓缓走出一位青竹剑仙的熟人,古稀之年,面容棱角分明,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江湖中人,腰间佩剑,以不知材质的绿色丝线缠绕剑鞘,长度远胜寻常剑客的长剑,极为扎眼。

    青竹剑仙走出官路,迎面走向那位有过数面之缘的古榆国剑客,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相距二十步。

    老剑客微笑道:“苏琅,上次江畔一别,有五六年时间了吧?”

    青竹剑仙淡然道:“林孤山,找我有何事?有话直说,我现在心情不太好。”

    对于一位江湖晚辈的盛气凌人,老剑客不以为意,果真开门见山道:“我这次是受国师所托,来此截杀陈平安,先前有过交手,一位皇室供奉练气士以及蛇蝎夫人,先后死在陈平安之手,如今只剩下我和买椟楼楼主,不愿就此收手,之前在山中见识过了一场神仙凿阵的精彩好戏,就想着能不能与你联手,一起追杀陈平安和宋雨烧,得手之后,无论死活,宋雨烧归你处置,陈平安交由我们带回古榆国。”

    苏琅瞥了眼山岭密林,问了两个问题,“来得及?有胜算?”

    古榆国剑尊林孤山点头道:“买椟楼楼主最擅长刺杀,他会先行动手,进行袭扰,足够拖延住两人脚步。至于胜算,我只能说,事在人为。我们三人即便联手,最后能活下几个,我林孤山不敢保证。”

    苏琅笑道:“林前辈如果说胜算极大,那我就不点这个头了。”

    林孤山问道:“这算是答应了?”

    苏琅点头道:“你先去支援买椟楼楼主,我要原路返回,去找楚氏精骑的副将,以及那两位梳水国供奉练气士,你们两个只要能够拦下宋雨烧和陈平安,我就能让胜算变得更大。”

    林孤山有些犹豫不决。

    苏琅微笑道:“这次匆忙联手,有利则聚,无利则散,你信不过我苏琅很正常,但是好歹要相信亲手斩下一颗梳水国老剑圣的头颅,对于一位松溪国剑仙而言,诱惑到底有多大。”

    林孤山冷笑道:“是不是顺手也将古榆国剑尊的头颅,一并取走?届时十数国江湖,唯你剑仙一人独尊剑道,岂不更好!”

    苏琅一手双指捻住鬓角垂下的一缕青丝,一手屈指轻轻敲打那截青竹,显得无比随意散漫,“你林孤山的剑,从来不曾入我的眼啊。”

    江湖口碑极差的林孤山眯起眼,皮笑肉不笑道:“口气恁大。”

    苏琅神色坦然,“真话一向不太好听。”

    林孤山嗤笑一声,冷声道:“不管如何,今天宋陈二人,才是我们的大敌,我与买椟楼楼主静候佳音!若是你们来晚了,我不敢说那位记仇的买椟楼楼主,会不会报复你苏琅,我林孤山肯定会跟你和松溪国皇室,讨要一个公道。”

    苏琅伸出一只手,示意林孤山先行。

    这位剑尊一掠长去。

    苏琅亦是转身掠向官路。

    只是在半道上,苏琅骤然停下身形,他看到了一位天真无邪的动人少女,一袭鹅黄粉裙,全身纤尘不染地站在道路中央。

    苏琅缓缓前行。

    少女从袖中掏出一封密信,上头有有朱红色的封泥,是写信人以防送信人私自拆开,少女笑眯眯道:“宋凤山要我交给你的,说你打开信封一看便知,那个家伙还说如果你答应,就当着我的面点个头,就行了,宋凤山承诺之后一甲子的十数国江湖,你苏琅会以剑仙身份,稳稳占据半壁江山。”

    苏琅思量片刻,从袖子掏出两只雪白丝线缝制而成的手套,戴上后,招手道:“丢过来。”

    少女正是古寺“嬷嬷”的梳水国四煞之一,此次离开剑水山庄,除了盯住宋雨烧之外,以防不测,更重要的还是这封密信,找机会亲手交到苏琅手上,这位享誉江湖的青竹剑仙,其实还是松溪国的皇亲国戚,只不过血统不正,早早没有了继承皇位的机会。

    苏琅小心翼翼剔除封泥,拆开信封后,快速浏览了一遍密信内容,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然后手腕一抖,震碎密信,摘下手套收回袖中,苏琅点头道:“姑娘可以去宋凤山那边交差了,既然剑水山庄这么有诚意,我苏琅也投桃报李,姑娘你告诉宋凤山,很快就会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好消息,跟老剑圣有关系。信上之事,我希望宋凤山说到做到。”

    当下少女无事一身轻,双手搁在身后,十指交缠,巧笑盼兮,“宋凤山虽然不解风情,可做事情还是很稳重的,比咱们这些活了百年、几百年的魔头,还要老练。所以苏琅你大可放心,将来你就是十数国版图的江湖君主,不坐龙椅胜似龙椅。”

    苏琅笑道:“那就借姑娘吉言。”

    “苏大剑仙以后若是缺少枕边人,只管知会一声,奴家随叫随到!”少女向玉树临风的男子抛了一个媚眼,发出一串银铃笑声,身形飘摇涣散,然后化作一股滚滚青烟,拔地而起,很快在空中消逝不见。

    苏琅继续独自前行,只是开始权衡利弊。

    是急功近利一些,早早将好处落袋为安。

    还是与宋凤山联手,让他将自己推到的江湖君王的那个高位上?

    苏琅突然哑然失笑,密信上有个提议,实在有趣,宋凤山承诺他们之间,大约每十年会有一场浩浩荡荡的江湖造势,两人进行一场巅峰之战,他宋凤山届时会继承剑水山庄的剑圣头衔,以剑圣身份,与独占剑仙名头的苏琅,进行所谓的生死之战,其实不过是给江湖演戏罢了。宋凤山在信上,甚至已经挑好了三个交手地点,第一次是他宋凤山挑战苏琅,地点选在松溪国皇宫大内的大殿之巅,苏琅大胜,第二次选在剑水山庄的瀑布之顶,宋凤山略胜一筹,第三次约在彩衣国胭脂郡的乱葬岗,苏琅胜出。

    苏琅觉得挺有意思的。

    所以他决定把古榆国的剑尊和买椟楼楼主的脑袋,一起摘下来,作为礼尚往来。

    苏琅很快就看到了梳水国朝廷兵马的身影,脑子里还是宋凤山的那些环环相扣的谋划,喃喃道:“江湖还可以这么玩啊?”

    最终这位松溪国剑仙,没有径直去往大军之中,而是一个骤然转向,独自掠向山林。

    还是三对二,只不过这个三,是宋雨烧,陈平安,加他苏琅。

    将会一起对付林孤山和买椟楼楼主。

    苏琅进入林间山路之后,开始故意放慢脚步,笑道:“江湖险恶啊。”

    ————

    州城之内,一处不起眼的僻静宅院内,有京城贵客下榻于此,虽然宅子谈不上豪奢气派,但是里头素洁异常,种种装饰,充满了书香门第的淡雅气息,而且地段闹中取静,显然是花了大心思的。

    有一位养尊处优的妇人站在院内,虽然年岁不小了,可是保养得体,风韵犹存,不细看眼角皱纹的话,好似三十来岁的少妇而已,她此时正在弯腰,往一口大缸内抛食喂鱼,里头饲养了十数尾体态玲珑的金鱼,更种植有一棵棵翠绿欲滴的水莲,金绿两色相映成趣。

    除了这位气态华贵的京城妇人,院内只有一位佩刀的壮硕婢女,再无别人。

    但是宅子四周的巷弄街道,却是暗藏玄机,不但有军中锐士护卫,还有数位武道高手隐匿在市井之中,刺史府邸一些个精悍能干的老捕快,早就到此暗中戒严,由此可见,这位京城来客,必然大有来头。

    但是就在重重保护之中,魁梧胜似男子的佩刀婢女,毫无征兆地瘫软在地,婢女身后出现了一位手持折扇的俊俏公子哥,扇起阵阵清风,鬓角发丝微微飘荡,笑望向那位还弯腰投食的妇人,丰腴妇人身姿尽显,风光旖旎,公子哥只觉得此时此景,美不胜收,不虚此行。

    妇人站起身,转过头,默默望向这位年轻人。

    年轻人微笑道:“夫人,我们之前在京城见过面的。”

    妇人神色镇定,讥讽道:“什么时候小重山韩氏子弟,有胆子跟一位大将军掰手腕了?”

    年轻公子收起折扇后,双手遮覆在自己脸上,缓缓往下抹去,最后露出一张妇人熟悉至极的面容,年轻人以妇人同样最熟悉不过的嗓音笑道:“现在呢?我的好夫人?”

    在妇人惊声尖叫之前,小重山韩氏子弟韩元善,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嘘了一声,“夫人放心,我韩元善只喜欢偷心,从来不偷不抢女子的身子,不过相信总有一天,夫人愿意自荐枕席,与我……”

    此刻以楚濠面容示人的韩元善,伸手指向鱼缸,言语略作停顿后,继续道:“相濡以沫,鱼水之欢。”

    ————

    彩衣国胭脂郡,有一位腰间悬挂玉佩的年迈儒士,站在城头,神色凝重。

    彩衣国京城,皇宫御书房内,一样有位古稀儒士双手负后,也有玉佩在腰,老人站在窗口,一言不发,彩衣国皇帝战战兢兢站在旁边,连坐都不敢坐。

    古榆国,还是一位而立之年的青衫儒士,还是悬佩有样式如出一辙的玉佩,他坐在一辆雇佣而来的粗劣马车内,然后一路上嫌弃这嫌弃那的青壮马夫,在距离古榆国还有二十里的官道上,他就被吓傻眼了,眼力不错的他,看到那边有兵强马壮的千百精骑拥簇,有一大堆黄紫公卿的大官站着,好像还有一个身穿黄色袍子的男人,站在驿路旁,束手而立,好像在等人?

    车厢内的读书人放下手中书籍,对他说道:“到了驿站再停马,放心,他们是在等我,除了先前交付的定金,古榆国朝廷私底下给你的赏赐,就当是我剩下的一切开销了。”

    说完这些,中年读书人一边收拾书箱一边笑道:“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到了梳水国,你可别又气咱们山长了。”

    而在剑水山庄,武林盟主大典即将召开,大堂之内,少了先前筵席出现过的几张面孔,但也多出了许多声名显赫的江湖大佬,黑白两道皆有,梳水国的江湖豪杰,大半在此了。

    宋凤山高坐主位,看到这些风云人物,其实并没有太大情绪波动。

    其中不乏有投诚投机之人,有包藏祸心之人,也有审时度势再下赌注之人,更有自以为能够看到一个天大笑话的朝廷中人。

    宋凤山身边不远处,坐着他的妻子,盛装打扮,那份雍容气度,恐怕不会输给宫里头的娘娘们。

    宋凤山当然胸有成竹,下边有人一样以为稳操胜券。

    但是双方都没有想到,一位不速之客的登门,打破了两边苦心孤诣的多年谋划。

    根本没有门房禀报,更没有剑水山庄的弟子出手阻拦,见到那位自报名号的人物后,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作揖致礼,以儒家礼仪待客。

    而那个身穿儒衫、头戴文巾的年轻男子,腰间悬挂有一枚玉佩,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步伐和节奏,不急不缓地走入剑水山庄群雄会聚的大堂内,他跨过门槛之后,环顾四周后,再一次自报身份,“观湖书院,贤人周矩。”

    大堂之内,几乎所有人都哗啦啦站起身,向此人作揖。

    年轻人作揖还礼,然后向前走出两三步,望向主位上的剑水山庄少庄主。

    宋凤山脸色阴沉,坐在附近的年轻妇人以眼神示意,不可轻举妄动。

    观湖书院的年轻贤人语气平淡道:““小重山韩氏子弟韩元善,可在山庄?”

    宋凤山压下心中的那股怒气,扯了扯嘴角,缓缓道:“不凑巧,韩元善昨天还在山庄,今天却已经不在了,他说是临时起意,要去游历大好河山。不知这位书院先生,找他有何事?如果不急的话,我可以转告韩元善。”

    年轻贤人笑了笑,“韩元善身为梳水国进士,已是我儒家门生,却修习魔道功夫,居心叵测,祸害一国社稷,我要带他去观湖书院接受责罚,至于如何处置,到了书院,自有定论。宋凤山,我不以书院贤人身份,只是我周矩想要劝你一句,悬崖勒马犹未晚,亡羊补牢不算迟。”

    宋凤山手肘抵在椅把手上,拖住腮帮,就这么歪着脑袋,笑望向这位观湖书院的贤人,好整以暇地打量起来。

    传闻这些贵不可言的夫子先生们,每次离开书院,奉命行事,腰间都会悬挂上那枚书院圣人赐下的玉佩,能够记录一路见闻和自身修养,以示言行之光明磊落。玉佩样式是世间最简单素雅的平安牌,但是不同的贤人君子,上边篆刻的文字,内容不同,但是无一例外,大有深意,往往蕴含着书院圣人对此人的期许和提点。

    宋凤山无礼至极,没有答话的意思,年轻妇人当然就要圆场,站起身向那位书院贤人行礼之后,微笑道:“若韩元善真是如此,我剑水山庄自当秉公行事,义之所在,一定全力帮助书院擒拿此人。”

    周矩望向妇人,沉声道:“若非早早断了长生桥,你才能站在这里大言不惭,否则你的下场,不比韩元善好到哪里去。魔道中人,在江湖兴风作浪,自有侠义之士除魔卫道,可如果胆敢侵扰一国之山河社稷,我书院决不轻饶!”

    宋凤山坐直身体,死死盯住周矩,“跟我妻子说话,你最好客气一点。”

    “凤山!”

    年轻妇人转过头,轻轻低呼一声,宋凤山看到她的焦急眼神,心中叹息一声,身体后仰靠着椅背,不再说话。

    这个时候,自封魔教教主的窦阳灌了口酒,将酒杯重重拍在桌上,冷笑出声。

    年轻贤人转头望向这位练气士,道:“等我办完书院正事,就会摘下腰间玉佩,希望到时候你窦阳还能笑得出来。”

    窦阳斜眼瞥向应该还不到三十岁的书院夫子,呵呵道:“别人怕你观湖书院的名头,怕得要死,我窦阳也怕,但因为知道你们书院的规矩,倒也不至于战战兢兢,儒家贤人的门槛如何,瓶颈又是如何,与君子差距大致有多大,我一清二楚,所以你周矩不用拿话压我。说句难听的,你摘了玉牌,我还是会忌惮你们书院,哪敢放开手脚与你交手,但如果你周矩有本事连儒衫文巾一并摘了,以江湖人行事,那我窦阳不把你打出屎来,我随你姓!”

    魔头窦阳这番话,说得霸气且解气,哪怕是一些白道大佬,都觉得此人虽然作恶多端,是江湖上掀起过一场场血雨腥风,可能够当着一位观湖书院贤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言语,实在是无愧江湖二字!梳水国能有这样一尊魔道巨擘,算不算也压过过彩衣国古榆国的江湖一头?

    贤人周矩微微一笑。

    他低头对那块玉牌小声嘀咕道:“先生,你听听,这我还能忍?忍住不打那些个书院贤人,也就罢了,难道出门在外,离着书院千万里,还要忍一个魔道练气士?好吧,你肯定会说一忍再忍,忍着忍着就能重新当回君子了,但是……我真忍不了啊……啥,先生你要说啥……喂喂喂,听得到我说话吗?哎呦,玉牌咋出问题了呢,先生,你回头一定要好好管管书院制造局那些家伙……那就这样啊,不聊了啊,回到书院先生你帮我换一块玉佩啊……”

    到最后,众人只见那个满嘴胡说八道的书院年轻夫子,伸手死死攥紧了好似自行颤抖起来的玉牌,将其使劲摇晃起来,到最后,就双指掐诀,轻轻转动,有清风萦绕罩住那块玉牌,将其包裹得如一颗蚕茧,年轻贤人这才笑着将玉佩摘下,收入袖中。

    年轻妇人趁人不注意,走到宋凤山身边,苦笑道:“凤山,我记起来了,此人是观湖书院那位圣人的嫡传弟子之一。在弟子当中,此人年纪最小,脾气最差,本事……哪怕没有最高,但肯定能排第二,他在弱冠之龄就获得了君子身份,当时极为轰动,被誉为崔明皇之后的又一位‘正人’君子最佳人选,很有可能会让学宫圣人亲自勘验考核,所以观湖书院对他保护得很好,我们谍报上一直记载为周巨然,而不是周矩。”

    窦阳呆呆坐在原地,咽了口唾沫。

    他虽然不知道周矩就是周巨然,但是“殴打贤人”“重回君子”这些内容,窦阳还是抓住了蛛丝马迹。

    所以窦阳站起身,就要赔罪道歉。

    向一位儒家君子服软认输,绝不丢人。

    只是暂时以贤人身份离开书院的周矩,伸出一手,双指指向在梳水国不可一世的魔头窦阳,微笑道:“我儒家先贤曾有雄奇诗篇,问于后人,君不见,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后世周矩在此答曰,我已见!”

    魁梧身躯的窦阳,以他为圆心的一丈内,罡风席卷,凌厉劲风如一道陆地龙卷,疯狂环绕这位魔道巨擘。

    窦阳的下场,是名副其实的形销骨立。

    罡风消散,枯骨倒地。

    年轻贤人看也不看只剩一架白骨的窦阳,微微仰头,望向宋凤山,问道:“现在是不是知道,我先前与你妻子说话,已经算很客气了?”

    宋凤山气得手背青筋暴露,但是被站在身边的年轻妇人,伸手一把使劲按住他的手背,她微笑道:“我们夫妇二人,当然清楚周夫子给予的善意。”

    周矩笑了笑,“既然韩元善不在场,那我就不打搅你们的盟主大典了,我去找他,你们继续。”

    书院贤人潇洒转身,就这么走向大门, 刚巧外边有一老一少返回剑水山庄,往大堂这边并肩走来,好像经历过连番凶险大战,身上都沾染了血迹。

    双方都没有停步,也没有出声,刚好在各自跨过门槛的时候,擦肩而过。

    年轻贤人一直盯着那位背剑少年看,后者有些奇怪,便回望向他,两者视线交汇。

    哪怕少年已经进入大堂,也不再与他对视,曾是观湖书院君子的年轻贤人,还是一直转头望向少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