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二百八十三章 香火袅袅

时间:2018-04-23作者:烽火戏诸侯

    (一万字,补上19号的请假。)

    老龙城。

    风雨欲来。

    尤其是大姓之一的丁家,如临大敌。

    因为好像有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族子弟,祸害了一位市井少女。

    原本这样的事情,算不得什么,倒不是说做了恶事,就要一坏到底,做那赶尽杀绝斩草除根之类的勾当,而是丁家有钱,也愿意花钱,如果用钱可以解决麻烦,无论大麻烦小麻烦,就都不是麻烦。可问题在于这位暴毙的少女,跟灰尘药铺有点关系,药铺是范家的产业,更大的问题,在于这么点淡薄关系,有人还当了真,较了真。

    而这个人,是范家很看重的贵客。

    与丁家世代交好的侯家和方家,三家之间,最近来往紧密,走动频繁。

    而迎娶了云林姜氏女子的老龙城苻家,迎来送往,忙得很,根本懒得理会这种破烂事。

    至于年轻人孙嘉树当家作主的孙家,对此袖手旁观,大概是想要隔岸观火。

    孙氏祖宅,孙嘉树刚刚得到一封密信。

    当年帮着丁家续命的那位桐叶宗修士,今天带着那位丁氏女子,重返老龙城。因为此人在桐叶宗地位尊贵,随行扈从当中,就有一位元婴境地仙,更何况此人本身就是地仙之一。

    于是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大局已定。

    孙嘉树如今喜欢上了钓鱼,就是当初那个大骊少年垂钓的地方。只要没有太要紧的家族事务,孙嘉树经常忙里偷闲,来这里坐一坐。

    他有些犹豫,不知道这次要不要赌,如果要赌,那么到底该赌多大?

    孙嘉树最近遇上了一位来去无踪的世外高人,只用了一句话,不但让他略有瑕疵的心境恢复,而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那人笑问一句而已,“你孙嘉树怎么确定自己就错了?”

    如同佛家的一声棒喝。

    但前提是有慧根且有积淀的人,才能开窍,否则就算千百声也没用。

    孙嘉树收起鱼竿,将鱼篓里的收获全部倒回河中。

    孙嘉树最终决定这次不赌。

    ————

    老龙城那片云海之上,一位绿裙女子轻轻跳着方格子,落地之时,溅起阵阵云雾,她偶尔拿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琉璃珠子,丢来丢去。

    最后她瞄准云海某地,一掠而去,双手垂放紧贴大腿外侧,双腿并拢,整个人便直直坠下,坠入老龙城内城某处。

    就像天上掉下了一棵绿葱……

    速度极快,坠地前一刻,名叫范峻茂的女子飘然落地。

    正是灰尘药铺的后院。

    掌柜郑大风蹲在台阶上抽着旱烟。

    范峻茂问道:“怎么说?”

    烟雾缭绕,看不清郑大风的神色面容,只听汉子缓缓道:“欠债还钱,欠命换命。我跟李二不一样,他只找老的,我是小的老的都要找。”

    范峻茂看着这个原本成天嬉笑的汉子,眼神玩味。

    狗改不了吃屎。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还是这样的性子,好像不严肃了一辈子,就是只为那唯一一次的认真。

    遥远的遥远,四座天门,三位神将都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了职守,为势不可挡的“叛军”,让出道路,唯独南边的那个,被视为最贪生怕死和最吊儿郎当的那位,不愿让开,死也不退。

    当然,死也不退的结果,就是死了。

    给人一剑钉死在天门大柱上。

    无论敌我,所有人都觉得莫名其妙。

    这位神将的找死,实在让人找不出任何理由。

    范峻茂在心中叹息一声,她倒是很不想知道,可惜偏偏知道。

    ————

    圣人阮邛已经在西边大山之中,正式开宗立派,正式弟子暂时只有三人。

    龙须河畔的剑铺照样开,并未关门,阮邛留下了开山弟子之一的少女,她缺了握剑之手的大拇指,于是就将剑悬佩在了右侧腰间,改为左手持剑。

    阮邛的独女,秀秀姑娘搬去神秀山的时候,据说随身携带了一只鸡笼,就那么拎在手里,让各路神仙忍不住侧目,误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灵禽异兽,后来一些去过神秀山的练气士,事后提起这茬,都觉得好笑,原来那一窝老母鸡和鸡崽儿,就只是市井坊间寻常见得的玩意儿。

    于是周边山头一些仙家门派,就觉得秀秀姑娘这是童心未泯,这才算真正的道心。

    他们是很认真的,所以一些个搬迁到崭新府邸的年轻修士,也开始琢磨里头的学问,觉得大有深意。

    不愧是秀秀姑娘,不愧是曾经被风雪庙寄予厚望的天才修士。

    果然做什么事情都透着玄妙,事事契合大道。

    姓谢的长眉少年听说后,觉得有趣,便将这件事,当做笑话说给了秀秀姐听,阮秀当时正坐在翠绿小竹椅上,看着那只趾高气昂的老母鸡,领着一群小鸡崽儿,四处啄食,只是说了句这样啊,就没了下文。

    福缘深厚的谢姓少年,望着心不在焉的秀秀姐,他皱了皱眉头,这个动作让他的眉毛,愈发显长。

    阮邛是玉璞境修士,又有“娘家”的风雪庙作为靠山,而且因为擅长铸剑一事,交友广泛,所以能够以宗字头作为后缀,取名为龙泉剑宗。

    其实起初阮邛是想只以“剑宗”二字,屹立于世,气魄极大,但是一则中土神洲早就有剑宗存世,不合儒家订立的规矩,二来也有前来道贺的某位至交好友,私下劝阻阮邛,在大骊版图开宗立派,已经足够树大招风,就不要在这种事情上力气过大了。

    阮邛虽然最后定下“龙泉剑宗”的宗派名称,但是内心还是有些不得劲,上山下山,都不爱从山脚悬挂匾额的那座牌坊经过,让人大骊官府领着卢氏刑徒开辟了一条小路,惹来不少议论,总觉得这不是个好兆头,这不是故意不走大道,而行旁门左道吗?

    但是阮秀和三位开山弟子,都知道缘由。

    阮邛对四人撂下一句,将来谁能名正言顺地摘掉龙泉剑宗的前边二字,谁就是下一任宗主。

    龙泉剑宗如今在大骊王朝,风头一时无两。

    除了大骊宋氏作为开山的赠礼山头,作为宗门主山的神秀山,周边宝箓山、彩云峰、仙草山这三座山头,陈平安租借给圣人阮邛三百年,算是早早纳入龙泉剑宗的版图。

    这是一笔好买卖。

    别人是提着猪头都找不着庙,进了门想要真正烧香成功,又是一难。

    所以修为不值一提却是龙泉郡大地主的陈平安,这笔买卖,很划算。

    加上新敕封的北岳正神魏檗,曾经带着陈平安巡游四方地界,又是一张金灿灿的护身符。

    听说两个书童丫鬟,腰间都挂上了大骊朝廷颁发给功勋练气士的太平无事牌,这还是护身符。

    有了这三张护身符,在龙泉郡别说是横着走,想必那幸运儿陈平安,倒着走都没问题。

    只可惜那少年消失了,据说是远游去了。

    多半是个不会享福的。

    神秀山有一侧是大峭壁,壁立千仞无依倚。

    有四字的远古崖刻,是“天开神秀”,阮邛开宗之后,几乎每天都会有练气士御风而至,欣赏那四个大字的风采,觉得阮邛选择神秀山作为宗门主山,说不定是那玄之又玄的天意神授。

    可是阮秀从来不去峭壁那边凑热闹,似乎一次都没有去过。

    不爱动的阮秀好像个子高了些,胖了一些,下巴圆润了些。

    阮邛觉得挺好。

    其实天底下的父亲看待女儿,多半是怎么都好的。

    阮秀偶尔会去往神秀山之巅的凉亭,挑一个天气晴朗的光景,举目远眺,看着那些弯弯曲曲的溪涧,最后汇流成为龙须河,再变成水流汹汹的铁符江。

    阮秀不是喜欢看这些溪涧江河,恰恰相反,她是觉得它们很碍眼。

    河伯河婆,江水正神,雨师云母等等,只要是跟水沾边的诸多神只,她自幼就不喜欢,听到这些称呼头衔,就会心烦。

    想要像对付新鲜出炉的剑条那样,一锤子砸下去,一了百了。

    今天,阮秀慵懒趴在栏杆上,打着哈欠。

    凉亭外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阮秀转头望去,远远走来一行四人,皆儒衫文巾。

    阮秀瞥了眼,都认得,太守吴鸢,一个升官挺快的年轻男人,大骊国师崔瀺的得意门生。

    一个姓曹的现任窑务督造官,还有个姓袁的,袁曹两姓,都是上柱国姓氏,这次建造在老瓷山和神仙坟的文武两庙,祭祀供奉之人,就是这两人的老祖。

    最后一人,是披云山林鹿书院的一位副山长,黄庭国老侍郎出身,化名程水东,实则是一条老蛟。

    阮秀站起身,走出凉亭,将最好的赏景位置让给他们。

    四人相视一笑,倒是没有谁太过谄媚示好,而且阮秀毕竟是一位独自出现的女子,他们不好太过热络。

    换成其他练气士,肯定最少要跟阮秀道一声谢,外加自报名号,混个熟脸。

    四人是相约来此下棋,吴鸢要与程山长对弈,吴鸢的先生,崔瀺是当之无愧的大骊第一国手,吴鸢跟随崔瀺做学问的时候,棋力大涨,是京城有名的高手,曹袁二人,这次只是观战而已。

    曹袁祖上是至交好友,是大骊双璧,可是数百年之后,两姓却有点势同水火,相对而坐的曹袁二人,几乎连视线都没有交流。

    如今大隋与大骊结成盟约,双方各自在大骊披云山和大隋东山订立山盟,大骊在整个宝瓶洲北方,可谓一家独大,黄庭国在内,数个大隋的藩属国,都开始转为向大骊宋氏称臣纳贡,当然其中有些波折,许多世族高门都觉得此举是背信弃义,然后大骊铁骑的马蹄声便开始响起,马蹄停歇之后,便掉了好多好多颗原本头顶官帽或是名士高冠的脑袋。

    大隋朝野上下,山上和江湖,都陷入诡谲的沉默氛围。

    堂堂大隋,宝瓶洲北方文脉之正统,国力强盛,竟然未战而降,割地求和!

    一位文坛名士醉酒高歌,登山作赋,在坠崖自尽之前,留下最后一句遗言,“大隋自高氏开国以来,士人受辱至此,唯有一死,可证清白。”

    一位名动半洲的大隋棋坛国手,将最心爱的棋墩劈了当柴火烧掉。

    大隋京城庙堂的辞官之人,陆陆续续,从部堂高官到员外郎中,多达百余人。传言京城的六部衙门,瞬间空了一半。

    不管如何,大骊铁骑开始南下了。

    宝瓶洲乱象已起。

    凉亭那边时不时传来清脆的落子声响。

    阮秀来到崖畔一棵古松下,一路从地上捡起石子,然后往峭壁外轻轻抛下。

    云气如大江之水缓缓流过,天地茫茫。

    她突然丢了手中剩余石子。

    今天还得帮着爹打铁呢,完了完了,迟早这么久,今晚是肯定吃不着咸肉炖笋了。

    ————

    有一家三口,乘坐跨洲渡船,由南到北,总算到了北俱芦洲的目的地,一座名为狮子峰的仙家门派。

    队伍之中,多出一对年轻主仆,一位满身书卷气的贵公子,年少书童帮忙牵着一匹马,马背上挂了花翎王朝独有的官制金银闹装鞍,书童不太乐意,一路上都没个好脸色,可是自家公子非要给人带路,他不好说什么。

    那一家三口土里土气的,关键是半点眼力劲都没有,虽说那对粗鄙至极的汉子妇人,生了个不错的女儿,可是她生得再好看,哪里配得上自家公子?花翎王朝,是北俱芦洲屈指可数的大王朝,虽然皇帝姓韩,可谁不知道庙堂上带官帽子的,真要算起来,半数都跟自家公子一个姓氏?

    而且公子虽然不是家族独苗,可家族这一代就公子和他兄长二人,长兄为庶子,公子却是嫡子,所以公子便是娶了公主都委屈了,何必要跟一个睁眼瞎的山野女子纠缠不休?

    一户来自宝瓶洲那种小地方的人家,真当不起公子你这般殷勤啊。

    书童这一路气得几次掉下眼泪,可是公子至多便是安慰他几句,依旧跟着那三人一起赶往狮子峰。

    狮子峰的主人,虽然是挺有名气的仙家人,可又如何?

    见着了公子的爷爷,不一样要夹着尾巴做人?

    便是风里来云里去的那些个陆地剑仙,他不过是一个伴读书童,这些年沾公子的光,都见到了一手之数。

    只是这位眼界奇高的少年书童,见过数位货真价实的剑仙不假,可是那座狮子峰的山主,其实他还是小觑了,虽然只是十境的元婴地仙,可北俱芦洲的地仙,本就值钱,没点真本事,除非是做那逍遥世外的山野散仙,否则很难站稳脚跟。

    尤其是狮子峰这一位,是地道的外乡人,可在短短两百年间,几乎是仅凭一己之力,就打得花翎王朝一座宗字头仙家没脾气,足可证明此人的战力卓绝。再者俱芦洲盛产高手,怪人,不讲理的,以及三者兼具的。

    所以在俱芦洲坐镇山头,最容易飞来横祸。

    经常有大修士只是看你山门的不顺眼,就往山门一通乱锤,打不过就跑,打得过就要你拆掉匾额。

    这就是硬生生抢走皑皑洲那个“北”字的俱芦洲,民风彪悍,朝野皆崇武,修士善战且好战,有许多喜好独行游历的仙家豪阀子弟,下山之后故意假扮散修野修,为的就是能够痛快出手。

    这里,剑修如云。

    一些个享誉江湖的顶尖剑客,剑术通神,甚至能够与山上地仙较劲。

    所以俱芦洲的三座儒家书院,相较别洲,此地圣人历来是战力极高的读书人,至于学问高不高,可以先让一让,不然的话根本镇不住。

    鱼凫书院的这一代圣人,原本名声不显,在书院常年深居简出,在土生土长的俱芦洲修士和君主将相眼中,此人又喜欢掉书袋,故而不是特别讨喜,兔子被逼急了还会咬人,何况是一位从中土学宫临行前、会被恩师赠予“制怒”二字的圣人,结果某一次火大了,竟然有人公然叫嚣这位圣人传授的道德学问,狗屁不通,此人当时距离鱼凫书院,不过咫尺之遥,然后大摇大摆离去,俱芦洲仙家附和之人颇多。

    书院黯然了许久,终于有一天,圣人离开书院,一月之间,接连打得两位元婴一位玉璞境鼻青脸肿,听说每次到最后,这位儒家圣人都是一边往人家脑袋上敲板栗,一边大声质问“现在通了没有”,对方三人当然只好说通了,结果圣人次次回复“你通个屁!”

    传为笑谈。

    而狮子峰的山主,则是那位鱼凫书院圣人难得看顺眼的地仙之一。

    只不过这些顶层内幕,小小书童终究是接触不到的。

    到了狮子峰山脚的山门,书童想着既然到了这里,好歹去跟人家讨杯茶水喝,可公子又犯犟劲了,与那对夫妇和年轻女子说了一句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便带着他掉头走了,小书童委屈得又差点满脸泪水。

    在外边逛荡了小半年,打道回府是好事,可是走得一点都不豪气啊。

    登山之后,妇人与女儿窃窃私语,叨叨了好些,无非是觉得这位富家子弟蛮不错的,待人和气,模样也不俗,而且一看就是读书人,比起林守一董水井那半桶水,瞧着就要更有学问。可惜她那个女儿,既不点头也不摇头,气得妇人拿手指戳了一下女儿,笑骂了一句“不开窍的蠢丫头”,大概已经不能算是少女的她,柔柔而笑,从小到大,历来如此。

    从来不生气,没有大笑过,除了那个名叫李槐的弟弟,对谁都不上心。

    妇人就经常说她是软面团,谁都可以拿捏,以后嫁了人,是要吃大苦头的。

    当然,妇人最主要的意思,还是觉得女儿这么软绵绵的性子,以后嫁为人妇,肯定无法持家,镇不住夫家人,那还怎么补贴弟弟?

    妇人的偏心,从不掩饰。

    好在妇人的丈夫,名叫李二的粗朴汉子,倒是从来不会重男轻女,儿子女儿,都宠着。

    只可惜他在家里地位最低,说话最不管用。

    而李柳大概就是天生逆来顺受的性子,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这次妇人听说这个什么狮子峰的当家人,跟自家男人那个窝囊师父有些关系,男人保证到了这边,一家三口肯定不愁吃喝。一路颠沛流离跨洲过海的妇人,这才少骂了杨老头几句,觉得李二给他当了那么多年徒弟,总算有丁点儿用处,不然她下次回乡见着了杨老不死,非要天天堵在药铺后院门口,骂得那个老东西每天不用洗脸。

    妇人走着走着,没来由想起了无人照顾、肯定是在受苦受累的宝贝儿子,便来了气,拧了一下身边女儿的胳膊,“那个姓氏古怪的公子哥,怎么就不好了,你就没有想过嫁了他,咱们就不用在这啥狮子峰看人脸色了,让那姓司徒的,先八抬大轿娶你进门,然后咱们就可以正大光明地搬进他们家,再赶紧把李槐带过来,一家四口,就算团圆了。”

    李柳笑了笑,眉眼弯弯,似乎在认错求饶,又像是在撒娇。

    妇人最受不得女儿这副模样,便消了气,又拧了一下李柳的胳膊,只是这次下手的力道便轻了,“你个没良心的,也不知道心疼自家弟弟,我算白养了你这么多年……”

    说到这里,善变的妇人又开心笑了,伸手轻轻捏了一下女儿的脸颊,“臭丫头的模样,是真随我,瞅瞅,这小脸蛋,多俊多俏,都能捏出水来了。”

    背着个大行囊的李二咧嘴笑着。

    可是妇人又有些哀愁,“好不容易熬到杏花巷那个老婆娘死了,泥瓶巷的狐媚子也搬家了,要是不用离开小镇,该有多好,已经没人吵架吵得过我了。”

    这一路北行,走得战战兢兢,妇人只觉得自己空有一身好武艺,而无半点施展之处,实在是可惜。

    李柳的娇俏模样,不一定随她娘亲。

    可是李槐的窝里横,肯定是随他娘亲。

    狮子峰山顶,山主陪着一位富家翁模样的老人,后者油光满面,如果不是出现在这里,不是有一位地仙修士恭敬作陪,多半会被误认为是山下市井的某个小店铺掌柜,或是那种鱼肉乡里的乡绅老爷。

    体态臃肿的老人手腕上系有一根碧绿绳子,啧啧道:“杨老先生真是心胸开阔啊,换成是我,这种碎嘴婆娘,早投胎个千八百回了。”

    这位富家翁旁边的老者,则仙风道骨,符合市井百姓心中的神仙形象,听闻这位客人的调侃,并未搭话,只是礼节性微笑。

    胖老人笑眯眯问道:“不说那废物金丹,只说像你这样的地仙,骊珠洞天最近千年,大概走出来多少个?如今你我是盟友,这点小事,不至于藏藏掖掖吧?”

    老仙师微微躬身,歉意道:“曹大剑仙,恕晚辈不能多言。”

    原来这位富家翁,正是按照契约,前来担任李柳护道人的婆娑洲剑仙曹曦。

    曹曦又问道:“那李柳,为何迟迟不愿修行?这又是何故?”

    身为狮子峰山主的老仙师无奈道:“剑仙可以自己问我家祖师。”

    曹曦愣了一下,“她竟然是你这一脉的祖师转世?狮子峰传承才几年,你们如何能够寻见?”

    老仙师犹豫了一下,似乎得到过授意,稍作权衡,小心翼翼道:“自有秘法,而且不仅仅是我家祖师而已。”

    曹曦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李柳是否自知?”

    老仙师笑而不言。

    已是答案。

    曹曦啧啧道:“捡到宝了。”

    之后李二一家三人便在狮子峰住下,是狮子峰一位老管事接待,名义上是药铺杨老头的远亲,在狮子峰管着一些杂务,他给了三人一处寻常住处,暂时没有给妇人什么活计,只说需要等待几天才有结果,狮子峰规矩森严,不可打搅仙师修道,切莫随意走动,若是惹出祸事,他也无法担待。

    妇人总觉得这些话都是对她说的,所以很是忐忑。

    她当然不知道,那位狮子峰掌法长老,在离开屋舍后,赶紧抹了一把冷汗,山主给了他这桩苦差事,实在毛骨悚然。老人甚至不敢多看那位名叫李柳的女子一眼。

    过了没几天,妇人便待不住了,说想要在狮子峰旁边的小镇找点事情做,李二便找人借了钱,打算去开一家铺子,之后某位狮子峰高人,“凑巧”发现李柳有修道的资质,李柳便独自留在山上修行。

    妇人是个见识短浅的,总觉得李柳嫁给有钱人才算福气,其实不太高兴,万一真当了修道的仙师,几年几十年见不着的,还怎么给李槐好处?

    可最后妇人还是跟着李二去了小镇,租了屋子,四处逛荡,寻找合适的铺子,算是扎根下来。

    李柳当时在山脚将爹娘送别,等到两人身影消逝在道路上,女子身后出现了狮子峰山主在内的所有元婴和金丹,一个个毕恭毕敬,大气也不敢喘。

    在山主的带领下,众人齐声道:“恭迎祖师回山。”

    李柳根本不予理会,不许众人跟随,独自上山,到了狮子峰一处封禁已久的山洞前,大步走入其中。

    地仙也难破开的重重禁制,李柳完全不放在眼中,或者说对她没有半点阻碍。

    等她走出山洞的时候,腰间挂着一枚金黄色的狮子印章。

    曹曦站在门口等候已久,手中持有一把大小如匕首的短剑,抬起那条系有碧绿小绳的手臂,笑道:“在炼化一条江水作为本命飞剑之前,这把短剑随我征战三百年,之后剑气不断温养积累,等你跻身中五境,就能够随意使用,可出十剑,威力足以媲美玉璞境剑仙的全力一击。若是等你到了金丹或是元婴,将所有剑气一次性使出,那可就是仙人境剑修的一剑了。”

    李柳柔柔而笑,一抬手,短剑便驭入她手,随意抽剑出鞘,向山外轻轻劈下。

    一道剑气长虹轰隆隆劈去,大有开天辟地之威势,惊吓得整座狮子峰修士都陷入沉默。

    莫名其妙就一步登天跻身中五境的李柳,点点头,“果然如此。”

    曹曦感慨道:“见了鬼了。”

    曹曦难得想起那个不肖子孙,曹峻,如今混迹在大骊行伍之中。

    唉,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再瞧瞧自家的,气人。

    ————

    真武山。

    作为宝瓶洲兵家两座祖庭之一,真武山比起游侠更多的风雪庙,投军入伍的兵家修士,极多。

    最近一年下山的修士越来越多,有半数去往了北边的大骊,其余半数,顺着各自机缘,选择投身宝瓶洲中部一带的各国。

    略显冷清的真武山最近热闹了起来。

    马苦玄那个登山没几年的跋扈新人,又闹出了一桩天大风波,他出手打死了一位观海境修士,具体缘由,真武山并未公布,反正不是什么生死大仇,那位七境老修士与马苦玄素来就没有交集,哪怕起了冲突,最多就是口舌之争而已,必然是心狠手辣的马苦玄故意下了死手,

    哪怕有两位老祖帮着说话求情,最后马苦玄还是被禁锢在后山的神武殿,一年之内不得离开。

    神武殿供奉有真武山历代祖师和十数尊无名氏神只,据说历史上有过一场牵连甚广的宗门浩劫,危难之际,那一代真武山宗主以不传秘术,请出了在大殿享受数千年香火的金身神只,一同下山杀敌,声势浩荡,最终一口气灭掉十数座仙家门第。

    但是在神武殿禁足,绝对不是什么舒坦事,只有犯下重罪的真武山修士,才会被拘押在此,最终活着走出去的人,十不存一,据说神武殿供奉那一尊尊神只,在一些传承已断的上古斋戒日,会“清醒”过来,拷问、鞭挞甚至是吞食修士的魂魄。

    真武山一处仙气缭绕的神仙宅邸,一位辈分极高的兵家老祖炸呼呼道:“如此处置马苦玄,会不会太过严苛了点?!”

    对面一人,容颜年轻且俊美,手指纤细白皙如女子,正在独自打谱,面对这位师弟近乎无礼的质问,这位男子无动于衷,竟是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

    老人一巴掌拍在桌上,“马苦玄这小子,是我生平仅见的天才,真正的天才,你要是毁了他,我跟你没完!”

    男人刚刚捻起一颗棋子,闻言后默默放回棋盒,皱眉道:“宗字头的门派,毁在某个惊艳天才手里的惨剧,其实不少。”

    老人冷笑道:“可是因一人而振兴宗门,一扫积弊颓势,更多!”

    男人摇头道:“修行一事,首重无错二字,否则因为一两个人而坏了诸多祖辈规矩,获得短暂的兴盛气象,只是空中阁楼。再说了,真武山如今运转自如,并没有需要谁来拯救的地步。刘师弟,我劝你一句,你看重马苦玄,哪怕愿意将一切法宝都交付于他,甚至还暗中帮他赢得那桩福缘,归根结底,只是你一人的事情,我不会插手,因为这没有坏我真武山规矩。”

    老人看着神色越来越冷峻的“年轻人”,原本气势汹汹的兵家老祖,便有些心虚了,冷哼道:“马苦玄值得真武山为他坏一些规矩,风雪庙有神仙台魏晋,我们有谁?”

    男人微笑道:“有我啊。”

    老人给这句话噎得不行,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男人似乎也觉得气氛太过僵硬,总算露出一个笑脸,“行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更何况马苦玄还不是你子孙,急什么。为了宗门大业?行了吧,你什么性子我还清楚?说来说去,还是想着让马苦玄日后去风雪庙帮你报仇。”

    那位以脾气暴躁着称于世的兵家老祖,坦诚道:“初衷的确如此,可是相处久了,我看马苦玄越来越顺眼,我家那帮不成材的子孙,一万个都比不得马苦玄。”

    男人破天荒附和老人,点点头,“嗯,你家那些王八崽子,你当年确实就不该生下来,可说到底,还是怪你自己管不住裤裆里的鸟。”

    老人气愤道:“你一个真武山宗主,说这种话,也不臊得慌?!”

    男人笑了,打趣道:“听说你最近裤腰带又没拴紧?找了个凡夫俗子的貌美侍妾?”

    老人气焰骤降,低声道:“我是真心喜欢那女子,娇憨可爱,山上那些狗屁仙子,实在腻歪。”

    男人无所谓道:“你喜欢就好。”

    老人突然心生愤懑,“真武山现在的风气真要改一改,尤其是最近百年收取的弟子,心性极差,不过是一个马苦玄,就让他们鸡飞狗跳,道心大乱,一个个背地里说着酸话怪话,比市井长舌妇还不如!”

    男人摆摆手,“不是道心大乱,是这些人的道心本就如此不堪。”

    老人疑惑道:“你不管管?”

    男人反问道:“那我要不要管管他们的吃喝拉撒,管管你的裤腰带?”

    老人翻了个白眼。

    “放心,马苦玄死不了。”

    男人挥挥手,重新开始打谱。

    兵家老祖哈哈大笑,猛然起身,“师兄你也真是,早说这句话,我何必跟你磨叽半天功夫!”

    男人头也不抬,“你裤腰带松了。”

    老人嘿嘿笑道:“师兄还是这般爱开玩笑……”

    哎呦一声,老人慌慌张张,赶紧施展神通,一闪而逝。

    原来是男子在挥手之间,就让一位元婴地仙裤的裤腰带粉碎了,而且后者毫无察觉。

    若是有心杀人?

    在宝瓶洲眼中,真武山强在世俗王朝的影响力,论个人修为和战力,风雪庙的诸位兵家老神仙,要强出真武山一大截。

    曾经有人笑言,两座兵家祖庭,如果各自拉出十人来捉对厮杀,强者如林的风雪庙,能够打得涉世极深的真武山喊祖宗。

    男人放下那本早已烂熟于心的老旧棋谱,棋谱名为《官子汇》,记载了历史上许多着名的官子局,男人当下打谱那一局,又名为彩云局,对弈双方,一位是白帝城城主,一位是昔年文圣首徒。

    男人轻轻叹息一声。

    后山神武殿内。

    马苦玄盘腿坐在一尊居高神像的头顶,一只黑猫又坐在他的头顶。

    一人一猫一神像。

    黑猫伸出一只爪子,轻轻挠着马苦玄的脑袋。

    马苦玄不以为意,他从小就与黑猫相依为命,奶奶去世后,更是如此。

    左手边一尊金身木雕神像,眼眶中蓦然泛起金色光彩,轰然而动,巨大神像缓缓走下神台,环顾四周,最后看到了居中神像头顶的马苦玄,神像走到大殿中央,转身面向那少年与猫,身高三丈的神像单膝跪地。

    马苦玄仿佛对此习以为常,只是像以往那样出声提醒道:“回去之后,记得守口如瓶。”

    这尊木雕神像微微点头,起身后大步前行,跨上神台,站在原位,金色眼眸很快失去色彩,寂然不动。

    大殿门窗极高极大,光线透过窗户缝隙,撒落在大殿之内,灰尘因此得以瞧见。

    马苦玄突然自嘲道:“法宝太多,福缘太厚,也挺烦人啊。”

    黑猫抬起一只腿,轻柔舔着脚掌。

    马苦玄后仰躺下,黑猫一个蹦跳,在马苦玄躺下后,刚好落在他胸口上,蜷曲起来,很快酣睡。

    黑猫时不时换一个更舒服的蜷缩姿势。

    马苦玄翘起二郎腿,一只手抚摸着黑猫的柔-毛,想起真武山上那些阴阳怪气和趋炎附势,觉得有些无趣,“你们不喜欢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也不喜欢你们啊。”

    大殿空灵。

    唯有一人一猫的微微鼾声。

    那些神只的金身神像依次排开,像是在忠诚守护着高高在上的君王,年复一年,千年万年。

    ————

    观湖书院的贤人周矩,没有跟随自己的圣人先生,去见俱芦洲的那位道家天君。

    他怕自己忍不住会对那个叫谢实的家伙出言不逊,只能害得先生为难。

    先生离开了书院,肯定打不过天君谢实,又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谢实一巴掌拍死,难不成还要代替学生跟外人道歉?

    所以周矩来到了打醮山鲲船坠毁不远处的一座山头。

    根据记载,冲天剑气正是从此而起,击毁了南下老龙城的那艘鲲船,死伤惨重,中五境以下的乘客,几乎无一幸免。

    周矩在山上搜寻无果,没有半点蛛丝马迹,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因为这桩祸事,瞎子都看得出来,是幕后有人处心积虑,栽赃这个宝瓶洲最具实力的强大王朝。

    但是周矩想不明白一件事,堂堂俱芦洲的一洲道主,为何愿意自降身份,趟这浑水?甚至不惜与观湖书院“短兵相接”?如果持续下去,天君谢实极有可能成为宝瓶洲全部练气士的公敌。

    难道你谢实真当自己是道祖座下二弟子?

    周矩不觉得大骊宋氏请得动一位别洲天君。

    这些天风餐露宿的周矩,打算下山了。

    听先生随口提起一事,最近半年内,婆娑洲、桐叶洲和扶摇洲三个地方,出现了许多失传已久的无主法宝,甚至还有几件半仙兵的身影夹杂其中,引发了巨大震动,无数山泽野修蜂拥而动,根深蒂固的仙家豪阀,更是不会放弃这些莫大机缘,一时间鱼龙混杂,豺狼结伴。

    周矩对这些不感兴趣。

    他对接下来的世道,更无兴趣。

    因为注定是读书人安心读书,更难了。

    这样不好。

    周矩抬起头,望向天空高处。

    我周矩,观湖书院的小小贤人周巨然,尚且可以发现端倪,比我家先生更位居高位的你们呢?

    周矩黯然下山,懒散云游,或御风或徒步,最后到了一处热闹集市,喝了碗热腾腾的酸辣汤。

    周矩顿时笑逐颜开,什么烦心事都没了。

    摊贩的女儿,正值妙龄,肌肤微黑却泛着健康的色泽,她偷偷瞥了几眼周矩。

    家乡读书人不多,长得这么好看的读书人就更少了。

    她觉得能多看一眼都是好的。

    于是周矩多要了一碗酸辣汤。剑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