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二百八十四章 姑娘请自重

时间:2018-04-25作者:烽火戏诸侯

    陈平安登上那艘去往桐叶洲的吞宝鲸之前,专程去了趟上香楼外的集市,买了一只香筒,里头装了八十一根倒悬山特制的三清香,清香扑鼻,无论是礼敬神灵,还是焚香静心,都是上佳之品,就是价格不便宜,一枚小暑钱,也就是一百颗雪花钱。

    之所以破费,是陈平安想起自家落魄山有座山神庙,以后若是有朋友到访,不妨拿出此香送给他们,客有诚意,神享好香,到底是件美事。

    除了这只上香楼的香筒,以及之前在灵芝斋重金购得的两件宝贝,陈平安还从敬剑阁外的铺子,买了一套婆娑洲丹青圣手临摹的《剑仙图》,总计五幅图,每一幅都是大长卷,绘画有二十位剑仙,每位剑仙在画卷上不过一寸长,栩栩如生,飘然欲仙。

    《剑仙图》的初版,是一位画家祖师爷在剑气长城观战后的大手笔,之后被摹刻无数。

    敬剑阁的剑仙人数太多,这套名为石渠版的《剑仙图》,也只是按照丹青妙手的个人喜好,选取其中百人,当时店铺还有数个版本,价格悬殊,又以石渠版最为昂贵,陈平安仔细对比之后,发现还是这个石渠版的所绘剑仙,最合自己心意,便一咬牙买下乐。

    这笔开销,真不算小,足足五十枚小暑钱。

    眉开眼笑的店铺掌柜,不知是高兴遇上了冤大头,还是由衷觉得陈平安有眼光,说了些关于《剑仙图》的奇人趣事,说天底下有好几位剑修,都是无意间获得了早期剑仙图临作的残卷,就悟出了各自画卷上那几剑仙的真意,一步登仙,成为大名鼎鼎的陆地剑仙。

    这一套《剑仙图》,陈平安打算以后作为贺礼,送给圣人阮邛,当时离开家乡龙泉郡,阮师傅尚未举办开山立宗的庆典,现在应该已经办完了。五十枚小暑钱,对于阮邛而言,肯定不值一提,不过好歹是从倒悬山带往大骊龙泉的东西,隔了千山万水,多少有点礼轻情意重的味道。

    人靠衣装马靠鞍。

    陈平安一路走向上香渡,竟有数位妙龄女仙师瞅了他几眼,瞅完之后再看一下的那种,不是一扫而空就算了。

    陈平安这趟桐叶洲寻道之行,比起倒悬山送剑之行,心思要更重一些,确定那些年纪轻轻的女子练气士并非心怀恶意之后,便不再多想。

    上香渡比起捉放渡要更大,但是腰悬登船玉佩的陈平安,却没有看到那头必然身躯庞大的吞宝鲸,倒是看到了一头背甲上建有亭台楼阁的山海龟,以及一辆由青鸾仙鹤拖拽的巨辇,还有《山海志》上记载扶摇洲独有之物,一座绿树荫荫的小山峰。

    就是不知道是飞来山,还是飞去峰,相传这类山峰灵气凝聚而成的山根,是世间蛟龙的大补之物,远古陆地大蛟的走江化龙,在选好某条通海大渎后,还会请人搬来一座座飞来山飞去峰丢在水畔,为的就是能够及时进食,防止筋疲力尽,气血耗竭。

    陈平安才刚开始学中土神洲的大雅言,问路一事注定鸡同鸭讲,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拿出竹简刻字问路了。

    好在陈平安找到了几位悬挂相同样式的渡船乘客,便默默跟着他们,走了一段路程,很快来到一处人头攒动的地方,陈平安松了口气,结果左边肩头被人轻轻一拍,陈平安直接转头望向右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人见陈平安没有中计,觉得有些无趣,懒洋洋道:“怎么,你也是去往桐叶洲的扶乩宗?这么巧?你该不会是对我有所图谋吧?垂涎美色?”

    恶人先告状?

    陈平安对此人印象不好不坏。

    这个头戴珠钗,身穿粉裙,腰系彩带的……貌美男人。

    如果说一起从老龙城乘坐桂花岛来到倒悬山,是缘分,那么又在同一天从倒悬山去往扶乩宗,极有可能是心怀叵测的设计。

    这位曾经被看门小道童打出上香楼的陆姓子弟,明显也看出了陈平安的戒备,他拍了拍腰间那块吞宝鲸颁发的登船玉牌,哈哈笑道:“如你所想,我这次去往扶乩宗,是守株待兔,专程等你的。”

    这算是哪门子的开诚布公?

    陈平安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在心中打定主意,绝对要对此人敬而远之。

    这家伙不但模样如女子绝色,嗓音也清脆悦耳,难分雌雄,之前“无意间”一起游览捉放亭,他的言行举止,一看就是性子跳脱、不按常理行事的人,陈平安虽然不反感此人的装束、性情和癖好,但是也不希望有人打破自己的平静生活。

    那人双手负后,十指交缠,下巴微微翘起,眯眼望向陈平安,姿态娇柔,比女子还要风流,柔声道:“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都要把真相说出来,我呢,姓陆名台,陆地的陆,上阳台的台,是中土神洲的陆氏子弟,在家族内不怎么受待见,就自己跑出来游历天下了,走了浩然天下九大洲里的五个了,原本我是不打算去桐叶洲的,可如今实在囊中羞涩,就想着能找个蹭吃蹭喝又不觊觎我美色的好人,我觉得你就是,反正已经欠了你一枚谷雨钱,不介意多欠一枚,说不定到了桐叶洲,我路上踩到狗屎,就能把钱还你,顺便还可以挣到回家的路费。”

    自称陆台的他见陈平安面无表情,显然根本不愿意相信他这套鬼话。

    他叹息一声,“好吧,实话实说,我出身阴阳家,精于占卜算卦,兜里没钱是真,挣不到钱是假,但是我欠了你一颗谷雨钱后,给自己算了一卦,是东游吞宝、桐叶封侯,上上卦,此卦的意思很粗浅,但是以防意外,我仍是在这里待了足足两旬,这就是之前我说‘守株待兔’的由来,最后见到了你,我就知道,这趟老祖宗显灵保佑的桐叶洲之行,不去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陈平安没有恶言相向,更没有流露出丝毫不耐烦的神色,而是用一种打商量的和善口气询问道:“陆公子,你循着大吉卦象去往桐叶洲,我当然不会拦着你,也拦不住你,但是你我二人,能不能各走各的?若是陆公子你急需钱财,我可以再借给你一些小暑钱……”

    他突然打断陈平安的话语,语气神色俱是天然妩媚道:“什么陆公子,为了少些麻烦,你喊我陆姑娘就行了,不然别人看我的眼神,会很怪的。”

    陈平安头皮发麻。

    你既然介意别人看你的眼神,怎么就不介意我如何看你?

    陆台竟是开始撒娇,“陈平安,行行好?捎我一程嘛?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对你有任何坏心思,就被天打五雷轰,被丢进雷泽泡澡,被镇压在穗山底下,被拘押在深海龙宫的熔炉之中,被流放到万里无人烟的荒凉秘境……”

    嘴上鬼话连篇,他还伸出一只比女子还要修长白皙的手,试图扯住陈平安的一条手臂。

    陈平安一身鸡皮疙瘩,顾不得什么客气不客气,拍掉陆台的那只手,义正辞严道:“公子……陆姑娘请自重!”

    陆台悻悻然收回手,站在原地,咬着嘴唇,眼神幽怨,泫然欲泣。

    陈平安转身就走。

    陆台如影随形,陈平安停步他就停步,陈平安转头,他就转头,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柄玲珑精巧的小铜镜,手指间还捻着一只打开的胭脂盒,如美人在闺阁对镜梳妆。

    这幅画面,看得对他还算知根知底的陈平安,只觉得毛骨悚然,倒是四周许多男子练气士,眼神荡漾,一些个上了岁数、道行高深的金丹元婴,哪怕依旧看穿陆台的障眼法,知晓了他的男子身份,可眼神依旧炙热。

    修行路上,漫漫长生,百无禁忌。

    陆台就像一个可怜兮兮的弃妇小娘,不敢对负心汉抱怨什么,只敢这么恋恋不舍地跟随。

    四周视线充满了玩味。

    陈平安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恶心人不偿命的阵仗,一肚子火气,可又拿这个陆台没辙。

    随着渡口前方不断有人凭空消失,陈平安才意识到吞宝鲸的登船地点,就是铺在地上的一幅幅锦绣地衣,当时购买渡船玉牌,分“云在峰”、“旖旎园”、“碧水湖”三种,价格不一,陈平安选了居中的碧水湖,此时看那三幅地衣,景象迥异,有云雾飘渺,一峰独出,有碧波浩渺,一栋栋湖上屋舍,星罗棋布,有花团锦簇的庭院楼阁。

    身后不远处的“陆姑娘”怯生生解释道:“从不能从吞宝鲸的嘴中登船吧,这艘吞宝鲸规模很大,在金甲洲首屈一指,吞宝鲸体内搁置有四座小秘境,其中三座被打造成乘客居住之地,老龙城的那艘吞宝鲸,只有一座秘境,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寒酸。这三幅地衣,其实就是三张品秩极高的缩地符,可以帮助乘客直通三地。”

    陈平安恍然大悟。

    关于秘境一事,包罗万象的神仙书籍《山海志》,有过详细记载,陈平安看到后,因为涉及到洞天福地,甚至跟骊珠洞天都很有关系,所以陈平安尤为上心,还特意去找鹳雀客栈的年轻掌柜,请教了一些书上没有的学问。

    在倒悬山土生土长的人物,无论修为高低,家世好坏,言谈之间,往往口气都很大,见识都很广,圣人天君地仙,张口就来,毫无忌讳。不过所见所闻之驳杂宽泛,确实要强于倒悬山以外的任何地方。

    年轻掌柜本来不太爱说话,兴许是将陈平安当成了贵人,当时难得畅聊一番。

    许多自行老旧腐朽、或是被外力摧毁破坏的洞天福地,在破碎之后,往往会遗留下来一些大小不一的地界,不知所踪,故而被称为秘境,其实倒悬山那座贩卖忘忧酒的铺子,正是黄粱福地仅剩的一块秘境。

    修道之人的诸多机缘,经常离不开秘境。秘境既能锦上添花,也可雪中送炭,可以说,大大小小的秘境的存在,让练气士充满了憧憬和盼头。几乎大半的野修散修,之所以能够崛起,都归功于秘境的收获。

    无意间闯入一座未被占据的秘境,或是草木精华的世外桃源,或是瘴气横生的蛮夷之地,或是仙人兵解的洞窟,运气好的,就可以青云直上,一飞冲天,运气不好的,说不定就要老死其中,要么惨遭横祸,死后的一身遗物,沦为后人的机缘之一。

    陈平安很想知道,骊珠洞天破碎下坠后,是否有秘境遗留人间。

    回头倒是可以问问魏檗。

    此时,陈平安走向通往吞宝鲸碧水湖的那块地衣,陆台哀叹一声,加快步伐,姗姗而行,挡住陈平安的去路,伸出手道:“我本来也是去往碧水湖,既然你如此厌恶我,那我就不碍你的眼了,我可以更改住处,添些钱,找人换一下,去往那座久负盛名的旖旎园,咱俩就这样分道扬镳吧,陈平安,先前你说可以借我一些小暑钱,还作数吗?不然我可去不了旖旎园……”

    一个楚楚可怜的男人,怎么看怎么别扭。

    陈平安直接掏出一大把破财消灾的小暑钱,走近几步,迅速交给陆台。

    只要此人不再纠缠自己,让自己这一路好好练拳和练剑,陈平安愿意花这笔钱。

    陆台接过小暑钱后,怔怔望向陈平安,一双秋水眼眸,说不尽的委屈,最后黯然转身,多半是去找人商量着更换住处。

    当陈平安走上那张古怪缩地符后,看到一脸欢天喜地的陆台,朝他眨眨眼,扬起手中新换来的一枚玉牌,上边篆刻着“碧水”二字。

    原来陆台的囊中羞涩,千真万确,所以当初只能购买一枚最便宜的云在峰玉牌,然后给他一通天花乱坠的骗人言语,陈平安给了他一把小暑钱……

    陆台脚步轻盈,活泼俏皮地走向陈平安那块地衣,得意洋洋,容颜愈发娇艳。

    陈平安身形消逝之前,忍不住对那位“姑娘”骂了句你大爷。剑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