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二百八十六章 对坐观人,自己知道

时间:2018-04-27作者:烽火戏诸侯

    趣阁 om】!

    故事而已,一坛老酒揭了泥封,就只能喝光为止。

    这坛老酒,这点事,在陈平安的肚子里就像陈酿了很多年,一打开后,遇上对的人,就会有酒香,而且陈平安也只会遇上对的人,才会与他对饮。

    陆台便是那个与他对饮的人。

    哪怕陈平安喜欢和尊敬、亲近的人,宁姚,阿良,刘羡阳,顾璨,道士张山峰他们,陈平安都没有起过这一茬。

    可惜陆台听完这个故事后,似乎没有太大感触,最后反而打趣陈平安,跟我讲这个,是不是我这样悖理违俗的男人,没几个好下场,到最后连个坟头都留不住?

    陈平安哑然失笑,只得跳下栏杆返回一楼。

    不知为何,跟陆台好似闲聊,过了这件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陈平安觉得心里舒服多了,如解心结。

    当天下午的练剑,同样是雪崩式,感觉少了些凝滞,多了几分圆转如意。

    在这天之后,陆台便换了一身装束,头别玉簪、身穿青衫,手持黄竹折扇,从一位绝色佳人变成了翩翩公子,这让陈平安如释重负,所以哪怕陆台时不时走到一楼,要么随手翻阅他的藏书,要么煮一壶茶看他练习剑术正经,陈平安都没有什么。

    而陆台不愧是被誉为最为博闻强识的阴阳家子弟,跟陈平安了许多以往不曾听的事情,比如拳架分内外、剑架分意气,还了打磨第四境的注意事项和一些建议,一位纯粹武夫跻身炼气境后,如何打熬三魂,讲究很多,人身三魂,胎光为太清之阳气,武夫淬炼此魂,最好是拣选旭日东升、朝霞绚烂之际,练拳不懈怠,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不定会有机缘巧合,让三魂之一的胎光更为强壮,生机勃勃。

    陆台提及此事的时候,陈平安大为汗颜,心虚不已。

    在老龙城孙氏祖宅破开三境之初,有金色蛟龙从朝霞云海之中汹涌扑下,却被他一拳拳打了回去,而且还不是一次,是两次。

    陆台当时正跪坐在靠窗位置,换了装束妆扮后,高冠博带,大袖逶迤,士子风流,喝着自己以碧水湖名泉精华煮出的茶水,他何等心眼活络,一下子就看出了端倪,便刨根问底,涉及武道修为,陈平安便和盘托出,陆台一口茶水当场喷出来,朝陈平安伸出大拇指,教你陈平安符箓和拳法的老师傅,估计都是不拘节的性情中人。

    陈平安询问是否有补救之法,陆台想了想,喝过一杯茶,到了桐叶洲,可以碰碰运气,去一些个犹有神灵巡游阳间的武圣人庙,历史上不少令人惊艳的天才武夫,都是在武圣人庙瞎猫碰死耗子,得到了一份很大的机缘。到这里,陆台便有些唏嘘,他在离家游历之前,听师父过一位大端王朝的年轻武夫,资质天赋好到惊世骇俗,厉害到了要数位武圣人庙神灵主动找上门的地步,都要给予他一份武运,而那个家伙比他陈平安还要过分,竟然一拳拳打退了那些主动示好的武庙神灵。

    陈平安猜测多半是剑气长城上结茅修行的曹慈了。

    陆台随便提了一嘴,既是告诫陈平安,又仿佛是在自省,纯粹武夫也好,山上修行也罢,

    大道之上,运气很重要,但是接不接得住,更重要。福祸相依,天才早夭的例子,不计其数,便是此理。

    陈平安深以为然。

    但是陆台随即话锋一转,你陈平安这般深居简出,害怕所有麻烦,从不主动追求机缘,一心只想着避开机会,很不好。

    陆台之所以有此“怨言”,除了起先陈平安死活不愿与他有交集,还源于这艘吞宝鲸前段时间,打开了第四个破碎福地的秘境入门禁制,准许乘客入内探寻,只要乘客交付一枚谷雨钱,就能够进入其中历练修行,一切所得,渡船不会索取,但是如果有人愿意折算成雪花钱就地售卖,吞宝鲸当然欢迎。

    这条吞宝鲸是金甲洲五兵宗的独有之物,这块秘境多上古术法残留,极难打开,代价极大,得到这块秘境之后,五兵宗按照一般惯例,吃独食“吃”了足足一百年,到最后发现竟然得不偿失,所以五兵宗干脆将这个名为名为“登真仙境”对外开放,学那宝瓶洲的骊珠洞天,收取一笔过路费而已。

    登真仙境,版图有方圆千里之大,只是一块残破之地,大就已经跟整座骊珠洞天媲美,能够跻身七十二福地之列,广袤程度,确实比三十六洞天要远远胜出。

    这块秘境每十年打开一次,只需金丹元婴之下的练气士进入其中,对于纯粹武夫则无门槛要求,在两百年前有一位扶摇洲的幸运儿,不过洞府境修行,竟然得到了一把威力巨大的半仙兵,大概是觉得守不住那把神将大戟,也不适合自己,便卖给了五兵宗,可谓一夜暴富,之后凭借财大气粗,硬生生靠钱把自己堆上了金丹境,一枚谷雨钱换来了一个金丹修为,谁不艳羡?

    此事轰动金甲洲,一时间涌入登真仙境的练气士,多如过江之鲫,早期需要很硬的关系才能排上队,已经不是一颗谷雨钱的事情了,经过三百年进进出出,期间又有种种福缘和法宝现世,只是都不如半仙兵那么夸张,登真仙境的寻访,才逐渐变得没那么炙手可热,但依然是让人觉得物有所值的一方胜地。

    不过陆台当然知道这种“开门红”,多半是商家高人指点五兵宗的手笔。

    跟那盒风靡数洲的胭脂一个德行,是合伙坑人呢。

    可是登真仙境的虚实和底蕴深浅,陆台一清二楚,师父过他如果有兴致,又有闲暇,不妨走上一遭,看能不能捡到一些值点钱的破烂货。

    陆台此次为何乘坐吞宝鲸?

    当然上上签卦象和大道契机最重要,可是进入登真仙境,也是他陆台志在必得的一笔横财。

    陆台原本极力邀请陈平安一起进入登真仙境,寻访仙人仙境和法宝机缘,可是陈平安到最后,哪怕答应再借给陆台一颗谷雨钱,他自己还是执意不去赌一把运气。

    陆台只得独自进入,两旬之后风尘仆仆地离开登真仙境,当天就还给陈平安三颗谷雨钱,多出的一颗,是利息。陈平安听完陆台讲述的游历经过和巨大收获后,便心安理得地收下,原来陆台凭借家传阴阳术,破开了一座上古仙家府邸的禁制,一路有惊无险,差点成为那座古老仙府的主人,只是碍于五兵宗订立的规矩,才主动放弃了那座福地府邸的掌控,跟五兵宗私下交易,换成了谷雨钱,一大堆的那种。因为五兵宗的跨洲商贸,很多地方需要暑钱和谷雨钱,所以五兵宗暂时赊欠陆台,半年之内就会全数偿还,而且会额外加上一笔红利。

    别觉得五兵宗是亏大了,实则不然,原本鸡肋的仙府在被陆台成功打开后,由于灵气充沛,适宜修行,吞宝鲸的贵客,比如金丹元婴这些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地仙,就会愿意居住其中,细水流长,五兵宗半点不亏,商家挣钱,暴利当然很好,可是这种稳定收入的“钱脉”,才是长长久久的立身之本。

    陆台一举成为登真秘境历史上收获第三的幸运人。

    除此之外,陆台从仙府拿到了一门上古登仙术法,和一件名为“鳌山幻楼”的上乘法宝。

    陆台并未售卖这两份机缘。

    可哪怕陆台实实在在证明了陈平安与一桩洪福的失之交臂,陈平安还是没有太多情绪起伏,只是将那枚赚到的谷雨钱放在桌上,偶尔看书乏了,就以手指翻转谷雨钱,让它在手背上滚来滚去,对于陈平安,这是一个解乏的好法子,立竿见影。

    这让陆台很是郁闷。

    了好些苦口婆心的言语,可是陈平安始终不为所动。

    所以陆台每次煮茶,都没有邀请陈平安共饮的意思,当然,估计陈平安自己也没有想法。

    陆台是个地地道道的讲究人,不是刻意为之,而是生于千年豪阀,而且还是仙人之家,不是寻常的人间世族可以媲美,所以陆台的气质,浑然天成,既是钟灵毓秀,也是耳濡目染。

    斗茶之茶,要新。手法和茶具,要古。煮茶泉水要清且重。饮茶之人,要净且灵。

    陆台跟陈平安相处久了,始终觉得陈平安太死板了,所以是净有余而灵不足。

    一样还是会辜负他的好茶。

    就像今天,陆台又借机提起这桩“天上掉了钱如雨哗哗落下,你陈平安却去屋檐下躲雨”的痛心事,陈平安只是默然不话。

    陆台觉得实在敲不醒这个榆木疙瘩,大概是要放弃服陈平安了,便随口了一句大而无当的空洞言语,可世事就是如此无常,陈平安不但听得进去,反而极其认真。

    “陈平安,你练拳练剑,心都很定,这是你厉害的地方,但是你要心,心定不是心死,心境静如止水,切忌一潭死水。”

    这是陆台随口的,连他自己都觉得是一些废话。

    可陈平安竟然第一次主动停下那套翻来覆去的枯燥剑架,坐在他面前,学陆台摆出跪坐饮茶的姿势,有些别扭,与陆台的潇洒风流,云泥之别,就像是庄稼地里的老农,学那老夫子坐而论道,只会摇头晃脑,装模作样。

    陈平安摆出这幅姿态,陆台觉得挺好玩的,在中土神洲年轻一辈当中,被誉为斗茶无敌手的陆氏俊彦,斜眼打量着浑身不自在的陈平安,怎么看怎么有意思,给他这么一瞧,陈平安自然愈发拘谨。

    对于真正的读书人,陈平安还是很向往的。

    因为有齐先生,有李希圣,还有彩衣国城隍爷沈温,哪怕是张山峰临时兴起的吟诗作对,都会让陈平安心生向往。

    陈平安克服心中的不适,问道:“你是我的心性,走了极端?”

    陆台愣了一下,天资聪慧至极的他,没有敷衍应付,也不敢妄下断论。

    若是常人,陆台可以随口胡诌,或是些不错不对的言语。

    可是今天不行。

    两人对坐,陈平安一脸认真神色,陆台心中苦笑,好像自己画地为牢了。

    但是陆台灵犀一动,有些恍惚,来得这么早?本以为只有踏足桐叶洲的陆地,相伴游历,种种坎坷和磨难,才会有此契机的苗头出现。不曾想如此措手不及。陆台稳定心境,开始屏气凝神,郑重其事递给陈平安一碗茶,“慢饮,等你喝完,我再我的一点见解。”

    陈平安不知其中讲究,也只当是一场找人解惑的普通问答,就点点头,接过茶碗,喝了一口。

    在桂花岛风波过后,陈平安遇上那位爱慕桂夫人数百年的老舟子,既是桂花岛的第一位撑船人,更是陆沉飞升之前的唯一仆人,一起泛海远游天地四方。当时陈平安做了个怪梦,进入某本书中,“一夜读书”,在渡口老舟子挥手造就的天地之中,跟老舟子有过一番问答,以至于那位舟子竟然了句“莫要坏我大道”。

    当时陈平安便是大致在一把尺子的道理两端。

    他认为舟子的道理,走了极端,看似有理,实则无理。

    因为不够完善,不如书上所的“中庸”。

    而道家的根祇,是道法自然四字。

    所以那次梦中读书,陈平安依稀记得有人过,儒家的道理,从不在高处,不在到底有多高,而在道理是否落在了实处。

    那人甚至笑言,咱们儒家的至圣先师,学问已是何等的深远高超,可有一次问道之后,都曾对一位弟子私下感慨,甚至带了点自惭形秽,某人的道,真高,可是……

    只可惜“可是”之后的内容,陈平安已经记不得半点了,一个字都记不住,有可能是根本就那个人或者那本书上根本就没有。

    今天陈平安有此询问,当然不是跟陆台问道,陈平安没想那么多。

    陈平安自练拳以来,在读书之后。

    难道真的没有想过自己的将来?

    当然不可能,与剑灵神仙姐姐有过六十年之约,如今跟宁姚又有十年之约。

    陈平安这两次“游山玩水”,甚至已经从最初的“我这一拳要最快”,变成了“这一拳可以更快,但是必须最有道理”。

    陈平安最有分量的一句话之一,可能当时听这句话的人都没有在意,当时是在返乡的一座客栈,他对粉裙女童和青衣童所,“如果我哪里做的错了,你一定要跟我”。

    陈平安的心路,无论之后在落魄山竹楼老人,在他身上和神魂打下多少拳,无形之中,陈平安始终在怀疑自己。

    但这是必须要走出去的一步。

    而之前的心境,或者虚无缥缈的本心,陈平安同样一句无心之言,已经道破天机,是在倒悬山上,对宁姚爹娘的那句。

    那意味着陈平安一直在否定自己。

    “是我做的不够好。”

    做得不够好,就是错。

    世间有几人,会如此苛刻自己?

    但是这种心态又不是无缘无故形成的,而是本命瓷一碎,以及之后困苦艰辛,种种机缘巧合,逼迫陈平安不得不去拼凑出完整心境的一种无心以及必然之举。

    成了,汇聚成日月在天的奇观,群星黯然。

    不成,大概便是种种失约,种种失望。

    一个人没东西吃,就会饿死,可若是心田干涸,一样会求死,只是浑然不自觉而已,今日不死他年死而已。

    拼命求生,逆境绝境,愤然而起,奋发向上。

    可又悄然求死,暴饮暴食,不知节制,七情六欲,心猿意马,种种弊端,即是人心古怪处。

    人心之复杂,便是圣人仙人都不敢自认看透。

    崔瀺在镇为何会输,便是例子。

    循着这条心路,陈平安的心境便很明了,差点害死了刘羡阳,是我陈平安的错,所以我死了就死了,讲完自己那点对方都不愿意听的道理,一了百了。

    哪怕是龙窑娘娘腔男子的死,陈平安只是因为没有答应那个男人收下胭脂盒。

    陈平安还是觉得自己在“错”。

    当一个人真正开始认识这个世界,

    看过高耸入云的大山,蜿蜒无尽头的江河,看过了那些无比高远的壮阔景象,甚至可能是看过那些读书人的风流,那些象征着一国威严的衙门、官服,看过了人生无常的生老病死,看过了看似壮烈实则冷血的铁骑阵阵,一个人在某一刻,往往就会突然觉得自己很渺。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孤单。

    悲伤很难感同身受,快乐的分享总是一闪而逝,人生只是一场场告别……

    陈平安对这个世界,其实充满了畏惧。

    刘羡阳,李宝瓶,顾璨都不会像陈平安这样。

    顾璨会一门心思想着报仇。

    李宝瓶会觉得天地间总有这样那样的有趣事情,沉浸在自己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内,几乎从不质疑自己,更不会轻易否定自己。

    所以她才能够出一句“怎么会有不喜欢李宝瓶的师叔?”

    刘羡阳则会发自肺腑地,我要去看更高的山更大的河,我一定不要老死在这个地方!

    但是陈平安不会,他可能会去做很多事情,比如带着李宝瓶他们去大隋,但是陈平安的心境意象,会躲起来。

    陈平安的心思和念头,大体上都是“不动”的。

    龙窑烧瓷多年,少年一直在求手稳,其实就是在执拗地追求心定。

    心不定,他就会记恨宋集薪的有钱,嫉妒他有人相依为命,会读书。

    会

    这就是阮邛哪怕对陈平安没有成见,却从来不把陈平安当做同道中人、不愿收他为弟子的根源所在。

    这也是为何陆台会觉得陈平安不够灵气的原因。

    所以剑灵当初看到的少年心境,是一个年幼孩子守着坟头和山头,是草鞋,

    唯一的“动”,是向南方追逐着某个人的身影。

    那个身影,其实正是御剑离去的宁姚。

    所以之后陈平安选择送剑给心爱的姑娘,比起去往大隋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终于多了一份自主意愿。

    “是我想走这趟江湖”。

    我陈平安要为自己做点什么。

    所以哪怕羡慕老龙城的李二,哪怕到了剑气长城后,陈平安肩头又多了一副担子,陈平安反而在心境上,比以前更加轻松。

    所以陈平安换下了草鞋,穿上了一袭长袍,想要成为剑仙,而且是能够在剑气长城上刻字的大剑仙。

    从只敢买下五座山头就赶紧租借出去三座,想着要把所有家当一口气送给背井离乡的刘羡阳,新春前后,一口气送给粉裙女童和青衣童,将近半数的上品蛇胆石……从一个“既然我留不住,那就赶紧送给在乎的人”,到如今的陈平安,已是翻天覆地。

    这一切,来之不易。

    之前文圣老秀才为何当初会醉酒之后,拍着陈平安的脑袋少年郎要

    就在于老人一眼看穿了少年的心境问题。

    少年不该如此,当静极思动,应该卸下担子,轻松做少年郎该做的美好事情。

    只是世间道理,听没听,知不知道,是一回事,如何去做,又是一回事。

    书上书外的道理,如何落在实处,难上加难。

    陈平安一口一口喝着茶水,在陆台即将出他的答案之前,陈平安突然已经开口,道:“我哪怕跟你不熟,哪怕要一次次借给你钱,也不愿意跟你接触,更不愿意去登真仙境,其实很简单,因为我怕死。”

    在家乡镇,接连面对蔡金简、苻南华和搬山猿,陈平安认为自己差不多等于死了一次。

    在蛟龙沟,是第二次。

    事不过三。

    陈平安缓缓放下已经喝完的茶碗,笑道:“不管你信不信,靠运气的好东西,我从来拿不住。”

    陈平安自顾自道:“我方才想了想,觉得我可能以前是对的,但是现在还是这样的话,就是错的。想要以后的修行走得更远,得慢慢改正了。”

    陆台神色古怪,还有些凝重。

    他方才其实在以陆氏不传之秘的观心神通,在偷窥陈平安的心境。

    陈平安端起茶碗,“能不能再来一碗?”

    陆台没好气道:“你当是喝酒啊?”

    可仍是给陈平安添了一碗茶水。

    陈平安继续道:“但是不跟着你去登真仙境,我觉得没错,不定我跟你一起进入登真仙境,会害得你都挣不到钱。现在,你挣了大钱,我挣了三颗谷雨钱,挺好了。”

    陆台自己早已不再饮茶,双手放在膝盖上,笑道:“两颗是你借我的,你其实只挣了一颗。”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坦诚相见,“我觉得是三颗。”

    陆台哭笑不得。

    敢情这家伙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还钱?

    陈平安喝着他肯定喝不出名堂的茶水,轻声道:“要余一点,错过了就错过了,不能事事处处都求全占尽。陆台,你觉得呢?”

    陆台愕然,随即大笑道:“陈平安,你竟然在躲那个一!”

    陈平安喝着一碗茶水,同时一头雾水。

    陆台随即满脸愤懑,身体前倾,一把从陈平安手中抢过茶碗,随手挥袖,收起所有茶具,气呼呼站起身,狠狠瞪着陈平安,“上阳台观道,到底是谁观道,是谁桐叶封侯,你都知道了,我一个的桐叶封侯算个屁!亏死我了!”

    陆台咋咋呼呼登楼离去,踩得楼梯蹬蹬作响。

    陈平安茫然挠头,只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陈平安有点惨,陆台又换回了女子装束,打扮得花枝招展不,还搔首弄姿,每天来一楼这边故意恶心陈平安。

    陈平安脾气再好,也受不了那层出不穷的脂粉味和兰花指,以及让人极其腻歪的挤眉弄眼和娇声娇气,于是在某天早上陆台坐栏杆哼曲的时候,一拳打得陆台摔入碧水湖。

    怒气冲冲从水里掠出的陆台,落汤鸡一般的他,强忍住拿针尖、麦芒两把本命飞剑戳死陈平安,最终还是没有出手,只是对着陈平安破口大骂,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半个传道人?!你陈平安还有没有半点良心?

    不过提到传道人的时候,陆台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但是骂陈平安没良心的时候,倒是理直气壮。

    在那之后,陆台不再理睬陈平安。

    光阴悠悠流转,在这艘吞宝鲸到达桐叶洲扶乩宗渡口之时,是拂晓时分,陈平安去三楼提醒陆台可以下船了。

    但是早已人去楼空。

    陈平安没有多想,真是个怪人。

    他便独自一人,由海底的吞宝鲸登上桐叶洲的陆地。

    陈平安走上渡口,跺了跺脚。

    就像当年第一次由泥瓶巷走入福禄街,从黄泥烂路走上青石板路,充满了新鲜感。

    没有了陆台在身边,陈平安觉得挺好,虽然这么想,有点对不住那家伙。

    就在陈平安脚步很是轻松轻快的时候,在渡口繁华的店铺旁边,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陈平安顿时呲牙咧嘴。

    换上了青衫长袍、玉带簪子的陆台,正蹲在街边,啃着一个肉包子,见到了陈平安后,然后转头看了眼蹲在他身边一条土狗,正眼巴巴望着陆台。

    陆台便把手中的一只肉包子丢给了路边的狗。

    陆台还对陈平安挑了挑眉头。

    陈平安走过去后,陆台还在那啃着皮薄馅美的肉包,摇头晃脑,很欠揍。

    陈平安先弯腰摸了摸那条狗的脑袋,然后直接就给了陆台一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