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二百八十九章 千里送人头

时间:2018-04-30作者:烽火戏诸侯

    章节名借自圈子的读者。

    白袍少年身陷包围,不退反进,数拳之后,已经打得那位同伴毫无还手之力。

    这让所有参与围猎一事的家伙,都难免心中惴惴。

    若非壮汉出声提醒,北边的那名阵师可能就要当场暴毙。

    在为众人打造一座搬山倒水阵法的老人,当时正蹲在地上,布置数杆土黄色的小旗,哪怕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他仍是毫不犹豫地一掌拍在胸口,击碎一张隐蔽的昂贵替身符,于是他与一名少年弟子的所处位置,瞬间颠倒转换。

    刹那之间,一把虚实难测的飞剑从天而降,如筷子插水,牵扯出阵阵涟漪,速度极快。

    一脸茫然的少年被巨大飞剑当场劈开,从头颅到腰部,一分为二,两片尸身倒地,肠肚流淌,惨绝人寰。

    远比寻常剑客佩剑要巨大的飞剑,没入土地,一闪而逝,飞剑入地,地面没有丝毫变化。

    是一把剑修的本命飞剑无疑。

    下一刻,阵师又伸手拍掌在心口处,似乎又用上了替身符,打定主意要舍了第二位嫡传弟子的性命,来保证自己的安危。

    只是这一次,先前措手不及的邪道修士,有了回旋余地,没有袖手旁观,遥遥站在远处,可是已经掏出一只刻满符文的漆黑小陶罐,默念口诀,轻轻晃荡数下,一股阴森黑烟冲天而起,离开陶罐之后,分出三股,分别去往阵师、少女和立于高枝之上御剑的陆台。

    飞剑再次凭空出现,依然是当头斩落。

    但是并非直指掌拍符箓的阵师,而是那个满脸惊骇的少女。

    由无数头阴物鬼魅汇聚的滚滚黑烟,遮蔽在了少女头顶,如同为她撑起一把雨伞。

    可是巨大飞剑实在太过,势如破竹,迅猛破开了黑烟屏障,仍是一剑将少女从头到尾劈开。

    豆蔻少女,就此夭折在大道之上。

    辛苦求长生,到头来反而没能活过二十岁。

    一手扶住大树主干的陆台脸色不太好看。

    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那名阵师竟然没有真正使用替身符,第二次拍打胸口,只是虚晃一枪,诱使他剑尖指向少女。

    棋输一着的陆台,倒也没有气急败坏,山上修行,一来蠢笨之人,根本没资格跨过那道山门门槛,二来性情再鲁钝的人,就算一大把年月全部活在了狗身上,可几十年几百年下来,就真是一条狗,也该成精了。

    所以没谁是省油的灯。

    那把本命飞剑虽然巨大,可是速度之快,匪夷所思,陆台就站在原地,任由那道黑烟汹涌扑杀而至,飞剑斩杀少女之后,转瞬之间就来到主人陆台身前,将那道充满怨气、哀嚎、狰狞面孔的黑烟给搅烂。

    邪道修士不断摇晃掌心陶罐,阴恻恻笑道“敢坏我阴物,倒要看你还有几两灵气可以挥霍”

    一道道黑烟从陶罐飞出,像是在他手心开了一朵黑色的硕大花朵。

    阵师实在怕极了那个家伙再给自己来一剑,不得已,掏出一大把雪白珠子,挥袖洒出,数十颗珠子在他四周悬停,三才,四象,七星,八卦,九宫,数目不等的珠子悬停位置极有讲究,打造出一座座护身阵法,结阵之后,光芒璀璨,将年老阵师映照得无比光明伟岸。

    只是如此一来,先前的布阵就要耽搁了,要延误不少时间。

    那邪道修士知道三言两语,说服不了这名怕死惜命的老阵师,在驾驭黑烟扑杀陆台的同时,提醒道“抓紧布阵,否则咱们跑了千里路程,就要白费,而且一旦宰不掉那两个,肯定后患无穷。你自己掂量掂量”

    老阵师脸色阴晴不定,一发狠,撤去半数小阵,收回数十颗珠子,如此一来,辗转各地的布阵速度,又加快几分。

    南边的战场。

    魁梧汉子扑倒地上,呕血不已,好似要将心肝肠子都要吐出来,地上土壤浸染着鲜红一片,十分凄惨。

    他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五境武夫,一身日积月累的横炼功夫,十分难缠。

    只是武道路上,未曾遇上明师指点,走得坎坷艰难,炼体三境的底子,打得漏洞百出,能够由四到五,可谓不计后果,所以没有意外的话,终生无望第六境。

    大活人总不能被一泡尿憋死,于是他便走了歪门邪道,他的请神之法,来自半本残卷,当然是“打野食”而来,因为只有上半本,故而只知道如何请,不知如何送,请神容易送神难,即是此理。

    每一次请神附体,代价极大,摸索了将近二十年,跟人求爷爷告奶奶,大肆购买这类仙书密卷,才好不容易控制住这门请神术的后遗症。

    尤其是今天请神一半,竟然给那白袍少年一拳打得“神灵”退回神坛,对于规矩森严的请神降真而言,更是无礼至极,所以反扑得厉害,一缕缕神魂从窍穴飘荡而出,如三炷香,袅袅升起。

    烧完三炷香之后,还是没有停下的迹象,壮汉整个人的后背云雾升腾,要知道这些烟雾,可是五境武夫的气魄显化,是一位纯粹武夫的根本元气。。

    汉子沙哑含糊道“救我”

    那位精通五行木法的练气士眉头紧皱,不得已撤去针对白袍少年的一桩搬山拔木之法,来到壮汉身边蹲下,双手手指掐诀,满脸涨红,十指之间,从地面之下,飘出星星点点的幽光,萦绕指尖,然后被练气士猛然拍入壮汉背心,

    壮汉趴在泥地里的身躯一弹,脸色瞬间红润起来,全身上下各大关节处传出黄豆爆裂的清脆声响,如枯木逢春,魁梧汉子背转过身来,一个鲤鱼打挺,手持双鞭站起身,神采奕奕,再无半点颓态。

    那名出手相救的练气士沉声道“记在账上。”

    汉子咬牙切齿望着那个出手惊人的白袍少年,点头道“拿下这两头肥羊,一切好说”

    那夜在扶乩宗喊天街,那个长得比娘们还水灵的家伙,出手阔绰,简直要让金丹境的野修都自惭形秽,倒不是说一位金丹修士拿不出那么多小暑钱,但是要知道那个俊俏公子,所买之物,尽是些羊脂兽、春梦蛛、符箓纸人的烧钱玩意,不是杀敌的攻伐法宝,不是保命的防御重器

    桐叶洲修士,无论正统仙师还是山野散修,谁会说一口蹩脚的桐叶洲雅言

    两个明显来自别洲外乡的年轻人,这一路上只走山林和市井,北上千里,一次都没有拜访沿途的仙家山头,也从来没有大修士主动拜见。这说明了什么这意味着两个雏儿,出身显贵,腰缠万贯,肯定自幼过惯了舒坦日子,但是不知江湖水深,山上风大

    不拿下这两个富得流油的愣头青,对得起自己那么多年的苦修吗除了四处寻找机缘,刀口舔血,还要给山上的仙师们,低头哈腰当条狗,收了钱,帮他们摆平不屑亲自做的腌臜事,背负了恶名,流窜逃命,换一个地方重头再来,如此循环反复,何时是个头

    从壮汉被接连五拳神人擂鼓式,打得半死不活,再到练气士以秘法窃取此地山水气运,成功治疗壮汉,这一切,不过是几个弹指的短暂功夫。

    陈平安被中年剑师驾驭的一道道剑气所阻,没能一鼓作气彻底打死铁鞭壮汉。

    以气驭剑,在江湖上,是很了不得的仙家神通了。

    在许多孤陋寡闻的地方山河,诗书典籍上,所谓的飞剑千里取头颅,其实不是说剑修,而是经常会在世人面前冒头的剑师,相比山上剑仙和江湖剑客,半桶水的剑师,高不成低不就,尤其喜欢沽名钓誉。

    一位剑师驭剑杀敌,出袖之物,往往剑气和真剑皆有,前者胜在量多,后者强在力大。

    轻骑掠阵,赢得优势,重骑凿阵,取得胜果,两者相互配合,缺一不可。

    与陈平安对峙的这位剑师,显然是此道大家,双袖鼓荡,袖口表面泛起阵阵青色光华,从中掠出的一条条青芒剑气,凌厉异常。

    好在剑师每次至多驾驭两缕剑气。

    陈平安躲闪得还算轻松,远远不至于捉襟见肘,但是被牵制得很死。

    陈平安没有用上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先前重伤魁梧壮汉后,由于剑师掣肘,哪怕那位精通五行木法的练气士救下壮汉,仍是象征性阻了一阻,害得剑师预判失误,一缕剑气早早守株待兔在壮汉附近,结果陈平安一个骤然加速的迅猛突进,直冲剑师,差点闯入剑师身前一丈。

    吓出一身冷汗的剑师,不得不使出真正的杀手锏。

    那把实质小剑并非从袖中飞出,而是从头顶发髻之中悄然出现,原来那根碧玉簪子,是用来遮掩小剑的“剑鞘”。

    那是一把形状如翠绿柳叶的无柄小剑,极其纤细,围绕着剑师滴溜溜旋转,带起一股股嫩绿色流萤。

    那个符箓派道人厉声提醒道“贫道的两张枯井符最多再支撑二十弹指速战速决,赶紧斩掉这个小王八蛋一旦他的飞剑破开牢笼,到时候咱们就等着排队给人抹脖子吧”

    老道人面容枯槁,十指干瘦,言语之间,双手缓缓转动,应该是在掌控那两张抓住初一、十五的符箓,老道人气得嗓音颤抖,“你们给的密报上,这小子不是武夫剑客吗如今不单是剑修,这崽子竟然还有两把飞剑,两把要不是老子还有点家底,攒出两张原本打算传家的宝符,这次咱们就全玩完了之前算好的分红,不作数”

    那壮汉脸色难堪,大踏步走向陈平安,看也不看那老道,闷声道“更改分红一事,好说,总不会亏了你。”

    老道人冷哼一声。

    心中翻江倒海,死死盯着那个白袍少年。

    何时剑修也有这般强横的体魄了

    再有那名仍然站在树上的俊俏公子哥,也他娘的是一位拥有本命飞剑的剑修,难怪两个人胆敢在异国他乡横着走,两名剑修,三把本命飞剑,就算他们大摇大摆地从桐叶洲玉圭宗走到桐叶宗,只要不自己挑衅那几座仙家府邸,寻常时候,几个野修敢惹

    他们这拨人鱼龙混杂,原本当然走不到一块,但是因利而聚,虽然每个人的境界修为都算不得太高,可是各有所长,这一路又有幕后高人出谋划策,所以哪怕是绞杀一位金丹修士,只要对方事先没有察觉,一行人都可以掰掰手腕,说不得就有一桩泼天富贵到手。

    比如他这次出手,就是盯上了那只年幼羊脂兽。

    志在必得

    他们其实已经足够高估两个年轻人了,没想到还是这般难缠。

    这一次有中年剑师放开手脚牵扯那少年,又有木法练气士在这山林之间,得天独厚,竟然驱使一棵棵古木拔地而起,如一位位老人蹒跚而行,壮汉掏出一颗朱红丹丸,丢入嘴中,脸上肌肤变得滚烫通红。

    他要再次请神降真

    大树的树枝如一条条长鞭,狠狠砸向陈平安,躲避过程当中,陈平安还要及时避开一两条阴险刁钻的青色剑芒,一时间险象环生。

    好在陆台很快传来心声,传授陈平安如何对付那些古怪树木,之后陈平安每一拳都精准砸烂了贴在大树之上的一小串隐蔽字诀,只有当陈平安成功打碎字诀之后,才会有银光崩碎的景象,大树随之倒塌,绿叶荫荫的树木便会瞬间枯萎。

    陆台还提醒陈平安,囚禁两把飞剑的符箓派道人,所谓的二十弹指,未必是真,极有可能会是三十弹指,甚至符箓支撑的时间更加长久。

    陈平安面无表情,应该是无法分心,打烂了所有古怪树木后,那名已经弃了铁鞭的壮汉已经请神成功,一双眼眸雪白,没有半点人性光彩,如一尊神祇冷漠俯瞰人间。

    但是陆台心中有些诧异。

    因为他察觉到陈平安,在听到自己的提醒后,根本就没有泛起任何心湖涟漪,显然是早就洞悉老道人的那份算计,才能如此心境镇定。

    小小年纪,却是个老江湖啊。

    陆台一手撑在树干上,相比陈平安与各路豪杰的一通厮杀乱战,他这边就很无聊了。

    他的飞剑“针尖”,已经杀不掉那个老阵师,陶罐里冒出的阴魂黑烟,也奈何不得他陆台。

    何况陆台还随手取出了一根五色丝绳,系在了手臂上,此物虽然比起女子装束时的彩色腰带,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是对寻常练气士而言,已是相当不俗的法宝,缠绕手臂的那五彩绳子,分别是续命芯,可以增长灵气的汲取;辟兵缯,能够刀枪不入,当然不是所有兵器都无法近身,否则品相就是半仙兵而不是法宝了;避邪索,这根绳子的线头,如一条通灵小蛇高高扬起,能够吹散邪祟煞气;吐剑丝,可以单独飞掠而出,有点类似一名剑师驾驭的飞剑;最后是一条袖珍细小的缚妖索。

    陆台这件法宝,强大之处,在于全面,攻防兼备。

    不过归根结底,只要不是高出别人一两境的金丹元婴,谁都怕水磨工夫,怕被蚂蚁咬死象。

    好在今天有陈平安牵制住敌方主力,“闲来无事”的陆台,便破天荒有些愧疚情绪,这次确实是大意了,没想到对方胆子这么大,敢吆喝这么多人一起围剿他们,毅力恒心更是一绝,足足跟了他们千里路程。

    北边战场,那名邪道修士约莫是心疼不断消散的黑烟,对老道人高声喊道“还有没有枯井符,有的话赶紧丢一张出来,先欠着,回头我和他一起凑钱还你”

    老道人气得跳脚,骂道“有你爹”

    邪道修士心头一怒,但是当下只能隐忍不发,想着来日方长,以后要好好与你这臭牛鼻子老道计较一番。

    老道人根本就瞧不起那人鬼不分的邪道修士,似乎害怕二十弹指功夫的结束,悄悄抖了抖袖子,似乎在准备着什么。

    两张关押飞剑的符箓,颤动幅度越来越大。

    老道人有苦难言。

    起先他大声开口,说只能困住飞剑二十弹指,如陆台所猜测那般,是故意蒙蔽陈平安,希望他误以为二十弹指后就能够召回飞剑,大杀四方。可是现在老道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原来那两张价值连城的宝符,真的只能困住飞剑二十弹指左右,而不是预期的四十弹指

    符箓名为枯井符。

    能够压胜本命飞剑。

    用雷击木制成的小钉七枚,画北斗状,以秘术嵌入特殊符纸,再刮下大风尾内落下的飞土一两,必须是为八风之一的不周风,符箓图案为剑困井中,符纸背书“不动”二字。这才是主干,其余符箓“枝叶”,还有许多环节。

    是为桐叶洲符箓派旁门的一道上品秘符,虽然比不上陆台所谓的“剑鞘符”和“封山符”,但也不容小觑,是中五境练气士对付剑修的保命符,价值千金。

    研制一张材质繁琐的枯井符,耗时更耗钱。

    在方圆十丈内,只要祭出此符,遇到飞剑,就可使得剑修的本命飞剑,如人立井中,不能动弹。

    符箓的品相高低,就看能够困住那把飞剑多久。

    若要打开禁制,只需开诀拂袖吹气,“井中”飞剑即可自由远去。

    别人是十年磨一剑,老道人则是十年磨一符,如何珍惜都不为过。

    两处战场,大战正酣。

    山林深处,有两人远远眺望此处。

    隔岸观火。

    一位正是在扶乩宗店铺跟陆台争夺羊脂兽的客人,五短身材,其貌不扬,脸上略有得意。

    另一位则是腰佩长剑的红袍剑客,身材修长,器宇轩昂,此事伸手按住剑柄,看着那边的战场形势,微笑道“先前所有人都认为你小题大做,就连我也不例外,现在看来,亏得你谨慎,省去我不少麻烦。”

    红袍男子,是一位武道六境巅峰的剑客。

    在桐叶洲的山下江湖,已经算是名副其实的剑道大宗师,虽然已是古稀之年,可是依然面如冠玉,数十年间,仗剑驰骋十数国,罕逢敌手。

    况且腰间长剑,是一把锋利无匹的仙家法宝,使得这名剑客武夫,胆敢自称“金丹地仙之下,一剑伤敌。龙门之下,一剑斩杀”,而且山上山下少有质疑。

    威名赫赫,而且风流无双,不知有多少女子爱慕这位不求长生的江湖剑仙,甚至有些小道消息,云麓国的皇后赵氏都与此人有染,至于什么江湖名门的侠女仙子,对于这位红衣剑仙的崇拜,更是不计其数。

    不起眼的汉子笑道“我马某人的谨慎,是习惯使然,年轻的时候吃了太多亏和苦头,所以牢记一事,对付这些出身好的仙师,咱们混江湖的,就得狮子搏兔,一口气吃掉他们,否则哪怕侥幸赢了,也是惨胜,收获不大。”

    红衣剑客笑道“马万法,之前说好,帮你们压阵,以防意外,白袍少年背着的那把剑,早早就归我了,现在意外出现了,当真需要我亲自杀敌,那么”

    男人点头道“养剑葫不能给你,而且你也不是剑修,但是两个小家伙身上,最少也有一件方寸物,里边的东西,我要拿出来分红,你可以拿走方寸物,如何”

    红衣剑客眯眼而笑,“极好。”

    汉子犹豫了一下,“虽然大局已定,可我们还是要小心,那白袍少年多半已经捉襟见肘,说不得那个长得跟娘们似的家伙,还留有余力,不然你先对付这家伙余下那个,便蹦跳不了。”

    红衣剑客摇头道“树上那个,手臂上有件法宝护身,又有飞剑暗中乱窜,我很难悄无声息地一击功成,倒是那个白袍少年,我可以一剑斩杀,到时候没了同伴,比娘们还细皮嫩肉的小家伙,肯定要心神失守,到时候是我来杀,还是你亲自出手,都不重要了。”

    汉子想了想,点头答应道“如此最好。”

    然后他笑道“老道士的两张枯井符马上要扛不住了,你何时出手”

    “正是此时”

    红衣剑客身形已经消逝,原地尚有余音袅袅。

    先前脚下的树枝竟是丝毫未动。

    可见这位江湖大宗师的身形之迅捷,以及武道之高。

    南边战场上,陈平安与请神降真的魁梧汉子,因为后者有两人相助,双方厮杀得难解难分,看似乱局还要持续许久。

    一抹红虹从天而落,快若奔雷,刹那之间撕开战场,剑气森森,充斥天地间。

    出鞘一剑戳向白袍少年心口。

    一剑戳中,毫无悬念。

    红衣剑客嘴角微翘,又是这般有趣又无趣。

    又宰了一个所谓的修道天才。

    但是下一刻,红衣剑客就要暴掠而退,甚至打算连那把仙家法宝的佩剑都舍了不要。

    因为命最重要。

    在场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实在是这位剑道大宗师的闯入,气势太盛,所有人不敢画蛇添足,都停下了手,省得被那位大宗师一剑斩杀少年后,随手一剑又轻描淡写地戳死他们,最后美其名曰误杀。

    到时候少了一人分一杯羹,就意味着其余人都多出一点分红,活着的家伙,谁会不乐意

    可是接下来一幕,让人毕生难忘。

    一直是一袭白衣胜雪的清秀少年,在被红衣剑客一剑刺中心口后。

    雪白长袍以剑尖心口处为中心,令人炫目的一阵阵涟漪荡漾开来,露出了这件长袍的真容。

    一件金袍

    仿佛有一条条蛟龙隐没于金色的云海。

    陈平安不再故意压制这件海外仙人遗物的法袍威势,不再故意多次露出破绽,自求伤势,让自己瞧着鲜血淋漓。

    所以这一剑刺中了金袍,却没能刺破法袍半点。

    陆台没有开口说。

    但是陈平安偏偏一直在等待这一刻。

    等着躲在幕后的高人来一锤定音。

    不来,陈平安不亏。

    来了,陈平安大赚。

    这一路行来,从第一次离开骊珠洞天去大隋书院,再到第二次离开家乡去往倒悬山。

    无时不刻的谨小慎微,日复一日的追求“无错”,陈平安终于有了回报。

    转瞬之间。

    红衣剑客刚刚松开剑柄,就被不管不顾大踏步抵住剑尖前行的少年,给伸手抽出背后长剑。

    一剑削去了头颅。

    就算是陆台都要目瞪口呆,然后环顾四周,对着那些肝胆欲裂的家伙嫣然一笑,“你们呀,千里送人头,真是礼轻情意重。”

    陈平安反手将“长气”放回剑鞘,向前走出数步,另一只手轻轻握住那把长剑,身形站定。

    以倒持式持剑。

    有那么点小风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