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二百九十章 入土为安

时间:2018-05-01作者:烽火戏诸侯

    红衣剑客那具无头尸体的腰间,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淡淡金光,一闪而逝。

    而滚落别处地面的那颗头颅,眉心处,露出一滴缓缓凝聚而成的鲜血。

    陈平安转头望向高树枝头的陆台,后者一挑眉头,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旋转,有“一丝”金黄色的小玩意,在陆台的手指萦绕,缓缓流转。若非陈平安眼力极好,根本就发现不了。

    陈平安身上那件“水落石出”的金色法袍,“金醴”,肩头那处被剑师剑芒割破的地方,早已自行修缮缝补,毫无瑕疵。

    一位上五境仙人的遗物,能够被元婴老蛟常年穿在身上,当然不会是寻常的法袍,桂花岛上那位玉圭宗元婴供奉的法袍“墨竹林”,仍是要比这件金醴逊色不少。

    它如让人惊鸿一瞥的美人,很快就转入屏风之后,遮掩了倾城之姿,于是陈平安身上重新变回了白袍样式。

    两张枯井符在空中砰然炸裂。

    初一和十五两把飞剑,就此脱困,再无束缚。

    陈平安能够清晰感受到初一的那股愤怒神意,这很正常,因为就连十五这么温顺的性子,心意相通,传来的情绪,都充满了火气。

    陈平安只好在心中默念道“你们别急。说不定敌人还有后手。”

    飞剑初一,在空中肆意往来,带起一条条白虹剑光,令人触目惊心。

    幽绿颜色的飞剑十五明显有些幽怨,围绕着陈平安缓缓飞旋,很是疑惑不解。

    它们当然是世间一等一的本命飞剑。

    不过却不是陈平安的本命之物。

    双方不是那种君臣、主仆关系,而像是陈平安带着两个心智初开的稚童,一个脾气暴躁,一个性情温驯而已。

    不过陈平安觉得这样也不错。

    山林间的气氛凝重且诡谲。

    作为定海神针的红衣剑客已死,死得那叫一个毫不拖泥带水,如果不是身形化虹而至,来势汹汹,随后那刺心一剑的风采堪称绝世,所有人估计都要以为这家伙,是个欺世盗名的江湖骗子。

    请神降真的魁梧壮汉,银色眼眸逐渐淡化,恢复常态。

    此人先前气势最盛,风头一时无两,这会儿脸色苍白,嘴唇颤抖,欲言又止的可怜模样。

    他瞥了眼远处的两枝铁鞭,只敢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哪里有胆子去捡起来,生怕下一刻自己就要被飞剑透心凉。

    中年剑师眼神晦暗不明,已经心生退意。

    他双手自然下垂,之前清光满满的双袖,再无异象。

    唯独那把以中空玉簪作为剑鞘的那把柳叶小剑,悬停在他肩头上方,像是一条忠心耿耿的看门犬,庇护着主人。

    一场本以为无异于郊游踏秋的围猎,落得个死伤惨重的凄凉境地。

    而那两个外乡年轻人,一个战力无损,树上那个更是毫发无损。

    这一刻,这些在各自地头都算呼风唤雨的山泽野修,对于山上仙家洞府的那种恐惧,油然而生,再度笼罩心头。

    老阵师心如死灰,阵法只差些许就要大功告成,结果被这个挨千刀的剑道宗师全部毁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两个得意高徒也横死当场,那两个倒霉孩子,资质算不得惊艳,可是乖巧听话,使唤起来顺手顺心。

    老阵师重新掏出那些收入袖中的宝珠,依次结阵,座座小阵结成一座护身大阵。

    严阵以待。

    修行五行木法的练气士,始终沉默不语。

    他这一类可攻可守的修士,除了能够搬山拔木,还会饲养花妖虫宠、草木精怪,如同沙场辅兵,再就是往往擅长疗伤和祛毒的术法,他们往往无法一举奠定战局,但却是备受欢迎的一种练气士。

    若是可以选择三人结伴同行,那么杀力最大、无坚不摧的剑修,打不死的兵修,外加一位农家药师、道家外丹派子弟,或是木法练气士,可谓练气士联袂闯荡天下、四处历练的最佳阵容,几乎没有之一。

    没有人愿意主动开口说话。

    各怀鬼胎。

    陈平安倒持红衣剑客的遗物长剑,低头望去。

    剑身恰似一泓秋水,透过枝叶的阳光映照下,水纹荡漾。

    肯定是一把好剑。

    就是不知道值多少钱。

    那个邪道修士,是唯一一个有所动作的胆大人物,鬼鬼祟祟,一手绕在背后,托起一只银白色的瓷瓶,高一尺,窄口大肚,瓷面不断有狰狞面孔游曳而过,就像一座囚禁魂魄的残酷牢笼。

    此人默念口诀,就要借助手上灵器,偷偷收拢红衣剑客死后的魂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旦得逞,自己的实力就可以暴涨,一位六境巅峰的武道宗师,魂魄浑厚,只要成功炼化成一尊阴兵阴将,温养得当,再去乱葬岗和古战场待着,不断让其汲取阴煞之气,说不定可以重返六境,甚至有望打造成一尊七境的英灵阴物。

    到时候自己哪里还需要看别人脸色

    恐怕那些个小国君主,都要看自己的脸色。

    陆台一下子看穿邪道修士的小动作,怒道“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偷东西”

    名为“针尖”却无比巨大的那把本命飞剑,在邪道修士的头顶上空,笔直落下。

    邪道修士赶忙逃窜,同时收起那只传家宝的银色瓷瓶,不得不打消收拢魂魄的主意,以收集在黑色陶罐里的阴物,抵御那柄可怕飞剑的追杀,无论邪道修士如何辗转腾挪,飞剑针尖始终如影随形。

    这次围剿,如果算上幕后主使马万法,再如果老阵师的阵法顺利完成,以及如果红衣剑客没有暴毙,所有人众志成城,那么对付一位金丹境修士,绰绰有余,若是所有人不惧一死,恐怕就算两位金丹修士,对上他们都讨不到半点便宜。

    只是世上没那么多如果。

    退一步说,因利而聚的一群人,形势占据上风,那是人人猛如虎,可只要落了下风,那就是人心涣散,沦为乌合之众。

    已是强弩之末的壮汉突然满脸惊喜,高声道“我家主人说了,他马上就会赶来,亲自对付两人诸位,除了这个窦紫芝的佩剑痴心,还有原本答应给窦紫芝的那件方寸物,再加上窦紫芝的家产,全部拿出来赠与大家”

    魁梧壮汉近乎竭力嘶吼,慷慨激昂道“富贵险中求,是回去当老鼠钻地洞,还是有资格跟山上人平起平坐,在此一举”

    中年剑师脸色冰冷,杀气腾腾,沉声道“我同意。这两个小子该死”

    只见他手腕一拧,袖子青芒,蓄势待发。

    老阵师微笑道“移山阵即将完工,可以一战。只需帮我拖延片刻,最多半炷香”

    被飞剑追杀得灰头土脸的邪道修士喊道“加我一个事先说好,除了重新分红,老子还要那窦老儿的魂魄,谁也别跟我抢”

    木法练气士点点头,依然不苟言笑。

    魁梧壮汉仰天大笑,伸手一扯,将地上两枝铁鞭驭回手中,率先大步走向陈平安。

    他的家主,先前确实密语传音给他,要亲自赶来,势必要将这两头肥羊斩杀在此。

    然后几乎同时,中年剑师挥动大袖,转身掠去,快若惊鸿。

    老阵师使出了缩地符,还不止一张符箓,每次身形出现在十数丈外,几个眨眼,就已经消逝不见,身形没入山林深处。

    木法练气士脚尖一点,身后倒掠而去,明明撞上了一棵大树,但是骤然间便没了踪迹。

    唯独那个邪道修士还在往陈平安这边赶。

    魁梧汉子愣在当场,骂了句娘,再不敢往前送死。

    自己这点斤两,已经不够看了。

    这般作态,不过是抛砖引玉罢了。

    陈平安先是错愕,随即释然,这才合情合理。

    自己又学到了一些。

    陆台深呼吸一口气,对陈平安说道“那个主谋刚刚跑了,我去追他,这边你应该对付得过来。回头我来找你。”

    陆台先收起了那把名不副实的飞剑针尖。

    他的双手手腕,双腿脚踝处,各有紫金色的莲花图案,含苞待放状。

    陆台轻声道 “开花。”

    四朵栩栩如生的紫金莲花,瞬间绽放。

    陆台一咬牙,身形高高跃起,然后就此御风而行。

    身体前倾,眯眼远望,大袖鼓荡,猎猎作响,鬓角发丝絮乱飘荡。

    他左右张望一番,然后找准一个方向,一闪而逝。

    邪道修士咽了一口唾沫,一手托着装满阴魂的陶罐,一手竟是做了个僧人拜礼,谄媚笑道“这位剑仙公子,此次是我冒犯了,失礼失礼,下次相见,在下一定主动退避三舍,若是到时候公子愿意吩咐在下,做点小事情,一定在所不辞。”

    言语之间,邪道修士一直在留意那白袍少年的眼神和脸色,身形暴退而去。

    此人也是个杀伐果决的,逃离之前,当场捏爆了那只蓄养阴魂的黑色陶罐,顿时黑烟弥漫。

    壁虎断尾。

    一抹纤细金光在滚滚黑烟之中迅猛游荡,浓稠如墨汁的阴森烟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但是距离彻底打消这些污秽黑烟,还有一会儿功夫。

    陈平安皱了皱眉头,几步前冲,跃上一棵大树的树冠之巅。

    有一道化作淡淡灰烟的飘忽身影,在山林之中飞快远遁。

    初一已经自己追去。

    陈平安心意微动,十五也紧随其后。

    陈平安飘落回地面,落地之前,在空中手腕翻转,将红衣剑客窦紫芝的那把仙家佩剑,换做正常持剑姿势。

    虽然比槐木剑要重上不少,可陈平安总觉得还是太轻了。

    那魁梧壮汉抬起头,望向陆台之前消失的方向,最后低头看了眼手中铁鞭,惨然一笑。

    心知今日必死无疑。

    怨恨,失落,愤懑,皆有,一一浮现,又皆在心胸间一一淡去。

    这辈子活得窝囊憋屈,总要死得英雄好汉一次。

    壮汉将两枝铁鞭狠狠丢掷到地上,开始第三次请神降真,汉子使劲一跺脚,双手重重合掌,眼眶布满血丝,脸色苍白,痛快大笑道“敢不敢稍等片刻,让我酣畅一战”

    陈平安随手丢出手中那把“痴心”。

    在魁梧壮汉的心口处,一穿而过。

    长剑钉入一棵大树的树干上。

    成功穿透汉子心脏之后,陈平安清楚看到剑身红光流淌,一闪而逝,如饥汉饱餐一顿,酒鬼畅饮一番。

    陈平安打定主意,要找一处仙家渡口或是山上神仙铺子,卖出这把剑。

    那道璀璨金光依然在孜孜不倦地消融黑烟。

    不愧是老蛟长须制成的上品法宝。

    两根就已经如此神通广大,真不知道倒悬山上那位蛟龙真君,老道人手中的那柄拂尘,该是何等威力无匹。

    陈平安收起思绪,犹豫了一下,去取回长剑,捡了一根粗如手臂的树枝,以剑将其削尖,然后默默挖了几个大土坑,将红衣剑客、魁梧汉子和阵师的两名弟子,分别埋入其中,最后添土掩盖,尽量掩饰痕迹,不至于被无意间路过此地的人一眼看到蛛丝马迹。

    陈平安坐在高处树枝上,耐心等待初一十五以及陆台的返回。

    将那把多了剑鞘的“痴心”,随意横放在膝上。

    远处,与金光纠缠不休却节节败退的阴魂黑烟,虽然早已失去了灵智,可畏死向生,便是已死的阴物也不例外。

    顿时有一大股滚滚黑烟要离开此地,逃往别处肆虐山水。

    突然想起远处还有一座城堡。

    若是不谙术法的江湖人,恐怕就要被殃及池鱼。

    陈平安持剑起身,先是环顾四周,确定并无异样后,这才将魂魄真意浇灌法袍金醴其中,一瞬间,一位身高十数丈的缥缈法相,面容模糊,可是金光湛然,法相在天地间悬空出现,屹然而立,刚好拦阻在那股黑烟之前,大袖一卷,就将那些阴魂兜入袖中,阴魂如入雷池,呲呲作响,很快就悉数烟消云散。

    陈平安坐回原地,脸色雪白,头疼欲裂。

    这次毫不保留地显露法袍金醴,用掉了他整整一口真气,而且还有难以为继的迹象。

    若是与人捉对厮杀,除非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轻易使用这种手段为妙。一旦对方有出人意料的保命本事,陈平安等于自己双手奉上头颅了。

    不过说实话,那种神游物外、魂魄好似出窍远游的感觉,极为玄妙。

    居高临下,俯瞰山河。

    陈平安伸出手指,轻轻捻动法袍的衣角,柔顺细腻,阵阵清凉。一番生死厮杀,主要是提心吊胆,几乎耗尽了心力,当下陈平安有些困意,背靠大树主干,开始闭目养神。

    约莫半炷香后,陈平安才平稳心神,呼吸重新顺畅起来。

    陈平安手腕上系有炼化缚妖索而成的一根金色绳结。

    很快一道绚烂白虹和幽绿光芒飞掠而返,风驰电掣一般,虽然两把飞剑极其细微,可是两条流萤拉伸出十数丈,仍是十分扎眼,两两进入养剑葫中。

    感受它们在养剑葫内传来的心意。

    应该是顺利杀敌了。

    陈平安便放下心来。

    初一十五是头一次离开陈平安这么久远。

    但是这也得出一个结论,这些野修杀敌的能耐未必比得上仙家子弟,可是跑路逃命,个顶个的精通。

    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既然无事,陈平安就开始坐着练习剑炉立桩。

    背剑是修行,穿衣也是修行。

    曾经与伴随一位仙人百年甚至千年光阴的法袍金醴,对于练气士而言,是一座小小的洞天福地,可以集聚灵气。

    可对一名纯粹武夫来说,金醴当然还是罕见的护身符,却也有些小麻烦,那就是需要抵御那些源源不断往金醴靠的灵气,毕竟纯粹武夫一开始就要毅然决然,打散气府所有灵气,才称得上纯粹,才算登上武道一途。

    在倒悬山,由于那边灵气充沛,所以抵御得比较辛苦,离开吞宝鲸后,行走山林,就轻松惬意许多,毕竟寻常的山野之地,灵气淡薄,大多可以忽略不计。

    陈平安等了将近一个时辰,陆台大摇大摆行走在山林之中,向陈平安这边快速赶来,满身尘土,所幸没有无任何血迹。

    而且看样子,很像一个满载而归的人。

    一边走向陈平安所在的大树,随手将老阵师遗留在四周的诸多阵旗,纷纷收入袖中,陆台一边好奇问道“你倒是菩萨心肠,为何不由着尸体曝晒,野兽啃咬,飞鸟剥啄,才是他们该有的下场。你可怜这帮歹人作甚”

    陈平安摇头道“我不是可怜他们。我只是在意人死为大,入土为安这件事。”

    陆台摇摇头,懒得多想,突然转身跑向血腥气最重的“坟头”,跟陈平安问了那几个死人埋葬的大致位置,然后陆台信誓旦旦答应,稍后会重新填土,不等陈平安答应点头,陆台就已经一掌拍去,尘土飞扬,屁颠屁颠跑过去,做起了翻拣尸体的勾当,就连老阵师的两名弟子都没有放过,很难想象,这么一位喜欢胭脂水粉、腮红黛眉的家伙,做起这种刨坟勾当,如此娴熟,毫无心理负担。

    陆台难免沾染鲜血和泥土,只是有那五彩丝绳的法宝缠绕手臂,全身上下,很快就会被梳理清洗得干干净净,仙家法宝,种种妙用,匪夷所思。

    陆台在那边独自絮絮叨叨,“好歹是一位江湖宗师,可你真是个穷鬼啊瞅瞅,这是马万法的方寸物,里头金山银山,再看看你,你真该羞愧得活过来再死一次。”

    “唉,不是我说你啊,比起你家主子,你身上这点家当,真是寒酸,唯独这摞银票,倒是解了我们燃眉之急,山下购物,送人家雪花钱,店家要打人的”

    “你们两个苦命鸳鸯,下辈子投胎做人,记得找个好一点的师父,哪怕本事差点,也莫要再找这种了。”

    陈平安也没打搅陆台的忙碌。

    只是看着那个背影,觉得很陌生。

    最后陆台重新填土,拍拍手,看着平整的地面,有些心满意足。

    “那个幕后主使已经死翘翘了,万事大吉”

    陆台走回陈平安这边的树下,打死也不去树上了,他仰着脑袋,招手道“分赃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