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来 第三百零三章 人间多不平

时间:2018-05-22作者:烽火戏诸侯

    ,!

    根据神仙书《山海志》记载,桐叶洲多山神妖魅精怪,确实如此。

    哪怕陈平安大多时候,已经刻意绕开那些灵气充沛的山水形胜之地,或是望之生畏的污秽险要之境,有些时候还是会着了道,比如陈平安在一次深夜,望见一座灯火辉煌的小城镇,陈平安手上并无地图,想着需要补给食物,就顺着灯火一路行去,因为堪舆地图,一向是王朝国家的封禁之物,比兵器还要管束严格。

    那座小城并无夜禁,但是有城门士卒查看通关文牒,等到陈平安顺利入城,找了一处尚未打烊的客栈入住,掌柜却摇头摆手,说陈平安给的银钱不对,他们这儿不收,各国有各国的制式铜钱,这很正常,可是连真金白银都不收,就有些怪异了,好在掌柜指路,说有个地方可以将金银折算成他们这边的钱,换完之后再来客栈下榻便是。

    于是陈平安找到了一间铺子,柜台极高,几乎有一人半高,陈平安入乡随俗,踩在一根小板凳上,说是换钱,给了几颗银锭,换来了一堆通宝铜钱和一摞纸钞,铜钱沉甸甸的,成色十足,纸钞上边,陈平安眼见着上边有正儿八经的朝廷和银庄朱印,就没有多想,回到客栈,交过了钱,又给看过了通关文牒,掌柜一丝不苟地记录在案,以备当地衙门的户房胥吏查询。

    第二天陈平安准备出门,掌柜的还在那边打算盘,笑着提醒陈平安这边有个乡俗,与人闲谈,不可说一个纸张的“纸”字,例如纸上谈兵、一纸空文便都万万说不得,不然给人打出城外,莫怪他没提醒。

    陈平安记在心里,道谢之后,就去买了柴米油盐和两套衣服,回来在客栈吃饭的时候,只觉得饭菜寡淡无味,之后离开城镇,走出数十里后,依稀可见那座城池的轮廓,遇上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陈平安站在一座山上破败凉亭躲雨,闲来无事,缓缓走桩练拳之余,结果看到惊人一幕,山脚远处那座城池,好似一滩烂泥似的,融化在大雨之中。

    陈平安赶紧掏出在小城镇购买之物,以及那些铜钱和纸钞,顿时头皮发麻。

    竟然全是白纸裁剪而成,如同活人在阳间烧纸给阴冥死人之物。

    似乎被陈平安的窘态逗乐,有人在凉亭墙壁内嗤嗤而笑,嗓音透过墙壁,回荡在亭内。

    陈平安之前只是惊异小城镇的匪夷所思,可不是真怕了这些神神怪怪,所以当山间小亭内有谁装神弄鬼,陈平安反而很快缓了过来,只是坐在一根深山老木打造而成的墙根长凳上,望向对面的那堵惨白墙壁,默默喝酒。

    除非自己运气极差,遇上了善于伪装的山泽大妖或是魔头巨擘,否则多半就是个道行浅薄的。那个东西吓唬一下凡夫俗子不难,刚好陈平安一巴掌拍死它,也不难。

    那个犹然不知自己撞上了铁板,故弄玄虚,嗓音假装更加阴沉,“你不怕我?”

    陈平安别好养剑葫在腰间,站起身,缓缓走向那堵墙壁,啪一下,直接贴了一张宝塔镇妖符在上边,里边立即响起带着哭腔的求饶声响,似乎略带稚气,陈平安没有摘下那张黄色符纸,笑问道:“你说我怕不怕?”

    那家伙嚷嚷着“怕了怕了,都快要怕得活过来了!”

    “出来吧,再躲躲藏藏,我可真要跟你不客气了,跟我说一说,那座小镇到底怎么回事。”

    陈平安摘下了镇妖符,收入袖中,坐回原先位置。

    从墙壁中走出一位心有余悸的年少童子,身前身后都绣有一块官补子,只是不像世俗朝廷的色彩缤纷,只有黑白两色,他畏畏缩缩站在墙根,望向对面坐着的神仙老爷,不但鞠躬,还古里古怪地唱喏一声,自报身份,原来是位前朝敕封的一位土地爷,换了皇帝和国姓后,他就自动被划入旧臣之列,没了官身,本就微薄的道行,愈发低微。

    他生前是一位封疆大吏的心爱幼子,死后未过头七,有一位云游神仙路过,便进入灵堂,帮着他父亲一番运作,他便成了一位品秩不入流的土地爷,香火颇旺,为的就是让他多多庇护家族祖坟的风水,后来山河变色,一切成了过眼云烟。

    回头来看,事情不大,反而颇为有趣,陈平安便向这位没了朝廷正统的土地爷,多问了些纸人小镇的渊源,原来当初万余小镇居民,一夜之间,死于一场仿佛天灾的巨大人祸,朝廷为了防止人心惶恐,下令周边州郡封堵消息,还请了佛门高僧前来做了一场法事,才没有演变成为一处凶险的阴煞之地。

    陈平安询问暴雨之后小镇怎么办,童子笑着说无妨,只要天气晴上几天,就会恢复原状。

    陈平安便蹲在地上,面朝小镇,在行亭内烧了那些纸钱纸衣。

    童子蹲在一旁,唏嘘道:“这位神仙老爷,不曾想还是个大善人。”

    陈平安一笑置之。

    顺便跟这位童子问了方圆千里的山水形势,是否有仙家门第或是渡口,童子一一作答,并无藏掖。

    它说北边约莫个八百里,确实有妖魔作祟,占山为王。倒也不常做那强掳樵夫山民的勾当,山上山下还算安稳,少有百姓遭殃的传闻,声势鼎盛之际,好些山上练气士都要绕路,只是后来遭了一场变故,便沉寂下来,听说只有小猫小狗三两只,不成气候了。真相如何,不好说,外边的传闻五花八门,有说是扶乩宗的仙师觉得碍眼,也有说是佛门行者在那边落脚,有妖精不长眼,惹得佛家高人金刚怒目,才有此一劫。

    陈平安略微诧异,当初在大骊境内,嫁衣女鬼出现的那趟山路,让陈平安至今难以释怀。

    亭子内有些枯枝,在童子的帮助下,拢在一起,点燃火折子,一人一怪,在篝火旁蹲着。

    童子虽然瞧着脸庞稚嫩,实则已经存活五百年,便给陈平安解释其中缘故,“之所以那座山头的妖魔,会兔子不吃窝边草。除了那位山大王脾气相对温和之外,麾下也有众多暴戾之辈,当然没啥菩萨心肠,但是割据一方,最怕名声臭了,让人谈之色变,十传百百传千,万一惹来吃饱了撑着没事做的仙家子弟,贪图那斩妖除魔的世俗名声,如何是好?”

    陈平安点点头。

    童子两只手掌靠近火堆,呵呵笑道:“杀还是不杀?杀了小的来个大的,杀了大的,再来个老的。哪怕有本事来两个杀一双、来三个全杀光,都给杀了,闹大了,当地官府上报朝廷,皇帝老爷觉得丢了颜面,可不就要去恳请仙师出山?”

    童子无奈道:“最是烦人。”

    陈平安笑道:“若非如此,早就乱成一锅粥了,山下的老百姓还怎么活,只说那座小镇,死了万余人,他们在外乡的亲戚朋友会如何想?一夜之间,所有人就这么没了,活着的人,也会害怕的。”

    童子愣了愣,似乎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后边童子说了些附近的趣闻趣事,多是他道听途说而来,毕竟数百年光阴,总得找点乐子打发时光才行。

    大雨停歇之后,陈平安跟这位小小的土地公告别,继续赶路。

    只剩下童子站在行亭外边喃喃自语。

    陈平安期间还路过一座荒冢,有一伙进京赶考的寒士书生,站在一座大坟之前,露出自惭形秽和叹为观止的神色。

    然后看到从坟茔之间,窜出两只雪白狐狸,学人作揖。

    还有几头年幼一些的狐狸,趴在坟茔上头,窃窃而笑,眉眼有些灵气,充满了憧憬和娇羞,半点不像什么凶恶的妖魅,反而像是馋嘴的稚童。

    那些读书人纷纷还礼。

    看得陈平安一阵好笑,知道必然是狐妖作祟,正在蛊惑人心,不过陈平安没有太多担忧,世间狐妖,无论是哪个洲,都往往不会行残暴之举,它们自古便天生亲近人族,更多还是为了破开情关,提升境界和修为。

    所以陈平安没有当场揭穿,让那些书生发现眼前所谓的高门华屋,其实只是一座坟墓而已。

    陈平安只是悄悄守在坟旁。

    果然第二天,那些书生就安然离开那座豪门府邸,人人喜不胜收,只觉得好一场艳遇,不枉此生。

    陈平安笑着离去。

    三百里之后,陈平安到了一座名为北晋的小国,路过一座城池的时候,刚好碰到集市,陈平安还真买了两串糖葫芦,先前听说北晋国的如去寺名气很大,有一块大石,相传为一位菩萨的悟道地址之一,被称为石莲台,巨石方广五丈,可以容数百人。而一人就能让其晃动,没人能够解释原理。北晋皇帝西巡,亲自试了后,龙颜大悦,使得如去寺名声大噪,

    可当陈平安问了好几个人,竟然人人都说不知什么如去寺,陈平安这才想起来,童子说起此事,应该是发生在两百年前的事情了,人间两百年,足够改变许多风俗。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坚持不懈,直到跟人问出了如去寺的遗址才罢休,去了一趟,荒草丛生,既无人气也无妖气,暮气沉沉,夕阳里,陈平安找到了一块巨石,看不出什么奇异之处。

    陈平安吃完最后一颗糖葫芦,丢了竹签,转身离去。

    在陈平安走出如去寺破败大门后,那块巨石之顶,有个小人儿探头探脑,从石头中冒出来。

    它坐在石头上,默默无言。

    原来这座莲台会椅的真相,是因为孕育出了一位土石精魅的“小莲花人儿”,它喜欢躲起来咯咯偷笑,每次有人尝试椅巨石,它就立即兴致勃勃,左摇右摆,巨石便随它晃动,于是让人误解。

    只是有一天,它觉得有些无趣了,石莲台的椅就开始“时灵时不灵”了,最后彻底“不动如山”,原来是它离开了石莲台,想要去远方找寻同伴,年复一年的独自一人,它觉得孤单了。

    最后它接连找到了两个伙伴,一条蛇精,一头獐子精,赤子之心的小莲花人儿,被它们分别骗去了一条“云根、土精两者凝聚”的小胳膊、一瓣乘黄莲叶。但是它始终坚持寻找伙伴。最后它终于找到了一位不跟它索要任何东西的花精,它带着她回到石莲台,一起玩耍,一起戏弄那些游客,但是最后等到它某天睡觉醒来,发现石莲台的灵气都没有了,一点都没有剩下,花精也不见了。

    失去灵性的石莲台再度无人问津,最后彻底被遗忘,只剩下一个独臂的小精魄经常坐在石台边缘,哼唱着乡谣,轻轻椅脚丫。

    它偶尔会有些伤感,因为它不知道那三位伙伴,如今过得好不好。

    如果过得不好,为什么不来见自己呢,它会安慰它们的呀。

    如果过得好,为什么还是不来见自己呢,它会替它们高兴啊。

    它想不明白。

    小家伙突然转过头,发现那个穿着一身雪白长袍的外乡人,就坐在石头另外一边,对着夕阳喝着酒。

    发现自己的视线后,他便对它笑了笑。

    吓得小家伙赶紧起身,一个蹦跳,身形直接没入巨石。

    陈平安哈哈大笑,跳下石头,真正离开这座如去寺,不再逗弄那个小精魅。

    小家伙在石中躲了半天,才敢鬼鬼祟祟出现,四处张望一番,确定那人已经不在后,这才来到那人坐着的地方,它蓦然瞪大眼睛,发现了一枚灵气萦绕的钱币。

    世间精魅,大多喜好山上神仙钱,以此为食。

    放下一枚雪花钱,陈平安不过是随手之举。

    但是等到陈平安离开城池,走出官道,刚刚入山,就发现小路前方,站着一个泪眼婆娑的小东西,双手捧着那枚雪花钱,看着陈平安,小东西好像既忐忑,又高兴。

    陈平安缓缓走过去,小家伙生性胆小,瞬间在道路上消逝不见,就这样反复几次,小家伙尾随陈平安走了近百里山路。

    陈平安也不主动接近它,由着它不远不近跟着自己。

    一大一小就这么同行。

    到了童子所说的那座深山老林,果真山势险峻,陈平安在即将走出山头地界的时候,遇上了一个好像发了疯的小妖精,衣衫褴褛,蹒跚而行,在重复喃喃着一句伤心话:“这等心肠,如何成的佛?如何成的佛……”

    吓得小家伙顾不得什么,一路飞奔,躲在了陈平安的脚边。

    在那之后,小家伙就彻底没了戒心,要么就在陈平安身边活蹦乱跳,要么就蹲坐在陈平安的肩头。

    后来陈平安带着这个不会说话的新伙伴,途径一个战事不断的国家,生灵涂炭,逼得一帮豪杰落草为寇,占山为王,立起了一杆大旗。

    陈平安一路听闻,都是这三十六条好汉的英雄事迹,是如何的豪气干云,武艺高超,给说得一个个力拔山河。陈平安自然不会全信,但是也想着有机会的话,就去那座山头瞅瞅,见一见英雄,哪怕人家未必愿意与自己同桌喝酒,远远地沾一沾侠气,也是好的。

    结果陈平安慕名而去,就遇上了一座卖人肉包子的黑店,陈平安见同行的几位行脚商贾晕厥过去,便也假装昏迷,给人五花大绑到了铺子后边,丢在了大长条的猪肉案板上,然后就有店伙计拎着剔骨刀,打着哈欠朝他们走来。

    在附近一座州城那边,刽子手正要对一位大寇行刑,竟然有数十人劫法场,尤其是有一位大汉,手持双斧,一路砍杀过去,杀得兴起,哈哈大笑,无论是看热闹的百姓,还是官兵,悉数被一板斧砍成两半。

    有一位五短身材的黝黑汉子教训了一番,这才悻悻然罢手,臊眉耷眼,没了半点煞气。

    那黝黑男人看了眼壮汉,挥挥手让他离开,男人环顾四周,满脸疲惫,更多还是欣慰和快意。

    方才对那双斧壮汉,一通训斥,他说得疾言厉色,可是这会儿望向这员心腹大将的背影,他眼角带笑。

    这一行人在法场成功救了人,在不远处早早备好了马匹,策马狂奔,火速离开乱哄哄的州城。

    官兵竟是不敢出城追捕。

    等到众人翻身下马,意气风发,在大笑声中陆续走入自家铺子,却发现店铺内没了熟悉的那对夫妇,只有一个白衣少年,他身前的酒桌上,搁了一把长剑。

    剑气森森。

    不过一炷香功夫,陈平安就离开了铺子。

    身后的铺子里边,有人死有人活,都是世人眼中的英雄好汉,也确实几乎人人死得都毫不含糊,死到临头,依旧豪气干云。

    倒是活下来的那拨人,多是从头到尾,沉默寡言,或是受了一点伤就主动收手,他们既没有口出狂言,眼神之中,也没有太多要报仇雪恨的意味。反而有一种茫然,好像在说,人生已经如此,就只能如此了。

    陈平安不管这些。

    离开铺子,发现路边骏马扎堆,想了想,陈平安从路边牵了一匹高头大马,翻身上马,竟是水到渠成,十分娴熟。

    先是晃晃悠悠,之后便是纵马江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