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82章 神奇符水!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十数分钟后。

    杀猪嗷嚎归于平静。

    扔下那沾满血腥的皮带。

    马云斌忍着疼痛把衣服穿好。

    看着底下那抽搐着的几名仙人跳成员,不由冷冷一笑。

    道,“你们应该庆幸这不是在京城或者江州,不然这只会是你们噩梦的起源,而不是终点!”

    抽搐着就差没口吐白沫的几名男子没有回应他。

    那浑身都布满了血痕的身体下意识地蜷缩起来。

    别噩梦起源终点啥的,就这一顿抽,足以成为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心理梦魇了!

    一声哼罢,马云斌没再搭理这几个杂碎。

    转而作势抬脚往外走去。

    这时。

    洗完澡的秦凡走了进来。

    看着那被皮带抽成了血人的四人。

    不由一愣,道,“马大少,至于吗?”

    “秦爷,您,您有所不知啊,这些杂碎刚才还要给我洒盐水!给我来仙人跳,又用皮带抽我,我长这么大从没受过这等屈辱,没把他们给宰了就算他们烧高香了!”在秦凡的面前,马云斌始终都不敢露出那狰狞的冷厉之色来,但还是极度怨愤的忿忿道。

    “这种蝼蚁,至于这么动气吗?要么杀了,要么放了!行了,还出去吗?不出去的话我睡觉去了!”秦凡摆了摆头淡淡道。

    “出去,当然得出去啊!只是那个,秦爷,我这些伤口,一动弹就痛,这可咋整?”扯动到那些伤口处,马云斌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龇牙道。

    话落,又一脚往边上的男子踹了过去!

    呜呜呜---

    低沉如死狗般的声音从那名蜷缩抽搐着身体的男子口中发了出来。

    秦凡轻佻一笑。

    拿出刚才在放里头就已经准备好的符箓递向马云斌。

    道,“把这个烧了,兑水喝吧!”

    “烧符兑水,秦爷,您,您这是?”

    马云斌懵了。

    咋地,这跟跳大神的手段有什么区别?

    这还能起效?

    “要不要?”

    没有做任何的解释,秦凡问道。

    在秦凡的这种态度下,马云斌恍然一慌。

    连忙接过那张看似普通到了极致的符箓!

    有些迟疑地看了符箓一眼。

    马云斌也没敢多想,赶紧拿来水杯,当着秦凡的面把符箓点燃放到了水杯中。

    待到化为灰烬后,硬着头皮倒上水。

    只是在触上水的那刻,怪异的事发生了。

    杯中的纸灰竟然彻底彻底消散!

    水非但没有浑浊,反倒是愈发清澈!

    “这--这--这!”

    瞪大着眼睛,马云斌不敢置信地惊呼道。

    “喝了吧!”秦凡笑道。

    “好,好,好!”在那神奇的发生下,这一刻的马云斌想都不想,直接仰头喝下了一整杯的清水。

    嗯哼?

    在喝下清水的瞬间。

    马云斌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

    霎时像是被定住了似的!

    痒,这是他唯一的感觉!

    身上那些被皮带抽出的伤痕彷如在经历着蚂蚁的游离噬咬般。

    可是不待他开口惊询一番,那种奇痒难忍的感觉悄然消失。

    取代着的一股清凉!

    一股似是飘飘欲仙的透心凉!

    先前的疼痛霎时烟消云散。

    下意识中,马云斌马上掀开了衣服。

    只见那些伤痕在肉眼之下快速地修复着皮肤组织!

    仅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之前那有些渗人的血痕幻化成了一道无关痛痒的微淡红痕来!

    疼痛,彻底没了!

    “不要多问!没事就走吧!”

    在马云斌准备开口之际,秦凡抢先道。

    话罢,便转身走了起来。

    看着那道背影,马云斌彻底呆滞住!

    一张简单的黄符,竟然会有如此功效?

    秦凡,到底是什么人?

    在那神秘的背后,又还会有何等般的神通啊!

    两个多时前,只身屠龙!

    两个多时后,神奇符水!

    这完全颠覆了马云斌对世事对科学的认知!

    只是不容他多想。

    见着秦凡走出房间后,赶紧晃了下脑袋回过神来快步跟了出去。

    wyn酒店的门口。

    虽是凌晨两点。

    可水东这座镇却依然散透着不夜城的迷离气息。

    法拉利被马云斌利索地驶出。

    两人快速赶向当地较为高档的夜场。

    “秦爷,要喝什么酒!”

    走进那dj激昂的夜店,率步而行的马云斌走到了沙发卡座上坐下,开口恭声问道。

    “随便!”

    望着底下那群魔乱舞的画面,听着那些轰震在耳边的电音,秦凡波澜不惊一片平静地道。

    “行,那我就自行发挥了哈!”马云斌朗笑一声,站起身来跟边上的服务生交代几声。

    不多时。

    几瓶价格不菲的红酒被呈上。

    在服务生的娴熟挥倒下。

    马云斌谄笑着举着一杯递向秦凡,道,“秦爷,请!”

    接过酒杯,对于品酒这玩意向来都不讲究的秦凡直接一饮而干。

    随即轻笑一声道,“马大少,你觉得那出仙人跳能结束了吗?”

    “秦爷,您什么意思?”

    刚放到嘴边的酒杯霎然顿住,马云斌愣愣一怔,接而道,“秦爷,您的意思是那些杂碎的背后还有人?”

    “或许,应该,但不管怎么,今晚应该还得有一场好戏!”秦凡轻描淡写地微微一笑。

    虽然不知道秦凡是怎么确定的。

    但秦凡这种角色有可能会对他无的放矢吗?

    当下不由哼声道,“都西部的民风是出了名的彪悍,那也就他们没遇对人而已!要真把我逼急眼,就把他们连根拔起一锅端了!什么玩意!”

    “哟呵,你还想上演一套不是猛龙不过江的戏码不成?”秦凡自顾自地倒上一杯红酒,仰头灌下后,轻佻玩味道。

    “不不不,如果不是秦爷您刚才在,那我都得伤口上被撒盐了!要猛龙那也绝对不能是我啊!”马云斌很是狗腿地讪讪道。

    “行了,别拍马屁了!我能跟你坐在一起,不是为了想听你的擦鞋之言,哪怕你的都是事实!”秦凡孤傲地摇头笑道。

    虽世间没人不喜欢听阿谀奉承的溜须拍马。

    只是苍穹大陆的那五百年,秦凡听腻了!

    听到无感甚至还有些厌烦了。

    “是,是,秦爷教训的是!”马云斌略显尴尬地擦了擦脑袋。

    同时心底也忍不住地升起了一阵的飘飘然来。

    瞧着意思,秦爷是真正认可自己了吧!

    想到这,马云斌便压制不住那莫名的亢奋!

    从而道,“秦爷,要下去找找乐子不?讲真,人生最激情的莫过于猎艳,就像这底下,花枝招展的敞胸露臀中,用上点言语魅力去勾搭勾搭,无需金钱,不靠身份地位,这种成就感来得特别畅快!”

    “想去你就去吧,不用管我!”秦凡笑着摆了摆头。

    “那,那秦爷你等我一会哈!”马云斌没有矫情地道。

    几个时的相处中,让他明白了在秦凡面前矫揉做作的虚伪并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也发自本心的随起了性来。

    轻笑颔首中。

    在马云斌离开沙发卡座之后。

    秦凡翘着二郎腿背靠着沙发,端着一杯红酒闭起了眼来。

    在那轰震的dj声里,内心一片平静。

    “弟弟,能请姐姐喝一杯不?”

    蓦地,一声娇笑混着躁动的音乐在秦凡耳边响起。

    一名着穿前卫踩着高跟鞋的妹子红着那醉醺醺的俏脸迈上台阶,走到了秦凡所处的沙发卡座上来。

    ps:求推荐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