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116章 阴煞铜龟!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行得端走得正?

    这就能成为卖地底货的理由了?

    秦凡不屑地勾着嘴角摇了摇头。

    “秦友,你那是一件明器?”边上的赖诸葛皱眉道。

    他相信朱三清不可能敢在这种场合耍如此手段。

    更相信秦凡的话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

    堂堂秦大师,至于去跟一个寻常的风水师较上这么一出无谓的劲?

    完全不可能!

    只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努嘴一笑,秦凡并没有对赖诸葛的话做出回答。

    往前一步,朝着朱三清,道,“龟大师,能把铜龟给我看看吗?”

    龟大师?

    听着这话,朱三清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但是当下是关乎到自己声誉的节骨眼,他只能把那口起吞下来。

    从而冷声道,“我朱某人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要看便看!”

    话罢,朱三清拿着铜龟往前几步交到了秦凡手中。

    要如果不是因为颜慧娴是纪雨辰的母亲,那秦凡还真懒得去趟这淌浑水。

    爱卖明器也好暗器也罢,他才懒得去搭理,但这件地底下挖出来的东西倘若真被颜慧娴拿到手的话,分分钟都有牵连到纪雨辰的可能,那个画面,秦凡真不愿意看到!

    单手托着朱三清伸过来的铜龟。

    秦凡没有再言其他,丹田的真气随之运起。

    然而当真气运至那只托着铜龟的手时,一幕让众人瞪目结舌的画面出现了!

    只见铜龟的表层突兀地迸裂,那包围着铜龟表层的一层铜砂彷如尘埃粒子般脱落下来!

    此时的铜龟,俨然失去了先前那般光滑的铜光,暗淡无光的色泽仿佛像是在地底下埋藏了百年的玩意似的!

    阵阵的阴煞之气也从铜龟身上发散出来,整个交流室中,所有人都浑然感受到了那股强劲阴煞掠起的森然冷意!

    这,这-!

    这怎么可能!

    感受着那股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阴煞之气。

    朱三清的脸立马变得无比惨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望着那黝黑的铜龟,朱三清倒退几步,像是魔怔般地不停摆头喊道。

    “你们这些干风水行业的总该熟悉这些阴气吧!咋地,这玩意要是买回去能逢凶化吉避灾吗?”秦凡把铜龟放到桌面上,拍了拍手才残留的铜渣,讥讽问道。

    逢凶化吉?

    这玩意买回去要是不在短时间内丧命那都算是烧高香了!

    还逢凶化吉?

    都是在风水相术行业发展的,对于这尊铜龟身上的阴气到底会引起何等的后果,他们何尝不知道?

    当下一个个脸色全都无比地尴尬古怪!

    先前在秦凡跟赖诸葛到来之前,朱三清便把铜龟拿出来跟众多风水师研究考量过,众人无不都感慨朱大师找了件好东西。

    可剧情在现在却如此上演,无疑是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啊!

    走眼,全都看走眼了!

    “朱三清,你放肆!煞气如此逼人的明器你竟然敢公然那道这里来做交流交易?难道你不知道对于风水师而言,对普通人兜售明器那是大忌吗?啊!”猛地一拍桌,赖诸葛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假如不是秦凡,那这件铜龟一旦落入颜慧娴手中,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

    到时候如果被追究起来的话,那他们岭南堪舆协会能独善其身吗?

    不可能!

    毕竟这玩意是在他们岭南堪舆协会的公证下出手的!

    事情真若发展到那地步的话,别岭南堪舆协会的名声,就连他赖诸葛的名声都得出现危机啊!

    如此背景之下,赖诸葛怎能找出任何一个不怒的理由来?

    “赖神相,这,我,我不知道这是明器!我真不知道啊!这件东西是我在鬼市上得到的,当时我还以为捡了个大漏,可-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遇到的是瞒天过海的明器,赖神相,您要相信我,相信我啊!”此时的朱三清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到没边了,声音无比惊恐地哆嗦起来。

    “赖大师,他的应该是真的!”不待愤怒不已的赖诸葛话,秦凡便抢先道。

    “秦友,何出此言?”赖诸葛皱眉道。

    “句刺激你的话,别是这寻常的风水师,这玩意哪怕放到你手中,你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能用铜土炼化出这般反转阴阳气场再覆盖在一件明器之上,这绝对是高人了!想从这里面看出门道的,别我瞧不起你们,你们还真不行!”秦凡轻狂不已地勾着嘴角道。

    这话一出。

    众多风水相士的老脸不由一红!

    如果这是一名德高望重的大师出来的还好,可却偏偏由一个十几岁的屁孩口中所,而他们却无从反驳,毕竟事实摆在眼前,他们全都看走眼了,只有秦凡看出了门道,也破解了门道!

    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自个的脸上啪啪啪地被打了个清脆!

    这一刻,所有人都清楚了秦凡到底是何等的资本成为了赖诸葛的忘年交!

    就这份本事,足以远远凌驾在赖大师之上了啊!

    “感谢秦友为朱某人做出解释,感谢秦友!”万万没想到秦凡会给自己做辩解的朱三清差点没感动地掉下泪水来。

    恩人啊这是!

    倘若秦凡也一口咬定的话,那他还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别乱感谢,我不是为你解释,我只是出一个事实来!就你那点道行,想做这种文章还差得远了!有如此实力之人,断然不可能去求这么一点财的!”秦凡摇头很是打击人地道。

    但在这种节骨眼下,只要能让自己清白,朱三清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怎么都无妨,无妨了!

    “秦友,不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可否为老夫解惑一下?”早就了解到秦凡那般深不可测的赖诸葛并不会因为秦凡的话而感到什么打脸,但还是忍不住尴尬地抿了抿唇后道。

    “了你也不懂,懂了你也破解不了!算了吧,知道这是一件地底货就行,那谁,龟大师,这铜龟能卖给我不?”秦凡淡淡道。

    解惑?秦凡还真给他们解不了。

    难不成自己的火眼金睛看穿了这玩意的本质吗?

    只是不归不,秦凡对这玩意还真是生起了兴趣来。

    求推荐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