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124章 该死的贱人,滚!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有句歌词是这么唱的。

    失去后才珍惜,还有什么意义。

    还是有人不肯去忘记,忘不了那一段回忆。

    是的。

    秦凡就是那个不肯去忘记的人,就是忘不了那一段回忆的人。

    人生在世,很多时候追求的就是一句随心随意。

    但能真正做到随心随意的人不多,也许可以是没有!

    如果不是前世被天道老人就走,如果不是在苍穹大陆经历了五百年的历练重生归来。

    那即便仍然有重生机会的秦凡会是什么结果?

    毫无疑问,继续混吃等死着,继续受人欺辱。

    这世间绝大多时候都不是奋起反击就能改变自己人生的,往往决定着人生的就是拼爹拼爷拼背景!

    没有强势的背景,再努力又能如何?或许在普通的圈子中凭靠着努力能让自己坐拥一席之地,但在秦凡经受的圈子中呢?他那重弃子的身份注定了他绝无反杀打脸的那天!

    是苍穹大陆五百年的修炼才让他在重生归来后手握随心随意的资本!

    也是那五百年的底子才让叶家跟赖诸葛等人都对他恭敬有加!

    秦凡是狂傲,但在狂妄的同时他也是个记仇的人。

    周一航父女对待自己一家到底有多不堪,他没不代表他忘了!

    白眼狼周一航选择性地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起家的。

    无知周雪漫更是一而再地动用混混甚至聘请赵宇豪来对付自己,这些,秦凡忘不了,他只是在攒着,只是在等着一并清账的那天。

    只是他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罢了!

    放过周一航放过周雪漫放过周氏集团?

    这可能吗?

    迎着周一航的磕跪求饶,秦凡戏谑地淡淡一笑。

    不等他开口。

    秦楚按捺不住,饶是被魏疏影拉着,他都还是止不住地开口,“凡,怎么回事这是?”

    “爸,没听这头白眼狼吗?叶继祖把他给收拾了,他跑到我跟前求饶来了!呵呵-!”秦凡笑笑罢,回头俯视着周一航继续道,“周大老板,给我磕头下跪,你不觉得可笑可耻吗?”

    “秦先生,求您高抬贵手!”周一航低着头,无比沧桑地道。

    此时他已经不奢求能跟秦凡一家重修于好了,他只寄盼能让秦凡动起恻隐之心放他一马。

    秦凡的一句话,在现在完全可以决定了他周一航的人生命运了!

    “老周,起来话吧!”再怎么都跟周一航是大学同窗四年的好友,虽然周一航在之后的一系列作为过于白眼狼了,但秦楚在这一幕底下终究还是有些不忍。

    “爸,让他跪着!”秦凡突然正色接话道。

    脸色也随之一冷,对着周一航冷哼一声,鄙夷道,“周先生,你知道你的女儿在私底下对我做了些什么吗?”

    私底下做了些什么?

    周一航闻言双眼一瞪,惶惶不安的忐忑没来由地升起。

    秦楚跟魏疏影也是心头一颤,自家孩子的性格他们清楚,秦凡绝对不是那种空穴来风无的放矢的主儿,周雪漫到底对秦凡做过什么?

    “秦先生,请您告知!”心跳加速起来的周一航蠕动着喉咙不安地道。

    “自己问她呗!”玩味一笑,秦凡摆头道。

    “雪漫,你,你到底瞒着我做了些什么!”

    这一刻,周一航的呼吸变得紊乱起来,转头看着周雪漫斥喝道。

    “我-!我-!”

    慌乱的神色溢于言表,此时的周雪漫再也没了上一次在这里时的骄纵蛮横,当迎向秦凡那轻佻玩味的眼神后,慌乱之余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坚决,道,“我什么都没做过!”

    呵呵-!

    秦凡听罢,悠悠一笑。

    道,“行了,没做过就没做过吧!回去吧!别脏了我家的地儿,赶紧,滚!”

    低头伸手指着周一航,秦凡毫无情绪波动地下出了逐客令来。

    滚?

    听着秦凡那毫不留情的逐客令,周一航整个人如坠冰窟!

    秦凡就是他最后的希望稻草,如果没了,等待他的那无疑便是万劫不复的地狱深渊,他怎能承受得起啊!

    “秦先生,有话好好,好好,女有什么不对的,望您出言指正指正,好吗?”此时的周一航恨不得抱住秦凡的大腿,无比恐慌地哆嗦道。

    “我让你滚!听不懂人话是吗?识相的话你还能潇洒一个星期,不然你信不信明天的阳光对你来都是黑暗的?”

    声音冷到极致,摊上这么对厚颜无耻的父女,如果不是碍于父母亲在这,那他至于浪费口水用言语去驱逐?

    “老秦,嫂子,帮帮我,帮帮我,求你们,求你们了!”

    蓦地。

    周一航突然快速地挪起跪着的双膝来,转而对向秦楚,霎然间老泪纵横地哭喊起来。

    能把一个华夏五百强的集团董事长逼到下跪痛哭哀求,这到底得是一种何等的遭遇啊!

    这一刻,不仅是秦楚,连魏疏影都有些动容了!

    “凡,能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在秦楚那看过来的眼神中,魏疏影微微张合了下唇,看着秦凡蹙眉问道。

    “行,既然话到这,也没那藏着掖着的必要了!”秦凡舔唇一笑。

    旋即继续道,“周大姐两次买凶想杀我!第二次还找到了赵宇豪身上去,爸,妈,对于周大姐的有钱任性行为,你们有饶恕的理由吗?”

    什么!!!

    魏疏影原本那还掠起恻隐之心的神态立马沉了下来。

    滔天的愤怒毫不掩饰地加升而上!

    整个大厅也在秦凡的话下沉寂下来。

    似乎都能听到了彼此那加快的心跳声。

    秦楚看了一眼自家媳妇那即将爆发的神态。

    冷冷地看了周氏父女一眼,默不作声地走进了房间。

    “雪漫,秦先生的可是真的?”浑身上下就差没在秦凡这番话中瘫下来的周一航也不跪着了,艰难地站起身来颤抖着伸出手指指着周雪漫,无比惊恐地喊道。

    “爸,我-!我就是想让人教训教训他而已,没想到这一次他不仅躲过去了,还害我被人威胁了一千万,后来,后来我忍无可忍才找到赵宇豪身上去!我,我也是让人废他一只手而已,也没打算怎么他!”

    在父亲那恐惧慌张的颤抖神态下,周雪漫即便再无知都明白事儿已经无从瞒下去了,声音微微发颤地道。

    废他一只手而已?

    也没打算怎么他?

    听到周雪漫如是一。

    魏疏影那原本燎原的怒火像是化成了核弹直接在胸膛中炸了!

    她呼吸急促地往前走过去。

    伸出巴掌毫不留力地狠狠甩向了周雪漫的脸庞,怒吼道,“该死的贱人,滚!”

    求推荐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