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156章 你就是只蚂蚱!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滚?你是在跟我话?”

    马云斌笑了。

    无比戏谑地看着中年人道。

    这辈子活到现在,开口叫他滚的不是没有,但下场除了那么几个屈指可数的狠茬之外,其他的无不都还在忏悔着,这么一个蚂蚱竟然还敢对他斥言滚了?

    “行了!别装逼了,滚吧!干你该干的事儿去!”秦凡淡笑着挥了挥手道。

    坐在吧台的圆凳上转了一圈,端着手中的烈焰之城又惬意地抿了一口。

    “是,秦爷!”那阴冷的神色褪去,马云斌讪讪地对秦凡了一声,接而快步地走了出去。

    该干的事儿?

    很好-!

    这是秦爷下达的指示吗?

    最起码马云斌是这么认为的!

    秦爷?

    叫秦家弃子为秦爷?

    中年男子听到这,笑了。

    鄙夷地看着秦凡,悲哀地摇了摇头,如果连秦家弃子那个大名鼎鼎的废物都能被冠以爷这称谓的话,那这世道上能当爷的也多如牛毛了,甚至是连一板砖拍下去砸倒一大片都不足以用来形容了!

    “你这辈子做得最错最值得后悔的事是那声赶紧滚,知道吗?”

    似乎对接下来会上演的毫不担心,秦凡悠哉地看着中年人讥讽道。

    “最错误?哈哈-!秦凡,人都你怂都你废,现在看来,你不但怂不但废,而且还蠢!你应该庆幸我让他滚,不然等待他的分分钟都是受到你的牵连!我就纳了闷了,你你好好当你的鸵鸟干嘛不好,非得去招惹秦少?那是你能招惹的人吗?在秦少眼里,你就是一枚蝼蚁,随便往脚底一碾就死翘翘的蝼蚁,难道你爸妈没教过你吗?”对上秦凡那略带讥讽的口吻,中年男子一股无名之火升了起来,阴声道。

    到了他这个年纪,早已经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一句话一副口吻就给刺激到了的,但那也得分对象,秦凡,一个在江州怂名废名享誉全城的弃子,也敢来讥讽教育他?这要是传出去还真不知道得被人笑话成啥样笑话多久。

    “我爸妈教我遇到嘴欠的就给他扇上一耳光再话!”

    秦凡淡漠地冷冷一笑。

    话罢。

    那在吧台圆凳上旋转的身体突然一顿。

    迅雷不及中,一巴掌狠狠地扇向了中年男子。

    在他这猝不及防的瞬息间,秦凡的这一巴掌狠狠地把他给扇飞了。

    整个人离地几十公分地倒飞出去。

    几颗牙齿更是在这一扇中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砰-!

    紧接着,那似乎遭遇酒色之殇的身体重重地砸到了地板上发出砰响声来。

    不待他翻起身,秦凡的视线转向了入口大门处,道,“你的主子来了!爬过去摇尾巴吧!”

    随着他的话落。

    蹬蹬蹬的声响作起。

    秦帅领着几名青年一脸狂傲地走了进来。

    “秦少!!!”中年男子刷得一下转过头,强撑着身体似乎要散架般的疼痛翻起身来。

    “被那个废物打的?”还没来得及对上秦凡便被中年人这模样给怔住的秦帅皱眉开口道。

    “嗯!”死死地咬着那冒涌着鲜血的牙关,中年人很是屈辱难堪地嗯了一声。

    “垃圾!滚一边去!”

    厌烦之色在双眼中流露,秦帅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继而抬头迎视起坐在圆凳上的秦凡来。

    “哈喽,秦少!”抢在秦帅开口之前,秦凡对着他一脸玩味地招手道。

    “啧啧,许久不见,没想到当初的怂包废材也练就出了一身勇胆来!”

    轻蔑地对着秦凡一摇头,秦帅阴鸠地哼笑一声。

    话间,步履却是抬起朝秦凡走了过去,接着道,“十五亿能拿下的地皮,你害得我要三十亿才能拿下,三亿的地皮你抬价抬到六七亿!你是算准我不得不硬着头皮拍了!可你有想过自己要为此面临起什么吗?”

    “嗯,不就是泥头车吗?儿科!秦少,你这气量倒也是真让我刮目相看了,不就多掏了二十来亿吗?秦家差那点钱吗?”秦凡淡然地微笑着。

    “哈哈-!秦家是不差钱,但我差一口气!江州地界的拍卖场上,有我秦帅叫的价,从来就没人敢竞争!秦凡啊秦凡,你嘴皮子一动害我少赚几十亿,告诉我,我需要怎么惩罚你?”

    罢,狰狞的阴笑声响起,秦帅抬手作势就想往秦凡的头发上抓去。

    但是就在他伸手出去的那一瞬间。

    秦凡手中那半杯烈焰之城突然朝他的脸上泼了过去。

    “秦少,你的火气太大了,给你降降温!”

    话落酒到。

    那酒精度数足以轻易灼伤喉咙的烈焰之城正面精准地泼到了秦帅脸上。

    这一刻。

    整个第七空间里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拿酒泼秦帅的脸?

    是秦凡那废物疯了还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顿时陷入死寂的清吧里所有人都露出那统一的呆滞神态。

    没有人敢相信这一幕!

    太不可思议了!

    最后还是秦凡的声音打破了这片诡异般的死寂。

    彷如睥睨天下的君主在藐视着脚下蹦跶的蚂蚱般。

    秦凡轻蔑地扫看了一眼秦帅,不屑地哼笑一声。

    继而在秦帅仍旧处于的怔愣呆滞间隙里,伸手一把抓住他那有些湿漉的头发。

    往前一拉,把嘴附到他的耳边,道,“也许在别人眼中你是个王子,但是在我眼里,你就是只蚂蚱,而且是秋后的蚂蚱!秦帅,想报复,可以,随时冲我来,我奉陪!泥头车的事,我记下了!咱们之间的恩怨,我和秦家之间的恩怨,从富山云居遭遇的那刻开始就正式地拉开了情仇序幕!对我而,让你死是分分钟的事儿,但是我不会让你死得这么干脆的!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绝望!让你在绝望中明白忏悔是一种怎样的滋味!最后再一点,再敢对我爸妈下手的话,但凡他们有任何一丁点的损失,哪怕是一根毫毛!我那点纳你命的耐心也会于此而消失,要记住,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可以怀疑其他人这句话,但我今天能用这种方式来警告你,可见绝对不会空穴来风无的放矢,哈哈-!”

    一通轻声笑言罢。

    秦凡伸出另外一只手来轻轻地拍打起秦帅的脸,放声张狂朗笑。

    罢了,揪着秦帅的头发往前一扯。

    在秦大少爷那朝着吧台踉跄撞去的同时。

    笑着从圆凳上跳了下来,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脸洒脱地抬步迈动。

    “抓住他!!!”

    下一刻,歇斯底里的狰狞吼喝在那滔天的怒火中迸出。

    紧急关头伸出双手撑在吧台边缘逃过一劫的秦帅回转过身,怒目癫狂!

    求推荐票!!!

    求打赏!!!

    求包养!!!

    各种求!!!!!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