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183章 小祖宗,求你了!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软的怕硬的。

    硬的怕疯的。

    疯的怕不要命的。

    现在的秦凡于这些学生眼里俨然就成了一个不要命的疯子恶魔!

    除了疯子恶魔之外,似乎没有什么词语能去形容了。

    贺易辛只不过是对他出手而已,甚至都还没伤害过他丝毫半分。

    可就是这样就被他从七楼高空甩下去?

    如果这不是神经病病入膏盲,又还怎能去解释?

    这一刻,时间跟空气似乎都为之停滞下来。

    整个七班的偌大空间中,都上涌起了一股叫惊恐的东西来。

    三十几号人,多数都如坐针毡。

    而那些个在以前招惹过秦凡的,更是隐隐地瑟瑟发抖着。

    曾经被秦凡抓着头脑磕课桌磕到流血的王子君趴在课桌上深深地埋着头。

    他怕,怕秦凡会抬头往他看过去,一旦那样,或许秦凡的一个笑容都足以把他吓尿!

    好在距离高考还有十八而已,要不然他指定地不顾一切去转校!

    铃铃铃-!

    上课的铃声响起。

    被这突兀的熟悉铃声猛地一乍,三十几号人都齐齐颤抖了一下。

    鸦雀无声到能让人产生窒息感觉里的教室中,所有人都紧张地等着门外那种蹬蹬声之下即将出现的老师。

    唰!

    人影出现了,但却不是班主任。

    而是那个曾经被秦凡扇过耳光的地中海政教主任!

    “秦凡!”站在门口,他面无表情地叫唤一声。

    只是秦凡彷如没听见般,一动不动。

    “那位同学,麻烦你叫醒一下秦凡!”见状,政教主任指着秦凡座位前的那名学生道。

    叫醒秦凡?

    嗡-!

    那名学生惊慌地摇起了那彷如拨浪鼓般的头来。

    就坐在秦凡的前后左右桌都止不住心脏扑通扑通急跳了。

    叫醒他?万一他一个不乐意把自己从外面扔出去这可咋整?

    毕竟这货的神经病已经病入膏盲了,谁敢去招惹?谁敢保证他不会再疯一次?

    这种险没人敢冒!

    一声哎轻叹出声,政教主任这才从外面走了进来。

    走到秦凡身边,伸出手准备敲秦凡的课桌,但那刚伸出的手突然下意识地本能收了回来,面无表情地轻声道,“秦凡同学!”

    “有事,没事滚!”趴在课桌上的秦凡蠕动了下喉咙顿了顿道。

    “校长请你过去一趟!”老脸一红,政教主任耐着屈辱的侵袭道。

    陶源找?

    这老子找自己干嘛?

    眉头顿为一拧的秦凡没再开声,扑得一下站起身来。

    无视这位政教主任的存在,大步地往外走了起来。

    校长室。

    在秦凡进门的瞬间,陶源马上把门关了起来并且上了锁。

    “老陶,吧,找我什么事?”翻到办公桌上坐了下来,秦凡看着陶源笑道。

    “祖宗,祖宗,算我求你了行不,还有十八您老人家就高考了,能不能让这十八平淡地度过啊!爷,秦爷,你大人有大量,你你跟一个学生较什么劲啊!”

    称呼从秦先生转变成了秦爷,陶源一脸苦逼地对秦凡道。

    “就为这个?老陶啊,你想想看,有哪次是我秦凡主动挑事的?还是你希望我跟以前一样,任打任骂任辱?”伸出手来拍在陶源的肩膀上,秦凡人畜无害地道。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秦爷,这样吧,要不然您老人家别来上课了,等到高考我告诉再通知你参加,我知道你不挑事,可那些刺头学生不知个高地厚啊!这一次好在也有草垛在垫着,要不然咱们七中就得上齐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了啊!且不我校长会不会被撤职,就您也得沾上不少麻烦呀!我这建议您看怎么着?妥不?反正也就十八这样了,求您还七中一个清静行不?求你!”

    到最后,陶源拱起手苦哈起来。

    这一刻,陶源感觉自己是史上最悲哀的校长了!

    只是摊上连叶继祖都得唯唯诺诺喊着秦爷的混世魔王,他能怎么办?

    若是再闹出什么风雨来的话,估计他这校长也就当到头了!

    虽他并不在乎这种所谓的校长职位,但要是传出去的话指定成笑话啊!

    到时候回四九城估计还不知道得被人笑话成啥样,这种情况,他是真不愿意发生在自己身上!

    额-!

    没想到陶源把节操甩到这个份上的秦凡愣愣地额了一声。

    继而哭笑不得地白了他一眼,再苦笑道,“看在你这份上,行吧那就!走了!”

    话罢,再次拍了拍陶源的肩膀,秦凡大步流星地打开门走出去。

    望着那道离去的背影,陶源重重地松了口气,抬起手来擦抹了下额头的汗水!

    叩叩叩-!

    不多时,一道敲门声兀然响起。

    正躺在办公椅上揉着太阳穴的陶源猛地一惊。

    喊道,“进!”

    “校长,贺易辛同学的家长贺先生来了!”助理站在门外,神情不自然地道。

    “嗯,让他进来吧!”陶源挥了挥手。

    伴着他的话落。

    门外一名中年人走了进来。

    助理很是上道地在中年人走入之后关起了大门。

    “陶校长,我希望七中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一进门,贺训庭马上阴沉着脸怒声道。

    “交代?你想要什么交代?你应该庆幸你儿子是落在了草垛上躲过一劫,而不是砸在水泥地上一命呜呼!”本身就心情烦躁不已的陶源迎上贺训庭的态度,马上绷起脸来哼声道。

    “陶校长,你什么意思?我贺某人虽然不济,但好歹都是岭南政-协的人大代表之一,好歹都是岭南商会的会长,好歹都是胡润排行榜上的前排成员,我儿子的命就这么不值钱?陶校长,我知道你有着绝对的后台,但那个是我的儿子,如果他真有个三长两短,那就算豁出去把捅出个窟窿来我贺训庭也不惧!”怒气汹涌之下,贺训庭拍向了桌面,凛眉粗喘。

    “啧啧,意思是你很大的威风了是吗?行了,我懒得跟你那么多!回去让你儿子低调一点,不是什么人他都能惹的!假如今死了,那也他妈是白死!何振江的儿子何昊麟死了,何振江下台了,周一航的商业帝国一夜崩塌,周一航父女死的死疯的疯,就连秦家的秦帅现在都成了残疾人躺在医院的病房里,你你那点威风能翻起多少的风浪来?”

    对着那怨念滔的贺训庭,陶源冷笑着讥讽出声,就连一向对外都极力展示出一副温文儒雅的他都甩起了粗口来!

    求推荐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