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488章 富爷!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

    “老四,咱们带上光头去收那王八蛋的账?”

    听到秦凡所言的李秋泽皱着眉头不解道。

    “以你的根基年龄及经历跟心性,想要在金陵道上稳定下来,这并不容易!而光头,对你而言是个事倍功半的助力!一个绕不开的助力!但我还是尊重老大你的意见,你要是想的话,从明天开始,他将永远消失在江浙地区以作为给你下套的惩罚!”秦凡正儿八经地看着李秋泽凝声道。

    “算了!老四,我也就一时怒火上头而已!你得对,想在金陵道上站稳脚跟,光头对我的价值很大!所以,就按你的办!”

    思索了下。

    李秋泽摇了摇头正声道。

    “行,平台给你构架起来了,路也铺了!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今天过后,路你得自己走了!但我相信自己的直觉,老大,不用多久,江浙地区将会响彻泽哥的名号!”轻笑着点点头,秦凡把手搭在李秋泽的肩上道。

    “呵呵-!”

    对于秦凡这所谓的直觉有些不敢苟同。

    李秋泽挠了挠后脑略微尴尬地干笑一声。

    而后接着道,“对了,老四,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想问我是什么人对吗?想知道为什么光头会这么怕我对吗?”意料之中的一幕发起,秦凡不以为然地笑道。

    “嗯!”

    不止是李秋泽,就连李云哲都猛地点头嗯了一声。

    两人紧张地盯住了秦凡,期待着那一答案。

    “你口中的常源一常公子跟我有点交情,因为上次光头要进学校抓人的风声,我跟常公子收拾过他一回!你们也懂,区区一个光头在常源一这些人的眼里,什么都不算!所以,光头怕我了,这也才有了去校园里给你们负荆请罪的一幕!好了,我都坦白了,你们该没疑惑了吧!哈哈-”

    秦凡轻描淡写地哈笑起来。

    一声有点交情就这么被他把问题搪塞过去。

    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些,讲真,秦凡在这阶段还是不想让李秋泽几人知道太多的。

    而知道太多,对他们来并不是什么好事,这绝对会让他们倍感压力,更甚是有可能拉远彼此间的距离!

    “有点交情?”

    李秋泽跟李云哲齐齐瞪起眼来。

    这个答案,他们似乎并不苟同。

    “对,就是有点交情而已,接触并不深!所以你们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了!”秦凡道。

    “秦爷!”

    秦凡的话声刚落,鼻青脸肿未消,但却洗去了那满脸淋漓鲜血的光头鼓着那高高隆起的脸颊从卫生间里走出来道。

    喊罢,他再迎着李秋泽有些心虚地尴尬喊道,“泽哥!”

    这接连一喊。

    打破了李秋泽的疑惑思绪。

    当下也没再纠结于秦凡的身份,从而沉着脸嗯了一声。

    “好了!走吧!”笑一声,秦凡把双手插进裤兜迈起了步来。

    “秦爷,咱们这是要干嘛去?要不要我再摇点人?”

    跟在秦凡身后,光头讪讪问道。

    “不需要!”

    没有过多废话,秦凡风风火火地率步走下了楼梯。

    “老大!”

    当见到光头那鼻青脸肿的模样后,一众马仔马上惊叫着想要围过来。

    但却被光头惊惧不已地斥散了。

    在那纷纷侧目相迎聚焦中,四人前后脚地走出茶楼。

    骚红宝马发动。

    光头的霸道紧随其后。

    就这么一路朝着城西疾驰而去。

    一间棋牌室外。

    当秦凡几人迈步往里头走去时。

    几个看场子的立即脸色一变。

    慌张地掏出了对讲机来。

    “涛哥,光头跟上次那屁股挨刀的傻-逼又来了!”

    “好!原地待命!不要轻举妄动,我去找富爷,等我的信号!”

    沙沙的对讲机里,传来低沉的声音。

    紧接着便是那蹬蹬蹬急促响起的脚步声。

    一间红粉萦绕的改造情趣房里。

    一名绑着头发的中年人只穿着一件内裤躺在情趣床上,口中不停地发出那**的笑声。

    他的身边上,几名穿着制服的妖艳女郎正不停地挑逗着他。

    “富爷,这是什么呀?怎么越来越大了呢!能不能告诉人家呀!”

    “不仅是越来越大,还越来越结实了哦!咯咯-!”

    “富爷,你好生猛呐!”

    “是吗?想尝尝吗?哈哈!”中年人得意地朗笑起来。

    “讨厌,富爷你好坏坏!虽然人家是这么想的,但你干嘛这么直白地出来呀!坏坏,坏坏!我打打坏坏!”一名身上处处透着红尘味儿的女郎佯装娇羞地道,那双修手的手轻轻地拍起了帐篷来。

    叩叩叩-!

    叩叩叩-!

    正当这时。

    情趣房的房门突然被敲了起来。

    嗯哼?

    里头,中年人条件反射地从床上翻起。

    脸上的淫笑褪去。

    他推开这几名女郎。

    快速地穿套起了衣服,脸上神色也随之变得凝重。

    翻下床,几个大跨步走到房门口,一把拉开,皱眉迎着敲门者道,“涛,出什么事了?”

    “富爷,城东光头跟上次那个屁股挨刀的屁孩又来了!我从监控看了下,还有一个家伙,那家伙给我的感觉有点来者不善!我琢磨不准怎么对付,所以想来请示一下你!”叫涛的青年道。

    “这是又来要账了!呵呵-!看来上次还没让他们长记性,草!跟我走!”中年人阴森森地罢,甩手大步往外走了起来!

    “什么情况这是?”

    棋牌室的一楼大堂中。

    李秋泽有点懵圈道。

    怎么回事?怎么没人来阻拦?

    难道这些人都不记得他跟光头了?

    这怎么可能!

    他那一刀,可就是在这里挨的!

    见证那一刀的,可不少人啊!

    “这趟赶上时间遇着正主在了!”顿下脚步,秦凡玩味道。

    随着秦凡的这声落下。

    楼梯口处。

    啪啪啪!

    一阵掌声清脆地响了起来。

    “光头啊光头,看来你还是不长记性啊!别他妈以为常源一睡了你妹妹,这就成你出来嘚瑟的资本了!或许别人怕你,但在我面前,你他妈算哪根葱?”

    一边拍着掌,一边迎着秦凡几人走去,绑发中年一脸轻狂不屑地讥笑道。

    “哦对了,还有你!子,上次你走运,只是屁股中刀而已,怎么?这才几天,伤疤都没好就忘了痛了?还是你觉得这次能比上次更走运?”

    罢,中年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折叠刀。

    轻轻一按。

    咔的一声。

    折叠刀弹出了将近三十公分的刀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