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490章 极端的江湖世道论!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过去了。

    李国富的嘶吼还在继续。

    他试图用薄秋冬薄大少的威慑力去冲散李秋泽那还没能稳固住的魄力。

    可他却想错了。

    对于李秋泽而言,薄秋冬是什么阿猫阿狗他不知道,而李国富那不停的嘶吼倒是让他陡然暴躁起来!

    唰-!

    两眼猛地一红。

    下一秒。

    李秋泽突然一把抹去了脸上的汗水。

    面露狰狞地接过秦凡那伸递过来的刀!

    “我草尼玛的!叫,我叫你麻痹!我他妈让你上次劈老子!笑话我是吗,我他妈让你笑话!”

    癫狂地暴吼一声。

    持着这把刀身略为三十公分的折叠刀。

    在秦凡笑着把脚从李国富的背上挪开后,李秋泽发疯般地迎着李国富那挣扎翻起到一半的背上劈了下去。

    一刀劈下!

    血口横生!

    “啊!”

    身体被酒色掏得差不多的李国富在这刀下直接趴了下来。

    感受着背后那袭来的撕裂感,他凄楚地仰着头大叫起来。

    身为薄秋冬薄大少的表舅,虽然他高不成低不就的,一路以来也算是那种吃喝嫖赌混吃等死的货色,但扯着薄大少的虎皮,这些年来他倒还真是没受过什么曲折,至于被人打被人砍,这就更扯了!

    若不是夺妻之恨杀父之仇,在这金陵,甚至是江浙,又有哪个敢去触薄大少的眉头?

    要知道,那可是连常源一常公子都他妈不愿意杠上的级别位面啊!

    但如今,却被这么两个愣头青给干上了?

    “富爷!”

    “富爷!”

    “富爷!”

    见到李国富那道裂开的血口,那些被李云哲揍趴的狗腿子一个个面红脖子粗地嗷喊起来。

    然而此时的他们也只是能喊一喊了!

    一刀劈落。

    无形中,李秋泽似乎也劈开了自己那乱如麻的心路!

    那双发红的眼睛越来越吓人!

    “草尼玛的!富爷是吗?今天老子就把你劈成富狗!”

    狞吼一声,李秋泽曲身挥落第二刀。

    “当时劈老子时,你不是老子怂吗?不是让老子回家吃奶吗?今儿个老子不吃奶,就他妈用你的刀吃你的血!”

    歘--又一刀!

    “你不是问老子浑身哪点像老大吗?啊!我他妈现在问你,老子有哪点不像老大!我草尼玛的!”

    歘--再一刀!

    越砍越疯。

    越疯越。

    口沫横飞中。

    李秋泽毫无保留地把内心深处那藏着的憋屈全都给了出来。

    那一刀一刀的劈落中,背上满是纵横交错血口的李国富已经不再挣扎。

    他没那个力气了!

    彻底成了血人的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有着一个顶级大少当后盾,还是在自己的地头上,竟然被人看得血肉模糊,连动都不能动,别是他想不到,这就算传出去,整个金陵道上都没人敢相信的!

    边上。

    看着李秋泽那疯狂大吼着挥刀劈落的模样,秦凡渐渐地上扬起了嘴角!

    男人,最快成熟起来的方法是什么?

    刺激!

    没错,就是刺激!

    此时的李秋泽无疑已经在刺激中彻底爆发出了内心深处的狼性!

    纵观前世秦凡对他的了解,对他的认知。

    游走在黑白之间的间隙,嬉笑在法律边缘的路径,那才是真正属于李秋泽的归宿。

    或许很多人会觉得那种人生处处是风险,指不定一个不心不是命丧黄泉便是牢底坐穿,的确,此言出了这条路的真髓所在。

    可如果自己不是携着修罗天尊之威而归,而是一个寻常的重生者。

    别自己不支持李秋泽走这条路,就算他想走自己都会百般阻挠劝止住!

    只是现在,有着自己这座大山在背地里给他撑着,他李秋泽又怎会有沦落到那种英年早逝或是牢底坐穿的可能?

    “大哥,你在笑什么?”

    这时,在看到秦凡扬着嘴角发笑的模样后,李云哲诧愕地问道。

    “没笑什么,只是看到了真正的李秋泽而已!”云里雾里地上一声,秦凡便抬脚朝着把刀扔到地上的李秋泽走了过去。

    真正的李秋泽?

    身后。

    李云哲彻底懵了。

    这他妈啥意思?

    什么叫真正的李秋泽?难不成之前的东北泽哥都是伪装者不成?

    丈二摸不着头脑的不明所以中,李云哲跟光头也齐齐跟了过去。

    “老四,他,他会不会死了?”

    疯狂褪去,看着那一动不动的李国富,李秋泽突然有些慌了。

    “不至于,没有什么要害处!还有,即便死了又如何?老大,你记住一点,这世界永远都是由强者去支配去制定着法则!杀人偿命跟欠债还钱一个道理,可又有多少人欠着债不还的?呵呵-!所以啊,江湖江湖,这本身就是草菅人命的江湖!制裁,那只是针对弱者的手段而已!”秦凡笑着灌输起了这些极端的思想观念来。

    彷如这置身的不是律法健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和谐世道。

    而是那个弱肉强食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苍穹大陆。

    不过那也对。

    每个世界都一样,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光明就有黑暗,这是永远都无从更改的!只不过是现在身处的世道已经被表面和谐掩盖住了那背后的糜烂阴暗而已!

    “秦爷所言极是,一语中的!泽哥,这就是世道,这就是江湖!出来混的,谁人手上不沾血?谁人手里不攥命?或许有,但那些都活不长!哪个呼风唤雨的脚下不是尸骨累累?”

    听着秦凡这番话似是大有感慨的光头在沉默多时候,谄谄地从秦凡身后站了出来,望着李国富那血肉模糊的后背道,脸上没有任何一丝异样,似乎对这种画面早就见怪不怪了。

    呼-!!!

    深深地呼了口气。

    李秋泽伸出手来揉了揉那肌肉仍旧在颤抖的面孔,稍稍平缓了下情绪,这才道,“我懂!就是一时半会调整不过来而已,我相信慢慢就会适应了!”

    话了,他话锋一转,接着道,“老四,让我来猜猜你的下一步计划意图!”

    “行,你!”摊了摊手,秦凡笑道。

    “给李国富一个打电话的机会!用他背后的那个什么薄大少成为我向金陵道上发起的下马威!那一笔利滚利的烂账,就是第一枪,对吗?”

    直视着秦凡的眼神,李秋泽紧张道。

    他期待秦凡的点头。

    期待自己的智商得到认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