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492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南国山庄。

    包厢里。

    “喂,喂,喂!”

    听到那挂断的嘟声,常源一条件反射地又喂了几声。

    而后懵圈不已地放下手机,愣声兀自道,“草你大爷的,这他妈怎么回事?”

    “常公子,出啥事了?”

    几个被常源一招待的京城朋友在看到常源一这怪异的神态后,诧愕不已地呼声问道。

    “没,没啥事!”摆了摆手,常源一摇头道。

    只是那双眉却是越簇越紧,越皱越深。

    要薄秋冬是那种欲加之罪穴空来风之人吗?

    不可能!

    毕竟到了他们这种位面的角儿,不可能无缘无故便无的放矢。

    可这又他妈是咋回事啊!

    他常源一的人上李富国的棋牌室砍了那老痞子十刀?

    这不扯淡呢吗!

    他手底下怎么会有这种没眼力价的人?

    再了,要是有人要砍李国富那老王八蛋,怎么会不跟他吱声?

    常源一始终想不清,始终理不明!

    唯一知道的一点是,出事了!这把真他妈出事了!

    不管是不是他常源一的人,到了这份上,薄秋冬似乎已经把屎盆子扣到他头上来了!

    “常公子,要不有事你忙去先!不差这点时间!”

    虽然常源一口中着没事,但那几名京城来的纨绔在常源一那异样的神色下还是开声道。

    没有马上回答。

    常源一咬了咬嘴唇。

    随后才拧眉道,“等我打个电话先!”

    罢,他快速地拿起手机呼出了一个号码来。

    嘟的一声。

    就一声,通话便被接通。

    “常公子,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

    “洪老七,到底这他妈出啥事了?李国富那老痞子被人上门砍了十刀这事是谁干的?薄秋冬这回还他妈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了,是我的人干的!我就草他大爷了,我这他妈一点都不知情啊!”常源一懵圈不已地问道。

    “常公子,我也是刚得到的消息!是光头带人到李国富的棋牌室,但砍人者不是光头,而是一个叫什么李秋泽,对,就是现在道上闲言闲语挺多的那个家伙!是他砍的李国富,而且还有一个岁数很的家伙在,听大局是被那家伙操控着,那家伙似乎才是正主!常公子啊,现在道上都传闻光头是你罩着的,这薄大少能不把屎盆子扣到你头上来吗!依我常公子,这事儿得赶紧化解开才行,毕竟薄家跟李国富的关系你也知道,薄大少要是疯起来,这事怕是有够棘手的啊!”

    洪七声音略微紧张急促地传来。

    作为金盆洗手的江湖老大,他并不希望看到金陵的江湖再起风云。

    是,没错,不管是常源一也好,还是薄秋冬也罢,这二者都是顶级大少,可一旦这二者之间真闹腾起来的话,那乱的可是整个金陵的各个系统啊!

    万一一个不经意,兴许还会牵连到他洪七身上来也不准,所以,若是这两尊神仙打起架来,洪七那也够忐忑的!

    听着洪老七的声述。

    常源一先是一愣,再而便扬起了那抑制不住的笑容弧度来!

    光头。

    李秋泽。

    还有一个似乎是正主的家伙!

    这除了是秦凡之外还能有谁?

    怪不得!

    胆敢砍李国富,这是有着秦爷撑腰啊!

    想到这,几乎笃定是秦凡归来的常源一差点止不住笑了起来!

    薄秋冬啊薄秋冬,你大爷的,你他妈这回撞上铁板了!

    “喂,喂,常公子,你在听吗?”

    久久不见常源一哼声,电话那头的洪七皱眉再道。

    “听到!洪老七,谢了!有机会的话再跟你吃个饭!没事了,就这样吧!”落,也不给洪老七应声的机会,常源一掐断通话。

    “常公子,你这是?”

    看到从原先的愁眉苦脸立即幻作笑容,京城那几位来客懵了。

    “呵呵,没事!哥几个,想看薄秋冬被打脸吗?”迎声一笑,常源一玩味起来。

    这一玩味。

    更让几位京城纨绔丈二摸不着头脑了!

    一人开口道,“常公子,啥意思你这是?薄秋冬被打脸?”

    “走!咱们过去凑个热闹,薄秋冬得他妈摊上事了,哈哈!”

    话罢,常源一腾站起身。

    在他这一言下,几位京城来客也生起了兴致。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常公子你来安排就行!”

    紧着常源一的意思,几人也纷纷站了起来。

    “妥了,走!”扬手一挥,常源一亢奋地率队走了出去。

    -------

    棋牌室里。

    在李国富放下手机后。

    叫姜涛的狗腿子强忍着内心的恐惧看向秦凡道,“大哥,能不能让救护车来把富爷接走!这血再这样流下去,富爷撑不住啊!”

    “死不了!”秦凡淡淡地摇了摇头应道。

    “大哥-!!!”姜涛再声哀求一喊。

    不耐烦的秦凡甩了甩手,朝李云哲看了过去。

    后者立马心领神会。

    旋即大踏步走向姜涛。

    到了这份上,他也没啥好怕了!

    东北泽哥都他妈连砍十刀李国富,他收拾个狗腿子那还算事吗?

    啪-!

    一走到姜涛身边,他马上扬起巴掌呼甩过去。

    “草尼玛的!大哥是你能叫的吗?是不是嫌老子刚才没揍过瘾你?草!给我安生闭嘴!”

    一巴掌把姜涛扇退几步,李云哲冷哼地斥骂道。

    这种快意恩仇的感觉,他似乎爱上了!

    而这一幕幕却把光头看得暗自咂舌不已。

    草你大爷的!

    这他妈一个赛一个的,真是大学生?

    真是金陵大学的高材生?

    尼玛啊!

    这简直就是最典型的混子啊!

    “爬起来的都他妈给老子双手抱头蹲着,没爬起来的都他妈给老子把脸趴在地上!谁敢嘚瑟违令的,老子再揍你们丫一次!”

    一巴掌挥罢,彻底跟李秋泽绑在一块的李云哲指着那一众的狗腿子吼斥起来!

    身为地道的金陵人,他能不知道薄秋冬这三个字的重量吗?

    知道!

    他甚至在之前都无比地发虚。

    可随着事态的一步步发展,他没退路了!

    秦凡跟李秋泽都不怕了,他还能怂吗?

    赌了!

    成则辉煌人生。

    败则就被狠狠地收拾一顿生活不能自理的吧!

    在李云哲那张狂的斥吼下。

    一众狗腿子们面目狰狞地咬牙看向了他!

    “草尼玛的,看什么看!听不懂人话吗?啊!”

    骨子里并不安份的李云哲再声一吼。

    妈-的!

    你有种!

    希望等下薄大少到了你们这几个瘪三还他妈能硬下去!

    奉承一句好汉不吃眼前亏,一众狗腿子在李云哲的放狠下,不得不抱头的抱头,趴地的趴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