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494章 薄大少,三思啊!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六百七十八万零九千。

    这个数字一出来。

    李秋泽不由地瞪起了眼!

    从六十万到六百多万。

    一年十倍,这就是高-利-贷的利滚利吗?

    更重要的是,这个数额怎么有可能从李国富的手中拿到?

    能把六十万的烂账收回来,这就已经得烧高香了,六百多万,这简直太扯了!

    哪怕换成是真的高-利-贷,也不敢睁眼就要这种数额啊!

    然而秦凡的下一句话却让他陷入更加无与伦比的震愕中。

    “很好,六百七十八万零九千,一分都不能少!钱到了就放人,薄大少,这很公道吧!不知道大少你是现金还是转账?富爷这张单,你老人家愿意买吗?”

    气定神闲地踏在李国富的心口上,秦凡悠声望着那颇有几分气急败坏之色的薄秋冬道。

    即便此时的李国富在失血过多的状态中陷入奄奄一息之境,但秦凡对此都仍还是不怎么引以为然般。

    “六十万的账成了六百多万?哈哈,是你疯了还是我听错了?”薄秋冬暴起青筋厉声吼道。

    “是我疯了也好,是你听错也罢!我不强迫你给,我只希望你好好琢磨琢磨咱们的富爷还能撑多久?”秦凡讥笑应道。

    “你他妈这是敲诈!这是勒索!”

    薄秋冬暴跳如雷地狂喝道。

    想他堂堂薄家大少,在金陵的地头上竟然还遭遇上敲诈勒索了?

    草尼玛的!

    这简直是耻辱,滔天其辱!

    “敲诈?勒索?薄大少,能少点这些丢人现眼的话吗?咱们的富爷在借钱的时候难道不知道利息是怎么算的?你情我愿,欠债还钱的事,你能扯出哪门子的敲诈勒索来?还有,少点废话,你的每一句废话都是在透支着富爷的生命!”秦凡摇头淡笑道。

    蹬蹬蹬-!

    蹬蹬蹬-!

    这时。

    随着秦凡这嘲弄的话语一落。

    外头几道身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秦爷!您老几时回的金陵啊!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好让我过去给你接风?难道连谄媚的机会都不给我了吗?哈哈!”

    一路以跑形式奔夺而来的常源一大声笑喊道。

    虽然距离秦凡还隔着好几米的距离,但脸上那狗腿子的神态已经无比明显地描了出来。

    秦爷?

    看到常源一的突然现身。

    听着从常源一口中喊出的这一声秦爷。

    薄秋冬整个人立即呆若木鸡!

    能让常源一这种心气极高的主儿以爷来尊称,这-这他妈得是什么神圣?

    别看在金陵这一亩三分地上自己能压住常源一一头,可他知道内心里常源一对他那也是十个不服八个不忿!

    但现在,那个号称金陵混世魔王的家伙却对一个看似不到二十岁的外地家伙摆出这种姿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仅是薄秋冬。

    就连李秋泽李云哲以及常源一身后那些京城纨绔们,全都为之怔愣下来!

    其中以李云哲为最,身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709狼哥虽然在这之前并不怎么混社会,但黑白两道的很多事都倍儿清!

    在那种对黑白两道的认知下,此时却迎来常源一对秦凡的秦爷尊称?疯了吗这是!大哥秦凡的背后,到底得他们有多牛逼的身份背景啊!

    “常公子,你这跑过来看热闹就不怕惹上一身骚?听这薄大少在金陵地区可没少把你压下身下摩擦摩擦啊!”见到常源一现身,稍稍有些意外的秦凡笑着打趣道。

    “秦爷,您得没错,我的确没少被薄大少摩擦摩擦,但那是过去的事儿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准以后薄大少见着我都还得躬身喊一声常公子呢,哈哈-!”

    虽然跟常源一不对付。

    虽然没少被薄秋冬人进行精神层面的蹂躏。

    但现在,他却把那些对薄秋冬的顾忌全都给抛掉了!

    堂堂上海杜家。

    堂堂上海乔家。

    在相继人间蒸发的背景下,魔都高层都没有对这俩件事儿深究下去,仅是形式化地做个样子便鸣金收兵,这无疑已经把秦凡的身份高度在常源一的心里推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

    虽知道这俩件事真实情况的人少之又少,但对秦凡始终报以一颗探秘之心的常源一在事发不久后便分析出了这一形势上的逻辑所在。

    连魔都高层,甚至是京城方面都睁只眼闭只眼任由着秦凡来肆意地进行着那灭门妄为,这证明了什么?

    常源一不敢往深里想,他怕自己会被吓到!

    “当初光头兄弟俩负荆请罪的事儿,我好像承你一个不算人情的人情,今天既然你露面了,那就还了吧!今天开始,金陵的江湖,应该没人再敢对你常大少装逼了!”秦凡意味深长道。

    “秦爷,您看您的这算啥话,那能算是人情吗?要承情,那也是光头承我的情!是我从他作死的途中把他给拉了回来!”常源一讪讪地迎着秦凡很是狗腿子地嘿声道。

    “常源一,他是谁?”

    听着秦凡跟常源一的聊天,越听越心惊的薄秋冬转头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单你买还是不买?”

    不等常源一开声,秦凡便率先道。

    “薄大少,别我不劝你,乖乖的吧!别他妈整天总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老实,你吓唬吓唬下我还行,但在秦爷面前,你丫真是个渣!”紧着秦凡的话落,常源一也讥讽地看向了薄秋冬。

    这要是换了在以往,他指定没这个话的魄力。

    但现在在秦凡面前,他迫不及待想把自己跟秦凡彻底绑在一块了!

    “哈哈!哈哈哈!那家伙刚才得对,在金陵,我薄秋冬还需要在乎对方是什么货色吗?在金陵,是龙得他妈给我薄秋冬盘着,是虎得他妈给我薄秋冬卧着!在金陵这一亩三分地上,砍了我薄家表亲还打出敲诈的高利账来,我他妈要是怂的话,那我这张脸以后在整个江浙地区都没法放没处伸!我不管你是谁,既然六十万的本金敬酒不吃,那行,想玩是吧,我他妈陪你玩到底!”

    被常源一那众目睽睽之下的那一声你丫真是个渣给刺激到,薄秋冬的愤怒直接炸膛。

    “薄大少,三思啊!”

    虽然口中是在喊着三思,但常源一脸上的表情赫然就是幸灾乐祸的煽风点火。

    他知道,一旦跟秦凡杠上,那十个薄秋冬绑在一块都不够秦凡碾压的!

    这种态势下,被薄秋冬压制太久了的常源一又怎么愿意放过这种撩火机会?

    “呵呵-!常源一,这次事儿你也有份!咱俩这笔账,还有得算!”

    阴森地咬了咬牙关,感觉这张脸都被抽肿了的薄秋冬掏出了手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