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495章 这是意思,也是命令!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虽截至目前为止李国富的安全问题是重中之重。

    但这重中之重需要他薄秋冬当众甩出六百多万来。

    六百多万,这对薄秋冬来或许称不上是太大额。

    可这众目睽睽之下,万一对方若是针对这六百多万来对薄家做文章的话。

    那等着薄家的会是什么?肯定不会是好事!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薄秋冬都不会走出这步棋来!

    掏出手机,薄秋冬目光阴冷地扫了秦凡几人一眼。

    而后一言不发地呼出了通讯录中的号码。

    “大哥,薄大少,不,薄秋冬要摇人了!估计这走的是官方路径,咱们又砍人又六百多万的高利利息,这-这会不会出啥幺蛾子?”

    边上,看着秦凡不做表态的李云哲稍稍一慌,连声道。

    源于多年以来对薄家能量的认知,709狼哥的骨子里始终都还是心存几分慌畏的。

    “没事!让他自由发挥!”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秦凡笑道。

    “老常,这哥们啥底子?这也太他妈狂了吧!”

    随着秦凡那声轻笑间的没事,常源一的身边,一名京城纨绔压低声音附耳在常源一耳边道。

    “啥底子?呵呵-!你觉得马云斌马大少是什么段位的?”常源一玩味道。

    “马大少?我草!这是咱们京城圈子里的传级人物啊!在他离开京城去江州之前,据许多真正的四九城大少都不愿意招惹他,那种段位都能甩我们十条街!常公子,难道你意思是这哥们跟马大少是同一个段位的?”那名京城纨绔听罢猛地低声惊呼起来。

    “不!不是跟马大少同一个段位!”

    然而常源一还没把话完,那名纨绔便打断道,“我呢,这要是跟马大少同一个段位的也太他妈吓人了!”

    “我意思是连马大少都得恭喊秦爷,都乐呵去跑腿!”

    常源一话音落下。

    那名纨绔当即呆滞住!

    整个人如似被定住般瞪大起眼来一动不动!

    连马大少都得喊秦爷?

    草你大爷的这不是开玩笑?

    要知道马大少那种桀骜性格在京城圈子都是出了名的,虽段位不抵那些货真价实的真正四九城大少,但放眼整个京城,都没听过他有服谁!

    而现在,却能对一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家伙喊秦爷?

    这-这若不是从常源一口中出,他指定地觉得这是世纪玩笑!

    在众人心思各异之中。

    薄秋冬的拨号被接通了。

    “哎呀,秋冬,今个儿刮的什么风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该不会是又招事了吧,哈哈!”电话那头,一名中气十足的爽朗笑声响起。

    “傅叔,我表舅在他的棋牌室被人砍了十刀!现在对方进行敲诈勒索,要六百多万才肯放人!目前我表舅的身体虚弱程度极其严重,身中十刀的失血程度相信傅叔你也清楚!”

    没有过多无谓的辞藻,薄秋冬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什么?”

    原先的爽朗化作惊喊。

    薄家最在乎最着紧的亲戚竟然被人砍了十刀?

    还在薄大少面前索要放人的六百多万勒索金?

    若不是这话出于薄秋冬之口,那对方绝对得认为这是在开玩笑!

    一声惊喊落下,声音陡然涌起了愤怒来,“反了天了!这朗朗乾坤竟然又如此藐视王法!秋冬,你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我马上让武警协同局里的重案分队过去!”

    “傅叔,要快,必须要快!不然我怕我表舅撑不住!”薄秋冬再声道。

    “放心!我会让人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傅姓中年道。

    “好,谢了傅叔!我会跟我爸的!”

    “秋冬,你注意安全,这些悍匪你千万别跟他们深入纠缠!一切都等我们的人到了再!”

    电话挂断。

    市公安局的一把手办公室里。

    一名中年人从办公桌前的大班椅上腾站起身来。

    一把拉过桌面的那部黑色电话。

    “我是傅丁霖,立马召集队伍赶到城东新风街一百号杠三的棋牌室,里面正发生着一起悍匪伤人勒索案!被挟持人员是薄书-记的亲戚,这是重案要案,马上带上装备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随着秦凡的迅速应命,傅丁霖放下了手中的话筒。

    转而抓起桌面上的手机,带上帽子。

    快步地往外走了出去。

    然而他前脚才刚一走出办公室。

    后脚办公室里头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那急促的铃声,赫然是那台红色的电话在响动。

    脚步一顿。

    傅丁霖快速地折返回去。

    红色电话的响动,这是这次案件已经被上头得知的节奏了啊!

    风风火火地扑走回去,傅丁霖拿起了话筒,“喂,我是傅丁霖!”

    “立马撤掉出勤队伍,新风街棋牌室事件,你们无需插手!”上位者的沉稳口吻透过话筒立即传入了傅丁霖耳中。

    啥玩意?

    无需插手?

    懵了-!

    傅丁霖是真的懵了!

    “领导,这是一出伤人敲诈勒索事件啊!而且受害者还是薄书-记的亲戚,这次事件极其恶劣呀!”傅丁霖惊呼道。

    “这是上面再上面的意思!不管是省厅也好,市局也罢,都不得插手!这是上面的意思,也是上面的命令!好了,马上把队伍撤回来!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千万别抗命,代价你承受不起,整个市局都承受不起!”

    扔下这句话,电话那头顿时响起了嘟嘟声。

    手握着话筒柄,傅丁霖呆愣下来。

    上面再上面的意思?

    代价你承受不起?

    整个市局都承受不起?

    这种性质的辞到底意味着什么?

    疯了吗这是!

    那可是薄书-记的亲戚啊!而且薄大少薄公子还在现场,但现在却让上头下达了如此命令?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伤人者到底又是什么来头?

    傅丁霖马上陷入了一种百转千回的思绪当中。

    很快,猛地一惊神。

    赶紧拉过那台黑色电话快速地按下了号码,“回来,不用过去了!”

    “是,局长!”

    没有问为什么。

    从市局亮着警笛离去的专车立马打起转向灯调起了头。

    “薄秋冬啊薄秋冬,你到底招惹到的是什么人啊!”

    脸上神色在闪烁,自语一声过后,傅丁霖拿起手机回拨起了薄秋冬先前打过来的号码。

    然而那头却传来一声对方正在通话中的语音播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