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496章 有眼不识泰山!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棋牌室里。

    薄秋冬还没等来市局的队伍。

    便迎来了手机的嗡嗡颤响!

    父亲儿子在手机屏幕上显得无比显眼。

    然而原本以为父亲也会愤怒追究这事,没想到却是一声咆哮成为了开场白。

    “孽畜!你到底干了些什么!”

    听着话筒里那声极其不冷静的慌乱咆哮。

    薄秋冬整个人如遭雷击!

    “爸,你,你什么意思?”

    捂着嘴,并不被设防的薄秋冬快步走到了角落上惊声问道。

    “我问你你到底干了些什么!现在在干什么!”电话那头的咆哮再度轰起!

    要不是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薄秋冬指定得认为对方这是打错电话了!

    要知道他活的这二十几年里,他父亲对他的发火次数满打满算都没有巴掌之数,而像这种情绪化的愤怒咆哮,更是从未有过!

    冷不丁地迎来这种情况,薄秋冬更加懵了,“爸,我现在在表舅的棋牌室里!他刚刚被人上门砍了十刀,现在的情况并不可观,对方还扣着他不放,要六百多万的赎金,这六百多万被对方美其名曰逾期滞纳利息金!在去年,表舅跟一个混混借过六十万,到现在演变成了利滚利的六百多万!爸,我已经通知了傅丁霖,他已经派市局的队伍正在赶过来了!”

    “他要钱就给他钱!哪怕是砸锅卖铁都把钱凑齐了给他们!你不可再在那逗留下去了,赶紧撤,赶紧撤!”电话那头的声音虽然不再是愤怒咆哮,但却也透出了一股极其惊慌的失措感来。

    “爸!你什么?他们这是在敲诈勒索!六百多万我的确可以找到,但对方万一针对这六百多万的来源做文章,对你,对我们薄家可是一个定时炸弹啊!还有,傅丁霖的人已经赶过来了,到时候面对警察队伍,他难不成还敢放肆不成?”听着父亲那极其异样的表态,薄秋冬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他搞不懂,向来都不会低头而且作风无比强势的父亲怎么在这节骨眼下出如此的话来?

    那个被砍的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更是他们薄家一家子都心怀感恩的表舅啊!

    “薄秋冬,我警告你!马上依我的话去办!马上给他们钱!马上撤!马上滚蛋!”

    四个马上的道出。

    无形中已经把薄席林此时的心境全给表达了出来。

    “爸!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到了这个份上,感受着话筒中传来的口吻语气,一股不安感也朝着薄秋冬的心头席卷起来。

    “你知道你现在面对的是一个什么角色吗?啊!被连根拔起的江州秦家,被灭门的魔都杜家以及之前对外宣称是天灾导致灭门的乔家,全都是那个人一手给导演出来的!而他,截至目前仍然风流潇洒,刚才-有关部门的人以及林老相继给我打电话,话中敲打的意思无比明显!秋冬啊秋冬,你现在面临的不是什么普通的阿猫阿狗,而是一个连江州叶继祖都得恭喊一声爷的妖孽啊!试问这种背景之下,区区一个金陵的市局能制裁得了他?不要再无知犯傻了,在这件事上只要稍稍有一个不慎,那咱们整个薄家都得迎来灭顶之灾!灭顶之灾!!!“

    在到最后灭顶之灾这几个字时,薄席林的语气都变得无比颤瑟哆嗦!

    连江州秦家跟上海乔家都轻而易举地被对方玩得连渣都没得剩,他们薄家又能算哪根葱?

    蝼蚁!之于对方而言那就是蝼蚁!

    然而在听完薄席林的这番话后。

    薄秋冬的脸色立即陡然巨变!

    那颇有几分帅气的脸上再无一丝血色!

    咕噜-!

    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喉咙。

    “爸,是不是弄错了?这-这怎么可能,他,他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年龄!而且,而且他还是跟那些混混搅和在一起,这样的人怎么会有那种通天背景?”

    纵然脑中回想起了常源一在面对秦凡时那种恭敬谄媚的言行举止,但潜意识中,薄秋冬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这是境界的走势,跟混混搅和在一起的就是土鸡瓦狗的人渣败类了?谁教你的?别的不,就冲你的这句话,足以证明了你跟对方那天与地云跟你的区别!秋冬,别让我失望了!事情到了这份上,我不奢望你能跟对方攀上关系,我只想对方心里不会因此记恨上我们薄家!”

    这个时候的薄席林在话间也带上了一股隐约的茫然来。

    这是在惊慌中坐立不安的言语体现!

    “爸,我-!”

    “别他妈我了!快把你的屁股擦干净!快,马上,立刻!”几乎从来不爆粗的薄席林在薄秋冬这优柔之中,再也按捺不住地发起了又一波的怒吼。

    “好,我知道了!”

    当条件反射地出这几个字后。

    薄秋冬陡觉自己的双腿已经麻痹。

    被吓麻痹了!

    通话结束,薄秋冬惨白着脸回头望向不远处那个脚踩着李国富心口的身影,这一刻,他发觉他提不起回去的勇气了!

    拔掉秦家。

    屠掉杜家。

    灭掉乔家。

    这种背景下的震慑,他只想调头就跑!

    只是事已至此,他不能跑,更不敢跑!

    诚如他父亲所言,现在他就处在踩钢丝的惊险中,稍有一个不慎那绝对就是灭顶之灾!

    咬着牙,拖着那发麻的双腿,薄秋冬举步维艰地走了回去。

    看了一眼那变得奄奄一息似乎即将得休克过去的李国富,薄秋冬这才抬头迎向秦凡,眼神闪烁着道,“六百七十八万零九千,我给!”

    “哎呀我草!不对劲呀,薄大少,你这电话听回来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瞧瞧这脸色,我去,这是谁在电话恐吓你了?”本来跟薄秋冬的关系就极其不对付,如今在看到薄秋冬的这副模样,就差没大笑起来的常源一自然不愿意放过这种落井下石的机会。

    “常源一,有意思吗?”薄秋冬咬牙切齿地迎声道。

    话了。

    没有再去搭理常源一那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他对着秦凡低头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望秦先生大人不记人过!利息就按秦先生你的给,能不能把我表舅放了,我怕再等下去他撑不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