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506章 手脏!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常公子,常公子!你过来怎么不给我打声招呼好让我亲自去迎接你啊!莫不是你嫌鄙人给你丢人吧,罪过,罪过啊!”

    远远地看着常源一,陈金龙便喊了起来。

    一头有些花白的头发。

    一串套在脖子上的木珠子。

    一身华夏风满满的红色唐装。

    这就是陈金龙的装束。

    一个真正白手起家成为金陵圈子中几乎无人敢轻视的家伙!

    “老陈,你这场面客套话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我他妈还以为你羽翼丰满都他妈放飞起自己来了!没想到你还能现身,啧--不错,看来你还是有点自我定位的!”看着前来的陈金龙,常源一不以为然地哼笑道。

    话了,看向季宜,道,“季姐,您老人家发话,该怎么着老常我就怎么着!”

    冷不丁看到常源一对一名女人如此谄媚有加。

    已经止下步来的陈金龙懵圈不已。

    这什么情况?

    这又是什么大人物?

    “常公子,我陈金龙在你面前永远都是那个光着翅膀的雏鹰,永远都不会做出羽翼丰满的事儿来啊!你可千万不能怀疑咱们之间的情意啊!对了,常公子,敢问这位是?”

    从头到尾都没有搭理地上跪着的中年人,陈金龙在干讪后,朝季宜看了过去。

    完全陌生的女人。

    身上气息极其普通的女人。 一流站首发

    就是长得挺有姿色而已。

    却能让常公子用上这么态度去应对?

    讲真,陈金龙想不出个任何所以然来。

    可惜常源一却没有搭理他,而是眼巴巴地等着季宜的发话。

    “凡,这-这叫哪出啊!我只想过来拍一系列人体盛宴的摄像而已,这么,怎么还整出这么多的事儿来了?”咬了咬唇,对这种阵仗极为不惯的季宜也有点发懵了。

    “那就算了呗,怎样?咱们好好拍咱们的,天塌了都跟咱无关!”秦凡不置可否地淡然笑道。

    对于常源一这些破事儿,他才懒得去干涉。

    爱咋地咋地!

    “嗯!”季宜嗯了一声。

    随后看向常源一道,“算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事,人家也道歉了,男儿膝下有黄金,人家都上升到下跪的程度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行,那就依季姐你的办!”常源一谄谄笑应道。

    旋即冷冷地朝那名跪在地上的中年人瞥了过去,斥声道,“滚!!!”

    “谢谢常公子,谢谢季姐,谢谢!”

    口中连连喊着谢谢,但这名中年人脸上并没有任何如蒙大赦的神情所在。

    过了常源一这关,还得过掉龙爷这关才算上岸啊!

    “龙爷!”从地上站起来,中年人站到陈金龙身后低头瑟瑟发抖地喊了一声。

    “怎么回事?”陈金龙脸色阴沉地问道。

    “龙爷,是我瞎了眼没有认出常公子来,了些不该的话,还有,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季姐!龙爷,我-我错了!”中年人不停地咽着喉咙道。

    伴君如伴虎。

    这会儿的他处在了惴惴不安的惊恐境地里。

    “总得来是有眼无珠对吧?”陈金龙压制着自己的愠怒,低沉道。

    “龙爷,我-!”

    听到陈金龙用上有眼无珠这四个字,中年人猛地瞪起了眼来。

    浑身上下在这刻发起了剧烈的抖颤!

    似乎,似乎他已经预示到自己的下场了。

    可惜不等他把话完,下一秒,陈金龙便举起手来打断了他,淡淡道,“滚吧!”

    话了,陈金龙朝着自己那几名保镖使了个眼色。

    后者立马会意地一左一右走在了中年人身边。

    “龙爷,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次机会!”见到这种左右金刚的阵仗,熟知陈金龙作风的他绝望地恐慌道。

    “不想活了?我让你滚!听到没有!”脸上有些挂不住,陈金龙愠怒不已地低喝道。

    不想活了?

    听到这话。

    中年人的身体再度发起着愈发急剧的颤瑟来。

    要么有眼无珠地活着,要么完完整整地死去。

    话已至此,这无疑成了他仅有的选择!

    咕噜-!

    咕噜-!

    双腿在发软。

    在陈金龙的这种态度下,他哆哆嗦嗦地一边走着一边四处看着这四处的金碧辉煌!

    他知道,他黑暗的人生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而在话里话外下,这名中年人的下场除了季宜跟李云哲之外,所有人都看透了!

    连看都不看一眼那道在惊恐绝望中离去的背影,陈金龙那低沉的脸色顿化为八面玲珑的圆润笑容,他看向季宜,伸手道,“季姐,幸会,幸会,很高兴能认识你!”

    都伸手不打笑脸人,迎着陈金龙那礼貌的笑脸伸手,季宜有些难为情地干干一笑,她对介绍这种人物并无兴趣,但迎着对方的伸手致握,自己若是不表态的话,那似乎也太不适宜了。

    就在她强忍着感觉上的不适准备伸出柔夷握过去时。

    秦凡突然开声道,“手脏!”

    手脏!

    这的是谁?

    只要脑子能正常运转的都知道是针对陈金龙而言。

    迎着这带有欺辱性的口吻言辞,陈金龙的脸色陡然大变!

    活在金陵的这些年风雨中,他不是没低过头没当过孙子,但被人如此欺辱,虽然仅仅是两个字,可这也是头一出!

    兴许以前还未崛起时,他能忍下,但现在的身份地位,让他似乎无从按捺住那口气。

    他冷着脸看向秦凡,道,“敢问阁下什么?我没太听清,能否再多一次?”

    “我你的手脏!别污了我姐姐的柔夷!这是人话,你听明白了吗?”讥讽不屑地对着陈金龙摆了摆头,秦凡直言道。

    “你!”

    众目睽睽之下,被秦凡如此道,就在陈金龙的怒火即将勃然喷发之时。

    边上常源一立马挥手扫掉了陈金龙那还直伸着的手,着急道,“秦爷你的手脏,你他妈就别伸出去丢人现眼了!”

    唰-!

    秦爷?

    连常源一都得叫爷?

    在这一刹。

    陈金龙那满膛即将喷发出来的怒火有如被一盆冷水狠狠浇落。

    能混到如今这种地位,他岂是那种没点眼力听不出好歹之人?

    这个连常源一都得叫爷的家伙,这不是无知,这是有着不把他陈金龙当人看的资本!

    想到这,那颤抖着愤怒的神色立马褪去,取而代之的成了一抹能屈能伸的圆滑讪笑,“哈哈,也对!秦爷的是,人老了,都懒得洗手了,还是不要把季姐那雪白无暇的阳春手给弄脏好!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