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516章 冒头一个杀一个!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常公子,出什么事了?”

    在常源一对季宜的劝声落下之余。

    一脸凝肃皱着眉头的陈金龙快步走来出声道。

    得知底下人告知的消息之后,陈金龙想都不想便放下了手头上的事儿。

    毕竟一个是连常公子都得恭喊秦爷的少年妖孽,一个是连眼都不眨便斥资九千五百万拍下三道人体盛宴的半路程咬金。

    不管是谁,一旦在他们东海龙宫内部出事,这事儿他都担不起!

    还未来得及庆贺一亿三千五百万的拍卖成交金,便迎来这么一摊子事,陈金龙有点不安了。

    “没事!不该知道的别问!还有,安排个地儿,我带季姐跟几个朋友过去歇歇-!”

    清秀眉毛在微微蹙着,常源一清冷道。

    连他都不够格知道是怎么回事,区区陈金龙,哪能掺和得上手?

    就在这时。

    一名男子慌乱地走到了陈金龙的身边来,压低声音道,“龙爷,天台门被人踹坏了,还有,那个拍下三道人体盛宴的家伙放倒了我们不少人,现在生死未卜,都是在监控中看到的!您看这事是怎么处理?”

    “什么!”

    陈金龙闻言瞪眼惊呼一声。

    来不及发怒,便下意识地看向常源一。

    “不想惹得一身骚的话就依我话去办,不闻不问不干涉,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并不知道陈金龙到底听到了什么,但常源一还是冷声再次告诫道。

    稍稍一踌躇。

    陈金龙咬了咬牙道,“是,常公子!”

    话了,陈金龙转头对着身边亲信吩咐道,“依常公子的话去处理!”

    “是,龙爷,常公子!我这就让保安部门撤下来!”

    罢,在陈金龙的凝重点头中,男子快步流星地跑了起来。

    “常公子,季姐,这边请!我已经让人备好了薄酒薄菜,咱们边吃边等,等秦爷下来!”见惯了江湖的风风雨雨,即便内心的思绪再繁杂,经过稍稍的一缓冲,陈金龙也掩去了脸上的失态,从而朝着季宜跟常源一缓声道。

    “季姐,咱们走吧!让咱们稍等片刻,这是秦爷的命令,姑奶奶你也不能让我难做啊!”紧着陈金龙的话落,常源一也看向一脸慌乱的季宜,连声道。

    “陈先生,能不能让我看天台的实时监控?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

    暂时搁置下常源一的话,季宜朝陈金龙道。

    “季姐,这-!我们也不在天台配备监控啊!就依常公子所言,我们等秦爷归来就行,好不?”难为情地看着季宜,陈金龙道。

    没有马上作答,季宜心急如焚地咬地咬唇,虽然在未知中极其不安跟担忧,但也知道这不是任性的时候,于是道,“好!”

    --------

    天台上。

    夕阳的斜晖映耀了金陵的半边天。

    立身于天台中央的秦凡负手而立,遥望着远端的城市光景,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动静,他道,“从你的气息放出来那刻开始,你跟那些孽畜的团圆就开始倒计时了!”

    “哈哈哈!杀我全家,屠我满门,即便你不找上我,我一样会把全世界搜刮一遍,誓必要纳你的命来告慰我白族旁支一门一百三十二口人的在天之灵!”

    癫狂的恨怒在脸上交织着汹涌起来,白展堂话罢,体内的气势轰然地暴涨起来。

    声落人动。

    掠着那一身登峰造极的阴阳之势。

    白展堂在眨眼间就欺身而至。

    曲指成爪,飞扑中,鹰爪朝着秦凡的天灵盖骇然抓去。

    “你觉得你能杀得了我?”

    对白展堂的来袭无动于衷,秦凡慢慢地转身道。

    纵使这一爪的气势悍然无比,可在秦凡眼里,终究都是跳梁丑一枚。

    几个月前的炼气后期便能把那一门的白族屠杀殆尽人畜不留。

    几个月后,当初的炼气后期也成了如今的金丹,这区区白族之人,跟蝼蚁又有何二样?

    转身之后,白展堂的鹰爪离天灵盖只有三寸之遥。

    见状,白展堂不由地冷笑出声来。

    “死吧!”厉吼一声,白展堂的整个重心都往下压了下去。

    他认为秦凡这是在托大了。

    而托大的代价,能承受得起他这道毫无保留的阴煞阳刚互冲?

    做梦!

    哪怕是化境宗师在他这种攻势下都难以全身而退。

    他区区一个不及二十的少年,再妖孽又能如何?难不成还可能是化境宗师?

    天方夜谭!

    这一刻,在那即将成功复仇的快感冲击中,他甚至止不住地产生了那满膛的懊悔之心来。

    假如,假如自己那一次不是外出,这祸害能得手吗?

    整个村寨又怎么会落了个人畜不留的下场?

    然而在仇恨的遮蔽心眼中,他却忽略了一点。

    如果他的复仇会如此轻易得手的话,那他们这一白族的分支又怎会连一个活口都留不下?

    “滚!”

    不待镇狱体的自行引发。

    秦凡便哼笑一斥。

    喝声中,他抬手直接往那距离天灵盖仅有一寸之余的鹰爪扫了过去。

    啪!!!

    相互强势的气劲对冲中。

    连周围空气都嗡颤起来!

    白展堂在秦凡这轻描淡写的斥手间直接倒落下去。

    整个身体急速地向后滑行起来。

    脚下更是把天台的地面滋啦起了一道道四溅的火花。

    “阴阳平衡术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道!利用处子来满足修炼,这对对方造成的创伤将是终生不孕!昌平华夏,这种邪术就该应该冒头一个杀一个!”看着那两道地面上的凹槽,秦凡冷声道。

    话落。

    不待白展堂止身。

    身体往前冲蹿出去。

    如似流星掠过。

    一闪即至!

    白展堂还未来得及压制下秦凡那斥手挥扫下的冲击。

    便又迎来了那道不等捕捉便已欺来的身影,当下心头一颤!

    “怎么可能!”

    一波惊震未平,另一波惊震又起。

    白展堂这才刚一喊出声。

    便觉得右臂一轻。

    紧接着嘶啦一声清脆地划过空气!

    “啊!!!”

    撕心裂肺的哀嚎声立即从白展堂的口中吼起。

    夕阳的余晖下。

    鲜血四溅!

    白展堂的整支右臂硬生生地被秦凡扯了下来。

    “给我去死!”

    下一刻。

    在那锥心的断臂之痛中。

    白展堂歇斯底里地暴吼而出。

    歘歘歘-!

    那张原本因为疼痛的刺激而冒起冷汗的脸上顿时迅速地发生起了变化来。

    一半严寒冒霜,一半炽烈如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