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738章 该死,真他妈该死!(1)

时间:2018-03-29作者:陈小草l

    ,精彩小说免费!

    “老-!”

    把房门带上的那刹。

    秦凡身后,朱侯青启声。

    可不等他把话说出。

    秦凡伸手打断,“先别说,什么都别说!”

    情绪低落地说罢。

    如同鬼魅般无声无息地走向了李秋泽所在的那间重症监护室。

    室外。

    透过那隔离玻璃。

    望着里头靠氧气机供氧,许多台仪器在不停地发着滴滴声,全身上下更是被裹得跟个木乃伊似的李秋泽。

    秦凡死死地咬住了牙关。

    眼中的杀意,身上的寒意,疯狂地汹涌蹿冒起来。

    “该死,真他妈该死!”

    咔嚓咔嚓咔嚓-!

    指关节在曲指成拳中发出那噼里啪啦的咔嚓声。

    在那道道的咔嚓声里,秦凡有如猛兽低咆地从牙缝中迸出。

    感受到如此状态的秦凡。

    王大路三人止不住地发起了瑟抖的寒颤来。

    就在这时。

    蹬蹬蹬-

    蹬蹬蹬-

    匆忙的脚步声从楼道上响起。

    脸色发白的常源一只身一人踉跄着那趔趄的脚步,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苍白脸上,此时写满了愧疚写满了恐慌!

    在他常家的金陵中。

    秦爷的好哥们被人砍了奄奄一息的十七刀。

    至现在,凶手仍然逍遥法外。

    他根本就无从去给秦凡交代!

    这两天里他不停地在祈祷,祈祷秦爷归来时事儿已经处理好了。

    可没想到,就在这敏感的节骨眼中,秦凡无声无息地回来了。

    瞒不住了!

    他慌了。

    “秦爷!”

    急刹住脚步。

    常源一哆嗦着恐慌颤喊道。

    “嘘!”

    伸出手指放到唇边,秦凡面无表情地低声道,“安静!现在还没到你开声的时候!”

    话了。

    在常源一那越来越慌的咕噜声中。

    秦凡走向监护室的大门。

    伸手往把手上一拧。

    顿时被加了锁的监护室大门立即被拧开。

    步入。

    关门。

    反锁。

    在外面常源一跟朱侯青几人透过玻璃窗的聚焦中。

    他缓缓地走向了躺着一动不动的李秋泽。

    看着那憔悴到有些渗人的脸色。

    无尽愧疚再度涌上心头!

    这是自己在没饭吃时先把自己喂饱还假装不饿的兄弟!

    这是自己在遭遇被欺辱时提刀说要跟对方同归于尽的哥们!

    可现在。

    他却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

    随时都有可能告别这世界地躺在床上!

    前世,秦凡没能力,有多少屈辱都只能咬牙忍着。

    而这世掠着天尊之威归来,竟还让自己的兄弟备受如此折磨煎熬?

    啪-!

    兀地。

    发红的眼睛在盯着李秋泽。

    他忽然抬起手来狠狠地往自己脸上扇了一巴!

    啪声清脆地震侧在监护室里。

    外面。

    看到这一幕的常源一跟王大路等人,在这一巴掌下再也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瞬间哭成了泪人!

    “老大,对不起,我来迟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即便秦凡在极力忍着。

    可眼角还是溢出了泪花。

    抽了抽鼻子。

    他缓缓地坐到了病床边。

    四十个小时过去了,李秋泽还没能度过危险期。

    这是极其危险的信号!

    如果,如果说自己不是阴差阳错地赶回来。

    如果自己在京城多逗留几天的话。

    那李秋泽会怎样?

    情况好的话就脱离危险期苏醒过来。

    但若是情况不好,会是什么结果?

    没死之前,他有无数种方法从死神手中抢回来。

    可一旦没了呼吸,哪怕他是大罗金仙都难以让李秋泽起死回生!

    毕竟那种逆天改命的本事,他没有!

    思绪慢慢地归于平静。

    他拉起李秋泽把裹着纱布的手。

    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掌。

    接着闭起眼,体内真气也随之迅速地涌蹿起来!

    源源不断地从他手心绽出,经由李秋泽的手心再快速地透入体内。

    这种状态足足持续了几分钟。

    而后。

    秦凡收住真气。

    慢慢地把李秋泽的手放了下去。

    这时。

    李秋泽的眼皮盖也毫无征兆地眨动起来。

    见状。

    秦凡似笑非笑地咧了咧嘴。

    随即伸手把氧气罩给拿了下来。

    一颗丹药凭空出现在他的掌心中。

    “老四!”

    与此同时。

    眨了好几下眼皮盖的李秋泽睁开了眼。

    在见到映入眼帘的面孔后,他不敢置信地惊呼起来。

    这呼声,中气十足!

    完全不像是身中十七刀还没能在重症监护室里度过危险期的重伤者。

    “嗯,老大,是我!现在先别说话,把这东西吃了先!”

    微微一笑,说话间,秦凡把那枚丹药递到李秋泽唇边。

    后者愕然。

    只是这愕然仅是持续了三秒而已。

    接着张口咬住秦凡递过来的丹药。

    想都不想便咽了下去。

    “老大,让药效挥发先,不急着说话!”

    迎着秦凡的话,李秋泽点了点头。

    之前虽然中气足,可身上的刀伤仍然牵扯出一阵阵难忍的疼痛。

    然而在咽下那枚丹药后。

    一股暖流却是急速地从腹部腾起。

    转而迅速地蔓延至全身。

    那疼痛难忍的刀伤也在这瞬间开始发起不可思议的恢复。

    暖暖的。

    酥酥的。

    麻麻的。

    凉凉的。

    不及五分钟。

    再无半点痛感。

    而且李秋泽还感受到纱布里头的皮肉似是已经结痂,似是开始脱落。

    “老四,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炯炯有神的眼神绽出惊骇,李秋泽条件反射把身上连接那些仪器的线条给抽拔掉,唰地一下从病床上仰起声来呼声道。

    “是什么不重要,现在好点了吗?”

    秦凡淡淡一笑。

    只是这笑容中有多少的愧疚及苦楚怕是只有他才能清楚了。

    “我草!这岂止是好点,我他妈感觉自己这是涅槃重生了啊!啥玩意来的,还有这种奇效?我记得我不是被人砍了十几刀吗?现在咋地就跟没事人一样了?”

    满血复活的李秋泽惊震不已地呼道。

    下意识地就想把包裹在身上的纱布给扯掉。

    但秦凡却止住了他的动作。

    道,“老大,难道你想被医院当成小白鼠去研究吗?不急!”

    “对,对,老四你不说我还忘了!小说电影里都他妈是这么演的!”手上动作顿住,李秋泽虎了吧唧地砸吧着嘴道。

    似乎完全没有什么阴影般。

    这就是神经大条的好处!

    哪怕是身中十七刀。

    哪怕是差点去阎王那报道。

    都没能让他心有余悸!

    “老四,我爸妈还不知道吧!可别让他们知道啊!老头老太一把年纪了,身子骨也不硬朗,他们要是知道我整出这些事来指定承受不住!”

    单反的隔离玻璃并不能从里头看到外面,李秋泽没意识到这是重症监护室,在没发现父母在身边后,当即急促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