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971章 套路!

时间:2018-04-17作者:陈小草l

    ,精彩小说免费!

    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美男子?

    如此大言不惭还是修罗天尊的朋友?

    这世间有几个?

    修罗天尊的朋友屈指可数,但是被广泛得知的是陈浮屠,百变星君陈浮屠,那个基本没几人知道真实面貌是为何样的陈浮屠!

    水沁月听这名儿听过不少次,但真正见的话却是没见过。

    可随着对方把话说到这份上,她也不傻,自是能猜出了什么来。

    “百变星君陈浮屠?”

    面对着这臭名远扬的传说级人物。

    水沁月抖着眉头试探性地问道。

    “没错,正是在下!”

    说话间,似是为了让对方相信般,只见他伸手朝眼前一扫,顿时犹如川剧中的变脸般,陈浮屠立马换做了另外一幅面孔。

    “果然是你!”水沁月惊呼而起。

    同时也变得紧张起来,陈浮屠跟修罗天尊的朋友关系举世皆知,这冷不丁地突兀面对起修罗的朋友,她浑然没了先前那咄咄逼人的姿态,就似那羞涩的小姑娘般。

    当想及起刚才自己的不敬时,赶紧再声道,“对不起,我刚才冒然对你出手了!我以为你-”

    还不等水沁月说完,陈浮屠立马伸手打断道,“无妨,我哪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哈哈,当修罗的朋友,果真是待遇不凡啊,连一国公主都屈尊给我致歉,是为我幸,是为我幸啊,哈哈哈!”

    说罢,陈浮屠扫了一眼不远处那些尸体,当下嫌弃地转过了脸,再次面对起水沁月来,“如果在下没猜错的话,公主是被又被那杀千刀的伤了心吧!”

    “我,我刚才见修罗从上空路过-!”

    然而又不等水沁月说完。

    陈浮屠便又很没礼貌地打断再说,“你先别说,让我猜猜,是不是你哭着对他倾述自己的思念,而他又不理你?把你当成了透明?”

    “嗯-!”

    跟先前诛杀那几名筑基修士时判若两人。

    水沁月羞涩地点了点头。

    就这模样,谁能把跟刚才击杀几名修士以及用长袖缠住陈浮屠时的那个魔女联想到一块去?

    不得不说,女人真就像那六月天,说变就变。

    “哎!果然呐,不过要我说啊,那杀千刀的是什么德行公主你难道不清楚吗?指望她倾心在一个女人身上,有可能吗?你何必如此作贱自己呀!”陈浮屠叹道。

    讲真,他是真嫉妒秦凡。

    不管是水沁月,还是柳轻烟,都是那种能让男人挪不开眼的绝色尤物,可偏偏就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爱得放弃尊严,再想想除了这二位之外,还有那数之不尽的天之娇女,那些皇室里的公主郡主,甚至连王妃皇后都有,全都跟他有过一腿!

    很多时候陈浮屠都想问一声,凭什么,凭什么啊!

    就凭那杀千刀的杀人跟吃饭一样吗?

    为了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屠夫刽子手可以抛弃一切爱得死去活来,可偏偏对他这等善解人意知风趣的偏偏美男子熟视无睹,草,这他妈到底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我知道,我不管他有多少女人,我只想留在他身边,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我不在乎名分,不在乎那些的,只要有他就好,可他-他还是不理我,还是无视我啊!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才能走入他的内心,要怎么才可以走入他的世界!要怎么办怎么办!”

    说着说着,情绪再度崩溃,水沁月蹲下了身,哭得那叫一个我见犹怜。

    要不是看在对方是跟秦凡有一腿的份上,他都想过去用爱好好温暖温暖安慰安慰下小姐姐。

    “哎,公主啊,你这是何苦呢,离开他不好吗?何必要这么折磨着自己啊!”无奈地叹了一声,陈浮屠摇头道。

    心里也于此不停地骂起秦凡来,那杀千刀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要搁了是他,那画面想想都觉得幸福!

    又怎能还让这等佳人伤心泪流呢。

    这时。

    侍女小柔也一身狼狈地走了回来。

    那苦楚的眼神朝陈浮屠投了过去,似是在恳求他做做公主的工作。

    只是陈浮屠对此却是熟视无睹。

    “不,我离不开,我放不下,此生都放不下!我要他,我只要他!”虽说这是水沁月最真实的声音,可那专属于公主的刁蛮任性也从这几句话中透了出来。

    听得陈浮屠差点忍不住说出就算你得到他的人也得不到他的心啊。

    想想还是作罢,没说出这些操蛋的话来。

    不等他做应。

    水沁月突然抬起那张梨花带雨的凄美俏脸来。

    楚楚可怜的泪眼对着陈浮屠直视,“你是修罗的朋友,你一定能找到他,一定可以把我带去他的身边,求求你,帮我,帮帮我好吗?”

    闻言。

    陈浮屠的眼珠子突然转溜起来。

    一抹精光突然在眼中绽起。

    之所以会现身在水沁月面前,之所以会把话连环地扣成现在这个局面,他等的就是这个节奏啊!

    “咳咳,这个嘛!虽然我能帮到你,可修罗的为人你应该是知道的,他不得把我给宰了啊!别看我跟他是朋友,呐-刚才,在火焰山里,他差点让火狗把我给咬死了!”陈浮屠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实诚说道。

    这话倒不假,他若是敢套路秦凡,把水沁月带过去的话,指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帮我!只要你能帮我,条件你随便提!”

    从陈浮屠话中听到有转机,水沁月立马着急地从地上蹿了起来,气息急促道。

    别看她是元婴后期的修士,但她还是个女人,还是个为情所困深陷苦爱深渊的悲情小女人!

    “哎,条不条件什么的先不说,问题是我会把自己置身在险地啊!说不准还会让他与我割袍断义啊!想想后果,还是别了!”陈浮屠欲擒故纵地摇头叹息一声,作势就想倒骑毛驴离开。

    这下可把水沁月给急了。

    她嗖地一下蹿到陈浮屠跟前,哀求道,“你要怎样才肯帮我?”

    “呼-!”

    深吐了口气。

    陈浮屠佯装着很为难的模样来,“看在公主这般痴情的份上,哎-好吧!谁让君子素来都以成人之美为德呢!”

    “你这是答应了?”心头猛地一颤,水沁月无比紧张地应道。

    “听闻水元国有一仙画,是为飞升仙人所作,里头留存着三道仙人意志所在,传言得此画者,便可以神识沟通唤出仙人意志相助,敢问公主,此事可是属实?”

    眼珠子在精光的围裹下转溜起来。

    这一刻。

    答非所问下。

    陈浮屠那坑蒙拐骗的无耻本色露出了狐狸尾巴来。

    说了这么久,他等的就是现在啊!

    要不然他又岂会去掺和秦凡那些操蛋的情债?

    真当是闲得蛋疼吗?

    再者诚如他先前所说,这也是在冒险啊,修罗天尊那杀千刀的随时都可能把他给宰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