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990章 老乞丐!

时间:2018-04-25作者:陈小草l

    ,精彩小说免费!

    “天悠悠,地悠悠,天地无边无尽头!”

    “魂悠悠,梦悠悠,魂牵梦绕何时休!”

    “几度回首几度凝眸,几度相思几度愁!”

    “说也休,述也休,恩怨情仇望断天涯几时休,几时休呐!”

    金元国。

    这里据说是的五行拍卖所的老巢。

    但多年以来都得不到任何的证实,可江湖却每每都在相传着金元国的王室是听命于五行拍卖所,整个金元国都在五行拍卖所的掌控之中,甚至是每一任君主都是由五行拍卖所去指定安排。

    对于这些,秦凡素来都不做任何打听跟探秘,至于金元国那些不为人知错综复杂的权势关系,他更是一点都没兴趣。

    从火元国的王室酒楼中离去,他便马不停蹄地驰向了金元国,为了避免生起那些没必要的麻烦,他连火狗都没骑,而是选择了只身前赴。

    此番前来,并不是因为五行拍卖所。

    相反,五行拍卖所于他眼里只是一个井水不犯河水的势力所在罢了。

    只要他们不作死地来挑衅自己,秦凡连五毛钱的时间都懒得费在他们身上。

    天山!

    这是被修仙者誉为最接近天界的存在。

    因为上到这里来的,无不都是大乘期巅峰的修士。

    在修为达到了凡人大圆满的境地后,无不都会选择前来天山应飞升劫!

    但秦凡这次重返旧地,只是想好好看看当时自己倒在九十九重飞升天劫时有没有任何有关自己心底谜团的线索。

    虽然他知道这种找到线索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然而当他踏上天山的那刻。

    一道悠悠的沧桑老声却传了过去。

    什么天地悠悠几时休,这听上去更像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缓缓摇头一笑。

    对于苍穹大陆那些老不死的妖怪,秦凡早就习惯了。

    就如同独龙山巅算天算地的枯坐老头,又何尝不是整天神叨叨地说着那些晦涩之言,通俗点说,叫装逼之言!

    没有去在意那道声音。

    秦凡径直走上了山巅。

    那道声音的主人也在秦凡踏上山巅之际现出映入他眼帘之中。

    一袭脏兮兮的麻衣。

    邋遢的面目,不修边幅的长须。

    侧躺在一块石头边。

    手里提着一壶酒精度远远便刺鼻袭来的老酒。

    那隐隐摇摆的身体,看上去像是醉了。

    不过想想也是,正常人能在这一片荒芜的天山之巅神叨叹世?

    要知道除非是前来应飞升劫的大乘巅峰,否则没人会闲得蛋疼来这地儿。

    看到那醉意醺醺的模样,秦凡倒也释然了。

    随意地瞥了一眼后,秦凡便没再搭理对方。

    神情凝肃地朝着自己当初倒下的地方走了过去。

    “敢问少侠可是前来应天劫的?”

    然而在秦凡抬脚走动之际,打了个酒嗝的老乞丐便囔声喊道。

    双眼紧闭着,若不是时而摇摆的身体,看上去就跟睡着了别无二样。

    “你看我像是来应劫的吗?”

    本打算不想搭理的,但秦凡在顿疑中最后还是不置可否地摇头道。

    “额!”

    又打了个酒嗝,老乞丐摇了摇酒壶,“你不是来应劫的那是来做什么?”

    眼睛仍是没睁,但老乞丐的语气口吻却显得不是特别意外。

    “少问,少言,少知!”

    不以为意地淡漠一笑。

    秦凡从储存空间中掏出了一瓶华夏特产的二锅头。

    迅速地朝老头抛了过去,“喝吧!”

    嗖-

    双耳隐隐一抖。

    在感知到这飞来的玩意不带敌意后。

    老头选择了一动不动。

    任由着酒瓶子砸在自己身上。

    而后拿起来摸了摸,“这是什么东西?”

    “见你酒壶没酒了,赏你的,拧开喝吧!”

    感应到对方身上并没有任何真气的流动,秦凡纯当对方是一个看破红尘的老乞丐了。

    没再做应。

    双手摸索着酒瓶的顶部,旋即一拧。

    咔嚓一声。

    瓶盖拧开,酒香顿时急涌出来!

    “好香!”

    一声由衷呼起唤作。

    老乞丐想都不想便往嘴里灌了进去。

    咕噜咕噜-

    一口气直接把整支二锅头给喝地一干二净!

    “好酒好酒啊,敢问少侠,可否再赏点?”

    卧躺在石上的身体挪了挪,老乞丐意犹未尽地讪讪道。

    “有,但前提是你得告诉我,你在这里待了多久?待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整个苍穹大陆都知道天山的性质,你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你要说是看破三千红尘厌世了在这等死,这答案不足以让我对你进行嘉奖,明白了吗?”秦凡道。

    “有人说,天山是终结也是新生!我厌倦了这种日子,所以守在这等着新生的降临,这回答你满意吗?哈哈-难道你还以为一个瞎了双眼的家伙在这里能闹出什么大动静吗?不-不-不,我跟那些没有灵根修炼的人一样,等着宿命的终结,再等着宿命的新生,仅此而已罢了!至于在这待了多久,没多久-只是我忘了,因为时间对我而言已经没有概念!”

    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神色上的倪端显露,老乞丐一本正经地说着。

    瞎了双眼?

    秦凡闻言稍稍一蹙眉。

    神识再次朝对方身上扫去。

    而后摇了摇头,“那在你待的这段时间里有人在此渡过劫吗?”

    “哈哈,兄台,虽然我不是修仙之人,但也知道苍穹大陆的境界泾渭,真以为大乘巅峰是大白菜吗?若真是这般,那普天之下不遍地皆仙了吗?没有,没见过呐!”

    老头朗声说罢,再声言道,“少侠,现在是否肯赏酒予我没?想来少侠一介修仙者,断然不会欺我一老头吧!”

    “给,拿去吧!”

    顿了顿,从存储空间中拿出一整箱的二锅头。

    秦凡在说话间朝老乞丐斥手甩了过去。

    “谢少侠,谢大侠,我就好这口,大恩大德无以回报,无以回报啊!”

    从石头上翻起身,闭着那双瞎了的双眼,老乞丐探出双手摸索一番,在把箱子抱过来后,连声雀跃地夸张喊着。

    对此,秦凡无声地摇了摇头。

    没再搭理这意外中的过客。

    他低下头围着自己当即倒在天劫下的位置走了起来。

    他总觉得这事儿不简单。

    但凡自己身上所发生的,都存在着蹊跷。

    只是在天道老人刻意躲开他的背景下,面对那些蹊跷,他能做的也只有从自己的应劫地中看看能否找出些许蛛丝马迹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