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1025章 火狗不见了!

时间:2018-05-07作者:陈小草l

    女人。

    是世界最为一致的生物。

    不管是地球那个世界也好,或者是苍穹大陆这个位面也罢。

    她们彼此间都有一个共性所在。

    一旦坠入爱河,都是奋不顾身地活在痴嗔爱恨。

    一宗之主,距离大乘期只有半步之遥的的渡劫巅峰。

    以柳云烟的资质,大有可能会成为不久后苍穹大陆的又一位女帝。

    可这位未来女帝自从重逢秦凡之后,没有任何一刻是得以心静的。

    因为秦凡的归来,因为秦凡的重新出现在自己世界,她活得总是那么魂不守舍,甚至是无心去炼出应劫之丹。

    可见对这份爱恋她痴嗔到了什么程度。

    对妇人道出自己的解释说辞跟请求后。

    她又回转过头盯着那张一动不动眉宇轩昂的面对。

    心如刀绞的苦楚,两行清泪又夺眶而出。

    “哎,宗主,我这-我这哪是在赶你们啊!我只是当心你那情郎的生命罢了!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好再劝说下去了!”

    没有去问所谓仇家的个缘由,妇人无奈地叹声说罢。

    不忍地再次看了一眼柳云烟那日渐消瘦的面孔,最后只能在叹息走了回去。

    房门带,又把空间留给了这对看似悲戚无的苦命鸳鸯。

    先是一方气绝身亡差点被她入土为安。

    现在又是一番生命垂危毫无意识地沉睡着。

    前前后后这才多长的时间?

    这对鸳鸯所经历的可谓是人世间最为悲戚的苦了!

    “秦凡,醒过来好吗?”

    “秦凡,不要睡了,求求你起来看我一眼!”

    “秦凡,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活下去又还有什么意义?”

    “云烟宗没了,数百弟子没了,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我只剩下你,不要离我而去,千万不要!”

    “秦凡,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替你遭这份罪,我是真想啊!”

    “秦凡,我知道你心里有我的,不然你不会帮我夺赤霞草残龙须,不然你绝对不会为我流泪,既然你心里有我,那起来看我一眼,好吗?看一眼,我求求你了!”

    “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秦凡,我多希望躺在床的是我,我多希望安然无恙的是你!”

    没有理会妇人的离去,

    柳云烟伸手轻轻抚摸着那张有如刀削斧凿般棱角锋芒的俊秀面孔。

    一声声心碎不已的低泣从喉发出。

    那轻盈冰凉泪水滴滴答答地往秦凡脸滴了下去。

    “咯吱!”

    房门咯吱一声突然再被推开。

    丫丫跟陈浮屠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看到柳云烟这番姿态,陈浮屠似是见怪不怪般。

    只是丫丫却无复杂地百感交集。

    自己深爱着的人对自己的情敌如此撕心裂肺地堕入万丈爱河深渊。

    她心里岂能好受?

    但再不好受都好,在眼前这种情况下,她都只能忍气吞声了。

    “宗主!”

    百感交集地看着眼前的扎心画面。

    丫丫喊了一声。

    “嗯!”

    抹去脸泪痕止住泪水。

    柳云烟站起了身来。

    情绪稍稍地缓了缓,道,“有打听到那位老人家吗?”

    她口的老人家,正是指的天道老人,也是天机老头。

    “没有,但凡有可能出现线索的,全都找遍了!找不出任何的音讯,村里每家每户男女老幼我都问了一遍,他们对于老人家似乎只有容貌的形容,根本说不出任何实际有用的一点!冰山美人,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总不能让修罗再这么耗下去了!这村里一点灵气都没,根本无法对修罗的丹田进行酝养修为啊!”

    丫丫还没开声,陈浮屠抢着说了起来。

    “外面的形势现在怎样了?”

    在陈浮屠的话下,柳云烟的神色又黯淡几分。

    “那些道貌岸然的杂碎虽然没有打出旗号,但我知道他们都在搜刮着修罗的藏身处!草他大爷的,那些大乘期的伪君子四处搜索也罢了,连一些元婴期甚至是金丹期的都加入到阵营!也现在的局势有点敏感罢了,不然老子非得把他们宰了!”陈浮屠忿忿地接声咬牙道。

    “要不然去找花玲珑吧!如果有五行拍卖所的包庇跟帮助,我们在可以放心安全的前提下,相信他们也会有办法救那家伙的!毕竟五行拍卖所家大业大,他们手肯定少不了那些珍稀逆天物的!”

    紧着陈浮屠的话落,丫丫也发表出了自己的看法。

    然而她这话一出,立马被柳云烟摇头给否决了。

    “丫丫,我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但同时也是不可能的,暂且不说几乎没人清楚五行拍卖所的老巢在哪,如果花玲珑肯帮忙的话,早在一个月前她会发出邀请,而不是等我们去求她了!当时她清楚秦凡的状况,可还是没提过这茬,可见他们虽然掺和了,但并不想掺和太多!还有,能在当时的那种绝境帮咱们脱围出去,花玲珑跟五行拍卖所已经仁至义尽了!咱们不能奢求太多,因为那些奢求注定是不可能的!”

    “那这么看着他死?”

    手指指向睡在床毫无动静的秦凡,丫丫道。

    讲真,她是真想秦凡死掉作罢。

    但想到秦凡要是死了,柳云烟指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决定,她又怕秦凡死。

    所以现在的她陷入无尽矛盾。

    “听天由命吧!离开村庄等于找死,留在这里或许还能有迹发生!他应该还能撑一段时间!”

    一声有气无力地应落后。

    柳云烟咬了咬唇,接着再道,“虽然说去求请五行拍卖所出手的成功率不高,但还是得试试,不能这么认了!浮屠,你易容出去想办法看能不能联系花玲珑或者是五行拍卖所的其他人!”

    “好,我马去!”

    不想再浪费无谓的时间。

    少有的凝谨跟着急刻印在那张不知是不是真容的脸。

    素来较为缺少主见的陈浮屠想都不想便应道,话了立即转身往外闪了出去。

    “宗主,有个情况我想跟你说说,火狗不见了!!!”

    随着陈浮屠的离去。

    丫丫抿了抿唇,心情无复杂地开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