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1026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时间:2018-05-07作者:陈小草l

    火狗不见了?

    听到这。!

    柳云烟那原本黯然落寞的脸色再为陡然惊变。

    虽然说现在身处基本不可能会被外界修士找来的村庄。

    但基本不可能并不代表百分之百不可能!

    万一出现意外呢?

    如果说丫丫是她跟秦凡的绝对安全屏障。

    那火狗不亚于绝对之后的终极屏障。

    火狗的实力,在一个月前丫丫跟陈浮屠前方李家宗门的那一出大战得到了验证。

    在那场大战里,如果没有火狗,那被灭掉的不是李家宗门,而是丫丫跟陈浮屠,仅凭丫丫一身大乘期跟堪堪踏入大乘门槛的陈浮屠,想要灭掉对方那些大乘初期不在少数的强大宗门,怎么可能?

    是火狗在那场大战发挥了超神级别的辅助,才得以让丫丫跟陈浮屠完成对对方的覆灭。

    这些,都是丫丫回来之后对自己亲口所述的!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柳云烟之所以能安心,其火狗也起到了绝对的定心丸作用。

    然而现在,火狗却不见了?

    这-

    “丫丫,你说什么?火狗不见了?怎么会这样?它去哪了?”

    惊变的脸涌起慌乱,柳云烟急声呼道。

    “宗主,我也不清楚!我刚才在回来时发现没了火狗的踪迹,我尝试着去感应它的气息,但都感应不到!它最后留下的气息是在十天前,换而言之-十天前它已经消失了!”丫丫拧着愁眉有些忐忑地出声言道。

    自从那一场以寡敌众的大战之后。

    丫丫对火狗也产生一定的感恩之情。

    若不是火狗,怕是她在那场大战都不知道死了几回。

    是火狗一次次地把她从困境危机解救出来。

    为此,火狗也扛下了不少的内伤重疾。

    现在火狗不见了,她的心里谁都还要更加不好过!

    最重要的是,火狗是背负着内伤重疾消失的,这由不得丫丫不去担心。

    民间言传,狗在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后都会选择悄悄离开主人而去,选择在主人看不到的地方等待一生被了却,以免会让主人为之哀伤。

    火狗会不会也是这样?

    出于火狗是因为自己才导致的被重创,丫丫不得不去联想着那些。

    火狗若是死了,那她这辈子都难以安心!

    “十天前消失了?不对,火狗不可能会弃秦凡而去的,尤其还是在秦凡陷入这种险境之时,它更加没理由离去!丫丫,你是不是感应错了?”柳云烟还是不愿意去相信火狗消失的事实。

    “宗主,我没有感应错!”

    应出这声,丫丫咬咬牙接着道,“不过我之前还有点事儿是瞒着你的!是在一个月前跟李家宗门的那场大战,火狗为了救我,它替我扛下了好多次攻击!其实-它也身受重伤了!宗主,坊间都有传言,说是一旦狗知道自己没什么时间了,往往会悄然离去等待着一生的被终了,你说火狗会不会也是这样?”

    话声作罢,丫丫惶惶不安地忐忑起来。

    听到丫丫这番迟来的说辞。

    柳云烟瞬间心凉一大片!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火狗,火狗要是真的没了,我又该怎么向秦凡交代啊!”

    娇躯一晃,柳云烟抬手扶住额头,话声哆嗦起来。

    虽然她之前的受创经过丫丫跟陈浮屠的帮助以及嗑灵丹妙药已经没什么大碍。

    但没有大碍并不等于恢复如初。

    原本还略所虚弱的身体在这个消息之下,似是越发不堪起来。

    “宗主!”

    见到柳云烟的不妥现出。

    丫丫惊慌地急喊一声。

    赶紧扑去扶住了柳云烟。

    这一刻,她真的只是出于对柳云烟的关心。

    嗯,真的没有邪念。

    往常时候都会尝试着去揩油的她在这一刻无老实。

    脸写满了慌张以及愧疚!

    到现在,她已经把火狗不见这事儿揽到了自己身。

    在她看来,如果不是她,火狗绝对不会受伤,不受伤绝对不会离去等候着一生终了的到来、

    她把所有的责任都拦到了自己身,相对的-火狗于她看来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我没事!你先出去吧,我想静静,想再跟秦凡说说话!”

    轻轻挣开了丫丫的搀扶,柳云烟深呼吸了一下,缓缓地出声道。

    只是那话声难以掩饰那股悲伤之意。

    “宗主,我-!”

    不给丫丫把话说完的机会,柳云烟立即打断,“丫丫,别说了,让我静静,好吗?”

    “是,宗主!”

    怀着那浓厚的负罪感,丫丫紧咬着嘴唇走了出去。

    回到床边。

    俯身趴到了秦凡胸膛。

    柳云烟哀声细细地又次细语了起来。

    “秦凡,我该怎么办!火狗不见了,它到底去哪了?她是不是真如丫丫说的那般已经凶多吉少了?秦凡,我好累,我真的好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外面处处都是想要杀你的修士,如今火狗又不见了,你躺在床又不肯苏醒过来,我该怎么做,我又能怎么做,秦凡,求求你,醒过来,我快扛不住了,真的扛不住了!”

    说话间。

    泪水止不住的涌流出来打湿了秦凡衣襟。

    可柳云烟似是浑然不觉地继续说着,继续落着泪。

    她累了,真的很累了。

    再强再冰山美人,她终究都是一介女流之辈。

    这接连发生的快要让她喘不过气来了!

    躺在那张简陋床的秦凡此时正做着梦。

    一个似乎不知道止境在几时的梦。

    从十天前开始。

    梦开始了。

    梦,他置身于一片无庄严肃穆的恢弘之殿。

    能容纳千千万人的圣殿里。

    数不清的人儿秩序列着一排排的队伍。

    他们口喊着一声声的吾帝吾帝。

    随着无止无尽的梦境延伸。

    他杀向九天十地,征服了一头又一头无法去形容的洪荒凶兽,诛杀了一个又一个敕神摘星翻江倒海的仙人,他入幽冥,他闯西方极乐。

    西方极乐之地,那尊脖缠舍利的金佛在他面前无奈地说着苦海无边。

    幽冥酆都之城,那个戴着斗篷看不清面目的男人哀叹出声声回头是岸。

    他们,都对自己作以出魔帝的称谓来。

    数不清的人,数不清的仙,数不清的妖,数不清的魔。

    都在这个梦不停地穿插着。

    唯一的共同性,他们都尊称出一声声的魔帝来。

    无论白天或黑夜,这个梦都在不停地延续演出一幕幕匪夷所思的画面。

    随着有如电影剧情般的梦境在不停不歇地进行着。

    梦境里。

    他率领千万魔兵魔将。

    于那魔域结界骑着混沌魔犬挥旗而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