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跟我走

时间:2018-08-16作者:顾轻舟

    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b css=red/b 手机同步请访问 b css=redom/b

    盛夏的岳城,像个火炉,所有人都在火炉里烤着,一动就浑身冒汗。那明媚金灿的骄阳,将繁世装点得金碧辉煌,原本最是可爱温暖的,现在也变得讨厌可恨。顾轻舟窗外的梧桐树,宽大的叶子总是恹恹的,点点碎芒透进来,阳台上有暴晒的干裂气息,顾轻舟门窗都不敢开。她在读信。信是何微写的,每个字都很认真,笔画整整齐齐的。何微:“生意越发好了,阿爸夏天都累瘦了。我辞了一份家教,专心帮阿爸裁药。家里请了两个帮忙的伙计。姐你还记得阿木吗,就是你的未婚夫,你们怎从来不一起来看我们”她些细碎的事,顾轻舟会心微笑。何微还暗中打探顾轻舟和司慕,颇有点八卦。到底只是个孩子。信读完了,顾轻舟铺开了信笺,也准备写回信的时候,楼下的电话响起。而后,女佣妙儿脚步轻盈上楼,敲顾轻舟的房间:“轻舟姐,有您的电话,是颜姐打过来的。”顾轻舟下楼去接。二姨太请了两个朋友,在偏厅打麻将,三姨太和四姨太也陪同。三姨娘坐了一方,四姨太依靠着三姨太看牌。顾家的三个姨太太,此前难得的和睦。秦筝筝暂时处于半倒未倒的地步,所以姨太太们抱团,免得被秦筝筝拉下水。顾轻舟看了眼她们,走到了电话机前。话筒放在旁边,顾轻舟拿起来接,颜洛水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晚上出去吃饭。”“有什么好去处吗”顾轻舟问。“嗯,有家新开的饭店,是军政府的股份,地地道道的岳城馆子,听装修得很奢华,另外还有舞厅和洋酒。今晚客人不多,明天才是正式开业,今晚是试开业。阿爸可能占点股份,他和姆妈也去。”颜洛水道。顾轻舟笑:“义父回来了”颜洛水嗯了声,道:“是啊,前天晚上回来的。五点你能出门吗,我和五开车去接你。”“五点可以啊。”顾轻舟道。挂了电话,见二姨太在那边打麻将,顾轻舟就上前,和二姨太细语:“二太太,颜姐约了我晚上去吃饭,可能晚些回来。若是喝酒了,就可能不回来,去颜家住一晚。”“不妨事,你自去吧,向颜参谋颜太太带句好。”二姨太声音柔婉,很开明不多问。牌桌上打得热闹,顾轻舟了句话,就不打搅她们,兀自上楼了。回眸见,看到二姨太穿了件宝蓝色滚金边的繁绣旗袍,带着两只镶嵌红宝石的卷草纹镯子。黄澄澄的镯子,压在雪白丰腴的胳膊上,越发光彩夺目,映衬得二姨太的眸子流光溢彩。二姨太再次被称为“太太”。和上次的心翼翼相比,现在的二姨太是做天和尚撞天钟,不把这“太太”的称呼当回事。她也不怕做错,故而大大方方拿出了“太太”的派头,穿金戴银不,还约了女伴到家里摸牌,全是当家正房太太的做派。她越是这样,秦筝筝越是刺心,意外的,顾圭璋却越是满意。顾圭璋就是爱奢华排场。顾轻舟看她们,她们也看顾轻舟。在家里,顾轻舟穿着及脚面的月白色八福裙,同色绣金线海棠花的斜襟中袖短衫,身材纤瘦,像一朵轻盈的花,行走间裙袂蹁跹,竟如繁花缓缓盛绽。“你们家这位姐,一点也不像乡下养大的。”打牌一位胖太太,低声对二姨太道。二姨太微笑:“轻舟啊我们家如今数她最有出息了。”“她是和司家定亲的那位”“可不是嘛。”二姨太笑道。“生得真不错,我瞧着能胜过你们家大姐去”“这可比不了”二姨太好笑。顾缃和顾轻舟比那实在太抬举顾缃了。可这位太太不知情,只当顾缃留过洋,模样又美艳不可方物,是远比顾轻舟强的,当即道:“也不能这么,每个人的造化不同,虽然这位比大姐差了些”同桌打牌的三姨太,噗嗤一声笑出来。做正东方的太太放冲,胖太太胡牌了,话题就彻底从顾轻舟身上,回到了牌桌上,大家笑嘻嘻的算钱。顾轻舟回到房间,开始写信。写信之前,顾轻舟先练了半个时的字,原因是上次写信,何微明里暗里嫌弃顾轻舟的字不好。回信写好之后,顾轻舟贴好了邮票,让佣人送去邮局。快到四点,她就开始梳洗,更衣打扮。四点半,顾轻舟准时下楼,楼下的牌桌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经散了,诸位各自回房,只有她一个人坐在沙发里,慢慢翻阅报纸,等待颜洛水和颜一源。颜五少的汽车,五点准时到了。顾轻舟上了汽车。“这些日子忙什么”颜洛水问她,“也不给我打电话。”“我去看了个病人。”顾轻舟笑。她将她和何微去赵家看病的事,全部给了颜洛水听。顾轻舟心情不错,所以讲得绘声绘色,甚至不失夸张,像传奇故事,颜洛水听得眼睛都直了。“这么好玩”颜洛水抓住了她的胳膊,“下次有这等好玩之事,一定要带我去”“嗯。”顾轻舟应了。颜五少专心开车,不时回头插几句话,车子就很顺利到了饭店。新开的饭店,装饰得奢华,尚未入夜就挂满了灯笼,红灿灿的灯火,照得满堂金萃,喜庆又热闹。是中式的饭店,叫“悦大菜社”,融合了苏州菜、宁波菜和无锡菜三大菜系,浓油赤酱,色艳糖重。饭店门口,已经停了几辆车。车子不多,却都是名车,车牌个个都有来历。其中也有两辆车不挂牌。顾轻舟有点慌。在整个岳城,敢不挂牌出行的,都是军政府的车。义父都有空来吃饭,那么司行霈会不会回城了那厢,颜五少停好了车子,顾轻舟和颜洛水踏入了悦大菜社的大门。高大的门槛,朱红色的雕花大门。整个大厅非常宽阔,分了十二张桌子,两桌之间摆一座花梨木底座的娟绣八扇屏风,屏风上的山水,都是江南乡村,阡陌翠碧,粉桃秾李。最前面的高台上,请了著名的苏州评弹师父,弦琶琮铮,轻清细腻,唱腔又抑扬顿挫,婉转动人。大厅里有了几桌,颜新侬和颜太太坐在最西面的里间。“姆妈,义父。”顾轻舟上前。“来,坐我身边。”颜太太拉了顾轻舟,让她先坐下。顾轻舟依言坐了。环顾四周,顾轻舟问颜洛水:“好的舞厅呢”颜洛水指了指旁边的门,笑道:“在那边呢,回头再过去玩。”顾轻舟就不再什么。人到齐了,颜新侬点了菜。菜上了之后,一道草头圈子烧得柔软鲜嫩,顾轻舟就盯着这道菜吃。“颜叔叔。”而后,她听到了司行霈的声音。那口圈子还没有嚼烂,顿时就卡在她的喉咙里,她呼吸有点不畅。想起上次的误会,顾轻舟冷了脸,默默端过手边的酸梅汁喝。冰凉酸甜的酸梅汁,缓缓在喉间流淌,终于把僵持不下的食物带了下去。菜社的灯火是旖旎阑珊的,黯淡迷蒙,顾轻舟低垂着眼帘,默默看着眼前的筷子,没有抬头。“阿霈,你也来了”颜新侬笑着起身。“是啊,听今天开业,就来瞧瞧。”司行霈道,“阿婶气色比从前好了很多。”颜太太微笑:“少帅吉言。”然后,司行霈和颜洛水、颜一源也打了招呼。“轻舟”司行霈道,口吻像跟陌生人打招呼。顾轻舟这才抬了眼帘,叫了声少帅。“什么少帅,我不是你阿哥吗”司行霈开玩笑。呸顾轻舟又垂了眼帘,不话。司行霈打过招呼,就离开了,他坐在隔壁的那一桌。顾轻舟的余光撇过去,透过稀薄的娟绣屏风,可以看到他高大结实的背影,斜斜依靠着雕花木椅。在他身边,有个纤瘦的身影,正咯咯娇笑。顾轻舟心中毫无涟漪,她默默吃饭,一句话也不想。后来,颜五少非要去隔壁的舞厅弄些洋酒来喝,颜洛水陪同他去,主要是看着他,不许他喝醉。顾轻舟落了单。她有点闷,就去了趟洗手间。中式的饭店,电灯外头都罩了灯笼罩,光线淡然。她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司行霈依靠着墙壁抽烟,雪茄橘红色的星火忽明忽暗,将他深邃的眸子衬得有点阴冷。顾轻舟从他身边路过时,他抓住了她的胳膊:“回头跟我走。”他身上有雪茄的清冽,也有香水的温馨。顾轻舟觉得恶心。“我去跟我义父义母一声,若是他们同意,我就跟你走。”她冷漠,眸光里一片冰凉。司行霈就搂住了她的腰。而司行霈的女伴,已经从洗手间出来,是个时髦派的女郎,打扮得美艳又不失气度。看到司行霈怀里的顾轻舟,女郎怔住,而后美丽的眸子里,浮动一层薄雾,她紧紧咬住了唇,梨花带雨的楚楚可怜。“少帅,我先走了。”女郎哭着道。她不追问、不厮打,直接就退出去了。

    网最快更新,请。/还在为找不到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