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玉藻的长女

时间:2018-08-26作者:顾轻舟

    颜恺的情绪一直还好,期待着赶紧结婚,然后去马尼拉忙事业。

    直到定制的礼服到了,他试穿的那一刻,心里突然不是滋味。

    我真要结婚了?他恍惚想着,跟一个陌生人?我是怎么想的,我脑子有问题吗?

    理智上对结婚很有准备,可感情无法与理智协调。

    他连夜跑到了司玉藻家。

    张辛眉和司玉藻住在一处靠海的宅子,既能瞧见远处的海滩,又离医院和繁华街道很近,是新加坡最豪奢的住宅区。

    徐歧贞也替颜恺买了一套,离司玉藻家不到五十米的距离。

    他深夜来访,正好张辛眉休沐在家,对此很是不解

    玉藻,你这些年有过苏曼洛的消息吗?颜恺问。

    司玉藻沉了脸。

    颜恺这话,让她很不舒服。

    恺哥哥,你都要结婚了,还念着苏曼洛?你既然念着她,那你答应和陈小姐结婚做什么?玉藻直接问。

    颜恺不理她,只看向了张辛眉:辛眉,你陪我喝点酒,行不行?

    张辛眉跟颜恺不算很熟,而且对方比他小好几岁。

    颜恺是听到顾轻舟总这样称呼张辛眉,就记熟了。

    张辛眉对司玉藻道:你去睡觉吧,我陪你表哥坐一会儿。

    司玉藻有点乏,果然上楼回房了。

    张辛眉让佣人准备宵夜,又亲自回房去拿了一瓶他珍藏的白兰地过来,给颜恺倒了 半杯。

    颜恺一口饮尽。

    酒入喉,火辣辣一路往下,直到胃里,然后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加速运转,他掌心暖和了

    我没觉得陈素商哪里不好,也没觉得这婚姻哪里不好。颜恺低垂着头,你懂我的意思吗?不能细想,一细想就很可怕。

    张辛眉道:我懂。

    你懂?

    你站在悬崖边上,知道下面是什么,但是忍不住心悸、害怕。你不了解陈小姐,和她的婚姻就是深不见底的未来,你无法预测、不能估算,所以很恐惧。张辛眉道。

    颜恺急忙点头:对对对!

    张辛眉看问题很通透。

    那我怎么办?颜恺问他,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要是逃婚,你父亲会不会打死你?张辛眉反问他。

    颜恺:

    他沉默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既然不想和家族脱离关系,就要履行自己的诺言。看似可怕,也未必真可怕。小时候,我阿爸经常用双手在电灯下,做出各种动物给我瞧。

    他跟我说,你看这只狼凶猛不凶猛?其实是个影子。这个世上,很多的恐惧都来源于自己的幻想,就是那个幻影,而不是事情本身。张辛眉道。

    颜恺拿起酒杯,碰了下张辛眉放在旁边的杯子:你说得对!

    这个晚上,他在张家喝了一瓶白兰地,又吃了顿丰盛夜宵,被张辛眉安排在客房住下了。

    第二天,他睡到下午才醒。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阁(微信号ysg162)

    司玉藻和张辛眉去了医院,因为凌晨的时候,司玉藻突发阵痛,快要生孩子了。

    颜恺看了眼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半。

    他急急忙忙穿戴洗漱,然后让张家的佣人送他去医院。

    他到了医院,才知道司玉藻已经生了,只是还不能探望。

    司家的人全部都在。

    司雀舫嗅了嗅颜恺:恺哥哥,你昨天去哪里鬼混了?这一身的酒气。

    众人都看过来。

    颜恺:

    他伸手一搡司雀舫:你属狗的吗?就你鼻子尖!

    顾轻舟问颜恺:瞧着像是宿醉。昨晚去哪里了?

    去了玉藻家,是跟辛眉一起喝酒的。颜恺道,不信等会儿姑母你问他。

    怎么想起喝酒?顾轻舟又问。

    颜恺笑着起身:姑母,你快赶上我妈啰嗦了。我走了,还没有吃饭。玉藻这边,什么时候能探望?

    后天下午。顾轻舟道。

    颜恺就溜走了。

    三天之后,玉藻出院。她这胎生得很容易,从羊水破到宣娇出生,不过短短一个小时。

    因为生得容易,所以恢复得也快。

    宣娇办洗三宴的时候,颜恺看到司玉藻已经能下地了。

    你不坐月子吗?颜恺问她。

    坐啊,我先活动活动。光坐着难受。玉藻道。

    颜恺:

    真是只活泼的猴儿。

    玉藻坐月子里,时常打电话给亲戚朋友,让他们前去陪着她解闷。

    颜恺接到了四次电话。

    玉藻的世界,需要热热闹闹,让她一个人闷在家里,她会发疯

    等你出了月子,我也要结婚了。颜恺道,到时候你别长胖了,穿礼服不好看。

    你胡说八道!司玉藻怒目圆睁,我哪怕是胖成了球,也是个天仙球!不好看?我看你瞎了狗眼!

    颜恺:

    到了五月十五,司玉藻就出了月子。

    家里雇了乳娘,她一出月子就去了医院,然后又回了娘家,走亲访友,一刻也不肯停。

    坐月子将她憋坏了。

    她到处走动,就在亲戚家遇到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她很吃惊。

    回到家中,她打电话给颜棋,让颜棋赶紧过来一趟。

    你自己来,别惊动你哥哥。司玉藻神神秘秘道。

    颜棋被她吓到了,鬼鬼祟祟的来了。

    她一进门,司玉藻就问她知不知道自己遇到了谁。

    谁?颜棋一头雾水,姐,你是不是坐月子坐得有点神经了?

    司玉藻敲了她一爆栗:你这么会聊天,迟早要被人打死——是苏曼洛,她回来了,昨天才到的。

    苏副将的女儿,就是我哥哥以前的那个?颜棋问。

    对。

    颜棋不以为意:回来就回来了呗。苏曼洛家就在新加坡,你还不许人家回来?

    你是不是傻?她回来了,恺哥哥怕是更没心思结婚了。司玉藻道,上次恺哥哥还说,他放不下苏曼洛。

    颜棋道:这也正常啊,哥哥以前很喜欢苏曼洛的,还偷我爹哋的支票,去买戒指送给她。

    司玉藻忍不住再敲了敲她的脑袋:你一点也不急?

    又轮不到咱们急。颜棋很淡然,哥哥总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他如果跟陈小姐有缘分,他就会回来的。

    司玉藻看了眼她。

    颜棋笑道:姐,陈小姐可好玩了,我很喜欢她。

    司玉藻:

    这脑子,比她的还不正常,怪不得颜恺总是被她们俩逼得痛不欲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