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混迹球场的猎头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不服

时间:2018-06-13作者:激浪天下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

    卡普顿“bo起”的硬度和时间,超出了何不为和彼得.孔子的预料。

    又是十分钟过去,卡普顿依旧保持快速,高节奏的传球。

    这样的体能,给了何不为不小的压力。

    九命狸猫踢球至今,遇到过各色的对手,体能出众的对手,也是有的。

    可是,体能出众的对手,也就体能出众而已,论技术,论整体实力,与九命狸猫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卡普顿不仅体能出众,而且技术和整体实力,甩开九命狸猫一条大街。

    这样的卡普顿,要是体能一直这么充裕,那么…何不为不敢想象这场比赛的结局!

    似乎为了印证何不为心中的担忧,卡普顿在比赛的第三十一分钟,第三次攻破九命狸猫的球门!

    “鲁辖!”何不为低声咆哮道,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鲁辖双手摊开,道:“不怪我,我也没想到,他们的传球能这么快。”

    何不为道:“比赛开始前,我和老彼怎么说的?”

    比赛开始前,彼得.孔子布置球队战术,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强调战术纪律:“我们的球员,实力有强有弱,但我们九命狸猫却是一支极有战斗力的球队,这是为什么?不是因为我们有体能,不是因为有个别出众的球员,也不是因为何老大霸气侧漏,而是因为我们强力胶一般的战术纪律!

    没有战术纪律的球队,就是一盘散沙,或许因为个别能力出众的球员,可以赢下一些难度不大的比赛,但绝对不可能站在顶尖的舞台上。

    面对塔墓之咒,我们靠着极强的战术纪律,赢了比赛。

    我们即将面对卡普顿,虽然卡普顿实力不如塔墓之咒,但他们的打法,克制九命狸猫!

    所以,我们更加需要战术纪律。

    记住,只有踢出整体足球,我们才有可能赢下这场比赛!”

    鲁辖讪讪道:“要有战术纪律…可是,我要是更快一些,就可以把足球抢下来了!”

    这次失球,可以说,完全是鲁辖的责任。

    安德森停球出现失误,略略停大了一些。

    鲁辖总让安德森把足球传出去,一直想找机会教训安德森,见到这么好的机会,哪里还忍得住,吭呲吭呲,一脚就伸过去了!

    可惜,安德森调整的速度极快,脚尖一捅,足球跳起来,越过了鲁辖的头顶。

    鲁辖失去重心,只能眼见安德森过掉自己,却不能阻拦。

    被安德森过掉,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九命狸猫的防线,承受的压力,将成倍增加。

    安德森的传球和视野,能瞬间抓住九命狸猫的防守空当!

    他的确抓住了转瞬即逝的空当,费里是直接受益者,打入了卡普顿本场比赛的第三粒进球!

    费里疯狂的庆祝,刚好与鲁辖擦肩而过:“大个子,别给自己找借口了,你犯下的错误不可原谅,被卡普顿领先三球的对手,还从没出现过翻盘的先例,是你,让九命狸猫失去最后一丝获胜的希望的!”

    鲁辖恼羞成怒,他也缺乏什么容人的涵养,钵大的拳头,向费里锤过去!

    好在何不为眼疾手快,双手箍住了鲁辖的手臂:“你难道想犯下第二次错误?你要是被红牌罚下,我们还怎么翻盘?”

    “我想锤死这个口臭的家伙。”鲁辖怒吼道。

    费里嘿嘿一笑,向前一步,额头对准了鲁辖的拳头:“来呀,我等着你,不锤死我,你是我孙子!”

    何不为一愣,鲁辖也是一愣,这货难道看过德云社的相声?

    愣神后,鲁辖暴怒:“何老大,放开,我要锤死这孙子!”

    “冷静!…都过来,拖走鲁辖!”

    鲁辖不是球队的刺头,他是球队的炸药桶,所有人都清楚,郑华发火,最多刺伤一两个人,鲁辖发火,那就是躺倒一片啊!

    比如此时此刻,他要是真的锤了费里,九命狸猫也就真的跪了!

    他们一起动手,拖走了鲁辖。

    费里得势不饶人:“大个子,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孙子了,以后见到我,记得叫声爷爷!”

    鲁辖咆哮道:“孙子,过来!”

    费里闻言,正想跑过去,却被安德森阻止了:“够了,小心被裁判警告。”

    在足球比赛中,出言不逊,侮辱对手,或侮辱裁判,都是不尊重体育精神的行为,会被警告的,推搡裁判,被出示红牌都可能。

    费里悻悻然:“知道了,我不刺激那个大个子了,可惜…他差点就打到我了。”

    刺激对手,令对手犯下不可原谅的错误,是足球场上常见的一种心理战术。

    马特拉齐成功的刺激了齐达内,让齐达内与大力神杯擦身而过,间接帮助意大利获得世界杯冠军,这是职业足坛,非常著名的心理战范例。

    很显然,马特拉齐是费里的偶像。

    尽管卡普顿鲜有比分落后的时候,但费里总会不自觉的刺激对手,他喜欢看对手敢怒,却不敢动手的纠结。

    “你的小把戏,只有鲁辖这种莽汉才会上当,别卖弄了,小心躺着下场。”安德森提醒道。

    费里缩缩头,躺着下场,可不是比喻,而是猎头赛上,常见的一种下场方式。

    猎头赛极为激烈,不输于橄榄球赛,一不小心,就有人不能坚持比赛。

    费里如果成功了,那么…九命狸猫肯定没赢球的希望,他也就自然成为九命狸猫全队的众矢之的,一不小心,下几个黑脚,他躺着下场不是梦!

    “那就放过他吧。”费里嘀咕一声,跟着安德森回到了自己的半场。

    而此时,裁判跑到了鲁辖的面前:“你要马上冷静下来!”

    “我冷静不了,他骂我孙子!”

    裁判眉毛一皱,有些不理解鲁辖的愤怒,因为他没有看过德云社的相声,也不懂孙子二字所包含的胯下之辱。

    “再不冷静,我会给你黄牌!”

    “为什么?”

    “因为你耽误了比赛时间。”裁判道,手掌伸向了自己的上衣口袋。

    “我不服!”

    “…”裁判果断出示黄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