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混迹球场的猎头 第三十三章 阿拉贡王室后裔

时间:2018-04-04作者:激浪天下

    ♂ ,更新快,,免费读!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支持...这一章吹了一个牛皮,是一个大伏笔,哈哈,意淫而已。)

    一级猎头勋章的设计,返璞归真,圆形勋章上,除了“一级猎头勋章”六个大字之外,就只剩下一把猎枪。

    猎枪的枪口朝外,一颗子弹已经出膛。

    布兰卡.尤将勋章递给了赵一山,好奇道:“锎这么贵重,有人用锎做勋章吗?”

    何不为轻笑道:“自然界存在的锎少之又少,现存的金属锎,九成九是人工合成的,世界金属锎的存量,不足一千克,谁也不可能用它来制作勋章的。

    但在中国,有五枚并未命名的勋章,保存在国家勋章馆。

    这五枚勋章,用青铜打造,而且在青铜之中,融入了一克金属锎!是中国等级最高的勋章!”

    布兰卡.尤不解道:“这五枚勋章,为什么没有命名?”

    何不为的眼神中充满了憧憬,他曼声道:“因为获得勋章的人,才有权力对勋章命名,五枚勋章,将有五个不同的名字!

    在勋章的背面,则可以镌刻上获勋人的一句话。

    这句话,将永远不会被忘记。”

    布兰卡.尤继续问道:“何老大,你想要获得这样一枚勋章吧?”

    何不为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心想,想法远远没有行动具有说服力,早早将这样的想法宣之于口,徒增异样的目光,国家主席没有获得这样一枚勋章,科学院院士没有获得这样一枚勋章,创造巨额财富的人物没有获得这样一枚勋章,一名猎头,凭什么获得这样一枚勋章?

    毫无疑问,郑华就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何不为,何不为的沉默,被他视为了默认。

    郑华鼻孔出气道:“我们的何老大,不仅爱财,也爱名,俗气到家了。”

    何不为骂道:“滚一边儿去,扣了你的佣金,是你活该,嚼舌头,说怪话,你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郑华可不在乎那些佣金,他正想顶回去的时候,卧室的房门被人用力推开了,一名安保人员恶声恶气的喊道:“中国人,给你们十分钟离开伯纳乌球场!赖在这里,我们不会提供免费的午餐。”

    郑华不敢对何不为动手,但这名安保人员,他不介意教训一顿,反正有何不为替他擦屁股,可不等他冲过去,何不为就下了命令:“都听好了,不许闹事,现在就离开伯纳乌,我们一起返回国内。”

    郑华说道:“最近一个月,我们没有比赛,西班牙的酒吧有火热的西班牙女郎,我要求放假!”

    高木立马附和道:“我也要求放假!”

    何不为坚决的拒绝道:“你们不能留在西班牙!必须跟我回国,比赛随时会有!更何况,佛朗哥.皮克在一旁虎视眈眈,你们留在西班牙非常的不妥当。”

    郑华说道:“你太谨慎了……”

    何不为打断道:“这是命令,你最好听话,否则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郑华跳脚道:“何不为,你太卑鄙了!”

    何不为呵呵一笑道:“对付你,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必须卑鄙一些!你也不要不服气,你哪次闹出了乱子,不是我替你收拾残局?”

    曾实说道:“郑老大,不要闹了,我们快走吧,这些西班牙猎头公会的人,不会给我们留情面的,时间一到,他们把伯纳乌球场的出口关上,我们可就出不去了。”

    孙续涛没有催促郑华,他对自己带来的后卫说道:“我们先走。”

    曾实见状,也带着布兰卡.尤走出了卧室!

    两人在球队中的威望,仅次于何不为,郑华呸了一声,带着自己的中场队员,背着运动包,从卧室离开,高木紧随其后,何不为则走在了最后,关上了卧室的房门。

    粗鄙的安保人员,跟在何不为的身旁:“佛朗哥让我给你带话。”

    何不为问道:“他说了什么?”

    “不要好奇我为什么没有让仲裁官对你们进行兴奋剂检测,你们能明目张胆的服用营养液,就不会害怕被检测出兴奋剂。

    你能拥有这么厉害的营养液,出乎我的意外!因此,我会善意的提醒其他一级猎头,小心你的营养液。

    更让我意外的是,你拥有两名潜力惊人的队员,一名是裘四,另外一名是狄飞。

    我也会善意的提醒其他一级猎头,你的裘四和狄飞,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废物,在恰当的时机,他们两人能逆转整个战局!

    我相信,世界的一级猎头,都会对他们两人感兴趣,当然,也包括我自己!”粗鄙的安保人员,跟随无线耳塞里的声音,说出了这么一大段话来。

    何不为笑笑,对粗鄙的安保人员说道:“回去告诉佛朗哥,我非常明白他的善意。”

    粗鄙的安保人员,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而在这名安保人员的催促下,何不为一行十九人,走出了伯纳乌球场。

    此时,已经是夜间,伯纳乌球场外,除了有穿行的车辆之外,并没有多少行人,路灯让道路和广场昏黄不清。

    何不为张望了一下,看见了自己预约的小巴。

    小巴的司机一头黄发,坐在驾驶室中,口中的香烟,明灭不定,青白的烟雾,从司机口中吐出,再飘出了驾驶室,他懒散的打了一个哈欠,就看见了车门外的何不为。

    小巴司机,并没有佩戴同声传译的耳钉,他听不懂何不为的汉语。

    何不为只能借助同声传译耳钉,用不流畅的西班牙语说道:“是赛尔先生吗?…我是来自中国的何不为…我想要你现在送我们前去机场。”

    名叫赛尔的司机,非常高兴,他巴不得早点将何不为他们送往机场,然后下班,去找朋友喝酒。

    但他没有打开小巴的车门,因为一群身高两米左右的壮汉,把车门和何不为他们堵住了,领头的一名壮汉,绕到了驾驶室的车窗外,揪住了赛尔的衣领:“我不叫你开门,你绝对不能开门!”

    赛尔胆小怕事,更何况,他知道这群壮汉的来历,他们自称阿拉贡王室的后裔,实际上是一群靠勒索外国人为生的流氓。

    这群人,别说赛尔惹不起,就连赛尔的老板也惹不起。

    赛尔自然满口答应道:“一切都听您的安排,先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