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混迹球场的猎头 第九十七章 今夜无法入眠,大骗子

时间:2018-04-04作者:激浪天下

    ♂ ,更新快,,免费读!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我和你,男和女,都逃不过爱情...)

    赢得了比赛,何不为一身轻松,确切的说,在比赛开始后不久,何不为就一身轻松了。

    彼得.孔子的能力和作用,让何不为刮目相看!

    简简单单的6-3-1阵型,就打得大约克城丢盔卸甲,找不到球门的方向。

    为此,何不为奖励了彼得.孔子十万元的赢球奖!

    彼得.孔子欣然笑纳,带领着九命狸猫的队员返回了训练基地。

    何不为自己则乘坐一辆绿皮出租车,向门头新村驶去,他的手机上有一百多个未接来电,都是童炘打来的!

    “光顾着比赛,却忘了童炘大小姐,我恐怕要遭罪了!”何不为暗暗叹气道。

    虽然如此,但何不为却没有立马给童炘回电,他拨通了孟姝的电话:“姝姐姐,怎么办?九命狸猫输掉了比赛!”

    孟姝没有说话,何不为有些着急了:“姝姐姐,不要担心,我有办法筹到资金,解我们的燃眉之急。”

    孟姝终于有了回应,她叹气道:“你能有什么办法呢?数千万的资金缺口,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堵住的!”

    何不为说道:“我认识几位富婆,她们对我很有兴趣,我可以满足她们,然后得到一笔不菲的借款。

    虽然她们的要求有些变态,滴蜡烛、捆绑、永动机…

    但我的身体棒,能够应付下来。”

    出租车司机鄙夷的咧嘴,他能容忍肉鸡,但很难接受肉鸭,他想着何不为下车以后,要立马开车去洗车场,清洗何不为坐过的地方,拉过的门把手。

    孟姝也皱起了眉头,她爱着何不为,不愿意何不为去做这么大的牺牲:“你放宽心,我替你想办法,几千万的资金缺口虽然很大,但还难不倒我。”

    何不为感动到流泪,生死相随谁都能说出口,但生死关头,多少同林鸟各自飞走?

    不想让孟姝知道自己情绪上的变化,何不为用惫赖的口气说道:“哈哈,我的姝姐姐,你被我骗了!有我在,九命狸猫怎么可能输掉比赛呢?安心瞧好吧!用不了一周的时间,你就能收到一亿人民币的打款了!这可是一亿人民币啊!九命狸猫从来没有一次性赚到这么多的钞票!”

    孟姝哦了一声,然后责备道:“小何子,不要吓姐姐好吗?比赛开始以后,我一直心神不宁的,害怕你们输掉了比赛…”

    说着说着,孟姝哽咽了起来,她在之前,是假装坚强,几千万的资金缺口,她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何不为忙不迭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肉麻的话,不要钱似的,拼命往外扔。

    出租车司机大摇其头,他心想,这人是鸭王之王,哄女人的手段,简直上天了!

    因此,这位保守的司机,决定给自己的爱车来一次大清洗,鸭肉味太浓,他受不了!

    ………………

    何不为在电话中安慰着孟姝,直到抵达门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新村,他才挂掉了电话。

    小跑着回到了家里,何不为见到了雷思思,但没有见到童炘:“她呢?”

    雷思思温柔的说道:“她去训练基地找你了。”

    何不为赶忙给童炘打去了电话,让她回家。

    两个小时之后,已经到了夜里十点,童炘上气不接下气的回到了何不为温馨的小家:“何大骗子,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还有…还有,你刚才为什么挂了我的电话?你去哪里了?训练基地的大门紧锁,根本不让我进去!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对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童炘的问题没完没了,何不为截口道:“童炘大小姐,我去工人体育场比赛了,在球场上踢球,怎么接你电话?至于挂断你的电话,是不想让你在外面出丑,大叫大嚷,毫无大家闺秀的样子。你没有训练基地的门卡,当然不能自由进出了!而且请记住,你是我的领队,我是你的猎头,你的老板,自然有资格对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童炘点点头,但随即,她又追问道:“你去工人体育场比赛了?什么比赛?”

    何不为说道:“九命狸猫与大约克城之间的比赛…而且我们赢了!”

    雷思思双眼放光,欢呼道:“太好了,九命狸猫又可以获得一枚一级猎头勋章了!”

    童炘却大声嚷嚷,表达着自己的不满:“何大骗子,你又骗了我!竞标会当日,你明明告诉过我,九命狸猫没有夺标!”

    何不为哎呦两声:“糟糕,我的头痛病又犯了…老婆,快给我去拿止痛药。”

    雷思思温柔的笑道:“止痛药早就吃完了,我这就去药店,帮你买一盒回来。”

    何不为连忙制止道:“你需要照顾何鱼,买药这种粗活,就交给我了!”

    何不为说完,闷着头就往门外冲去,童炘大叫着追了出去:“何不为,你不要跑,快把话给我说清楚,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

    两小时过去了,何不为志得意满,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回到了自己的小家,雷思思已经睡去。

    童炘满脸羞红,跟在何不为的身后,轻手轻脚,将房门关上了。

    何不为对童炘低声道:“今晚和我一起睡?”

    童炘摇头:“你一个人睡客厅,我不敢和你一起睡。”

    何不为轻薄的笑道:“该看的都看到了,该摸的也摸着了,我们两个成年人,彼此之间已经没有了秘密可言,睡在一起,天经地义,谁也管不着我们。”

    童炘重重的摇头道:“我不想这么早就把自己交给你。”

    说完,童炘逃命似的,跑进了自己的侧卧,把房门关上,然后背倚房门,忐忑的嘀咕道:“何大骗子,你来敲门吧!”

    但何不为没有去敲门,他走进了淋浴间,轻哼着今夜无法入眠,清洗着一身的疲惫,包括应付童炘的疲惫,如果有所选择,他宁愿该看的不看,该摸的不摸……

    何不为久久不来敲门,童炘患得患失,一脸不高兴的钻入了被窝中:“大骗子!该死的大骗子!有贼心,没贼胆的大骗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