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混迹球场的猎头 第一百九十三章 炒一盘鸡蛋饼

时间:2018-04-04作者:激浪天下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支持。)

    童炘抛出了雷思思,何不为假装受到威胁,妥协道:“怕了你了,我告诉你吧…把耳朵凑过来…”

    童炘很听话,偏着脑袋听何不为讲述***的光辉事迹:“她来自我们的邻国,一生为人类的解放事业做着贡献,不惜…她是上一辈人的宅男女神…没有她,地球上的人口…她就是…”

    何不为啰里啰嗦,夹缠不清,但童炘也不是懵懂无知的蠢姑娘,很快就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等何不为说完,大叫道:“要死啦!这么下流的话你也说得出口,那个***不是好人!”

    何不为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她是日本鬼子送过来的糖衣炮弹!回去后,我就把糖衣炮弹扔掉。”

    “等等。”

    “等什么?…”

    ………………

    乘坐出租车,两人回到了位于燕京郊区的小家,开门一瞬间,香喷喷的食物味道,带着火热的温度涌向了两人。

    童炘大叫一声,扔下何不为就扑到了饭桌上。

    在加勒比圣殿的这些天,何不为虽然锦衣玉食,但他更喜欢中国菜的味道,尤其是雷思思亲自下厨做出的丰盛大餐。

    他的眼睛在满桌的饭菜上停留了不到一秒钟,便收回目光,快步走向正在厨房里忙碌的雷思思。

    “思思姐,我回来了。”何不为来到雷思思的身后,张开手臂将她抱入怀中。

    雷思思怀念何不为坚实的胸膛,这些天她一直提心吊胆,害怕自己失去何不为,也暗暗自责,你干嘛不对他好一些,他给了你一个家,他愿意为你牺牲自己,你却一心想着离婚,找一个女人和你一起过日子,你这样做,对他来说太不公平了,雷思思,你是一个坏女人,蠢女人,不懂珍惜真爱的大白痴!

    这些天,她也独自难眠,每晚都和童炘睡在一起,童炘同样担忧何不为能不能活着回来,同样夜不能寐,和雷思思躺在一张床上,嘴里不停的念叨何不为,一会儿担心何不为在加勒比圣殿遭遇危险,一会儿又担心何不为经受不住诱惑,一会儿念叨何不为的好处,一会儿又横挑鼻子竖挑眼,数落何不为的毛病。

    说着说着,便沉沉睡去,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紧蹙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抱住雷思思的双手也没有松开,时不时,嘴里还冒出混蛋之类的评语。

    雷思思的性子素来淡薄,用何不为的话来说,她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物我两忘的得道仙姑,她也素来不喜欢与人太过亲密,与何不为结婚后,也保持着相敬如宾的客气,何不为太过亲密的行为,也常常得不到热情的响应,久而久之,何不为与雷思思也就养成了老夫老妻的习惯,在安静中很有默契的各干各事。

    虽然童炘是女生,也让雷思思产生了觊觎之心,但雷思思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她也不喜欢被童炘熊抱。

    可是,何不为身陷加勒比圣殿这个贼窝,生死难以预料,雷思思感觉自己很无助,很无力,她需要被人紧紧的拥抱,因此,她没有挣开童炘的双手,任由童炘抱着自己?br/>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同样是拥抱,但何不为的拥抱明显更加有力、更加坚实,也更加火热,雷思思连日来伪装的坚强,瞬间融化掉,她柔弱的倚在何不为的胸膛上,低声道:“我有点…不想离婚了。”

    何不为心中狂喜,这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结婚以来,他磨破了嘴皮子,想尽了好点子,但雷思思的取向问题始终横亘在两人中间,无数次失败告诉何不为,禀性难移,愚公能搬走大山,却不能把雷思思掰成直女。

    何不为二十四岁便成为一级猎头,少年得志,意气风发,何曾遇到过如此大的挫折,他不甘心承认失败,施展拖字诀,每当雷思思提出离婚,他都借口没时间,让雷思思等一等。

    雷思思足足等了一年多,至今为止,没能单飞出去。

    她突然松口,想要维持住这段婚姻,何不为怎能不欣喜若狂,他双手抓住雷思思的肩膀,把她转了过来,与她四目相对,一字一顿问道:“你真的不想离婚了?”

    “我考虑…”

    不等雷思思说完,何不为直接动口,封住了她嘴巴。

    何不为与郑华厮混,吻技自然炉火纯青,这一吻,他用上了全部技巧,发誓要让雷思思说出天荒地老的誓言。

    但他忘了过犹不及的古训,天长地久的吻下去,人是会窒息而死的!

    雷思思呼吸不畅,握着拳头慌乱拍打何不为的胸膛,鼻子里嗯嗯啊啊,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童炘听到雷思思发出的嗯啊声,好好的食欲突然没了,眉眼口鼻中,全是酸溜溜的影子。

    “不吃啦!本小姐要绝食!”她大声叫嚷起来。

    这一嗓子大叫,算是救了雷思思一命,何不为酝酿已久的情绪遭到严重破坏,不得不中断自己的长吻。

    雷思思重新呼吸到自由空气,咳嗽连连,没好气的说道:“明天就去离婚。”

    何不为委屈问道:“可你刚才还说考虑不离婚的?”

    “我考虑好了,那就是离婚。”雷思思学起了童炘,刁蛮的说道。

    何不为更加的委屈:“我跪搓衣板去,老佛爷收回成命吧?”

    雷思思坚决的摇头:“不行,老佛爷金口玉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会收回成命,你就等着在离婚通知书上签字吧!”

    何不为简直是欲哭无泪,他暗骂自己糊涂,在火车站的时候,他的脖子被童炘死死勒住,差点就意外死亡了,以己度人,他有多恨童炘,雷思思就有多恨自己。

    “思思姐…”何不为拉长了声音,哀求道。

    雷思思冷着脸哼了一声,扔下手中的锅铲,走出了厨房:“把火关掉,过来吃饭。”

    何不为赶紧照办。

    而就在他低头关火时,雷思思嘴角一笑,向童炘投去了促狭的目光。

    童炘会意,大叫道:“别关火了,炒一盘鸡蛋饼过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