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混迹球场的猎头 第两百零六章 给你准备了一间病房

时间:2018-04-04作者:激浪天下

    a ,最快更新混迹球场的猎头最新章节!

    (求推荐,求收藏。)

    两名岛国男人和唐堂化工的代表没有多问什么是测谎。

    但他们牢牢记住了测谎二字,离开猎头公会后,他们迅速行动,了解到了什么是测谎。

    两名岛国男人对着电脑屏幕,久久无言。

    “我们最大的担心没有了,九命狸猫不敢打假球。”

    “的确如此…他们如果敢打假球故意输掉比赛,那么他们将受到最严厉的处罚,失去猎头的资格。”

    “但,我很不放心,总觉得中国猎头公会的夏野不会那么好心好意帮我们制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调查过了,九命狸猫的猎头何不为一个月之前得罪过夏野,夏野公报私仇而已。”

    “真是这样吗?”

    “千真万确,这再一次证明了中国人不团结。”

    “丑陋的中国人!”……

    唐堂化工的代表就没那么高兴了,按照他们的设想,一方不用全力,一方发了狠的比赛,哮天犬一定能打赢这场比赛。

    可赛后测谎,容不得一丝掺假,比赛双方必须用尽全力,否则这场猎头赛将被宣布无效!

    “怎么办?”

    “毫无办法。”

    “要不然,去找九命狸猫的何不为谈谈?”

    “怎么谈?明目张胆告诉他打假球?”

    “让他生病一段时间,避开当日的比赛,没有猎头的九命狸猫,输掉比赛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可以去试试。”

    …………

    何不为从猎头公会离开后,一直愁眉不展,童炘看得心焦,自从认识何不为以来,她还从没见过何不为如此的郁郁寡欢,眉心都快拧出水了。

    何不为一步三叹,俯仰之间,一首悲情诗脱口而出:“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波噎满喉。瞧不尽,镜里花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挨不明的更漏…”

    何不为吟罢,童炘竟然痴了,昏黄路灯下,细雨蒙蒙中,何不为油腻着头发,踢着石子,站台边的广告牌坏了,黑黢黢一面镜子似的,有何不为哀伤的形容。

    “既然不能故意输掉比赛,那么全力争胜就是了。”童炘劝解道。

    何不为抬头,看着没有星星月亮的天,长叹道:“赢不得。”

    “既然赢不得,那就输掉比赛。”童炘想都没想,便说道。

    何不为接着一口没有吐尽的气说道:“输不得。”

    “输不得,那就打赢比赛。”童炘眨巴着眼说道,一派天真无邪,纯真浪漫。

    何不为低头,看到童炘这幅样子,失笑道:“你倒是会逗趣,车轱辘话也够顺嘴的,呵,别担心我,我会想办法的,虽然这是一个死局,但我总有办法破局。”

    童炘咧嘴,唇红齿白:“我就知道,你最有办法了。”

    何不为一笑而过,却心想,办法可不是那么好想的,更何况我只有三天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看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又要麻烦黑子了。

    这时,唐堂化工的代表打来了电话,约何不为立马见面。

    按理说,何不为代表了森岛化工,不应该与森岛化工的竞争对手会面,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但赛后测谎的存在令一切不成问题,只要通过测谎,就算与森岛化工的代表滚床单也没人说闲话。

    见面地点就在唐堂化工的总部。

    何不为与童炘在楼下大厅的咖啡店见到了唐堂化工的代表。

    “我是唐堂化工的副总裁,名叫周仁。”唐堂化工的代表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转入正题道:“三天后就要比赛了,我为你预约了燕京最好医院的最好病房,你可不可以去检查一下身体?”

    何不为看古代的话本,总能见到官员称病不出的情节,这些官员不是真的病了,而是装病,既然病了,自然就不能工作,从而避开棘手的事情,等到事情解决,称病的官员,便会奇迹吧的迅速痊愈,哪怕已经买好了棺材,叫上了和尚道士,只要天降祥瑞,或后花园蹦出了仙草仙花,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何不为没想到话本照进了现实,呐呐问道:“我哪里生病了?”

    “你的心脏…比如现在,你就有可能刚好发病,我正好把你送进医院。”周仁道。

    “这么凑巧,森岛化工的人会有意见的。”何不为皱眉道。

    “我会用你的体检报告回应他们的意见,想来…他们的意见最终只能是意见。”周仁笃定道。

    何不为偏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看来,我要让你失望了,我的心脏非常好,没有任何毛病。”

    周仁的眉毛颤了颤:“你要知道,我是在帮助你。”

    何不为诚恳道:“我明白你的好意,但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赛后测谎不会漏过任何人,我哪怕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了管子,公正严明,刻板不讲情面的仲裁官也要来找我。

    除非我死掉。”

    周仁的眼睛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亮光,何不为恰巧看见了:“我这么年轻,还不想去见阎王,我的朋友。”

    朋友二字,何不为咬的极重,含而不露又恰如其分的警告了周仁。

    周仁暗凛,沉思起来。

    “服务员,买单。”短暂的沉默后,周仁决定结束这次谈话,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令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童炘着实替何不为担心,急忙道:“周总,别忙着买单,我们还可以再谈谈。”

    周仁不言,看着童炘。

    童炘道:“或许,我们可以让何不为暂时失踪一段时间,那样一来,谁也找不到他,仲裁官就没有办法对他进行测谎了。”

    周仁点头道:“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何不为却摇头道:“是个好主意,但是却没有任何作用。”

    童炘急道:“怎么没有作用了?”

    “不完成测谎,比赛的结果就得不到承认,三十日之后,比赛立即被宣布无效。”何不为解释道。

    童炘颓然,闷闷的喝了一大口苦咖啡。

    周仁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账单,在上面签了名,对何不为说道:“好好准备比赛吧,我们赛场上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