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混迹球场的猎头 第两百四十九章 你可要慎重啊

时间:2018-04-04作者:激浪天下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

    “何不为来我们医院了!?”一位扫地阿姨问道。

    “真的吗?”门口穿着警卫服的大爷问道。

    “当然是真的,你们看,这是我与何不为的合影!”穿着护士服的中年阿姨给他们看照片道。

    “真的是他啊!”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就住在我们社区。”

    扫地阿姨和看门大爷惊奇道:“他住在这片社区?”

    “骗你们干什么,就在昨晚,一大群人围住他的家,要收拾他。”中年护士并没有留在医院值班,她把听来的消息说出,脸上得意称心极了,消息灵通也算本事嘛。

    阿姨大爷接着惊奇道:“他做了什么坏事?”

    他们住在乡下,是一对夫妻,忙完农活,才回到医院上班的,因此,他们不知道沸沸扬扬的汉奸事件,回到医院后,便听说何不为如何如何坑掉岛国人的。

    中年护士也正因为如此才敢来装x的,换做其他人,说不定比她更早知道这个消息。

    “坏事嘛,倒没有怎么做,只不过,那群愤青太傻x了,自以为占了道理,差点坏了何不为的大事。”中年护士很自觉,自动把自己划归到傻x的对立面,但真相大白之前,她在这家医院,骂何不为骂得最痛快,非常好的调节了自己的更年期综合症,骂骂更健康,就是这个道理了。

    “你是说,他们差点破坏何不为坑岛国人的计划?”阿姨大爷不可置信的问道。

    “你们算是问到点子上了,我给你们说……”中年护士开始滔滔不绝了,因上班无聊造成的颓废,瞬间没有,她感觉自己金光万丈,站在演说台上纵横捭阖。

    十分钟过去,护士结束了自己的絮叨。

    阿姨大爷气愤道:“怎么能这样!何不为差点成为冤死的窦娥了。”

    不得不说,阿姨大爷与何不为很有默契,何不为也认为自己是窦娥。

    “何不为现在还没有离开,你们赶快去住院部吧,还能要到他的合影,回去后,把照片发给自己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他们一定爱死你们的。”中年护士好意说道。

    阿姨大爷被这么一撺掇,赶紧跑去围观大熊猫了。

    她们上了年纪,本该动作缓慢,但此时却身轻如燕,快马加鞭,一溜烟,带起一片灰尘,跑进了隔着一个花园的住院部。

    “何不为,该我了,该我了!”

    “该我,别插队,我站得更靠前。”

    “谁插队了?明明是我站在队伍的最前面,你一来,就推开我,自己站在了前面,你说,到底谁插队了?刘丽丽,去食堂打饭,你也爱插队,我可告诉你,这一次我不会让你插队了,我要和何不为合影!”

    “胡啼啼,你最爱胡说八道了,我什么时候打饭插队了?你哪只眼睛看到的?”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谁不知道,你的眼睛有1200度的近视,你没看走眼吧。”

    “你…我戴着眼镜…怎么能看走眼!”

    “你就看走眼了!”

    “胡说,你胡说。”

    眼见胡啼啼要哭出来,何不为道:“要不然,你们两个与我一起合影吧?”

    胡啼啼摇头道:“不,我绝不和刘丽丽合影。”

    刘丽丽道:“与你同框,我倒霉一辈子。”

    “你又胡说,我…”胡啼啼斗嘴不行,哇的一声,真的哭了!

    童炘躺在病床上,早就被吵醒了,她哼哼道:“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再不商量好,何不为不和你们合影了。”

    何不为抱着童炘来到社区医院,又鞍前马后的伺候,被收费处的小姑娘刁难,也不吭声,全是为了童炘,这些护士、这些医生看在眼里,哪能不知道童炘在何不为心目中的地位。

    她开口了,刘丽丽和胡啼啼迅速有了决定,两人用猜拳决定了先后顺序。

    猜拳这种游戏,起源于中国,后来辗转传到日韩,再传到欧洲,有时候与掷硬币、掷骰子有相同的功能,就是用来产生随机结果以作决策。

    但有时候它并不随机,因为游戏者可以根据经验,判断对手的手法。

    很显然,胡啼啼不是刘丽丽的对手,刘丽丽摸透了胡啼啼的性格和手法,提出三局两胜的办法,胡啼啼赢了第一场,后面两场却接连输掉。

    胡啼啼感觉自己上当了,如果一局定输赢,赢的那个人可就是她了。

    “你输了,不能耍赖!”胡啼啼正想提出重来,刘丽丽截口道,又扭头说:“童炘,你说是不是?”

    童炘只想赶快赶走这帮不速之客:“耍赖的人不能与何不为合影。”

    胡啼啼瘪瘪嘴,不再说话。

    刘丽丽得意一笑,走到了何不为的身边。

    …………

    要求留影的人,来了一拨,又走了一拨,好在社区医院规模不大,否则医生护士职工病患病患家属,何不为可应付不下来。

    “好点了吗?”应付完最后一名不速之客,何不为关切的问道。

    童炘把头扭向一边,不看何不为,以沉默表达自己的不满,不爽,不要和你玩了。

    何不为道:“昨晚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把你丢在路边。”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到这个,童炘不比那位胡啼啼好多少,眼泪止不住的流出。

    何不为继续道:“你说,你想怎么惩罚我?”

    童炘只是哭,不回头,也不说话。

    何不为突然起身,去到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大声道:“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一直冲冷水,冲到自己感冒发烧得肺炎为止!”

    秋末冬初,北方的冷水那是彻骨的冷。

    听得童炘牙齿酸痛,像是咬着冰块在嘴里。

    但她没有说话,她告诉自己,千万不能被何不为的苦肉计骗了。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一分钟、三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同一个病房的病友看不下去了:“你就原谅他吧,他要是得了病,还怎么去打比赛?”

    “谁没有犯错的时候?不要揪着不放了,你也不想看着他冻出毛病吧?”

    “有人说过,冻久了,会把那里冻出毛病的,为了你自己的幸福,你可要慎重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