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 第210章:自杀

时间:2018-04-04作者:莳莳

    夏安好当即问了一句,“你说的那个女同事,是不是马岚琪?”

    “是啊,就是她啊……听我儿子说,马岚琪好似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是想要回到老家休息的,可是她回老家的话行李太多了,也不怎么好坐车了,而且,她和我儿子的关系还不错,两个人之前也是高中同学……所以那时,我儿子也就答应了,和她一起回来。”

    夏安好听着孙健波这样说,明白了过来了。

    所以那次,开始不是孙悠悠的大哥要回到老家的,而是因为那个马岚琪的关系?

    可是,马岚琪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居然那么着急的就要回老家呢?而且还不敢一个人回来,要孙俊平陪着呢?

    而且听着那口气,好似是特别的害怕一个事情啊。

    她害怕的是什么事情?

    莫不成,那个马岚琪那个时候,已经知道了陶海岩做的走私事情了?

    所以,在知道了一些情况之后,才想要速度的离开吗?是想要远离陶海岩吗?

    如果是这个可能的话,那么也就是说明,陶海岩其实在六年前,就已经加入那个走私的团伙了吗?

    夏安好想了片刻之后,又问:“除了这些,你还知道其他什么吗?比如,你儿子当时可有和你说,他那个女同事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健波就摇头了,“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儿子的事情过去的时间真的是太长了!而且,关于马岚琪的事情,其实他也没说多少,我知道的也不是那么太多。”说着,也就看了一眼夏安好,有些疑惑了起来,“是不是我儿子的事情,和我女儿这次事情有关系?”

    一开始孙健波其实并不怎么明白夏安好问他那些事情的原因,可是此刻,隐隐的是感觉到了什么了。

    感觉女儿的死可能是和儿子的死有关系。

    他之前虽然一直都把自己儿子的死,当作了一个意外……

    毕竟,死的人不是他一个儿子。

    还有一个女孩子。

    如果是谋杀的话,不可能有人那么丧心病狂的连杀了两个人。

    可是此刻,隐隐的感觉,他儿子的死不是那么简单。

    而且,孙健波记得,他女儿当初在儿子出事了之后,还一直都说那是谋杀,只不过这个事情警方那边却说不可能是人为事故,完全是一场意外事故。

    所以,当初孙健波也就觉得,估计是她女儿随便说的。

    然而现在,可能情况是有些变化了。

    孙健波看着夏安好,“不会,我儿子当初死就不是一场意外吧?”

    夏安好耸肩,无奈的说道:“我也不过就随便的问一下,具体的情况,还需要调查的。”

    自己也不过是怀疑,而怀疑的东西,怎么可以和被害人的家属下肯定结论呢?完全是没有证据的啊!

    没有证据的东西,夏安好也不能拿到台面上的。

    之前,楚泽也就说过她这个问题了,总是喜欢把内心的怀疑,当作正儿八经的事情说出来……没有证据就对一些事情下结论,可能是好习惯。

    她可不就因为这个关系,所以经常被楚泽嫌弃嘛。

    夏安好也知道这是自己的一个习惯问题,每次在发现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感觉自己的直觉就是真相。

    唉,这个毛病不好,得改!

    夏安好问了一些事情之后,也就让孙健波好好的在家休息,就离开了。

    ……

    从孙家出来之后,夏安好神色沉重,看着一般一直沉默不语的楚泽,“这次事情,一定和孙悠悠大哥的死也有一些牵连了……孙俊平当年可能不是意外事故。”

    夏安好也就把自己心中的猜测和楚泽说了。

    而说完,夏安好有疑惑起来,想着孙悠悠的日记里面的一些内容,“可是,孙悠悠三年前的布局是什么?”

    楚泽淡淡的说道:“日记的文档和微博小号的页面放在一起,你还不明白吗?”

    夏安好想了片刻,随后明白了过来,“你的意思是说,微博小号就是她的一个布局?”说着,也就疑惑起来,“那么,她开始觉得是楚锴是害死他大哥的人?可是也不对啊,楚锴是三年前和她差不多进入的公司,她怎么可能觉得楚锴是凶手呢?不管如何,害死她大哥的人,也不会是楚锴啊!她大哥六年前就死了啊!”

    时间压根就对不上的。

    楚泽解释了起来,“楚锴和她大哥的死没有关系,可她大哥的死应该和远峰公司有关系……那么,如果一开始孙悠悠在没有明确知道,到底谁是凶手,你觉得她会怎么做?”

    夏安好想了一下,“我自然是调查清楚了,再去和背后的凶手计较啊!”

    没有调查清楚,怎么知道哪个是凶手嘛!

    而夏安好如此理所当然的说出来之后,楚泽对她丢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所以,你笨!”

    夏安好无语起来……

    这不是很正常的反应吗?为什么楚泽是会说自己笨?

    楚泽淡淡的瞥了一眼夏安好,“孙悠悠的大哥孙俊平之前在远峰公司是市场部的一个副总,而马岚琪更是人事部的一把手,他们两个人在那么一个位置上,你觉得能置他们于死地的话,会是普通人吗?而且事故发生之后速度的把压下去了,这更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能做到的,既然这样,那么做这些事情的人一定是一个有权势的,才有能力安排这一切。”

    夏安好想了一下,貌似是如此。

    楚泽继续说:“而孙悠悠如果想要调查的话,那么怎么都需要借势,更需要把这事情闹大求的关注,而要闹大事情的话,也就必须牵扯到身份高的人。”

    夏安好点头,“貌似你说的是有些道理!”

    “她明明知道楚锴和她大哥的死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她如果布局,用微博小号先制造出,她和楚锴不清不楚的关系,一方面是可以借楚锴的势……而另一方面,如果她实在是调查不了什么,甚至对付不了害死她大哥的凶手,那么她就可以通过这一开始的布局,把一些事情闹大!如果一件事情中牵扯到了楚锴那么一个位高权重的人,是不是就会有人仔细的调查她的事情了?她的死,她哥哥的死,估计也就能调查出来……所以,她是想要借着楚锴,把这事情闹大,闹到别人不得不重视,不得不调查!”

    夏安好明白了过来了。

    害死她哥哥的人,一定是有位置的。

    可是,在远峰里面位置再高,能有现在的楚锴高吗?

    如果把楚锴到牵扯到了里面,那么自然也就会得到重视了,那么孙悠悠的事情,她哥哥的事情,自然就有人调查了。

    所以一开始,孙悠悠也就把布局的目标放在了楚锴的身上!

    可以说,这真的是一石二鸟之计。

    一方面,别人会觉得她和楚锴有一腿,那么也就借势了。

    而另一方面,如果真遇到了什么问题,那么就把楚锴也牵扯到事情里面,那么事情定然闹大!

    现在不就是如此一个情况嘛,因为孙悠悠的死,楚锴被牵扯到了里面,从而得到了高度的重视,楚泽也过来调查孙悠悠的事情了。

    只不过,现在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如此说来,孙悠悠早就知道有人要杀她,所以故意在她死的那天,在微博小号上发了那个嫌疑人指向楚锴的言论,让人觉得是楚锴杀了她……而她的目的,就是把她死亡闹大,让更多的人开始调查她的事情,以此调查出她大哥的事情吗?”

    孙俊平住处的电脑就是一个关键证据。

    孙悠悠把一些关键证据,放在了她大哥的住处,其实不就是暗示了后来调查的人,她的死是和她大哥当年的死有关系吗?

    然而……

    “到底谁会杀了她?凶手我们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半点儿线索。”

    楚泽沉沉的说道:“是她自己!”

    夏安好听着楚泽的话,惊了一下,“你这什么意思,她自己杀了她自己?这怎么可能?不是我们已经排除了,她自杀的可能吗?”

    楚泽淡淡的说道:“那只不过是她的一个布局,从开始,她就在布局,让别人觉得她根本就不是自杀!”

    啥?

    孙悠悠是自杀了?

    夏安好有些目瞪口呆了起来,“可是,现场的状况不对啊,何况,她也没有死的前兆啊,她还约了尹思沁逛街呢。一个想要自杀的人,怎么可能还对未来的时间有计划,估计什么事情都不想做了。”

    楚泽瞥了一眼夏安好,“那只不过是她的布局而已,她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了,和尹思沁约逛街,是想要让别人不怀疑她自杀这个事实,从而可是先把楚锴牵扯到她自杀的事情中……”

    “可是,怎么死的?”

    楚泽瞥了一眼夏安好,“那日,我带你去现场的时候,是不是觉得温度很舒服,不那么冷?”

    夏安好回忆了一下。

    是啊!

    那日去现场的时候,其实感觉温度是不太低。

    可是,今儿去了之后,就感觉温度特别低。

    所以说,那个时候,其实孙悠悠的家里是有开暖气的?

    现在也算是冬天,其实开暖气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