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 第244章:不和睦的父子

时间:2018-04-04作者:莳莳

    陈锦浩无比意外了起来,“是这样吗?”

    说这话的时候,陈锦浩的眸子里带着一些隐忧。

    夏安好倒是没注意点陈锦浩的神色,点头道:“是啊,这个顾宏昌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所以,我想要好好的了解顾宏昌这个人,为什么他居然可以隐忍到这样的地步!你应该和他比较熟悉吧?可以详细的为我说说他的一些事情吗?”

    陈锦浩想了片刻,认真了起来,“其实,我和顾宏昌认识,完全因为我那个老上司的关系,我之前是老上司的助理,之前也就接触过他了,只不过在我一开始接触他的时候,就感觉他是有一些玩世不恭吧,一直都不想做正事而已!”说着这里,叹息了一口气,“其实这也是我老上司一直揪心的一个事情,可听着你说什么伪装不伪装,可能我对他的看法是有些肤浅了吧,对于他这个人,我真没多少了解。”

    夏安好又问:“嗯?顾宏昌和他的父亲关系怎么样?”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陈锦浩想了片刻之后,微微的呼了一口气,“我只能说,不怎么和谐,而且还有些恶劣!”

    夏安好好奇了起来,“是因为顾宏昌一直不误正事吗?”

    陈锦浩想了一下,不确定的点头,“可能是有这方面的关系吧,不过还有其他的原因!”说着,也就认真了起来,“思沁让我配合你,那么我知道的事情,就全和你说了吧,免得你以后又是找我……呵呵,到时候思沁又是要数落我不把事情和你说清楚。”

    夏安好更好奇了,“到底什么事?”

    陈锦浩严肃了起来,“其实我一直都觉得,顾宏昌这人虽然不务正业,可人还是不错的……而且我觉得顾宏昌先前一个不务正业的性格,完全是因为我老上司的关系,我老上司据说,年轻的时候是做对不起顾宏昌母子的事情,也就因为这个关系,顾宏昌对老上司一直都特别的敌对,以至于性格上有一些问题吧……不过你现在说顾宏昌的性格上问题是伪装的,那么可能其中也是有一些隐情吧。”

    “你老上司年轻时候做过什么事情?让顾宏昌那么敌对他?”

    “这个我不清楚了,只是在我一开始见到顾宏昌的时候,就感觉他对老上司是特别的敌视的,唉,我老上司虽然想要缓和他们父子的关系,可一直都没有缓和的了,反而最后父子关系越发的恶劣了……那些都是他们的家务事,老上司一直都是要脸面的人,他家里的事情一直不让外人知道,也就我之前做过他助理,是知道一些事情,至于其他人,估计很少知道他们家里的事情。”

    夏安好点头,“嗯,估计也是。”顾元康是一个要面子的人,是不会把自己的家丑让太多人知道的。

    陈锦浩看着夏安好,“其实我之前也就感觉,顾宏昌应该不是那么一个玩世不恭,不务正业的人,呵呵,现在看来,我的感觉是没错的,我跟着他几年了,他看着是一点儿也不管事,可是我们这个部门一直都没有出过任何问题,隐隐的感觉,他应该是有一些有能力的人……现在听着你说,他其实一直都是在伪装,呵呵,那么有些事情可能也就解释清楚,他估计是真有能力的……不过,倒是没想到,他的伪装,居然是为了做违法的事情。”

    ……

    夏安好和尹思沁他们分开之后,就想着陈锦浩说的一些话。

    顾宏昌和他的父亲关系一直不和睦吗?

    之前倒是没有想着,调查顾宏昌家里的那边情况,可是此刻,夏安好觉得,既然想要彻底的调查清楚顾宏昌这个人,那么他的家里人,自然也就需要去接触了。

    夏安好想了一会儿,也就自己一个人去了顾家了。

    到了顾家的住处,按了门铃之后,开门的是顾母。

    在看着夏安好的时候,顾母有些脾气起来了,“你怎么又来了啊!”

    夏安好知道,这个顾母是不怎么好相处,此刻一见到她,说话就带着一些不悦。

    夏安好客气的笑着,“我过来,想要再了解一些事情。”

    顾母怒了起来,“我儿子都被抓了,你们还要了解什么事情,你们是看着我儿子那么倒霉,你们还想要踩几脚是不是?”说着,就嚎嚎大哭了起来,“我儿子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啊!”

    顾母那么大声说话,也引起了顾元康的注意了。

    顾元康过来,在看着夏安好的时候,微微的有些疑问了起来,“你来做什么?”

    夏安好看了一眼顾元康,说道:“我过来,有些事情想要再了解一下。”

    顾元康的眸子紧眯了起来,“现在还有什么好了解的?”

    夏安好当即说道:“我也知道,警察那边抓了顾宏昌,两位可能是特别难受,可之前楚锴总裁找我们调查远峰公司内部的事情,有些事情,之前没有了解的清楚,我是想要过来再问清楚,也方便我们做一个后续的报告交给楚锴总裁,不然楚锴总裁那边我也不好交代。”

    夏安好现在私下做调查,是借着楚锴的名义,说还有资料要整理总结汇报给楚锴。

    估计就算走私组织的人知道她还在折腾事情,也不会有多少疑吧?

    顾元康闻言,“嗯,跟我去书房吧!”

    顾母听着顾元康这话,更气怒了起来,“现在儿子都抓了,你还配合那个楚锴做什么调查,你眼里还有没有儿子了。”

    顾元康蹙眉起来,“我当初就和你说了,顾宏昌那小子身上一堆的问题,是需要好好的管教的,可是你呢?慈母多败儿,你看看现在怎么一个情况了,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一直责怪人,你几十年的老毛病,什么时候才可以改!”

    顾母更怒意了起来,“我就不改了怎么着!”说着,又是嚎嚎大哭了起来,“我那苦命的儿子啊!”

    顾元康看着自家的老婆那么哭着,看着夏安好,不好意思了起来,“宏昌被抓了之后,她就那么一个样子,你也不要介意。”

    夏安好点头,“嗯,我知道的!”

    随后,夏安好也就和顾元康到了书房了。

    进入之后,顾元康也就叹息了一口气,“我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居然借着远峰在做走私的勾当。”

    夏安好敷衍了一句,“任何人也不想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是我的关系,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有问题,养不教父之过啊!”说着,也就看着夏安好,“只不过,你这次过来,是想要了解什么?”

    “其实这次过来,是我个人的意思,顾宏昌的事情警察那边都已经在调查了……可是,您应该也知道,我们是被楚锴总裁找过来调查远峰公司内部的事情,而现在事情虽然是告一段落了,一些远峰内部的问题也调查出来了,可是事后的一些报告是我来写的,我正在整理一些报告,所以在关于你儿子这一块,我就想要多了解一下,以方便在楚锴总裁那边说一个清楚……”夏安好说了托词之后,就看着顾元康,“您之前可曾发现了一些情况?”

    顾元康眸子里露出精光,“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估计是楚锴总裁让你过来找我的吧?也是了,这次我儿子闹了那么大的事情,估计楚锴总裁那边一定是有不小的意见吧!让你过来找我,了解一些情况,看看我事先知情不知情,这也情有可原。”

    夏安好借着楚锴的名义私下在调查,不过听着顾元康的意思,貌似是误会她来的意思了。

    顾元康是以为,是楚锴让她过来,试图看看他是不是事先知道顾宏昌的事情?

    不过,顾元康误会了,夏安好也没有解释。

    “唉,我一直都觉得,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只是脾气有些问题,可是我一直都不觉得,他是一个会做违法事情的人,如果这样的话,我真不会把他安排到远峰。”说着,顾元康痛心疾首了起来,“可是,我怎么想到,他居然闹出了如此大的事情,我一直都把远峰当作我的孩子啊,可是哪里想到,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居然拿着远峰做那些违法的事情……这不是陷我于不义嘛。”

    夏安好看着顾元康的模样,那说话的时候,真的是无比的愤慨,看着好似特别不能原谅顾宏昌做的事情。

    顾元康说着又无比痛恨了起来,“之前,我也没有多注意其他问题,觉得他就是那么一个样子……唉,是我错了,是我没有及时的发现问题!”

    夏安好和顾元康说了好一会儿话之后,发现顾元康特别愤慨,特别的不满意顾宏昌做的事情。

    夏安好看着顾元康那样子,那模样是问不出其他什么情况了。

    夏安好在和顾元康说了一些话之后,也就离开了,“嗯,我知道了,我会和楚锴总裁说清楚的!您对顾宏昌的事情是一点儿不清楚。”

    “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闹出来的事情,这件事情我怎么都需要负责的,你和楚锴总裁说清楚了,我那个不成器儿子做了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会配合警方那边调查,会给公司一个交代。”

    夏安好点头,也走了。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看着顾母的那神色,一直都特别的愤怒。

    而在夏安好离开没有多久,就听到了那个顾母暴怒的声音,“顾元康,你是想要逼死我们母子是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