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 第347章:死于意外

时间:2018-04-04作者:莳莳

    到了车里之后,夏安好就对楚泽嘀咕了起来,“之前,还觉得你没们这里治安‘挺’好的,可是现在发现,你们庆阳这里怎么也那么‘乱’,刚才我去买吃的时候,又是遇到了之前闹事的地痞,收拾了他们之后,店里的老板告诉我,那些人居然还是有组织的。.。”

    楚泽倒是见惯不怪,“也不过就是一些有钱人养的打手。”

    夏安好听着楚泽的话,有些以外了起来,“你怎么知道这个事情?”

    “有些事情,也不难想的。”

    夏安好想了一下,貌似也是啊,楚家的地盘,这里一定是不会出现什么烟势力的,可是那些地痞是怎么出现的,无非就是一些有钱公子哥没事闹出来的事情。

    夏安好看着楚泽,“你们庆阳这里,怎么感觉水‘挺’深的?”

    因为庆阳这里是有楚家的关系,有些家族的人,自然是想着攀上楚家,所以有些家族还是派一些子弟,到庆阳这里的。

    所以,庆阳这里有权有势的人,是越来越多了,自然水也就开始深了,浑了。

    ……

    第二天一早,霍伊伊又电话给楚泽了。

    楚泽去了曹丽珍的家里。

    昨天来这里,夏安好也就看到了霍伊伊在这里陪着曹丽珍,可是这次过来了之后,发现曹丽珍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这男人估计就是曹丽珍的老公吧。

    曹丽珍这个时候歉意的看着楚泽,“昨儿真的是不好意思,我的情绪有些太大了,说了一些不怎么好听的话,我儿子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说着,无比痛苦了起来,“是……意外。”

    曹丽珍说了这些话之后,就哭泣了起来,最后直接埋在了自己丈夫的怀里。

    曹丽珍的丈夫李启鑫看着楚泽,不好意思了起来,“昨儿的事情,我妻子也和我说了,因为我们儿子没了的关系,我妻子可能情绪是有些不稳定……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

    楚泽见着他们说了这些话之后,淡淡的说道:“既然没事,也没什么好麻烦的。”

    夏安好以为霍伊伊打了电话过来,怎么都是严重的事情,可是现在发现是说尸检报告的……唉,估计是昨儿曹丽珍说了不少埋怨楚家的话,让他丈夫感觉是会得罪楚家人,所以才特地想和楚泽见面把一些事情说清楚的吧?

    估计是这个可能。

    而楚泽是从他的家里出来的时候,夏安好临走之前,又看了一眼曹丽珍……

    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眼里,虽然是看到了无限的悲伤……可是为什么那悲伤里面还有不甘和愤怒?

    嗯?

    这是怎么一回事?

    夏安好疑‘惑’起来,感觉哪里有些怪怪的。

    不过,夏安好也没说什么了,人家当事人貌似也不那么计较事情了,自己何必在那边一直较真什么呢?

    只是……

    怎么没见到霍伊伊?

    而夏安好和楚泽出来的时候,见着霍伊伊是在这别墅的院子里。

    夏安好看到了霍伊伊,她此刻的模样也伤心难过的。

    夏安好和楚泽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去看看霍伊伊。”

    楚泽也没有多说,就离开了。

    夏安好走到了霍伊伊的身边,说道:“节哀吧。”

    霍伊伊在听着夏安好的话,也就回过头,这个时候暴怒的脾气也算是控制了,没在夏安好面前发脾气,‘露’出了苦涩,“是啊……除了这样,还能怎么样?”说着,又是可笑了一声,“可是,谁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又如何能做的……节哀?这也不过就是一个事不关己人的一个敷衍的说辞而已。”

    夏安好听着,貌似也是如此啊。

    节哀,是很多陌生人喜欢宽慰那些受害者和悲伤人的说辞……可是,也就因为是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才可以那么心安理得的说出“节哀”。

    可是发生了一些悲伤的事情,又如何让那些痛苦的当事人“节哀”?

    甚至,可能这个词只会让对方更难受而已。

    夏安好微微的呼了一口气:之前在碰到了孙悠悠父亲的时候,夏安好其实也让对方放下的,希望可以看开一些事情,可是在遇到了人生那么打击的事情,又是如何可以看开?

    孙悠悠的父亲是如此。

    丘菲蕾是如此。

    而曹丽珍也是如此!

    失去的人,永远都会让活着的人痛苦。

    夏安好看着霍伊伊那么痛苦的样子,拉着她的手,“不要想太多了!”

    霍伊伊呵呵的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里面,多的却是无边的苦涩……最后,那笑容根本就坚持不下去了,直接就抱着夏安好的脖子,无比难受了起来,“你不知道……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夏安好听着霍伊伊这样说,蹙眉起来,“有什么事情吗?”

    霍伊伊此刻的心里,感觉好似是憋着事情一般。

    霍伊伊难受了起来,“曹丽珍为了这个儿子,付出了很多很多了……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现在又失去了一个……你知道嘛,当初她第一个儿子没了的时候,我还可以宽慰,说她还有另一个小宝宝,可是现在她两个孩子都没有了,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夏安好惊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霍伊伊这个时候无比自嘲了起来,“她其实五年前还有一个儿子的,可是也是心脏病,一开始苦于没有适合的心脏来源,好不容易是匹配上了一个,可是没想到因为出现了排异的现象死了……而在两年前,她的小儿子没想到也检查出了是有这样的问题,她已经是找了最好的医生了,现在也等着有匹配的心脏源,可是没想到……居然又离开了她。”

    夏安好听着霍伊伊这样说,心思沉重了起来。

    霍伊伊看着夏安好,“我不知道,我这个好姐妹这次事情是不是可以支撑下去了,这样的打击,对一个‘女’人来说……真的太残忍了。”

    夏安好虽然没有孩子,也不能体谅那种痛苦……可是,如果想到自己的亲人,一而再的在自己身边出现了问题,那么她估计真的是要崩溃的。

    夏安好此刻也知道,为什么霍伊伊那么痛苦了,“唉……这事情,搁在谁身上,都痛苦。”

    “只是觉得我这个朋友,真的是可怜,为什么这些事情,都是她遇到了。”

    夏安好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也就只能说……曹丽珍运气真不是那么太好。

    夏安好看着霍伊伊,“可是,你在一边跟着难过就有什么用吗?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快点儿让你这个好姐妹才痛苦中缓过来……现在最痛苦的是她,你应该好好的在她身边,和她一起度过这最难的时候。”

    霍伊伊想着,也是点头,“也是啊,现在我是需要好好的……好好的陪在她的身边。”说着这里,也就看着夏安好,“你是要回容城了吧?”

    夏安好点头,“这里的事情,处理的都差不多了,我和楚泽是打算先回去,然后到南无天那边自己先训练吧,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霍伊伊歉意了起来,“本来是想要教你法子的,不过我这里一时也走不开。”说着,好似想到了什么,“不过,我先和你说说,你到了容城那边,可以自己先去试试。”

    “我们‘女’人和男人训练是有很大的不一样,我之前听了南无天和我说了一些你的情况,你在训练室就是蛮干的……虽然一直训练的话,也会有一些效果的,可是以伤害你的身体为代价,其实我真不建议。”说着,又是想了一下,“‘女’人有一个男人根本就不能比的地方,‘女’人的身体韧‘性’是比男人好很多的……而且,‘女’人的感觉系统其实比男人更敏感一些的,你其实可是多利用点的。”

    夏安好听着霍伊伊说的话,‘迷’‘迷’糊糊的,也听的不是那么太懂。

    可是有些话,楚泽之前也和自己说话,而且也说过,她是比一般人的神经系统敏感的多的,这方面模式可以训练的嘛?

    夏安好听着霍伊伊说了这些之后,“我回去试试,不过你现在还是先陪着你的朋友吧。”

    “嗯,也好,我去陪她了。”

    霍伊伊也就离开了,去里面是准备多多的陪着曹丽珍。

    只是,夏安好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曹丽珍猛地一句话,“这里是庆阳,楚家在庆阳就是天,你让我怎么相信这个报告。”

    夏安好刚要离开,可哪里想到曹丽珍是忽然这样说话。

    刚才曹丽珍那说话的模样,是已经承认了自己儿子是意外死亡了,可是忽然爆出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觉得,那尸检报告是有问题吗?是不相信报告吗?

    夏安好本来是想要离开的,可是在听到了这话之后,一时也就没有离开,是想要看看那里面是怎么一个情况。

    夏安好也就靠近了‘门’口那边的位置,看了里面的情况,这个时候看着曹丽珍和他的丈夫李启鑫好似在争吵什么。

    “我根本就不相信这样的一个尸检报告,呜呜……我儿子好好的,怎么可能死了!呜呜,我们儿子已经有了匹配的心脏了,呜呜,他怎么可能等不到他的新生。”

    “可是,他已经不在了,我知道你很痛苦,可是痛苦的不是你一个……你不要做一些让大家都为难的事情好吗?”

    “呜呜,我怎么让大家为难了!我就不甘心,我的儿子凭什么就没了!”

    “楚家的人,是我们可以招惹的吗?”

    “可是,那是我的儿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