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49. 身无分文

时间:2018-04-04作者:平淡的平

    不过这里经常有外地挑夫经过,住这客栈也很正常,晚饭时候那一伙十几个人的本地挑夫,还买了酒来喝,就着点花生米猪头肉什么的,一起吆三喝四的,估计是他们明天没什么活吧,不然,这样胡喝海饮的,明天能干得了重活吗?

    三狗没注意他们吃饭说话,自己找了个角落,把钱往贴身的衣兜里放好,睡了下来,还好没一会,外面饭厅的喧闹声慢慢得安静下来,估计也得吃好了,各自洗洗睡了。

    其实三狗一下子也睡不着,除了这热烘烘的房间和四处飞的蚊子,主要是脑子里还想着昨晚的事情。

    一个月后回家,父亲能放过我吗?明月真的能跟守城退婚吗?真的能嫁给我吗?以后怎么面对守城?这事肯定会闹得沸沸扬扬的,村里人会怎样看我?

    一堆堆的问题,没想它还好,可这一想,发现一个比一个难,真是头疼啊;唉,想的头疼,索性不想了,睡觉;于是在迷迷糊糊中,三狗连着做了一个又一个梦。

    这些梦,要么就是父亲把他绑起来打;要么就是明月做新娘,可新郎不是他,是守城;要么就是村里人都很鄙夷他,在他背后指指点点的;要么就是在学校里,明诚守城再也不理他了,对他冷眼相看……

    第二天蒙蒙亮,三狗就醒来了,与其说被蚊子叮醒和热醒的,还不如说这一夜多梦,头都梦疼了,睡得头疼醒的。

    醒来第一时间去摸自己内衣口袋的钱,一摸摸空了,三狗心里“咯噔”跳了一下,头发毛都竖起来了,赶紧再摸,床里床外上上下下,翻了个遍,那九个大洋和一些零碎钱的“巨款”就是找不到。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啊,明明把钱好好的放在贴身衣服口袋里,还拿布带子绑在身上的,这才一觉醒来,怎么就不见了呢?

    动静闹的大了,最后都把其他人都惊动起来了;想着人生中最大的一笔钱,居然才放自己身上一天时间,就被偷了,三狗失魂落魄的,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

    无力得瘫坐在地上,眼神无光,旁边的人觉得有点不对,喊他,他也听不到,三狗只看见旁人嘴巴在朝着他张着,但听不到人家在说什么。

    店家以为三狗得病了,叫人七手八脚的把三狗抬上床,大半天后,三狗才回过神来,急得想哭,却哭不出来,欲哭无泪啊。

    店老板慢慢的问明白了是什么回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老板赶紧找人去警局里报了案;随后有两个警察也跟了过来,询问了三狗和店家一些基本情况。

    在店里排查时候,发现昨晚那两个外地的挑夫不见了,店老板说这两个人一早就出门了,说要去挑货了,这个在以前都很正常,当时三狗还没醒,也不知道店里有人钱被偷了,就不可能拦住人家。

    一个警察带个店员马上去北门外货场,找那两个人去了。另一个警察留在店里继续排查,也就是看看住店的人身上有多少钱,身上超过**个大洋的,肯定是怀疑对象,有这么多钱的人是不会住这么差的店的。

    二来,住店的除了三狗,基本都是挑夫,都是些卖力气活的人,口袋里不可能有那么多钱的,不过确实是,留在店里的挑夫人,身上都是点铜板,连银角子都很少。

    警察把所有的床铺、衣服、箩筐等都摸过去,店家的橱柜钱箱(也只有两三个大洋),房前房后都仔细查看了,甚至拿了梯子上屋顶找,都没有那些钱的踪影。

    过了大半天,另一个警察才回来,说是没见到人,这样基本是怀疑那两人干的了,那也只是怀疑而已,要抓到赃款证据,认证俱在,才能结案。

    只是这人海茫茫的,一下子不一定能抓到,警察记录了些情况,先回警局,说等找到钱后再到三狗学校给三狗。

    也就只能这样了,三狗突然身无分文,连早饭都没有着落;怎么办?回家?是不可能的,就是饿死也不能回家,本来回家都会被父亲揍个半死,这一下子丢了这么多的钱,那还不被直接揍死啊。

    再说,这钱是明月的,明月当时怕他不收,就故意说是借给他的,不管人家怎么说,这钱毕竟不是自己的,是一定要还的。

    可现在,自己拿什么还?十个大洋,在当时对于一个农家来说,肯定是一笔巨款,很多农人口袋里几年都不曾会有一个大洋,全家一年的积蓄都没有这么多。

    整整一个上午,三狗都仰天躺在床上,眼睛直愣愣的瞪着屋顶,一动也不动。店家可怜他,也没有催促他续床费,本来这个床费一天也不值几个钱,店老板想,就算让三狗占着一个床位吧。

    早上店家还递给三狗两个馒头,可这一直到晌午了,三狗没觉得一点饿,馒头一个都没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死的心都有了,万念俱灰啊,万念俱灰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那群十几个人的本地挑夫,今天也没有走,估计还在等货,还是在等货老板;不过今天他们刻意的没有大声说闹。

    看着躺在床上绝望的这个小兄弟,大家都有点可怜他,但也是爱莫能助,只是悄声的议论这个案子各种情况。

    太阳渐渐西落,三狗还是一动也没动,店员想上去叫他,店家老板冲他摆了摆手,自己走了过去,坐在三狗旁边的床上,对三狗说:

    “这个小兄弟,你看,你这一天都没吃东西了,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弄点来”

    三狗一下子感觉没反应过来,隔了一下,才摇了摇头。

    “小兄弟,我知道你难受,这毕竟不是个小数目,但你正年轻,以后的路长着呢,赚的钱何止这些啊,所以呢,你要想开点,钱财呢,再多也都是身外物,身体才是你自己的,别弄坏了,那就损失更大了”

    “……”

    “唉…至于这住宿呢,你也别担心,我不会赶你走的,你放心住下来好了,要是你觉得白住不好呢,可以帮我搭把手,干点小活,也就是扫扫洗洗的小事情”

    “……”

    “唉……”

    店老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站起来看了看三狗,走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