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135. 有屎,也得趴下去

时间:2018-04-04作者:平淡的平

    “回来,都给我回来,上菜地去,按散兵位站好。”老黑吼道。

    大家没有办法,只得走进臭气冲天的菜地里,捂住鼻子,咒着老黑,狗日的,这老黑是吃了什么药啊?折腾人也不是这么来折腾的啊。

    大家有情绪,不由得动作慢了些,有些人还挤在一起,气得老黑挥舞着棍子,冲进人堆里,朝人挤在一起的地方,一顿乱棍。

    “谁叫你们挤在一起的?谁?听不懂散兵位吗?自己想想去,你要是机枪手,第一个打的是哪些地方,就是你们人多的地方。”

    ……

    “别以为大家靠在一起,就可以壮胆,人越挤在一起,就死得越早,都给我散开,散的越快越好。”

    大家急忙作鸟兽散,有的散得太开了,超过了和周边伙伴规定的5、6步远(要求一枚手榴弹不会同时伤到两名士兵,一枚炮弹不会同时伤到一个班,前后两道散兵线相距10到20米),老黑又叫骂开来:

    “你散得那么开,想干什么?想做逃兵吗?散的太开了,火力形成不了优势,战友之间会缺少保护和配合,要你个战友狗屁用啊。”

    ……

    注:我们现代看影视剧,看那一窝蜂的冲锋,看起来很有气势很拉风,那是为了艺术效果,或是镜头效果,镜头小,装不下太大的范围。

    而如果真的在战场上,你这些个演员们,一窝蜂冲一个试试,保准你死的最早,敌人机枪、手榴弹招呼的,就是优先考虑你一窝蜂的人群,好打啊。

    打单个人,还要瞄准半天,预测你的运行轨迹,算好什么提前量,还不一定能打得准,打你一堆人,还需要费心思费时间去算吗。

    直接往人堆里招呼就是了,打不着这个,那个就有可能打着了,甚至是一枪一串的,撂倒几个。

    因此在战场上,你离战友太近,会害死战友和自己的,离得太远,又会势单力薄的,形成不了火力优势和互相照应。

    比如进攻时候,互相掩护和策应;撤退时候,互相保护和交替撤退;甚至是受伤了,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给你简易包扎,或是抢回到后方去,争取救命的时间。

    所以,冲锋并不是你会跑能跑几步就行的,战场上是有严格纪律执行的;影视剧,你就当着热闹看看就行,真要是在战场上,会被它害死的。

    ……

    大家又得快速地互相校正着距离,想,今天老黑是吃枪药了,这么凶。在菜地里练散兵阵型来了,总不能叫人往粪便上趴啊。

    怎么想的就怎么来了,老黑还真的要叫大家在满是粪便的地上卧倒,又拿出一把令人生厌的手枪出来。

    “啪”的一声响过,大家只得马上趴在地上,这嘴巴鼻子底下就是稀烂的大便,恶心死了,好多人干呕着,有些人直接就吐了。

    可是老黑根本不看这些,破口大骂:

    “竟然比第一次还慢,你们是要命,还是要干净舒服?你以为战场上,和你们家客厅地板一样干净啊?要干净的,给我滚,滚回你们家客厅去,别在这里呆着,丢人现眼。”

    ……

    “要知道,战场上什么东西都有,比这粪便恶心的还有,敌人的战友的血,血淋淋的断手断脚、血肉模糊的内脏,啥都有,就你们这幅德性,不是被子弹打穿屁股,就是被弹片削了脑袋。”

    ……

    “还愣着干嘛,给我重来。”话音刚落,“啪”的又一声枪响,接着又是一声枪响。

    最后,大家的鼻子都麻木了,都问不出大便的臭味了,浑身臭烘烘沾满了泥巴和粪便,也不在乎了,脸上,甚至是嘴巴嘴唇都沾到了,没东西去擦,手和袖子有更多的大便。

    终于等到了老黑的解散命令,犹如天籁之音一样美妙,大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澡堂子,一边把老黑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一边急不可待的脱光衣服,冲洗着身子。

    ……

    自此以后,大家像马戏团里被训练好的动物一样,条件反射了,只要一听见有枪响,第一时间就是要趴下,或是寻找隐蔽物。

    而不是像笨头笨脑的大鹅一样,慢悠悠的四处张望,看看刚才是什么声音,从哪儿来的,发生什么事了,不要那么八卦好不好,去你妹的八卦,八卦会送了你的命的。

    ……

    接下来的“匍匐前进”、“侧身匍匐前进”、“高姿匍匐前进”、“高姿侧身匍匐前进”等战术动作,老黑又开始折磨着大家。

    先是在操场上学习基本的标准动作,然后按着之前的大便菜地里再来一趟,还变态的把大家赶进学校附近的几块水田里去,练习各种匍匐前进。

    这才三四月份时候,春寒肃杀,水田里虽然积着水,但稻秧还在草棚里,还没到耕种的时间;可这早上还带着薄冰的水田,那一个冷的,刺骨的冷,冷得全身都会麻了疼了。

    老黑才不管这些呢,拿着木棍,赶鸭子一般,把大家赶下水田,晚一点下去,屁股就得挨上一木棍了。

    大家只得拼了,在冰冷的泥水里摸爬着,头上还时不时的响起老黑手枪的枪声,按老黑的意思,你匍匐前进,还敢抬头撅屁股,那不叫匍匐前进,是叫送死去,把自己的命亲手送给敌人的手里。

    要是学校同意,估计疯狂的老黑会弄来一挺重机枪,在大家的头顶上开着火,后面再来挺轻机枪,打在身后的地上,像催命鬼一样,催着大家爬过泥地、爬过铁丝网、翻进堑壕,爬到碉堡前面去的。

    ……

    多年后的一个六月十六日(黄埔建校日),在一次黄埔同学会里,三狗偶然得碰见了老黑,满头白发的老师,笑称自己已经不是黑张飞了,而是白张飞了。

    老师记性好,居然能记起三狗,聊了起来,三狗实在是忍不住,问了老师:“张老师,以前你教单兵战术的卧倒、匍匐,真的敢拿手枪打人吗?”

    “我那敢开枪打人,就算敢打,学校也不允许啊。”

    “那你,还不是真的开枪了,就不怕误伤到人?那子弹可不认人的啊。”

    “你个傻三狗,以前就说你傻了,现在还是傻啊,我那个手枪的子弹是教练弹,打不死人的,要是真子弹,我也不敢开枪啊,你们都是我的学生,又不是我的敌人,怎么能下得了手开枪,你个傻包子……哈哈哈!”

    三狗终于恍然大悟,差点让老师骗了一辈子;不过,回想起来,老师这些严厉苛刻的教育方法,在之后的战争岁月里,救了不止一次自己的命,也救了手底下兄弟们不少的命。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