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165. 窝火、憋屈,就打一架

时间:2018-04-04作者:平淡的平

    过了多事之秋的民国二十五年(1936),来到了更是多事之秋的民国二十六年(1937),三狗他们不知道,一场旷日持久残酷凶险的战争正等着他们。

    也不是不知道,事实上,三狗他们都知道这一仗迟早都会到来,大家身为军人,能投身于为国为民、惊天动地的战争,也算是军人一个不错的归属。

    大丈夫当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而还;这种豪情万丈的言语,谁都会说,但不是谁都敢做的。

    三狗他们当然也不想那么随便的就战死沙场,甚至是每个人都不认为自己会那么容易的战死沙场。

    毕竟学了一身功夫和身手,很难想象自己会那么不堪一击的,也不会向往牺牲,这些都是每个普通人的正常想法。

    如果按照现在知道历史的后人来说,谁都不会那么傻的去送死了,但是,在当时,大部分的军人,都认为中国和日本虽然有差距,但还是可以一战的。

    即使实力不济,但不一定会输,或是输的很惨,而且最后赢的,可能还是中国;我们现代人这些知道历史的“马后炮”,当然不会有这个想法了,“马后炮”成“马后怕”了。

    都是热血的军人,都是少壮派,中低层的青壮军官,是最希望通过战争获得战功,因而获得人生事业高度的。

    所以三狗他们属于“好战分子”,也是正常的,但这个只要不是侵略别人,是反侵略,这两者有本质的区别。

    抵御外敌时候,“好战分子”越多越好;因此,三狗他们甚至是期待这场中日之间的大决战,早日的到来,早日的战胜日本;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

    民国二十六年(1937)七月七日,北平卢沟桥的一声枪响,惊醒了多少梦中人,日本华北驻屯军第一联队,向宛平城卢沟桥守军29军37师攻击。

    这就是历史上的七七事变,全国马上强烈反响,三狗他们在军校里,自然也是激愤不已,大家纷纷请缨,恨不得马上去战场,杀鬼子。

    其中黑熊,熊百魁是驻守在天津的29军38师人,更是急不可待的想要先回部队去,学校本来原定今年10月毕业的,不过这几天宣布了,十一期会提前毕业。

    7月18日,蒋校长在庐山发表谈话,指出“卢沟桥事变已到了退让的最后关头”,“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如果战端一开,那就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这一句最为著名,它如同“抗战宣言”一样,为中国四万万同胞广泛传诵,激励了全**民同仇敌忾、团结抗战的最大决心。

    七七事变爆发后,日军遭到了29军的顽强抵抗,日军便玩弄起“谈判”阴谋,借谈判之名,争取调兵遣将的时间。

    7月25日,陆续集结平津的日军已达6万人以上,7月28日,日军向北平发动全面攻击。

    第29军驻南苑部队约0余人(其中包括在南苑受训的军事训练团学生1500余人)浴血抵抗,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壮烈殉国,不少军训团的学生也在战斗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28日夜,宋哲元率29军撤离北平,29日,北平沦陷;其中驻守天津的38师按兵不动,不支援北平,师长张自忠将军被全国人民骂为汉奸卖国贼,其中38师也被骂成是汉奸部队。

    熊百魁是38师人,极为尴尬,但老秦三狗他们从不认为黑熊是汉奸,怎么可能,平时黑熊也是对日军恨不得喝血食肉的,不能因为主官,底下的将士们都给抹黑的。

    因此,学校里有学生在不知道黑熊的情况,说几句38师是汉奸师,黑熊当做没听到,默默的走开。

    但是,要是在知道黑熊的前提下,还要对着黑熊说这个话,那不单单是黑熊,连老秦三狗他们也会一起冲上去的。

    就因这事差点和骑兵科的家伙干起来,骑兵科天天高头大马的,很是威风,自然有点看不起泥猴子一样的步兵科。

    可步兵科除了自己学科外,学得杂,也是要学骑马,甚至是骑摩托、开汽车什么的,学过辎重科的交通、工兵科的筑城、炮兵科操炮等基础技术,大部分都学过,自然也没觉得单纯的骑马,有什么了不起的。

    骑兵科叫步兵科泥猴子,步兵科就叫骑兵科罗圈腿,因为骑兵天天在马背上,双脚老是夹马背,大腿内侧都会磨破了,下马后,会有点合不拢脚,叉开着腿走路。

    两边人互相不对付,有一次在吃晚饭时候,不知道学校怎么安排的,刚好有一伙骑兵科的,坐在三狗他们旁边。

    两伙人吃着吃着就开始吵了起来,泥猴子的罗圈腿的互相奚落着,可后来没想到,骑兵队人把话说得太狠了。

    骂熊祖德的东北军是逃跑军、洪大彪的西北军是叛逆军、熊百魁的38师是汉奸军;我去,这不是找打吗。

    本来这三人就一直窝着火,这一点就着了,三人二话不说,把碗筷一扔,直接就冲进了骑兵队里,干了起来,骑兵队的也不是孬种,就一起打了起来。

    老秦他们看大彪仨冲了过去打了起来,怕他们吃亏,马上就拉着三狗他们一起加入战团,食堂里顿时乱成一锅粥。

    多个值星官在旁猛吹着哨子有什么用,继续打下去,不要停;最后都惊动了学校,派出大队宪兵队,朝天开了枪,才镇住这群野牛。

    步兵科长张老黑、骑兵科长关易之也都赶了过来,抓住自己部下一顿臭骂痛打的,因为涉及到两个科的事情,上头的教育长(换成陈继成将军了)也过来了。

    陈教育长痛心疾首的陈言,国破都如此了,养着你们这帮吃白饭的,居然还内乱起来,还不团结,只为了几句气话,就要打起来,有种的,都给我上前线,和日本鬼子打去啊。

    本来这种军人互殴群殴的违规,性质是非常恶劣的,严重的要开除退学,由于国家正急着用人之际,三狗他们全部每人记大过一次。

    正常是要关黑屋禁闭的,但由于人数太多,改为所有参与打架者,全副武装20公里越野,你们精力过剩,就来个大运动量,耗死你们。

    骑兵队的人自然也是全副武装,而且不能骑马,骑马那能算是武装越野,所以只得跟着步兵队三狗他们屁股后面跑。

    骑兵队的平时大部分时间是练习骑马、组队、突袭等骑兵战术,至于下马后的体力训练不多,这长距离的越野自然是跑不过步兵队的。

    这下子,叉开罗圈腿,跑的再快的骑兵,也跑不过泥猴子步兵了,又是被跑在前面的大彪大熊他们一顿奚落。

    这个仇报的,爽。可还没说两句话,屁股后面就遭到了老黑的一顿拳打脚踢,老黑也跟着跑,只不过是没有全副武装。

    老黑跟在后面,手上拿着根军棍,看到哪个步兵队的不顺眼,就上去揍一棍,直打得步兵队的人哇哇直叫,把骑兵们看的,爽。

    还没爽够,骑兵们背后就按上了几皮鞭子,骑兵科长关易之骑着马从后面追了上来,挥舞着皮鞭,照着骑兵们一顿乱抽,赶鸭子的把他们赶着,要追上步兵们。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