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406. 暗道巨蛇

时间:2018-04-04作者:平淡的平

    和尚的左脚对着那恐怖的血红色大嘴下巴一点,右脚自下而上发力,一个飞踢,脚背刚好踢在那大嘴巴的下巴和喉咙交界处。

    和尚在身体凌空时,还能通过腰腹发力,摆动双腿,踢中那怪物的下巴,并且是有力得上踢。

    得以这电光火石的一脚,才把那怪物大嘴巴给荡开,那怪物也被踢得“嘶嘶”怪叫,嘴巴合上,头也缩了回去。

    大家才发现,原来是一条巨大无比的大蛇,那蛇头不是很大,大概也就一个小孩子头那么大,居然能张开像箩筐一样的大嘴,真是神奇恐怖。

    而且那蛇身子也很大,足有水桶般的粗,只是不知道有多长,反正在狗腿手忙脚乱地点亮了火把的照耀下,在这地道里,还没看见那大蛇的尾巴在哪里。

    那大蛇的下巴被和尚踢了一脚,又疼又气,不断地发出“嘶嘶”的大叫声,脖子直立起来,支撑着大舌头,前后左右不断摆动着,作势要往前扑。

    那两个大蛇眼珠更是吓人,在火光的照耀下,像两个小红灯笼一样,在不停地晃动着,感觉那大蛇随时要向前冲过来。

    夏晨被和尚抓住双肩,以他身体为轴,转动着向后一看,如此近距离的看到巨蛇,吓得魂飞魄散,双腿发软,差点瘫在了地上。

    和尚一击而中后,没有再次发起攻击,马上就拉着夏晨往回退,可发现拉不动夏晨,原来夏晨给吓得迈不开脚步了。

    没办法,和尚只好抱着夏晨,朝地上一倒,往回滚了起来。那大蛇一见刚才攻击它的和尚,正在地上翻滚,就马上前冲,又张开无比大的嘴巴,来咬和尚他们。

    就在大蛇嘴巴往前冲的时候,彭长华的机枪响了,子弹发出悦耳的尖叫声,在和尚和夏晨的头上飞过,迎面打中了那大蛇的嘴巴。

    一梭子子弹,以眼睛看不见的速度,在黑夜里带着曳光尾巴,全部飞进了那大蛇的箩筐大的嘴巴里去。

    遭此重击之下,那恐怖又威风的大蛇,嘴巴连着头,一下子就给打烂了,一个头几乎被子弹给削没了。

    只剩下蛇脖子以下水桶般错的身子,在地道里翻滚着。大家见到如此恐怖惨烈的景象,现在已经安全了,好几个人腿脚一软,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缓了好一会,大家才陆续起来,三狗叫吴鼎立张志光把那五个死鬼子的弹药全部拿了,分发给大家。

    狗腿带着彭长华,举着枪,护着前面的和尚和竹竿,继续向前搜索前进,这一条大蛇,足足有十来米长,大家啧啧称奇。

    大家保持警惕,断断续续地,大概继续走了几十分钟,好在这条暗道没有岔路,只有一条主道。

    不过两边有几个藏兵室或是储存室什么的,都是空的,不知道那条大蛇是从哪儿来的,也不知道它活了多少年。

    终于,前面的竹竿他们,找到了出口,出口是一很个隐蔽的墓碑,这座坟墓在一处乱葬岗上,打开墓碑,天刚毛毛亮。

    三狗爬出暗道,往回看到远处高大的城墙,确定终于出城了,不由得百感交集,南京城,南京城啊……

    昨晚累了一夜,也惊了半夜,三狗索性叫大家不出暗道,在里面吃点干粮休息,睡觉补充体力。

    现在虽然已经出城了,但还没有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出日军的控制范围,城外很大的一片范围,还是日军控制的,不过比南京东边好多了,东边几乎一路到上海,都是日军的势力范围。

    ……

    打铁侬和周广萃自然就不用再挑着担子了,交给了宝华山自卫队的队员去挑,大魏领着打铁侬和周广萃到了宝华山地界。

    齐永青过来迎接,祝贺大魏旗开得胜,大魏也跟齐永青分别介绍了打铁侬和周广萃,并说了老李头和老张父子俩的事情。

    齐永青马上派出几组人马,分别带着打铁侬的亲笔信,去找栖霞山附近的和尚老李头,还有草鞋峡江边的老张父子俩。

    其实,到了宝华山自卫队的大队部,也就是下半夜,天还没亮,但是打铁侬和周广萃等不及睡一觉后,就要马上去见牛牯他们。

    以前是生死相隔不知福祸,如今兄弟终得相见,牛牯大薯打铁侬周广萃四人紧紧抱在一起,大薯哇哇地哭着。

    牛牯一左一右拉着打铁侬周广萃的手坐在一起,四人在蜡烛底下,说一会,笑一会,哭一会,一直到东方破晓天色大白。

    齐永青的手下还是很得力的,去南京的一组,很快就找到了草鞋峡的老张父子俩,以及其他挑夫兄弟的家属,分别以各种身份和理由,开始走出了南京城。

    在栖霞山找老李头的一组,人不多,就二个人,因为栖霞寺在栖霞山附近最出名,就直奔栖霞寺去。

    径直找到方丈,说要找一个重要的人,并拿出打铁侬的亲笔信,方丈一看,自然就知道要找的是老李头。

    方丈请客人稍等片刻,自己到房间里,叫来老李头,把书信给他看,老李头和打铁侬都没念过什么书,只是粗通笔墨。

    字写得虽然不好看,但还是能写上几个的,不过大都是大白话,或是用老家话来代替,这样的书信,反而更好认,一看就知道是打铁侬写的。

    老李头看得老泪纵横,恨不得马上就走,到宝华山去见打铁侬和牛牯他们,但是,方丈是他的救命恩人,现在要看方丈怎么说,虽然方丈以前说了,他老李头随时都可以走的。

    方丈见老李头的心情如此急迫,自然也没有挽留,只是祝愿,老李头跪下磕了几个响头,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就和几个熟人告别走了。

    老李头到了宝华山,见到了牛牯打铁侬他们,自然也是一番唏嘘,说起之前从宝华山突围的四组人马,现在有牛牯和打铁侬这两组的幸存者聚在一起了。

    牛牯这组人,目前是最多人的,牛牯自己带出了四五个人,加上现在的周广萃、老李头的回归,有七个人。

    而打铁侬这组人,最后打得只剩他和李广本两人在南京城里,在坦克车里射杀路过的鬼子,在小河边房子里与敌死战。

    自打打铁侬滚入小河逃到对岸后,再无李广本的消息了,想着自己一组人,现在只剩自己一个,打铁侬更是寡言少语,只是在旁边默默地抽着旱烟。

    一切有为法,皆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另外两组人是三狗和狗腿的,牛牯他们还是一无所知,不过还是在宝华山周边,甚至是在南京城,都派出了人员去寻找,希望能找到他们,哪怕是一两个人也可以,至少知道了那两组人马的消息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