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417. 迷杀鬼子

时间:2018-04-04作者:平淡的平

    大魏叫旺仔大福他们俩面对面站在围墙边上,双手搭把在一起,然后大魏把驳壳枪插入枪套里,退后几步,向前一冲,脚踩在旺仔大福搭把的手上,旺仔大福两人手上跟着一个向上发力。

    大魏就像一只黑色的大鸟一样,猛地飞上了三米多高的围墙墙头上去,关键是听不到一丁点声音,这才是过硬的真功夫。

    不但把大家看得钦佩至极,也把大黄也看得高兴不已,那狗眼睛里,一道光芒闪过,按捺不住,也像一支黄箭一样冲了过去。

    大黄前面双脚一搭旺仔的肩膀,身子像上一窜,接着后脚在旺仔的脑袋上一蹬,也一溜烟地飞上了墙头。

    竟然也不发出一丝声音,站在墙头上的大黄,得意地摇着尾巴,望着底下的人们,急得下面的狗子一阵的跳脚,挥舞着手臂,要大黄下来,被误了大事。

    大黄才不理狗子的招呼呢,自顾在墙头上摇头晃尾自得其乐,另一边的大魏也拿大黄没有办法,只得继续自己的干活。

    大魏伏在围墙的墙头上,打了个手势,叫其他人也跟他一样,他会在上面搭把手的,狗子心急,怕大黄坏事,就马上出列,向前冲去。

    狗子快到旺仔大福面前,借着淡淡的晓月夜色,对着他们稍稍往下的双手,伸脚一蹬,旺仔大福借着一样来了向上发力,就把狗子给送了上去。

    狗子的手向上,快要够到墙头时候,大魏伸出一只手,抓住狗子的手向上一拉,这一下一上的两个力,把狗子给接力上了墙头。

    接着大魏示意狗子抓住他的手,从墙头上翻进院子里去,狗子领会大魏的意思,转身抓住大魏的手,轻轻地蹬在里面的围墙上,一个松手,轻轻地落在了地面上。

    墙头上的大黄,一见狗子下去了,也急忙作势想往下跳,可是三米多的墙头,比较高了,如果在白天,对于大黄这样的成年健壮的狗来说,不算什么,一个纵身就跳了下去。

    可现在是晚上,下面黑乎乎的大黄看不清,还以为很深,狗子怕大黄冲他打招呼叫了起来,赶紧对着大黄打了个手势,大黄就对着狗子一个飞扑过去。

    我去,几十斤重的大狗,从三米高的墙上飞扑过来,得有上百斤的冲力了,幸好狗子早就预着。

    狗子双手接到大黄后,马上顺着力道,一个转身,抓住大黄,在原地上转了整整一个圈后,才把力道全部卸掉,稳稳地把大黄放在地上。

    不然的话,估计得要给大黄撞了个四脚朝天,受伤了到不紧要,关键的是会惊动屋里的鬼子,那可就死了。

    大黄对狗子这一招很是满意,自己也犹如坐了一次过山车一样刺激,扒在狗子身上,伸出长长的舌头,对准狗子的脸,就舔了上去,直把狗子,恶心得不要不要的。

    狗子推开了热情过度的大黄,来到了大魏下面,帮忙从上面下来的人,有的人往下跳会太响,下面有个人接着,会好很多。

    就这样,像老鼠搬家一样,大部分的人都翻墙进了院子里,大魏把旺仔和大福留在外面,时刻关注着门外的情况,算是警戒了。

    大魏带着其他几个老兵,摸向院门口耳房的鬼子哨位,下半夜,到处都是鼾声大作,这耳房两个鬼子也坐在椅子上,忍不住地打起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呼噜来。

    耳房里光线还是比较暗的,大的窗口给用砖头封死了,只留了几个枪眼,外面的夜色本来就很淡,现在这里面更黑了。

    大魏他们几个摸进去后,稍微停顿了下,让眼睛慢慢适应了室内的光线,几个人分别来到了鬼子的身后,摸出雪亮的匕首。

    大魏一个点头,四人快如闪电,鬼子背后的人负责割喉咙,前面的人负责抢枪,坐在椅子上的两鬼子,正把头靠着椅子背向后扬着,脖子露出一大截。

    如同杀鸡一样,把鸡脖子的毛拔掉一些后,然后把鸡脖子拉长绷直,一刀拉下去就割开了鸡脖子放血。

    而现在鬼子等于把自己的脖子给露出拉长了,都不用大魏他们自己动手,简直是引颈待宰,这也太简单了吧,大魏第一次碰上这么好的运气。

    好运气来了,当然不客气了,几个人一手捂住鬼子嘴巴,一手手起刀落,一刀下去接着横着用力一拉,鬼子的脖子几乎都要被割断了,大量的鲜血喷射出来。

    另外两个负责抢枪的,也是很轻松,鬼子在睡梦中瞬间被杀死,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意识和本能,只有是感觉到自己脖子痛了,手本能地去摸自己的脖子,哪里会顾得上身边的枪。

    等自己的手摸到脖子时候,为时已晚了,大魏他们怕鬼子会垂死挣扎,索性再补上一刀,把鬼子的脖子都割断了,手上拿着个鬼子的头,就随手一丢,丢在房间的角落里。

    鬼子的头都没有了,手脚更是失去了大脑神经的指挥,身体也歪倒在地上,没过一会,身体的血放得差不多后,手脚也不在抽搐痉挛了。

    解决了鬼子的哨兵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狗子去慢慢打开了大门,放大福旺仔进来,换了两个新兵进入耳房,放起哨来。

    那两个新兵可受不了了,满屋子呛鼻的血腥味,满地的鲜血,在冬夜里已经慢慢冻成血浆,黏着脚底。

    更受不了的是,屋中间躺着两具无头尸体,房间角落上滚着两个人头,借着淡淡的夜光,还能看见那人头上的眼睛没闭上,正直勾勾地望着他们俩。

    受不了归受不了,这个岗位还是要守的,两人忍住恶心和难受,专心地守着。

    大魏则带着旺仔大福狗子等人,逐一地溜进了鬼子睡觉的房间里,最后的大黄,也跟离了进去。

    由于鬼子的睡觉房间太大了,刚才的迷魂药,效果一般般,只迷住了靠近窗口的一些鬼子,在大家慢条斯理杀鬼子的时候,靠近里面的几个鬼子给惊醒了。

    那几个鬼子吓得大呼小叫得,又拿起了墙边的枪,大黄飞奔上去,咬住一个鬼子的手不放,痛得鬼子哇哇大叫,怎么甩都甩不掉。

    大魏没有办法,只得马上掏出驳壳枪,一个梭子扫了过去,那几个鬼子当场就打倒在地上。

    “快撤!”

    大魏一边命令,一边转身就往门外跑,其他的队员,也埋头跟着大魏往外跑,那两个放哨的,听到了枪声响起,自然知道事情坏了,也从耳房窜出,跟着一起消失在冬夜凌晨的夜色里。

    倒是大黄,不是慌张,而是开心,一路蹦跳着,欢天喜地跟着大家,跑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