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454. 土拨鼠和土狗

时间:2018-04-09作者:平淡的平

    战争的实质就是先保存实力,再利用自己手里的资源来对付敌人的弱点,以己之长克敌之短,不断地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最后达到胜利的一个过程。

    而面对鬼子优势的火炮,唯一能保存住生命的,只有工事了,当然游击队除外了,再说,鬼子也不会拉着大炮在大山里追击游击队,没有必要。

    但三狗他们是正规军,国防军,不可能轻易放弃国土和鬼子打游击的,必须要有正面的对抗,那正面的对抗,必须是要有工事,敌人自然会上优势的火炮来打击摧毁。

    只要扛过了敌人的炮火,剩下来的就相对好办多了,鬼子的轻武器和现在中国正规军的相差不是很大,只要把单兵素质提上去,辅以人海和敢拼的精神,和鬼子还是有一战的。

    因此,三狗特地把七连这批已经被狗腿秀才萝卜他们折磨成黑乎乎的新兵们,拉到了荆州的郊外,在一座小山下安营扎寨,开始了工事训练。

    先是各种散兵坑、机枪阵地、小炮阵地,现在没有迫击炮,也要挖,万一哪天有呢,有备无患。

    接着挖交通壕连上各个散兵坑、各个火力点的阵地,在交通壕上做文章,下面挖排水沟,旁边掏散兵洞,向下挖掩体、藏兵洞、弹药室等。

    接着是阵地前的各种障碍、预设地雷、诡雷、陷马坑、甚至最后有坦克壕等,原先这些整天玩枪弄刀得很爽的新兵们,现在都成了土拨鼠了,成了挖土方的苦力。

    而且三狗的标准越来越高,要求的速度越来越快,为了让新兵体验战场的滋味,三狗把炊事班都拉了过来,全连人全部住在阵地里,不管是刮风下雨,都不准回营地。

    当第一场春雨随着滚滚的春雷来临时候,天气还是冷冰冰的,大伙被冻雨一淋,冻得直哆嗦,只得加快加劲干,让自己暖和起来。

    大家晚上烧起火来,烤干掩体和散兵洞,披个雨衣就是一晚,轮到站岗的,不管是明哨还是暗哨,都有可能遭到三狗的突然暗访。

    如果明暗哨没有发现三狗或是狗腿他们,被“暗杀”了,那就等着严厉的惩罚了。

    看着泥地里湿答答滑溜溜的,三狗正好要求全连练习听到枪声就趴下的条件发射,趴慢的,屁股上就会遭到一击重击。

    三狗也学着老黑,拿了一些空包弹来吓唬他们,拿起手枪就在他们的头顶上开枪,到最后甚至让机枪手对着他们头顶进行实弹练习。

    新兵们一边头顶着铁丝网和机枪弹,一边在撒有厕所捞上来的屎尿的泥地上匍匐前进,一边咒骂着魔鬼般的三狗。

    三狗还煞有介事地请来了几个医护兵和担架兵,预防着有人中弹,更是让新兵们有了战场上的感觉。

    有个别的吓得裤裆都湿了,好在是下雨天,泥地里一通上来,大家都是泥猴子一样,看不出来。

    连续一个多月,大家就在这座小山周围打转转,期间张团长和刘营长也饶有兴趣来参观了一下,走进小山山体里,看到快被挖空的小山,惊讶得不住点头。

    这个三狗,以前是不是包工头啊,对挖洞这么在行啊,这坑道设计和质量,比很多工兵都做得专业。

    还有是多角度的火力点设置,更是互相掩护和交叉,看来,只要给三狗这一连足够的弹药粮食,在这座小山里,即使是面对四面围住的敌人,也能守上几个月。

    不过虽然和鬼子对抗,中国军队守多攻少,但不代表完全不攻了,如果在局部空间内有优势的话,还是要攻出去的。

    单靠死守的战争,最多也就是个平手,想赢,就要攻出去。

    于是,三狗把连队分成两半人,一半人守,另一半人来攻,然后攻守易位,接着来。

    这样,就逼着攻守双方来斗智斗勇,不断地在攻和守的过程内,发现新的问题和新经验,新的解决方法。

    都已经这样了,三狗还不放过这些可怜的新兵,阵地攻守战之后,就是运动战,运动战顾名思义,就是要运动。

    之前跑步储备的体能,现在充分发挥出来了,不过现在是加量,负重五公里、十公里,每天不间断。

    不管新兵老兵,不管是官还是兵,都得参加,三狗自己也背起背包,全副武装,跑在队伍的最前端。

    老大都玩命跑了,后面的小弟们还好意思磨洋工,不过三狗说是连长,其实也正年轻着,现在二十一岁,正是一个人身体素质的巅峰期。

    而且,经过了大战血与火的洗礼后,三狗深知跑步对于步兵来说,简直是最基本的要求,你个步兵,体力都不行,还叫什么步兵。

    之前淞沪会战开始后,从上海的罗店,到青浦、昆山、望亭,后来从青龙山到淳化镇到南京,都是靠自己的双脚,一步步丈量过来的。

    这期间,要是跑不动走不动,那就等于束手自缚坐而待毙了,所以,在运动战中,命是跑出来的,赢也是跑出来的。

    运动战不单单是会跑能跑,跑到目的地后,三狗把身上背包一甩,拿起工兵铲就开挖,命令下去,半小时内,必须挖出一个能藏身的散兵坑,所有人。

    我去,大部分人都跑得快要吐血了,还要挖洞,简直是有病啊,不过老兵们深知这个的重要性,二话不说,拿出工具就玩了命地开挖。

    还没到半个小时,三狗就先把自己的散兵坑挖好了,然后拿着工兵铲,四周转悠,等时间一到,所有人全部得停下来。

    一个个散兵坑去量,自己的挖的坑,全部给跳下去,符合标准的,上来,休息,不符合标准的,继续挖到标准深度。

    然后这些人再去挖炊事班的灶,挑水做饭,伺候还在休息的大爷们,给他们打洗脚水,给他们盛饭打菜,最后,才能轮到自己。

    这种事情,明显是“侮辱”人了,特别这群人里,还有班排长和老兵的,头更是抬不起来。

    到了下次,不管是谁,都是玩了命地挖洞,都是有手有脚的人,谁都不希望被人看扁了。

    当然,在训练场上,三狗冷血无情,即使在内心有心疼这些刚出家门的孩子们,都是十七八岁的孩子。

    有的还更小,只有十五六岁,就要干这些不是人的活,干这些就算是成年人都难受的活。

    但一想到战场上的残酷无情,三狗刚软下去的心,又狠心地硬了起来,板着脸,不停地催促他们,加量、加速度。
小说推荐